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8

杨建利“闯关”砸奥运场子,意在把王军涛、王丹、徐文立、魏京生等人淘汰出民运

Monday, July 28th, 2008

杨建利给盛雪的信
盛雪:
好。你所提先到日本参加“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第三届年会,然后以到港台开展“公民行”的名义拉一帮人到香港闯关的建议非常好。现在最让我着急的是奥运前的闯关活动进展不顺利,响应的人太少。王军涛、王丹这些人说的很多,却不愿意采取实际行动,而我必须有所作为,不然肯定被人讥笑和王军涛等人一样,光说不练,损害我辛辛苦苦通过“公民行”换来的成果。感谢上帝,你的建议解了燃眉之急。到时我负责游说老徐、胡平、郑义、王丹、汪岷等人,民阵那边你看看能拉上谁。等把这帮人忽悠到香港就直接领着他们去罗湖闯关,到时看他们怎么好意思临阵脱逃,作缩头乌龟!
根据这几个月的观察,我最看重的就是你和晓刚了。我一定全力支持你在今年的民阵换届选举中当选主席。老费肯定是不行了。这些年他依仗民进党确实风光了一阵,但现在台湾是国民党的天下,老费失去靠山后就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晓刚的中文笔会在国内外有很多成员,影响力非常大。我们三人联手一定能干出一番大事业来。
现在我可以推心置腹的告诉你,中国民主运动靠王军涛、王丹、老徐、魏京生这些人是成不了事的。王军涛、王丹反复无常,肯定和中共私下有交易,是阻碍我们实现未来计划的绊脚石。我成立公民力量后援会的目的就是借助刘东星、陈明的力量把他们挤出纽约。魏京生不就是坐了几年牢吗?这些年都做了什么?一事无成!在美国呆不下去了,就领着黄慈萍跑到欧洲搞什么民运外交。现在看到公民力量越做越大,便开始攻击我,说我是中共特务,理由是我在国内坐牢后身体仍然很健康。想当年他被我们营救出来时不也很健康吗?还有老徐,都半截入土的人了,还在抢风头,往自己脸上贴金,竟然在罗德岛为我举办的欢迎仪式上说他早在2003年就有“为了中国,走遍美国”的愿望,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成行,现在这个任务就由我来替他完成了。汪岷就是老徐安插在我身边的人,我留他在身边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利用他。一来他在圈内的资历比较老,可以为我捧场站台;二来他在美国和台湾蓝营都有比较多的资源。因为宋永毅这么一闹,现在我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关系搞得比较紧张,只能寄希望于台湾国民党提供经费了。
几年来我一直在思考和策划,结束中共暴政只有靠我们这些有目标有能力采取实际行动的人,只有靠公民意识的觉醒和公民力量的成长。我早就有了一套完整的计划。成立公民力量,进行“公民行”,闯关只是我计划的第一步,目的就是借奥运扩大公民力量的影响力,让奥运成为中共根基动摇的开始。随后,我准备回哈佛作研究员,成立写作班子将我的理论撰写成书,从理论的高度上奠定我的地位。最后,我要整合中国民主运动,成立反对党,回国执政。到那时,王军涛、王丹、老徐、魏京生等人只有在台下看的份!但目前关键是第一步要走好,我在美国的“公民行”已产生了很好的效果,能不能锦上添花就看闯关了。前景是可为的,一切端赖我们的努力。
建利
2008,6,28
http://bbs.omnitalk.org/politics/messages/93394.html
试析:杨给雪写信的原因(无关情色)
听说民运协调会,是一个民运高层骨干议事的平台,每隔十天八天开一次网络会议,既然有一个对话的平台,为什么杨建利还要给盛雪大姐写信呢?我草草地瞄了一下建利的信,确实有许多话难以在大庭广众之下启齿的。信中说到的人物,个个都是有头有面的重量级人物,有些杨、盛资格老得多,都是得罪不起的人物,而且到香港罗湖闯关的事还不能过早泄露出去,怕这些民运大佬成为缩头乌龟。另外,杨、盛、张三人秘密联手的动作也不宜公开。总之,杨给雪写信有许多不可告人的目的,我们要警惕新的“三人帮”的形成,为了民主事业,我们一定要组织阴谋家对民运指手划脚。更要防止这种败类篡夺民运的领导权。
阴谋败露
于 July 27, 2008 12:01:05:
转杨建利真是当今海外民运的领袖吗
谁是当今海外民运的领袖呢?这个问题对杨建利来说,答案是毫无疑问的:当然是我老杨啦!老杨苦心设计回国,又糊里糊涂地坐了5年牢,目的不就是想成为海外民运的领袖吗?但是,从现在的表现来看,杨心里还是没底的。杨当然不会把徐文立、刘国凯这些人放在眼里,但对魏京生,他就不得不多费些心思了。因此,与魏京生抢占地盘形成对抗也就成了杨在海外民运活动的主要工作。
一是从组织上对抗。魏京生出国后不久即成立了海外民运联席会议,该组织目前已经成为海外民运的主要组织,现在运转完全正常,魏的旗下更是集聚了慈萍、国兴、潘晴、秦晋、林飞等一批民运精英。而杨建利呢?他到美国不久即将五年来一直为营救他积极活动的21世纪基金会推倒,成立了所谓的公民力量以取代基金会。什么是公民力量?公民力量有哪些人?杨竟毫无廉耻地称,任何人员只要认同其理念即可加入!这就是杨建利一贯的伎俩!眼看魏先生力量庞大,他只好来一招借船出海,假如什么民运协调会,想忽悠徐文立、刘国凯、费良勇那班人。徐文立现在已经尝到了苦头,但杨要想从民阵那里得到好处恐怕还要费些心机,毕竟,民阵已经不是费良勇和盛雪的私人财产,民阵何去何从还难以断定,杨欲利用费盛操纵民阵的阴谋终会被识破,杨最终还是一个光杆司令,他如何与魏先生斗?!
二是欲与魏先生抢夺国际支持.杨新鲜的坐牢经历确实为其博得了许多国际支持。出国后,杨频频得到美国会议员的接近,多次参与美国关于中国人权问题的听证会,但可悲的是,杨除了在公开场合说几句批评中国政府的话外,大部分时间只是在私下宣扬自己、打击别人,向南茜、佩洛西、伯尔曼、史密斯等人说什么海外民运精英太少,有点名气的人不是不懂英文就是理论功底太差,要么就是个人品行不正,难以承担推动中国民主化的重任。今年4、5月,魏先生到欧洲活动,杨也匆忙赶到欧洲,唯恐欧洲成为魏先生的天下。人在做,天在看,杨先生你不必这样苦苦相逼,因为你越是这样,圈内的朋友将你看得就越透!
