Archive for April, 2008

“海外民_运联席会议”成员参拜靖国神社 要求日本取消对华援助

Tuesday, April 29th, 2008

照片说明:日本右翼议员接见魏京生(左一)http://blog.creaders.net/rwd1/upload_file/20080426223231.jpg
日本右翼与民_运分子勾结 靖国神社8-15成反华舞台
  又到了“8·15”这个特殊的日子,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日本“终战日”这一天,记者前往备受中、日两国及世界舆论关注的靖国神社进行了实地采访。
  刚刚接近靖国神社,就看到路边停满了挂有尊重皇国、大东亚圣战等军国主义字样标语的右翼团体的宣传车。宣传车的喇叭里不时传出二战时的日本军歌。
  走进靖国神社,随处可见“大东亚战争不是侵略战争”、“废除载有随军慰安妇、南京大屠杀内容的教科书”等宣传标语。一个年迈的日本老兵身上挂满了各种标语,手里举着日本军旗,在通往正殿的大路上来回游行,不时有参拜者过去和他合影。
  在靖国神社的正殿前,记者看到一名日本女记者正在采访一名日本老兵,附近围了一大群观众。不知道女记者提出了什么问题,老兵正在大讲日本发动“大东亚圣战”的正义性,说什么“日本发动战争是出于无奈,是为了保护自己不受殖民统治,同时也是为了从英法等殖民者手里解放亚洲各国”。旁边一位日本老者对此看不过去,刚开口反驳,就赢来周围其他日本老兵的怒视和呵斥,老者不得不“灰溜溜”地离开。
  接近正午,神社里接连不断地传来口号声,一队队身着黑服、手持标语的黑社会人员列队走来,一张张充满杀气的年轻面孔,不禁让人联想起侵华日军里的“鬼子兵”。
  在正殿的另一侧,挤满了前来采访的日本记者,他们正在等待国会议员和政界要人前来参拜。据报道,当天共有5名小泉内阁的大臣和54名议员以及众议院议长绵贯民辅、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等多名政要参拜了靖国神社。
  当选首相后已先后两次参拜靖国神社的小泉纯一郎一直在解释其参拜是出于和平目的,是为了永不进行战争,但记者转遍了整个靖国神社,看到和听到的只有军国主义的叫嚣,找不到丝毫和平的影子。
  靖国神社成了反华舞台
  在通往正殿的大路上,一个名叫“日本会议”的组织支起了大片帐篷,帐篷周围聚集了几百名参拜者,这里竟成了反华舞台。作为主办者代表之一的“回报英灵之会”会长堀江正夫发表讲话,大肆对中国进行攻击,叫嚷中国反对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是干涉日本内政,并要求政府削减对中国ODA援助(政府开发援助)。批评日本政府对华政策“弱腰(软弱)”的两名急先锋–自民党众议员高市早苗和平泽胜荣也先后发表讲话,叫嚣削减对华ODA援助,要求日本首相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
  更有甚者,他们还请来了一个所谓“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亚洲地区代表”、名叫相林的海外民运分子发表讲话。这名所谓的“精英”对中国政府大肆攻击,说什么“要向日本学习”、“日本应该取消对华ODA援助”。这名“精英”在台上的表演令记者不由自主地联想起抗战期间“汉奸”的嘴脸。
  每年“8·15”前后都有一些右翼组织和极端分子在靖国神社附近游行,为日本军国主义招魂。然而,去靖国神社从事这些活动的毕竟是极少数人,更多追求真理,坚持正义的普通日本民众在不懈地为和平而努力。
京报集团驻东京记者李玉川2002年8月16日(北京晨报)http://news.sohu.com/69/63/news202666369.shtml

杨朱是自私吝啬之辈吗?

