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8

陈建良跟“侄女”以750美元高价合租北春的单人房,是冲着老色鬼薛伟的间谍背景而来 - 难道别处找不到房子

Saturday, August 30th, 2008

共谍王军在纽约死命诽谤谢万军、石磊、陈明、刘东星、徐文立、王有才、倪育贤、唐柏桥 - 见警察来抓就钻桌底 (1288 bytes) 23:32:38 8/24/08 (12)
化名“王军”的共特徐熬春每月工资5000美金,领导纽约陈建良小组,负责收集情报 - 广州市公安局政保科 (1242 bytes) 23:33:22 8/24/08 (11)
陈建良每天下午在王军政庇公司上班,晚上跟“侄女”睡在北春办公室,薛伟再三留宿 - 四年了,这正常吗? (1242 bytes) 23:34:11 8/24/08 (10)
陈建良跟“侄女”以“熊炎的亲戚”之名义勾搭薛伟,长期同居在台湾驻纽约的情报站 - 北春与台湾密件往来 (1242 bytes) 23:34:53 8/24/08 (9)
陈建良的假“侄女”主动向薛伟投怀送抱,目的是长期入住北春办公室收集情报 - 窃取台湾机密文件 (1242 bytes) 23:35:48 8/24/08 (8)
薛伟见色乱性,台湾机密文件都落入陈建良“侄女”之手,转给广州公安局政保科 - 王军每月工资五千元 (1242 bytes) 23:36:36 8/24/08 (7)
陈建良跟“侄女”都是共谍徐敖春(化名王军)以商务考察名义欺骗美领馆而弄出国的 - 广州公安政保关系多 (1242 bytes) 23:37:19 8/24/08 (6) […]

薛伟手里有台湾“军情局”密件和民运情报,王军便指使陈建良的“侄女”和佟珺缠上薛 - 佟珺政庇案薛伟作证

Saturday, August 30th, 2008

共谍王军在纽约死命诽谤谢万军、石磊、陈明、刘东星、徐文立、王有才、倪育贤、唐柏桥 - 见警察来抓就钻桌底 (1288 bytes) 23:32:38 8/24/08 (12)
化名“王军”的共特徐熬春每月工资5000美金,领导纽约陈建良小组,负责收集情报 - 广州市公安局政保科 (1242 bytes) 23:33:22 8/24/08 (11)
陈建良每天下午在王军政庇公司上班,晚上跟“侄女”睡在北春办公室,薛伟再三留宿 - 四年了,这正常吗? (1242 bytes) 23:34:11 8/24/08 (10)
陈建良跟“侄女”以“熊炎的亲戚”之名义勾搭薛伟,长期同居在台湾驻纽约的情报站 - 北春与台湾密件往来 (1242 bytes) 23:34:53 8/24/08 (9)
陈建良的假“侄女”主动向薛伟投怀送抱,目的是长期入住北春办公室收集情报 - 窃取台湾机密文件 (1242 bytes) 23:35:48 8/24/08 (8)
薛伟见色乱性,台湾机密文件都落入陈建良“侄女”之手,转给广州公安局政保科 - 王军每月工资五千元 (1242 bytes) 23:36:36 8/24/08 (7)
陈建良跟“侄女”都是共谍徐敖春(化名王军)以商务考察名义欺骗美领馆而弄出国的 - 广州公安政保关系多 (1242 bytes) 23:37:19 8/24/08 (6) […]

[如是我闻] Tony Blair 看中国 (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Wednesday, August 27th, 2008

难道大英帝国前首相布莱尔被谁洗了脑?
We Can Help China Embrace the Future
By TONY BLAIR
August 26, 2008
The Beijing Olympic Games were a powerful spectacle, stunning in sight and sound. But the moment that made the biggest impression on me came during an informal visit just before the Games to one of the new Chinese Internet companies, and in conversation with some […]