冷眼看俗尘
于 July 27, 2008 06:29:04:
转盛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进入酷热的夏天,民运圈内的新闻也热了起来,前几天有人斗胆把盛雪和王国兴的通信在网上捅了出来,现在炒得沸沸扬扬不亦乐乎。盛雪按捺不住,干脆也把自己和王国兴通信的所谓真件也抛了出来,可见盛小姐急了,也怒了,因为有人捅了她的马蜂窝。从他们之间通信虽然看不出什么秘密,但盛雪得罪了不少人,首先她把老费骂得狗血淋头,说老费不懂沟通是一种病态,该下台了等等。试想费先生服气吗?其次得罪了建利兄,东京大会本来就是盛雪动员建利参加的,现在盛说成建利参加日本的会是有阴谋的,试想把民运人士骗到日本来,然后迫他们去香港闯关,一下子把建利的天机泄露了,如真的如此,建利不捶胸顿足才怪哪!当然也许建利没有说过,是盛雪为了讨好国兴才编出来的故事,不管怎么说,都难抚平建利伤痛的心。再次,盛在信里对国兴赞誉有加,目的是拉拢国兴背叛秦晋。但王国兴洞察秋毫,坚决顶了回去。这本是私人通信,把它暴露出来,盛小姐当然非常难堪,无怪乎恼羞成怒了。
woaiyingguo
于 July 27, 2008 07:21:35:
建利,你太不仁义了!
建利计划在香港、台湾搞公民行已有所闻,但它与盛雪念计把赴日本参加会议的圈内朋友“忽悠”到香港后带领他们往罗湖闯关之事就第一次听说。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真有其事,我们就不得不思考一番。建利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海外民运人士苦苦追求的目标不是民主、自由、人权吗?我们自称民主人士,常常批驳国内没有民主、自由,我们自己又做得怎样!支持奥运抑或抵制奥运,参与闯关或拒绝闯关都是每个人自由选择,任何人无权“绑架”别人的意愿。建利你有这样的计划,完全可以拿出来供大家参考,愿者上钩,也就怪不得你了。但以公民行的名义,使不明就里的朋友随你赴港,这个做法绝对不是光明磊落的行为,这也不是有道之举。
世说新语
于 July 27, 2008 02:18:21:
伪民阵与新伪民阵
—- 与一位民运前辈的电话访谈
1989年9月22日-24日成立于法国巴黎的民主中国阵线,已于1993年1月29日-31日在美国华盛顿DC的民联•民阵联合世界代表大会上,与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合并为中国民主联合阵线,一些原民阵朋友1993年12月在澳洲悉尼召开会议,重拉民阵旗杆,民联阵严家祺(原民阵主席)、民联阵理事长朱嘉明(原民阵理事长)、民联阵副主席杨建利(原民阵美国主席)等等斥其为“伪民阵”!
2008年7月27日,一些从伪民阵中分裂出来的份子,又召开了所谓的“民主中国阵线第八次大会”,在网络会议上讨论和通过了“中国阵线第八届世界代表大会章程修改草案”,“选举” 和产生了民主中国阵线新一届领导成员。并一厢情愿的邀请严家琪担任名誉主席;魏京生和达赖喇嘛担任顾问。于是,在中国海外民运“玩泥沙”的游戏中,又多了一个可以用半泡尿冲垮的山头:新伪民阵。
一位已经淡出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前辈人物,在读了新伪民阵通过的“中国阵线第八届世界代表大会章程”以后,不禁失笑,给与了十六字的评语:标新立异,故弄玄虚,错误连篇,惨不忍睹!
他指出,理事会原本就是决策机构,在理事会之上迭床架屋——“决策会员会”,而把理事会变成“监察机构”,使新伪民阵的理事会既可 “议事”,又可“根据章程以及经代表大会同意的各类议案和条例处理违纪案件”,用左手来监督右手。所谓监察,是所议之事有一个复议的机会,有一个另外的申诉渠道。这个匪夷所思的架构,实际上是否定了监察。这位前辈是研究中华民国史的,他谈了研究中华民国史的一个启示:腐败是中华民国失败的根本原因之一。最大的腐败,则是政治上的腐败,“回顾中华民国历史,导致一个政权兴衰的致命因素中,期的北京政府和南京政府,并非不反贪污。然而,……法律监督、新闻监督、舆论监督、民众监督、分权制衡机制、监督机制等,一律被排除,或者名存而实亡。那么吏治之腐败,官场之贪墨,便如溃堤之洪水、下山之猛兽,一发而不可收拾。”中华民国历史离我们很近,对我们可以起到有益的借鉴作用。
他说,那些个从伪民阵中分裂出来的份子,他们分裂的理由,是现任伪民阵的领导人独裁、贪污。这是一个很可笑的理由。因为,伪民阵中至少有一个检察委员会,一个懂得运用民主权利和程序的成员,首先要考虑的是,第一时间向检察委员会投诉,揭发、检举和弹劾那个独裁和贪污者。不幸的是,我们在那些反出伪民阵的份子中,没有看到一个成员这样做过!
今天,新伪民阵的章程中,把决策和监察混为一谈。那位前辈不相信章程起草者,愚昧到如此程度,而是他们不想受到监督,日后成为新的独裁者和贪污者!
他说,中国海外民运很悲哀,走到今天,组织涣散,人员凋零。一个组织的主席,同时又担任另外二、三个组织或政党的秘书长、监事长之类的职务,跳上跳下、东窜西走,而那些组织或政党,连胡传魁当年起家时的十几个人和七八条枪都没有,香港倒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天天有拉杆子的胡传魁来收编,以至于每个人都被摊上几许官衔,忙不迭地劈硬柴请饮茶听人大言不惭地鼓吹抵制奥运、闯关;声称要煽动国内的群体事件;要组织中国军内的反对团体;甚至扬言要营救王炳章出狱……
伪民阵也好,新伪民阵也罢,一蟹不如一蟹,到头来只能是死蟹一只,给老共当下酒菜人家也未必看得上。
Billy Chen
July 27, 2008 11:45:45
http://bbs.omnitalk.org/politics/messages/93483.html