Monday, April 28th, 2008

杨朱有句名言:『不以天下之大利,易其脛一毛』为了这句话他老人家留下
了千年的骂名。因人废言,为此他的思想今天只能片言只语地散见于各家的
集著之间。我以为他那不以“公”作大旗,招摇撞骗的率真,倒是很值得今
人借鉴的。远比如今阿弥佗佛不离口,木鱼小槌不离手的善人,可敬得多。
(我之所言并非指近日舆论焦点达赖而言是要说明的,否则就太狭义了)
对杨朱的这句话,其实也可以有各种理解。现在最普遍的解释是很自私。即
使他真是那么吝啬,总还没有害人的意思,所以还不至于该受卫道士们作千
年的谴责。小老百姓本来就所存无多,哪来多少可作供奉“大公”之用的。
何况如果作深一层的正面的解释。所谓“公”“私”也只能是人们以自我为
中心的判断。对行为的实际效果没有绝对的意义。照我看来“公”本也是相
对的,只有对特定的社会集团而言的“公”,从不存在彻底的“公”,天下
的“公”。大家为天下的“大公”作出无私的奉献,其最大的得益者其实是
鼓吹“天下大公”的那些“代表”天下的英雄而已。受损最大的却是奉献最
多的小“私”之家。
有史以来,归根结蒂,个人的行为总是以个人的判断,做自认为该做的事。
所以,即使做了客观上对他人有利的事,主观上也不该有自己正在行善的自
豪感。这才是真正的善人。如果自己有了行善的自豪感,难免有求得某种物
质或精神上回报的愿望。一旦没有获得期望的回报,就会动摇“行善”的意
愿。我们常听到有些人指责别人“没良心”,不就是因为自以为行了“善”
而没得到应有的回报吗?在我们生活的颂扬“大公”的年代里,不少人就因
为做了一段时间的“好事”还是没有得到表扬,没能入团、入党、没能做官、
升级,就从此不再行善了吗?有些人则是,达到了上述目的后也就因“功德
园满”而不再行善了。
所以,杨朱可能正是如此从根本上认识人的行为不管善恶都只是据于自己的
判断。因为“公”的不确定性,所以,他对“利天下”这种不确定的概念不
肖一提。他的话正可以是对那些卫道士们说,『你们别对我说什么“利天下
”的空话。善、恶我自有自己的判断。对你们这些名为“利天下”实属损人
利己的事,我杨某一毛不拔』何等的词严言正!
所以,我们决不能单凭杨朱说对“利天下”的事不拔一毛,就可以断定他
是完全不愿帮助别人的自私吝啬之人。现今我们正可以鼓励老百姓做自己认
为该做的事,而不要一味地要求他们去揣摸别人需要,更不要受了各种形式
的“大公”的蛊惑去做损己害人之事。
我相信每个人都会懂得助人即是助己的道理。我并不担心人人“不以天下之
大利,易其胫毛”会造成因绝对的自私而天下大乱。我担心的倒是人人以“
公”自居,而忘乎所以。因为,扬善抑恶既是每个人的道德责任,其实也是
民众的自然德性。
总之,我们不宜只以人们的片言只语,而必须综合人们言行的实际社会效应,
才能定其道德的善恶。因为同一句话,往往都能有多种的理解。(保良惩恶,
那是以法律为准绳的另一回事,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中了。)由此,杨朱
究竟是否真是一个绝对自私吝啬之人。杨朱的这一句话是否只能有一种解释。
我以为还值得仔细研究。

七绝 祥云圣火(步韵奉和李拜六诗《也谈奥运》)

Monday, April 28th, 2008

祥云圣火
(步韵奉和李拜六诗《也谈奥运》)
逸峰
祥云圣火五洲传,
参赛雌雄夙梦圆。
狂妄西风催戾气,
一巢潇洒自岿然。*
注:一巢指北京奥运运动场的“鸟巢”主建筑。
2008年04月26日
附录:李拜六诗《也谈奥运》原玉
一炬祥云四海传,
多方文化五环圆。
但开门径迎宾客,
口水恩仇总枉然。