致意刘翔

Wednesday, August 27th, 2008

致意刘翔
逸峰
雄鷹折翅扑天难
无奈筋伤非技殚
坦荡宽怀多保重
伦敦再战跨金栏
2008年08月25日

百年圆梦凤归巢

Monday, August 25th, 2008

庆贺京奥圆满成功
逸峰
百年圆梦凤归巢
啸傲风雷彻万郊
君子自强天不息
彬彬大度献祥爻
2008年08月24日逸庐

法轮功《人民报》剥光吴弘达的画皮:吴弘达曾因盗窃、诱奸女学生等罪行被依法惩处

Friday, August 22nd, 2008

吴弘达何许人也

【人民报消息】吴弘达逢人便说他是因为发表言论,不满中共支持前苏联干涉匈牙利事件而被捕的,之后他被劳改了19年。在吴弘达为董事、发行人和编辑的中国信息中心《观察网站》上却刊登了张伟国先生的一篇文章《闻“劳改”载入牛津英语词典有感》,里面这样写到:“1960年,吴弘达先生23岁起就因‘右派’的罪名被判3年劳教,解教后转到矿山‘就业’。”吴弘达到底是劳改了19年还是劳教了三年,这里恐怕大有文章。
在网上查找不到吴弘达亲笔写的简历。然而与吴弘达熟悉的人却说吴实际上一天也没有劳改过,仅仅被劳教过三年(在中国,劳改是刑事处罚,劳教是行政处罚)。许多书中是这样描述吴的简历的:吴弘达原本是一个中国人,原籍江苏省无锡市,1937年出生在上海的一个小银行业主家庭。吴弘达曾因盗窃、诱奸女学生等罪行被依法惩处。1961年5月至1964年5月,他先后在北京清河农场和团河农场接受劳动教养三年。1964年,吴弘达刑满释放后,到山西省霍县就业,后来调到山西财经学院任教,不久又调到武汉地质大学任教。1985年,他从武汉赴美国探亲,并从此滞留美国。经过7年苦心努力,他终于于1992年加入了美国国籍,宣誓效忠美利坚合众国。
吴是否“诱奸”过女学生我们不得而知,然而从“劳教”而非“劳改”这个事实看,这个可能性确实存在。在五、六十年代,强奸、杀人等都属于“人民内部矛盾”,而反党反革命却是“敌我矛盾”。从量刑上来看,“诱奸”与“劳教三年”倒也有逻辑上的联系。吴自己在自传《昨夜雨骤风狂》中还谈到,他在时隔34年,初恋情人已经为人祖母的时候,还被他深深一吻。看样子吴也是个多情种子。
吴弘达即使做过牢,也是三、四十年以前的事情了,中共与时俱进的无产阶级专政手段,吴已经数十年没有领教过。要说现在真正的劳改权威,那得是现在还在坐牢或者刚刚出来的异议人士、法轮功信徒或地下教会成员,第一手资料新鲜热辣,远非吴久远年月前的冷饭可比。
吴的一大特点就是在民运圈子里基本没有朋友,被他排挤乃至直接诬为“共特”的人比比皆是。据与吴接近的人讲,吴是个妒嫉心很重的人,著名民运人士,如魏京生、李洪宽、王丹、鲍戈等都受到吴的压制,或直接被吴指为“共特”,而吴自己雇佣了共特高瞻一事,吴却将其抹得不了了之。