近日许多海外民运人士都在讨价还价:闯关的经费分到手后,我才去闯,否则免谈。炸一辆巴士,至少给我十万美金。

Sunday, July 27th, 2008

作者: 攀蓝附绿 “千人闯关”计划谁提的?报告谁拟的?口气好大,牛皮吹破了吧! 2008-07-17 21:58:57 [点击:69]
奥运在即,你们“绝食秀”不演了,难道“闯关秀”也砸啦?
如果你们真的都是领袖级人物,有领导才干、有博士学问,怎么到了节骨眼上,却连一个兵都招呼不到?
如果你们真的是英雄,没写过悔罪书,没出卖过同志,那么为何逃得比谁都快,还慌称病危呼吁外国营救?
经费都到手了,活动却不搞了,为什么不把支票退回去,或者交给别人来搞呢?
你们躲在海外相互内斗,千方百计垄断资源,是出于保密需要,还是出于私利?
你们自封“主席”、“会长”、“理事长”、“主编”,何时才可以让人改选呀?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866482
作者: dck 五大势力可能破坏北京奥运,--就是没有海外民运。也许太软了 2008-07-17 08:30:18 [点击:114]
北京奥运的“敌人”究竟在哪里?权威反恐专家、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战略研究所(按:这是国家安全部的对外单位)所长李伟认为,主要有以下几股势力:
1,“东突”恐怖份子。最近公布的一些被挫败的、正准备实施的恐怖事件,都和一些东突组织有关。并且不断有东突组织发布一些视频,发表一些针对奥运的恐怖威胁言论。
2,“藏独”激进份子。在西藏“三·一四”事件中反映出暴力倾向。“藏青会”甚至扬言要牺牲百名藏人发动针对北京奥运的自杀性袭击。
3,“法轮功”。以往曾组织过类似自焚、投毒事件,“法轮功”的特殊之处在于,根本不清楚他什么时候突然鼓动修炼者展开针对奥运的破坏活动。
4,社会不满人士。在中国社会高速发展和转型过程中,难免出现大量社会矛盾。不排除极个别人仿效国际恐怖活动的方式、方法,报复社会,最近出现的瓮安事件、上海袭警等个别极端事件,就敲响了警钟。
5,国际恐怖势力。这股势力发动袭击的能力很强,反恐难度极大。
(中新社报导)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866285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民阵东京大会已让台湾独揽