乐善好施者之戒

Saturday, April 26th, 2008

作为行为准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已经是深入人心,少有争议。但是,
己之所好是否就应该赐之于人呢?据说基督教有此教义。但我以为己之所好
切不宜随意赐人。如果将“己之所好,必赐于人”甚至,将“己之所好,强
赐于人”作为行善的准则,那么天下就不得安宁了。
要有仁爱之心,劝人为善。可说是所有宗教的主要教义。“乐善好施”也是
每个民族的主流文化传统的重要内容。但是,何为“善”有史以来就从未有
过统一的认识。人们往往会将自己的“善”、“恶”;“舍”、“取”的标
准,作为施善的根据,由此而忽视了他人的感受。于是,本意行善,却不受
欢迎,事与愿违的现象时有发生。甚至原为行善却成作恶也不少见。
父母管教子女,无不出于爱心。但是,如果父母忽视了儿女们的意愿,就会
造成无法填平的代沟。按自己的好恶标准来干涉儿女的择偶,甚至更会引发
家庭悲剧。对朋友付出的关爱,也可能因为不真正了解对方的需要而被拒绝,
甚至因此而反目成仇。小到生活琐事,大到国家关系,想行善,必需要了解
对方,方能投其所好,解其所急。在善恶、取舍标准不明确时,就必需先通
过交换意见,确认标准一致方可行善。简单地以己之好,强赐于人,难免事
与愿违。人们往往因独栽者的政策从客观上给国家与人民带来了严重的灾难,
就一概地认为这是出于独裁者主观上的邪恶愿望。其实,我更愿意相信,他
们的主观愿望也可能出于强国,利民。但是,由于对强国之道,民之所需的
茫然无知才是他们实施误国政策的主要原因。所以,人们要达到利人,行善
的目的,单有善良的愿望是远远不够的,行善事更重要的是要搞清楚施于对
象的需求,而不能仅据“己之所好”。
我还遇到过这样一件事。
在一个电脑生产流水线上。有八、九位女工分别安装各种电路板,最后由一
位男工负责装箱并在纸箱上贴各种标签及写上产品型号与产品序号。由于装
配的人较多,包装工作量大,最后包装处总会堆积起一些待包装的产品。有
位装配女工见此情景,就主动地去帮那位包装工做些贴标签,写型号与序号
的工作。原是出于好意,想减轻一下包装工的压力。没想到,那位包装工非
但不感激她,反而显得很不高兴。事后方知,待包装的电脑重三十磅左右,
原来他可以乘写型号,序号及贴标签的时候稍微休息一下。然而那位女工帮
他把那些轻工序都做完了。他就只得抬着沉重的电脑不停顿地装箱、垒高。
女同事的帮助,使他比一个人单干更累,更忙。那包装男工怎不要抱怨女同
事帮了倒忙?
所以,行善之前搞清状况是十分的重要的。在情况不明的时候,我以为是绝
不能抱“己之所好,必赐于人”的好心的。真要行善,“人有所求,尽力助
之”看来不够积极主动,但是倒远比积极主动的“己之所好,必赐于人”更
为妥当。在处理人与人,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的关系时,一味地抱“己
之所好,必赐于人”是难免因误会而引发冲突的。
无论“己之不欲”或“己之所好”,其要害都在于以自己的善、恶;取、舍
标准作为行为的唯一根据,并误以为这必定也是普世的标准,而不明白世界
上从来不存在什么普世的原则。世界上根本就不可能存在普世的“善”、“
恶”、“人权”、“公正”、“平等”、“自由”、“公平”的原则。所以,
我希望乐善好施之人,替天行道的英雄们在行善之前千万要化些精力研究一
下你的施舍对象的实际需要。切莫以“己之所好,强赐于人”
根据同样的道理,需要帮助的人,也不可奢望英雄们真正了解自己的需要。
自己的处境要靠自身的力量来改善。万一不得意有求于人,就得大胆清晰地
说出自己的需求。这样才能使英雄们真正能正视你们的要求。以免他们因不
解民意而出“己之所好,强赐予人”好心办坏事的偏差。

冼岩:奇怪的台湾间谍胡平先生(图)