台湾“国安局”局长薛石民和“海基会”副秘书长颜万进曾经在谈到吴弘达的时候说:鲍戈出狱后在上海向法新社揭露,他所在的劳教所强迫犯人生产印有1998年法国世界杯足球赛字样的阿迪达斯足球,引起轰动。世界杯赛开幕那天,鲍戈跑到澳门开记者会,起诉阿迪达斯公司,再次造成轰动。吴弘达害怕鲍戈影响太大,在美国抢了他的风头,于是便散布流言说鲍戈造谣。……吴弘达腰缠万贯,在美国拥有豪宅,而当鲍戈到美国时,他非但没接济过一分钱,还千方百计地排斥和封杀。
鲍戈绝不是一个特例。当年李洪宽在美国经营大参考网站,并每日给大陆送出大量电子邮件。这样一个耗费精力和金钱的项目在申请资助的时候却受到吴弘达的百般排挤和打压。王丹的情形据说与李洪宽也差相仿佛,遇到吴弘达不少人为制造的障碍。
知吴底细的人称吴的一大特点是言而无信,过河拆桥。例如1957年有个很有名的右派叫冯国将,1993年在香港就跟吴合作过。冯的前妻为帮助“劳改基金会” 搜集证据,冒着生命危险赴湖北、浙江、和辽宁省的十三个监狱和劳改农场进行调查、摄影及录像。在冯的前妻遇到危急,随时可能被捕之际,吴背叛其诺言,不但不与援手,甚至反过来污蔑冯“骗”了他。冯一怒之下将事实经过发表在香港《前哨》月刊上,题为《我怎么来到美国申请政治庇护》。吴弘达因为谎言被揭穿而恼羞成怒,对冯的朋友莫逢杰污蔑冯是“共特”,让莫不要租房子给冯住。莫逢杰由于不信吴的话而被吴以最脏的话痛骂,终至二人彻底绝交。
吴弘达一直以“人权斗士”的面目示人,貌似铮铮铁骨。1995年6月19日,吴弘达试图通过化名从位于中国与哈萨克斯坦交界的霍尔果斯口岸潜入中国境内时被中国边防人员抓获。彼时,吴已经加入美国国籍,因此在被司法机关羁押调查的短短两个月内,办案人员并没有对吴进行刑讯逼供,其待遇也远比其他在押犯优越。吴弘达却在8月9日向中国司法机关呈交了一份亲笔签名的《悔罪书》。吴痛哭流涕地悔罪认错,承认他提供给外国电视广播公司的所谓“中国劳改产品”,其实都是从乌鲁木齐普通农贸市场上买来的手工产品,并非来自中国监狱。吴供认说:“他先是来到新疆第二监狱,拍下了一些有关当地警戒设备的镜头,然后,再来到乌鲁木起市区一条繁华的商业街,拍下了一些商品的镜头,再将事先准备好的监狱标志贴到某个商品上,用特写镜头拍下这个商品,于是,他们觉得非常理想的画面也就出来了。”类似的,他说他关于死刑犯肾移植的镜头,也是来自在华西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拍摄的胸外科手术。
对吴为什么如此竹筒倒豆子般的认罪,我们并不清楚。虽然这无法证伪中共的罪行,但吴的“悔罪”毕竟给了中共矢口否认的口实,并伤害了“民运人士”的形象。从吴这次表演中,我们不得不怀疑他在自传《昨夜雨骤风狂》中给自己加诸的光环。或许有人认为吴加入美籍后,居移气,养移体,已经吃不了监狱的苦,因此不得不做违心之词。可吴从小就在上海一个银行家的富裕环境中养尊处优,劳教三年期间正赶上全国大饥荒的年代,他如果在那种险恶的环境中还保持着他自传中所描述的气节,怎么到了 1995年这种气节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呢?