Friday, July 25th, 2008

国兴,一直想和你好好聊聊,但实在是忙,特别忙。真的,因为借助奥运转变中国是我多年的想法,不忙对自己也说不过去。从去年5月去布鲁塞尔,到现在已经去过18个地方,不容易吧。长话短说。我知道你反感老费,实际上他人挺实干挺奉献的。当然,头脑一根筋、缺少沟通技巧、不讲哥们义气也确实是老费的缺点,正是这几点犯了众怒,总之一句话——另类的病态。但目前正是民阵的关键时期,东京大会已让台湾独揽过去,我们很被动,今年秋天还要改选,千头万绪。我知道你又在张罗巴黎开会呢,真心希望你不计前嫌,支持我和老费,支持东京大会。到秋天改选之时,我会充分考虑你的立场,总之老费不能再上了,让他歇歇也好。杨建利自从出狱回到美国,大刀阔斧做了许多事。我很认同也很佩服也在参与。建利和我商量,准备借东京大会先把民运圈各地的朋友们招到一起,再到香港和台湾搞公民行和闯关,希望你也能够腾出时间介入做些事,共谋大计。今后民运发展,肯定要仰仗建利这面旗,这点你我和许多朋友心里都有数。肺腑之言,说给你听听,我很少这么耐心和人讲是非和道理。我知道你是个义气之人,这点也是我最喜欢的。盛雪7月1日
雪兄你好,哈,这是个不错的称呼吧!能收到你的来信,是一快事,也真不容易。其实我一直没把民阵的事情太当回事,原因是我根本没有取而代之的愿望。我的观点很简单:1, 民阵这么多分部纷纷离去的局面应有人出来负责,我指的当然是费。我几次提出并说服一些人,只要费辞职,我们愿意回到原体制内,由现任的几位副主席主持一下工作。如果他真如口中所说民族大义之类的话,就勇于出来负责。(不拍马屁地说,我在几个场合下说过如果盛雪做民阵主席,我们可以认同,大家都认为你一定会出头,毕竟公道自在人心。)2, 费面对如此分崩离析的局面,却认为自己真理在握,缺乏沟通和亲和力,民阵传统上的和谐已经烟消云散,派别公开化被视为别有用心,谁愿意被这种缺乏智慧的人所领导?这两天听说费给澳洲政界写信,打击秦晋,倒应了你评价费的那句话——另类的病态。我劝兄远之,不值得捆绑反受其累,这在圈子里会成为笑柄。3, 为争取资源而绿化民阵,这不是人人都愿意的。从柏林到布鲁塞尔,费乐此不疲地极力为台独背书,如今又跑到日本背,可耻至极。为他人作嫁衣都能上瘾,还是应你那句话——另类的病态。不止病态,而且可悲。据我所知台湾民主基金会是这次东京民运大会的唯一资助者,台湾民主基金会将费甩在一边亲自确定了会议邀请名单和大会议程,民运圈受邀请者寥寥,替人作嫁衣到这个份儿上,还牵连整个民运圈的朋友们跟着费一起戴绿帽子,极度可悲可恨。愧对前人,亦为后人不齿!!4, 建利那里近来很有发展趋势,如你信中所言,对我们的确是个机会,尤其对你,更是摆脱费为己正名之难逢机遇。但这些年民运已彻底走向空洞化和作秀化,异化和边缘化,能混到今天还在圈子里的人如果不是特务的话,每个人都是公开或私下做了不少事的。建利亦是如此。对你所邀赴港共谋大计一事弟只能婉拒。同时弟劝兄一句,建利这次以公民行之名将大伙骗至香港闯关,虽可壮民运之势,手段未免下流。如其事成,一干人等蒙在鼓里做了建利的垫脚石,弄不好还得受牢狱之灾。到头来得益者仅建利一人。想一想这一招,阴!为兄着想,此事不宜过为积极,以免受到牵连,反正这个乱局中也不多你我这一份。当然,为民运大局计,也为兄与建利关系计,今后建利的事,只要摆得上台面的,弟愿尽一份力。一般情况下,我是一个阳谋论者。以上所言主要是对费,有的看法在网上我也公开过,反正我是不愿意被他领导和代表,其他人也是铁了心。政治上兄比我发展的机会多,但也要珍重机会!问董昕兄好!国兴7月3日

海外民运分子所递交的经费项目报告都称“大陆已到全民起义时机” 令台北情报官员很为难

Thursday, July 24th, 2008

八成国人对前景乐观 国民满意度我国排第一
  美国知名调查机构“皮尤”研究中心今晨(23日)公布最新调查,在24个国家中,中国人对本国发展方向和经济状况最为乐观。
  设在华盛顿的“皮尤”研究中心公布了这项名为“国家信心指数”的调查结果。这项全球性民意调查对24个国家的民众进行了问卷或采访式调查。
  调查发现,由于多年经济的蓬勃发展和举办奥运会的各项举措,中国人对自己国家的经济状况和国家发展方向持最为乐观的态度,在受调查的24个国家中名列第一。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这项全球民意调查从2001年开始,至今已经发表了22篇主要报告。
 关于国家  八成中国人对本国发展很有信心
  这项民调于2008年在中国进行的。“皮尤”研究中心访问了3212名居住于北京、广州、上海等八大主要城市,以及八个省的其他中等城市和周边乡村的中国成年人。
  调查的结果显示,86%受访的中国人表示他们对国家的发展感到满意,82%的受访者对中国目前的经济状况表示满意。
  而且,中国人对目前生活的各个方面都表示满意,如家庭生活、个人收入和工作等方面。但是,相对于国家经济的迅速发展,中国受访者对个人生活的满意度并不是很高,而且根据最近六年的调查数据显示,中国人对个人生活的满意度只呈现出略微增长。
  此外,三分之二的受访者对中国政府处理重要问题的能力都打了高分,四分之三受访者对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表示赞同。
  关于奥运  96%受访者相信北京奥运会一定成功
  另外,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一调查还显示,绝大部分受访的中国民众对即将举行的奥运会感到乐观。几乎所有的中国受访者都对中国举办奥运会表示支持和充满信心。
  高达96%的受访者相信北京奥运会会成功,56%的人认为它将是一个“巨大的成功”。还有93%的受访者认为举办奥运会将有助于提高中国的国际形象。
  同时,大多数中国人不仅觉得举办奥运会对国家发展很重要,还把它与自己联系起来,90%的受访者认为奥运会与自己有关系,对他们来说也非常重要。
  另一方面,中国受访者对中国运动员在本届奥运会上的表现非常有信心,75%的受访者表示相信中国奥运代表团将会获得最多的奖牌,只有15%的受访者认为2004年雅典奥运会奖牌榜上的冠军美国代表团仍将名列榜首。