Thursday, April 24th, 2008

奇怪的台湾间谍胡平先生
胡平先生写了一篇奇文《奇怪的示威抗议》,对海外留学生和华人集会示威,抗议西方媒体对西藏事件的不实报道这一“荒诞剧”表示“奇怪”,责备他们:“在中国,媒体被共产党一手控制,天天都在发布不实报道,可是这些人却安之若素,从不抗议。唯有这次有几家西方媒体发布了不实报道,他们就忍无可忍,要大声抗议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该文之所以堪称奇文,是因为只对一方抗议,对另一方的同等行为视如不见、安之若素,这本来就是胡平们的常态。如果将上文中的“中国”切换成“美国”,“西方”切换成“中国”,胡平先生的全部“奇怪”,就基本上都可以照搬到他以及与他相似的刘晓波、余杰等“一夜美国人”或“夜夜美国人”身上。一个人的喜怒哀乐,能够如此真诚的“和美国政府保持一致”,不知道这是不是也可说是“可悲到了极点”?抑或说,西方自由环境的存在,也会“降低人们的道德水平”?
一个人竟然可以对别人与自己相似的行为表示奇怪,这不能不令人对胡平先生感到奇怪。人们想问一问胡平先生的是:在“有新闻自由”的西方,媒体如果发布了不实报道,到底是不是可以抗议呵?如果可以抗议的话,那么为什么此次又不见惯于表示“忍无可忍”的胡平先生起来抗议呢?如果胡平先生已经将自己定位为专职抗议万里之外的中国政府的专业人士,那么一些海外留学生和华人将自己定位为专门抗议近在身边、伤害了中国人感情的西方媒体,这又有什么值得胡平先生奇怪的呢?
胡平先生竟然会为此感到奇怪,你说奇怪不奇怪?
冼岩
2008-04-24
http://www.dwnews.com/gb/MainNews/Opinion/2008_4_23_7_37_45_377.html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03-5-1-ny-meeting-sars-6.jpg
http://img.epochtimes.com/i6/710172227261813.jpg

采桑子 · 贺年

Thursday, April 24th, 2008

采桑子 · 贺年
年终送旧吟衷曲
木郁花妍
国泰民安
万户婵娟赞月圆
玑山絮语胸中愿
日煦枫园
韵馥诗坛
乐诵铭心镂骨篇
(2007年12月31日)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Wednesday, April 23rd, 2008

今天看到一篇谈论君子和小人的文章(见附录),针对目前西方舆论失实、偏颇的恶意报道,试图用观察立场不一的角度去分析。
文章的这一段,虽然是老生常谈,但对本坛一些专门用说谎和叫骂的方式写作的同胞们应该有所启发: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至于外国人,只要能记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也就足够了。
*************************************************************
附录:
叶小文:谁想把中国骂衰、骂垮,注定没指望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08-04-23 16:38:18
中国向来崇尚“君子”的品格,谨记“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的格言。
  中评社香港4月23日电/国家宗教局长叶小文在人民论坛发表文章说,中国与西方世界相隔万里,相互观察需要借助望远镜。中国人用望远镜看西方,看得很大很清楚。但有些西方人用望远镜看中国,却看得渺小而丑陋。为什么?因为他们把望远镜拿倒了。
  现在,中国和平发展、迅速成长,世界因中国受益,为中国祝福,没几个人再倒拿“望远镜”了,有人却又拿起了“放大镜”。他们对中国百般挑剔。并不知情也想当然地骂,以偏概全。没事也找点事来骂,吹毛求疵。有事更要翻来覆去地骂,颠倒黑白。北京举办奥运会,更被他们视为“逢奥必扰”、见人就骂的 “难得机会”。
  其实,对于有着悠久历史和灿烂文明,今天正迅速发展、和平崛起,充满自信、堂堂正正的大国,这点骂声算得了什么呢?老百姓说,60年前,中国人基本没能摆脱“挨打”;30年前,中国人没有完全摆脱“挨饿”;今天,中国人常常还要“挨骂”。
  就算 CNN主持人卡弗蒂“骂”得太过分了,也就是要他道歉,也就是网民说一句“做人不要太CNN”,一笑了之。但有谁要试图把中国骂得乱了方寸,甚至把中国骂衰、骂垮,那是注定没有指望的。有谁总相信“谎言说一千遍就成了真理”,偏要靠说谎、骂人过日子,那日子也是不会过得好的。中国人照样会坦坦荡荡把自己的路走好,高高兴兴把自己的事办好。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古有此训。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今以此答。
  但是,一切有良知者、有识之士,都不会赞成蛮不讲理的撒泼骂人。一位基督教牧师告诉我,上帝把人分为男人和女人,不是要让他们争吵不休,而是要让他们相亲相爱;把世界分为东方和西方,不是要让彼此对峙冲突,而是要让彼此团结和睦。《圣经》教导基督徒要“爱自己的邻人”、“要爱人如己”,“你希望别人为你做什么,你就去为别人做什么”。
  我们相信,不少对中国尚存不解甚至固执己见的人,并非出于恶意,而是因为比较习惯用自己的思维方式看待事物,用自己的价值观念衡量是非。结果往往“唯我独尊,唯我最美”,“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其实,文化的多样性,乃是世界文明的基本形态、存在方式和一般规律。
  作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中国五千年文明没有中断也不会中断,其奥秘何在?作为当今引人注目的发展中国家之一,中国经济30年来连续增长并将继续增长,其奥秘何在?作为迎接全球化的世界大家庭一员,中国始终团结稳定、齐心协力,善于迎接挑战并将继续化险为夷,其奥秘何在?就在于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历经磨难和欺凌,决心和平发展,誓言“永不称霸”,不赞成唯我独尊、唯我独美、非此即彼的思维方式,而主张不同文明之间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
  此乃“君子坦荡荡”之真谛。 