吴来到美国的时机甚好,适逢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政治体制改革被胡、赵提上议事日程,许多有抱负的人都要在国内施展一番身手,彼时海外的中国大陆人很少,自然也没人与吴竞争。吴借着这个机会露出了头角。等到1989之后,大陆出来的人渐渐多起来,可吴已经站稳脚跟,打击和排挤起那些初来乍到、立足未稳之人自然信手拈来,行有余力。
名利双收的吴做了很多纸面文章,而真正吴拿到的第一手资料近年甚少,而被吴直接从大陆劳改营营救出来的人就更加寥寥无几。实事做得不多,荣誉倒是不少,这只能说明吴的手腕非同一般。
在对法轮功的问题上,吴的妒嫉心故态复萌。吴是个花钱很谨慎的人,每年他从民主基金会拿到上百万美元的资助,然而他在人员工资和办公费用上却十分“精打细算”。尽管如此,毕竟吴的号召力不够,上百万美金能够召来的人马不多。而法轮功仅靠信徒自发办媒体、讲真相,却在反中共迫害的各路人士中声势最盛。吴在私下里曾经表示,如果他是江泽民他也要镇压法轮功,实乃妒嫉心作祟之故。这与他公开宣称的支持法轮功反迫害的态度背道而驰,且这种私下的讲话常常代表一个人的真实想法。
吴弘达一直示人以严谨的风格,美国国会也因此对吴颇有信任,事实上的吴弘达却不是他给外界的那个形象。比如中国到底有多少犯人这个问题,吴就给出过至少三个完全不同的说法:一说是二千万(HONG KONG ECONOMIC TIMES 3/30/98)。还有一说是1996年的数字, 全国有一千一百个劳改营, 关着六百万到八百万劳改犯人(张伟国主持的美国电子刊物98年3月)。第三种说法见之于吴1991年出版的一本书,说中国大陆劳改营至少有三千个, 犯人有一千二百万至一千六百万, 其中留场就业人员约八百万至一千万。 对于自中共建政以来的犯人总数,吴在95年5月10日说有三千万至四千万, 而在1998年却说有五千万以上(HONG KONG ECONOMIC TIMES 3/30/98)。(以上内容摘自范似栋的《拆穿吴弘达的西洋镜》)。
吴弘达作为中国劳改问题的权威,在中国到底有多少犯人这个基本问题上给出几种不同的说法,也让人不能不对吴的治学和考证精神有所怀疑。一个劳改权威,总不能靠着估计出的自相矛盾的数据混日子吧?
吴从小在教会学校上学,英文甚好,且深知西方人的心态与思维方式。在他出席的听证中,发表意见时常常带有很大的表演成分。当被问及他在劳教所的遭遇时,他常常会停顿一会儿,等到大家都集中注意力倾听他的下文时,再用非常简洁和肯定的口气陈述,这种做秀常常引来大家惊愕的呼声,并强化他人权斗士的形象。
综合上面的信息,我们看到一个完全不同于他所竭力塑造的形象:因盗窃和诱奸女生被劳教、言而无信、过河拆桥、用移花接木的手法欺骗、软骨头、沽名钓誉、排挤他人、妒嫉心重、治学态度不严谨等等。此或为吴弘达的真实面目。