http://news.southcn.com/china/zgkx/content/2008-07/23/content_4491916.htm中国网 李莎 王燕2008-07-23 16:27:33
http://news.southcn.com/china/zgkx/content/2008-07/23/content_4491916.htm中国网 李莎 王燕2008-07-23 16:27:33
  另外,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一调查还显示,绝大部分受访的中国民众对即将举行的奥运会感到乐观。几乎所有的中国受访者都对中国举办奥运会表示支持和充满信心。
  高达96%的受访者相信北京奥运会会成功,56%的人认为它将是一个“巨大的成功”。还有93%的受访者认为举办奥运会将有助于提高中国的国际形象。
  同时,大多数中国人不仅觉得举办奥运会对国家发展很重要,还把它与自己联系起来,90%的受访者认为奥运会与自己有关系,对他们来说也非常重要。
  另一方面,中国受访者对中国运动员在本届奥运会上的表现非常有信心,75%的受访者表示相信中国奥运代表团将会获得最多的奖牌,只有15%的受访者认为2004年雅典奥运会奖牌榜上的冠军美国代表团仍将名列榜首。

http://news.southcn.com/china/zgkx/content/2008-07/23/content_4491916.htm中国网 李莎 王燕2008-07-23 16:27:33
http://news.southcn.com/china/zgkx/content/2008-07/23/content_4491916.htm中国网 李莎 王燕2008-07-23 16:27:33

奥运前海外民运“集体绝食”和“千人闯关”经费被台湾间谍王丹、王军涛私吞了

Tuesday, July 22nd, 2008

作者: 攀蓝附绿 “千人闯关”计划谁提的?报告谁拟的?口气好大,牛皮吹破了吧! 2008-07-17 21:58:57 [点击:69]
奥运在即,你们“绝食秀”不演了,难道“闯关秀”也砸啦?
如果你们真的都是领袖级人物,有领导才干、有博士学问,怎么到了节骨眼上,却连一个兵都招呼不到?
如果你们真的是英雄,没写过悔罪书,没出卖过同志,那么为何逃得比谁都快,还慌称病危呼吁外国营救?
经费都到手了,活动却不搞了,为什么不把支票退回去,或者交给别人来搞呢?
你们躲在海外相互内斗,千方百计垄断资源,是出于保密需要,还是出于私利?
你们自封“主席”、“会长”、“理事长”、“主编”,何时才可以让人改选呀?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866482
作者: dck 五大势力可能破坏北京奥运,--就是没有海外民运。也许太软了 2008-07-17 08:30:18 [点击:114]
北京奥运的“敌人”究竟在哪里?权威反恐专家、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战略研究所(按:这是国家安全部的对外单位)所长李伟认为,主要有以下几股势力:
1,“东突”恐怖份子。最近公布的一些被挫败的、正准备实施的恐怖事件,都和一些东突组织有关。并且不断有东突组织发布一些视频,发表一些针对奥运的恐怖威胁言论。
2,“藏独”激进份子。在西藏“三·一四”事件中反映出暴力倾向。“藏青会”甚至扬言要牺牲百名藏人发动针对北京奥运的自杀性袭击。
3,“法轮功”。以往曾组织过类似自焚、投毒事件,“法轮功”的特殊之处在于,根本不清楚他什么时候突然鼓动修炼者展开针对奥运的破坏活动。
4,社会不满人士。在中国社会高速发展和转型过程中,难免出现大量社会矛盾。不排除极个别人仿效国际恐怖活动的方式、方法,报复社会,最近出现的瓮安事件、上海袭警等个别极端事件,就敲响了警钟。
5,国际恐怖势力。这股势力发动袭击的能力很强,反恐难度极大。
(中新社报导)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866285

“千人闯关”计划谁提的?报告谁拟的?口气好大,牛皮吹破了吧!民运狗只会骗台湾钱!

Saturday, July 19th, 2008

奥运在即,你们“绝食秀”不演了,难道“闯关秀”也砸啦?
如果你们真的都是领袖级人物,有领导才干、有博士学问,怎么到了节骨眼上,却连一个兵都招呼不到?
如果你们真的是英雄,没写过悔罪书,没出卖过同志,那么为何逃得比谁都快,还慌称病危呼吁外国营救?
经费都到手了,活动却不搞了,为什么不把支票退回去,或者交给别人来搞呢?
你们躲在海外相互内斗,千方百计垄断资源,是出于保密需要,还是出于私利?
你们自封“主席”、“会长”、“理事长”、“主编”,何时才可以让人改选呀?

回应芦笛关于英国皇家学会与清教徒

Saturday, July 12th, 2008

先大段引用芦笛的感慨(见这里或这里)

引用:

思鹏先生走得更远,竟然断言:

引用:

十七世纪「皇家科学院」创立时,95%的成员都是清教徒(牛顿、波义耳都是会员)!而且那是民间的科学组织,不是官方的。所以,清教徒只是宗教狂热份子?基督教推动科学发展是夸大的话吗?”