圣火传递受扰有感

Monday, April 21st, 2008

圣火传递受扰有感(第四稿)
逸峰
舆论诛心添璧瑕,蚍蜉撼树昧堪嗟。
僧刀肆虐袈裟秽,寺庙藏奸法相邪。
圣火传程招敌意,天京奥运斗獠牙。
珠峰屹挺冰晶脊,无畏逆流袭汉家。(注)
2008年04月25日(定稿)
注:
陋作初稿发表后一直无法满意,乃有多次修订之举。
日前将第三稿向诗友育霖兄请教,他建议把“中华”两字换为“汉家”。
拨云见月,顿化迷津!特此鸣谢。
~~~~~~~~~~~~~~~~~~~~~~~~~~~~~~~~~~~~~
附录:
初稿:
舆论诛心添璧瑕,蚍蜉撼树昧堪嗟。
僧刀肆虐袈裟污,寺庙藏奸法相邪。
圣火传程招敌意,天京奥运斗獠牙。
珠峰屹挺全民志,不畏寒流袭中华。*(中字出律)
(2008年04月14カ修订)
第二稿:
舆论诛心添璧瑕,蚍蜉撼树昧堪嗟。
僧刀肆虐袈裟污,寺庙藏奸法相邪。
圣火传程招敌意,天京奥运斗獠牙。
珠峰屹挺全民志,不畏寒流袭夏华。*(夏华费解)
(2008年04月14カ修订)
第゙稿:
蚍蜉撼树昧堪嗟,舆论诛心多璧瑕。
寺庙藏奸毁法相,僧刀染血污袈裟。*(毁字不谐)
天京奥运旌遭辱,圣火传程鬼露牙。
雪域珠峰孳舛戾,义无旋踵爱中华。*(尾联过于直白)
(2008年04月18カ修订)

“提上来”最后一次答芦笛

Sunday, April 20th, 2008

首先,我发现你的理解能力非常差劲,以致于根本没看懂我为什么要论证“联合国不是超级政府”。
联合国不是仅仅没有能力作超级政府,它自己在法理上都不敢以超级政府自居,当第一次海湾战争时,如果中苏阻挠以致美国无法获得联合国授权,那么美国执意出兵之后,联合国不仅没有能力惩治美国、甚至也没有资格宣布美国的行为非法,因为美国是在进行“反侵略”战争帮助科威特赢回独立、也保卫沙特免受萨达姆的威胁,也就是说,这场战争符合所谓“自然法”的要求(在联合国成立之前,各国就口头上承认反击侵略的正当性)——但是,然而,如果联合国在法理上是超级政府(不管它有没有实际能力),那么一切没有按照它的章程得到授权的战争就都是非法的,这正像平民决不能以替天行道的名义自行治裁犯罪分子,即使是面对“正在进行”的侵犯行为而实行正当防卫、也必须在事后由政权追认其合法性,而不能“自动”免罪。——联合国显然自己都不承认自己有这种权力(不仅是实际权力,也包括法律条文上的权力)
因此,联合国就是从法律上讲,也只是个社团和中介机构。1991年海湾战争的起因是萨达姆吞并科威特,美国按照二战的先例,完全可以直接摧毁其政权,但是没有这么做,而是给了萨达姆一个机会,让他销毁所有的WMD,以此换取和平,而在这一过程中联合国起到一个中介机构的作用。结果萨达姆屡次违反安理会687号决议中的停火条款,拒绝核查,事实上那时克林顿政府就有了将其铲除的法律权利(这里的“法律”不是指联合国章程,而是国际关系的常识,既然原先的停火条件就是销毁武器并接受核查,那么当你把检查团赶走的时侯,自然就是宣战了,联合国机构和它的决议只是起到见证人的作用——如果芦笛不承认我对联合国法律地位的定性,认为它在法理意义上就该是超级政府,那么萨达姆这种行为更应受到严惩,如果我把持有搜查令的警察从家中赶走,你想政府会再给我五、六次机会来重复这种行为吗?),只不过又纵容了他十年而已。在这段时间里萨达姆一直在耍流氓,看到克林顿筹备好要动武了就突然屈服、然后就再挑衅,终于有一次克林顿不管他的表态照原计划轰炸了一番,引得殃视的粪粪们又上窜下跳了一回。
最终1441号决议重申,伊拉克已经屡次“实质性违反”,声称给他“最后机会”,“全面无条件合作”,否则将面临“严重后果”——这一决议本身就证明了萨达姆在这十余年间对687号决议停火条款的实际态度,可笑老芦好像根本不知道有过这些事,还以为萨达姆清白无辜得很,是什么“纯洁的处女”。当最后的核查结束后,Hans Blix对联合国所作的报告声称:

引用:

Iraq appears not to have come to a genuine acceptance — not even today — of the disarmament, which was demanded of it and which it needs to carry out to win the confidence of the world and to live in peace.