我不知道思鹏先生是从哪儿得到的这数据,据我这不懂历史的人看来太不可思议。皇家学会好像是1660年成立的,恰在是年发生了英国复辟(English Restoration),英国教会(the Church of England)又恢复了内战前的安立甘宗教义(Anglican),在内战期间一度得势的清教徒于1662年悉数被驱逐出英国教会(所谓the Great Rejection),安立甘宗从此变为再未动摇的英国国教,至今仍然如此。在这种情况下,英国皇家学会的绝大多数会员怎么可能是清教徒?
当然,思鹏先生可能会说,皇家学会是民间组织,所以其绝大多数成员可以是为主流教会不容的异端。对此我只能引用敬爱的江总的话: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牛顿生前就成了科学界的西霸天,把皇家学会变成了他个人独裁的宫廷,跟黑手党的教父也差不多,可他到死也不敢公开他真实的宗教信仰(他拒绝三位一体教义,热衷于搞巫术,埋在西敏寺完全违反了他的宗教信仰)。他老人家尚且怕成这样,那95%的会员们敢公开加入反动组织么?
其实牛顿之所以成了科学巨人,与基督教毫不相干,其灵感反而来自于为基督教严禁的巫术,具体来说也就是害得布鲁诺被烧死的赫尔墨斯主义,对此我已经在旧作中介绍过了:

芦笛说清教徒在1660年英王复辟后,已经成了反革命分子贱民,人身安全完全没有保证,所以Merton说的当时皇家学会里面有大约六成清教倾向者,这个数据是完全不可信的。因为连后来牛顿那么牛的人都至死不敢公开自己的真实信仰,何况他人?云云。
评论:
首先,一个清教徒身分毫无问题的人——John Winthrop的长子John Winthrop, Jr.,1659年当选康涅狄格总督——于1663年当选皇家学会会员。套用芦笛的话:皇家学会的管理层哪里敢吸纳这个公然的“反动分子”入会,不怕有通匪之嫌?(新英格兰地区的当选会员数量明显多于其它非清教殖民地,考虑到那些南方绅士们闲暇远多于环境严酷的新英格兰人,就更能看出问题了。)
至于皇家学会的其它初期会员,我们可以从数学家John Wallis的一篇回忆学会“起源”的文章里找几个名字
首先找到Jonathan Goddard这个角色。他是什么人?有两点可说:(1)是克伦威尔的医生(2)他在the Great Rejection中被革职了。
这个人无疑算得上芦笛定义的反动分子——克伦威尔的妹夫威尔金斯也被革职,但他接受统一法案的要求之后,又恢复了主教身分;但是Goddard没能重获大学教职,只可能有两个原因,要么是他不愿作检查,要么是国王恨他恨得太厉害(不可能是他学术地位不够,他是皇家学会的首批会员——问题又来了,学会怎么“敢”收纳这种人?)
有必要顺便提到一个更离谱的例子——John Ray——此人不是被大学革职的,而是因为不肯服从统一法案而自绝于教职的,应该比Goddard更恶劣。学会怎么敢收这种人?而且此人在失去大学教职之后,是靠他一位学生(Francis Willughby)的资助而继续研究植物学的,这个学生(同样是学会会员,动物学家)底气比牛顿这个学霸还足?
事实上,只要不非法聚会或非法布道,根本就不妨碍那些有清教倾向的人搞私人科研,入选皇家学会根本不是什么天方夜潭。不从国教,唯一的损失是不能进入大学和官场。当初在the Great Rejection中被清洗出来的两千人,有很多还成了贵族的家庭教师(如数学家Adam Martindale以及服务于罗素家族的John Thornton)。很多上层人物也把他们的子女送入非国教学院(Dissenting Academies),例如建于1667年的Newington Green,直至建校者Charles Morton被迫在1685年前往新英格兰之后,学校本身还一直运行了尽20年。
回到Wallis那篇文章,可以看见他提到了Samuel Foster这位天文学家。此人没活到皇家学会正式成立的时侯,但显然作者认为他很重要。据说他当初是因为不肯跪领圣餐而被革职的——不管这一点是真是假,到WIKI上查查这个名字,可以发现他是在剑桥大学以马内利学院受的教育。
该文给了Theodore Haak很重要的地位(此人当然也是首批会员),要说这个人不是清教徒就比较困难了,连最反对默顿命题的学者也承认,如果学会中有一个人是清教伦理的奉行者,那就是这位德国人。
此外有几位同样是移民的会员,其加尔文宗的信仰也无可争议—-除了同为德裔的Henry Oldenburg以外,还有诸如法国的帕平(Denis Papin)和概率学家Abraham de Moivre,以及荷兰的Cornelius Vermuyden等人。(提到这些外籍会员、尤其是几位胡格诺的例子,目的不是为了证明Merton的数据是否准确,而是针对芦笛“谁敢公开加入反动组织” 的怪论,指出清教思想本身根本没什么大不了,只要不涉及Public Worship,连写作和出版神学书籍都不成问题,更何况非宗教性的学术研究?)
顺便说一句,John Wallis这位内战时支持国会、身为威斯敏斯特会议列席成员、复辟后又从了国教的数学家,也是在以马内利学院受的教育。所以如果说他有“清教倾向”,这种提法还是很有力的。(事实上,学会领袖威尔金斯既然在1640s以前就作过Lord Saye and Sele的秘书,被划入清教支持者阵营也是毫不牵强的。)
波义耳跟毕业于哈佛大学的George Starkey的关系也耐人寻味。
(清教徒在十七世纪英国学术界的影响力远远超过所占人口比重。要是单说有清教徒家庭背景的名人,例子就更多了——培根、洛克、接任牛顿数学教授职位的Whiston;本人是长老会牧师的Thomas Bayes;还有一位学会会员Nehemiah […]

倍受法轮功仇视的纽约华裔议员杨爱伦星期二在寓所附近遭遇车祸(图)

Friday, July 11th, 2008

来自台湾的华裔纽约州众议员杨爱伦周二夜晚惊传车祸受伤,经送至纽约皇后医院紧急治疗后,已于周三晚上返家休养。
纽约州参、众议员选举定于11月初举行,当前正是选战最激烈之际,寻求连任的杨爱伦此时传出车祸受伤,引起不少关注,纽约市议员刘醇逸等人已前往致意。
据指出,杨爱伦周二深夜在皇后区住家附近骑单车时,遭一辆轿车撞及,随即被送往皇后区医院,经院方一天的诊断治疗后,周三晚已返家观察休养。
文汇报 2008-07-10http://news.xinhuanet.com/overseas/2006-09/14/xinsrc_472090314095414090035.jpg

共谍轶事:王军爱护陈建良

Friday, July 11th, 2008

徐敖春(化名王军)鸡奸陈建良

王军爱护陈建良,

被窝里面论短长。

白日卖命乱放炮,

入夜还当陪侍郎。

当年王军上潜艇,

三月未闻女人香。

自我安慰不过瘾,

官兵互乐到天亮。

爬上岸时火燎房,

母猪美女一个样。

怀揣大洋五十块,

左顾右盼路边望。

先要五十后一百,

急中生智停中场。

俏皮妙语不顶用,

青岛小姐踹下床。

发愤图强来美国,

几年下来主席当。

春风得意马蹄疾,

后悔当年无银两。

满街春色挡不住,

只恨良宵苦夜短。

心有余而力不足,

打炮要靠维尔刚。

猎尽女色渐生厌,

怀念当年海底狼。

贼眼乱瞄找目标,

不幸小陈被盯上。

小陈小陈你别怨,

谁让主席中大奖?

哪天翻身做主人,

浇他一头胡辣汤!

http://www.cdpwu.org/Nov11/DSC07506.jpg

王军爱护陈建良,

被窝里面论短长。

白日卖命乱放炮,

入夜还当陪侍郎。

当年王军上潜艇,

三月未闻女人香。

自我安慰不过瘾,

官兵互乐到天亮。

爬上岸时火燎房,

母猪美女一个样。

怀揣大洋五十块,

左顾右盼路边望。

先要五十后一百,

急中生智停中场。

俏皮妙语不顶用,

青岛小姐踹下床。

发愤图强来美国,

几年下来主席当。

春风得意马蹄疾,

后悔当年无银两。 […]

倪锦彬为法轮功“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老太太们送伞

Thursday, July 10th, 2008

http://img.epochtimes.com/i6/806092005411813.jpg

住在法拉盛隔壁区的倪锦彬认为天气热的让人受不了,这些退党中心的老先生、老太太这样坚持非常了不起,多次要给法轮功学员送东西,表达对法轮功学员的尊敬。(摄影:杨加/大纪元)
工程师:我给你们送十把阳伞来吧!
【大纪元6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杨加纽约报导)六月九日,纽约街头延续炎热天气,法拉盛图书馆前,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义工顶著大太阳,依旧向过往的民众发放九评资料,下午时分,一位小平头的先生出现在服务中心前,对义工们说,「我给你们送十把阳伞来吧!」,退党义工们为免他破费答谢婉拒了。

这位先生点点头后,接著穿越马路,直接进入了对街的中餐馆。记者跟著去了解以后知道,这是一位住在离法拉盛20分钟车程邻区的一位电子工程师倪锦彬。

一位退党中心的义工表示:「这次是这个先生第二次要给我们送伞啦」!

尊重信仰 反对共党暴政

倪锦彬表达了自己为何想要送伞的想法。他说,这么热的天,他自己都受不了,这些老先生、老太太非常了不起,还这么长时间待著。法轮功有信仰,他也有信仰,他尊重法轮功的信仰;他自己信仰的是民权、人权、自由民主,相信多党执政,非常反对共产党的暴政、血腥镇压法轮功、西藏人民。

他透露与法轮功学员之前的一个机遇。去年在同一地点,有陌生的一男一女两个人对著法轮功的老太太拍照,老太太也拿起相机对著这两人拍照,忽然对方那个女的,就开始抢相机,这时倪锦彬看不过去,就帮著老太太把手机抢回来了。

倪锦彬对于不能把伞送给法轮功学员似乎仍感到惋惜。他说,他其实还想给这些老先生、老太太送饮料、食物,但是一直没找到那个认识他的老太太,不然这些法轮功学员们说不定就会接受他送的东西了。