此后法国跟美国争论1441号决议中的“严重后果”是否指武力打击的问题,这从反面证明大家对伊拉克又一次违反了决议这一事实都是认可的。同时由于这已经是a final opportunity ,也就无法给萨达姆新的警告。事实上联合国要自圆其说就只有授权美国出兵,结果由于大国从中作梗而尊严丧尽。
对美国而言,它曾经几次在没有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打了正义战争,即使朝鲜战争和1991年对伊战争也没有这方面的必要性,能有联合国支持当然是皆大欢喜,即使没有,上次老布什的战争也是完全合法的(即使联合国自己的章程也不反对这一点,它没有任何条款声称成员国动武必须得到它的批准)。
最后提醒芦笛两点,我上一篇贴子之所以有那种语气,完全是因为你先挑衅,是你的嘴太贱,形同国棉三厂的泼妇骂街,我受了侮辱才作了回敬,但也不过是称你“芦哈夫”而已。再有,你居然把华氏911(Fahrenheit 9/11)这种滥片子当成宝贝,这就跟老毛以三国水浒为真实史料一样可笑,劝你还是看看五角大楼公布的萨达姆政权机密文件,看看你的偶像“反恐精英萨达姆”跟Egyptian Islamic Jihad的亲密关系。

杨建利杀害了刘凯申?美国“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多位理事认为嫌疑极大!执委会决定暂不公布 ZT

Saturday, April 19th, 2008

美国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关于在一年内解散的声明
最近,美国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理事会同仁通过民主投票决定在一年内解散该基金会。为了做好善后工作,自这一决定的做出到基金会法定解散之日,基金会将一如既往,信守对海内外学者和所有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人士的承诺,继续在这一年内做好所有工作:包括继续组织与国内学者的文化和学术交流活动,继续提供对国内维权和民主运动的有力支持,继续进行对国内民主运动的受难者及其家属的财政资助,以及继续我们《议报》网站的运行和”二十一世纪中国丛书”的出版等等。
为此,理事会同仁选出由理事会董事长林培瑞教授(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原执行主任宋永毅教授(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和《议报》现任主编张伟国先生(香港《动向》杂志主编、本基金会理事)组成的执委会,领导和全权负责今后一年内基金会的全部活动与善后工作。
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自1991年在加州正式注册为从事教育、文化和慈善活动的非营利民间组织以来,在它的创建人刘凯申博士的领导下,遵循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逐渐成为一个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卓有成效的智库。 17年来,基金会在美国各大学组织了二十多场学术研讨会﹐吸引了上千名来自中国大陆、台湾、香港、美国、日本和欧洲的杰出的知识分子的参与。这些会议涵盖了中国宪政民主的前景﹐民主化策略﹐台湾经验﹐各民族之间的对话﹐选举与中国未来,中国当代史的历史真相及对中国的政治变革的影响等意义重大的公共话题。