中共收买非法移民输出暴力 担心美国受影响

对于法拉盛的事件他深有感触,他说:「中共的暴力及人力的输出也是一种信号,在美国有很多非法移民,中共在其中发展、收买一部份人,做为工具使用,欺骗美国政府,输出暴力革命,中共把在中国国内的血腥镇压红色恐怖发展到国外,意图将美国变成第二个中国,还预谋控制美国的国会选票,例如XX统一协会,非常忠于中共,这令我非常的担忧,美国受到这样的控制」。

他接著表示,中共在需要的时候收买人心,还有恐吓,像是对台湾同胞和西藏同胞一有风吹草动,随时准备杀戮,它采用群体灭绝,违反最基本的道德。

倪锦彬在中国大陆时因为写文章、游行,被中共冠上「干扰社会秩序」关押了两年。他在九八年时来到美国,十年来想要回去探望自己的母亲皆不得成行。他说,中共取消了他的护照。

爱国主义受中共扭曲成病态

对于受中共指使而对法轮功学员施以暴力、谩骂的人,倪锦彬的看法是,这些人一边享受美国自由民主的高福利,一边怒骂美国,是因为中共煽动「爱国主义」。

他表示,中国近代史上受到很多列强的侵略,中共利用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教育」中国民众以及下一代,指称西方列强都对中国犯了罪恶。事实上、在二战期间,很多西方国家包括美国,帮助中国对日抗战,美国军人不少还为此牺牲性命。

他认为爱自己的国家加上「主义」就是扭曲的病态的主义, 爱家加上主义有病,爱国加上主义没病,就是中共扭曲的。

他举例子说:「当共产党需要的时候,会提出要求利用学生的无知,进行抗议游行,一旦达到目的,就停止不让人游行,任何人不听话就抓到监狱里。」

倪锦彬还说,如果FBI将这些闹事的份子抓起来,中共不会保这些人的。他指出,「这是比刑事、民事更重的案子,中共向外输出共产党思想,比任何刑事都严重」。
大纪元时报 2008-06-10 http://au.epochtimes.com/gb/8/6/10/n2148865.htm

大纪元时报 2008-06-10

这位先生点点头后,接著穿越马路,直接进入了对街的中餐馆。记者跟著去了解以后知道,这是一位住在离法拉盛20分钟车程邻区的一位电子工程师倪锦彬。

一位退党中心的义工表示:「这次是这个先生第二次要给我们送伞啦」!

尊重信仰 反对共党暴政

倪锦彬表达了自己为何想要送伞的想法。他说,这么热的天,他自己都受不了,这些老先生、老太太非常了不起,还这么长时间待著。法轮功有信仰,他也有信仰,他尊重法轮功的信仰;他自己信仰的是民权、人权、自由民主,相信多党执政,非常反对共产党的暴政、血腥镇压法轮功、西藏人民。

他透露与法轮功学员之前的一个机遇。去年在同一地点,有陌生的一男一女两个人对著法轮功的老太太拍照,老太太也拿起相机对著这两人拍照,忽然对方那个女的,就开始抢相机,这时倪锦彬看不过去,就帮著老太太把手机抢回来了。

倪锦彬对于不能把伞送给法轮功学员似乎仍感到惋惜。他说,他其实还想给这些老先生、老太太送饮料、食物,但是一直没找到那个认识他的老太太,不然这些法轮功学员们说不定就会接受他送的东西了。

中共收买非法移民输出暴力 担心美国受影响

对于法拉盛的事件他深有感触,他说:「中共的暴力及人力的输出也是一种信号,在美国有很多非法移民,中共在其中发展、收买一部份人,做为工具使用,欺骗美国政府,输出暴力革命,中共把在中国国内的血腥镇压红色恐怖发展到国外,意图将美国变成第二个中国,还预谋控制美国的国会选票,例如XX统一协会,非常忠于中共,这令我非常的担忧,美国受到这样的控制」。

他接著表示,中共在需要的时候收买人心,还有恐吓,像是对台湾同胞和西藏同胞一有风吹草动,随时准备杀戮,它采用群体灭绝,违反最基本的道德。

倪锦彬在中国大陆时因为写文章、游行,被中共冠上「干扰社会秩序」关押了两年。他在九八年时来到美国,十年来想要回去探望自己的母亲皆不得成行。他说,中共取消了他的护照。

爱国主义受中共扭曲成病态

对于受中共指使而对法轮功学员施以暴力、谩骂的人,倪锦彬的看法是,这些人一边享受美国自由民主的高福利,一边怒骂美国,是因为中共煽动「爱国主义」。

他表示,中国近代史上受到很多列强的侵略,中共利用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教育」中国民众以及下一代,指称西方列强都对中国犯了罪恶。事实上、在二战期间,很多西方国家包括美国,帮助中国对日抗战,美国军人不少还为此牺牲性命。

他认为爱自己的国家加上「主义」就是扭曲的病态的主义, 爱家加上主义有病,爱国加上主义没病,就是中共扭曲的。

他举例子说:「当共产党需要的时候,会提出要求利用学生的无知,进行抗议游行,一旦达到目的,就停止不让人游行,任何人不听话就抓到监狱里。」

倪锦彬还说,如果FBI将这些闹事的份子抓起来,中共不会保这些人的。他指出,「这是比刑事、民事更重的案子,中共向外输出共产党思想,比任何刑事都严重」。
大纪元时报 2008-06-10 http://au.epochtimes.com/gb/8/6/10/n214886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