2002年1月,基金会的创建人、董事长刘凯申博士不幸猝然过世(死因未明)。当时的基金会负责人在理事会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去中国”闯关”被捕,导致基金会陷入人事、组织、财务和税务上的全面危机。然而,理事会的同仁们在危难之际急流勇进,无私奉献,使基金会渡过了重重难关。同时,他们还竭尽全力地进行了营救工作。在该负责人身陷囹圄以及刚出狱的五年中,基金会同仁们仍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筹集并向他和他的家属提供了八、九万美元的援助。
更为重要的是:基金会的同仁们,在以往的五年内将基金会的工作搞得更为有声有色。五年以来, 基金会和哈佛燕京学社、夏威夷大学、三一学院、纽约城市大学、加州大学合作,举办了五场极有规模的大型国际研讨会,吸引了300多名海内外的知名学者和知识分子的积极参与。其中”信息时代的族群关系”、”历史真相和集体记忆:文化大革命四十周年”、”五十年后重评’反右’: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命运”等在国际上和中国大陆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些会议非但为中英文媒体广泛地报导,英国BBC, 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等等还制作了对会议的长篇系列专题报道,直接向大陆广播。美国最大的中文报纸《世界日报》五年来发表了对这些会议的近十篇长篇特写。这些,在基金会以往的活动中都是仅见的。与此同时,基金会同仁全面改革了《议报》电子周刊,增加了”议报论坛”、”签名网”、”图萃” 等等独具特色的网页。与五年前相比,《议报》的点击率和读者流量增加了近50倍!通过《议报》,中国国内不同的声音和政见得到了有力的表达。从某种意义上说,《议报》已经成为许多关注中国民主变革的人们的精神家园。五年来,基金会同仁们还开创了对中国大陆政治犯和受难者家属的直接援助工作,设立了”受难者家人奖”。迄今为止,基金会同仁们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向大陆的受难者及其家属提供了近五万美金的资助。特别应当指出的是:所有这些都是基金会同仁集集体智慧群策群力之果,他们努力工作,默默奉献,从未贪图个人功利与名誉。
为此,美国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理事会同仁在决定解散时,心情特别的沉重。但是,这又是一个不得已的选择和经过再三斟酌的集体决定。 因为自去年8月以来,基金会内随即发生了一系列不正常的事情。尤其是今年以来,还发生了基金会个别人在保留理事会职务的同时和在完全没有知会理事会的情况下,以另外的非营利组织主要负责人的身份,向同一支持我们的重要基金审发机构申请经费,造成了非营利组织必须避免的严重的”利益冲突”。这一行动不仅给上述基金审发机构造成极大困扰,也自然给我们基金会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在这种情况下,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理事会认为:为了避免海外从事民主运动的各类组织中因争夺资源而引发的悲剧性内斗和内耗在我们身上重演,为了中国非暴力抗争运动的整体利益和诉求,我们不需要也不愿意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卷入这种无谓的资源争斗。因此,我们决定:1)放弃前述基金审发机构已经承诺给我们的今年的运作资金;2)在一年内解散基金会,并做好善后工作,不提供进一步”内斗”和”内耗”的空间。
如前所述,在做出这一决定的时候,我们的心情十分沉重。然而,我们向公众慎重承诺:在未来的一年里,我们期望以善始善终的敬业精神,向我们多年的朋友和知音,以及所有关心和激励过我们的公众,做出一个负责的交代。
美国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理事会
2000年4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