辛平 2006年8月18日 星期五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6/8/18/41359.html

魏京生诽谤中国民主党 民主党人控告魏京生 要求道歉并赔偿两百万美元

Thursday, August 21st, 2008

原文网址:http://www.ukcdp.co.uk/founding/found28.htm
  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秘书长王希哲和国内民主党人等于一九九九年二月五日向纽约州高等法院,皇后区法院提交了诉状,状告魏京生诽谤中国民主党和民主党人。
  中国民主党信息中心采访了王希哲:为何要状告魏京生?王希哲回答如下:一、任何政治人物针对他人的对公众的发言,都是要负责任的。说错了话,损害了他人,就必须公开道歉,引咎自责。这是民主社会的公理。魏京生不能例外。二、魏京生污蔑的人,是正在共产党狱中蒙难的人。他们无法自辩。魏京生污蔑了人倒没事,反对他的污蔑,反对他在美国国会作伪证(为他污蔑的人违心作证)倒成了" 闹场" ,倒成了" 丢脸".这是正义的大颠倒,必须要把这桩公案辩个水落石出,才对得起狱中的蒙难者。三、魏京生历来自以为高高在上,拒绝平等的对话。因此,只有对他的污蔑提出法律诉讼,才可能使他清醒,使他在对国内的民主运动问题上站到正确的立场上来。
  针对魏京生对中国民主党和因组织党而被判刑的王有才、徐文立的不符事实的说词和攻击,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筹委会以及王有才、徐文立的家属这两天发表声明或谈话,提出正式反驳。
  设在纽约的中国民主党信息中心从国内获得的消息称,魏京生在台湾和海外对中国民主党和因组党受刑的王有才、徐文立的一些不实评论、甚至攻击的谈话,正在国内民主党及民运界广泛传播。国内民运人士大多从电脑网络和海外传媒获得有关信息。
  魏京生在接受台湾著名杂志《新新闻》董事长司马文武及总编辑陈裕鑫的专访时,对中国民主党做了正式的重要评论。专访刊登在一九九九年元月出版的六一七期。从电脑网络上下载的访问内容正在国内民运界广泛传阅,一片哗然,引起极大反响。
  《新新闻》该篇专访的网址为:www.journalist.com.tw/ weekly/ old/ toc/ 617.html  全文见《新新闻》六一七期,一九九九年元月出版。《新新闻》全世界发行,而且上网,在中国大陆也可读到。
  (下面为魏京生原话)
  “你在国内能公开成立民主党,公开发展组织?哪有那么容易!王有才干这些事的时侯,第一,他没有得到大家的允许,没有按照我九三年定下的路线走,因此大家批评他们,第二,我们认为他们这么干,还是有一定意义的,出来冲击一下,至少在克林顿去中国以前,给他来个证明,你老说中国人权状况改善,看,没有改善!
  “这也很重要,既然他们已经干了,我们把事情往好的方向推,问题还不大。但共产党的招术也变了,共产党很聪明,现在他们也到生死存亡的时侯了,开始抓王有才,关了一天,全放!就让你做新闻都没有时间,因为你新闻从国内从消息传到海外,最快也要三四天才能见报。
  “但是王有才也聪明,他知道我们在外头,需要这个,他事先跟我们沟通过,他在里面打警察,先骂警察,过来一揪他,他动手就打人家。”所以上面怎么做工作,警察还是不放,所以不是什么颠覆罪了,王有才是妨碍公务罪,他殴打警察!(众人笑)上面后来就跟底下商量,要他们顾大局,这些过程我们全知道。吵了一个月,才放出来,结果晚了,你们新闻已经做得很大。所以王有才是立了一功。
  “但是共产党马上变招,让他们自己培养的特务都出来组党,都去注册登记,完了共产党还给个回应,说你们申请是还可以,但必须把不少于五十人的名单移交,五万美元以上的经费说清楚,还保证遵守宪法,这么一弄,还叫什么民运组织?”这招当时弄得风声挺大,很多人跑去组党,而且最后甚至说出。共产党已经做好良性互动准备,我们应当回应他们,应当接受共产党领导,甚至还有人要保证共产党领导权不变三十年!
  “这真正的影响是掐断民众与民运的联系,相当恶毒!”
  (以上为魏京生原话)
  对于魏京生的“王有才打警察”而被定为妨碍公务罪的说法,还在狱中的王有才之妻胡江霞感到非常可笑。胡江霞反驳魏京生说,王有才是一个受过教育的人,对人一向十分客气,连说话声音都不大。对于魏京生讲的“他(王有才)事先跟我们(魏京生)沟通过,(计划)在里头打警察”这番话,胡江霞感到莫名其妙。胡江霞指出,中共明明给王有才定的是“颠覆政权罪”,从未说过“妨碍公务罪”,这是事实。胡江霞十二日在电脑网络上读到上述专访后,对香港传媒反驳说,她不明白魏京生为什么说出这些不负责任的言论,胡江霞希望魏京生主动澄清此事,因这已对判刑十一年的王有才构成了伤害。
  中国民主党浙江省筹委会秘书长、一同与王有才组党的朱虞夫表示,王有才为一文弱书生,体重才九十四斤,怎么可能主动殴打警察?朱虞夫指出,魏京生的言词在大陆民运界流传很广,他对民主党是由中共特务扩展起来的说法,是对民主党的“中伤”,已对整个民主党造成伤害。一位民主党的支持者看到魏京生的言论,深感痛心地说,这不是在帮助共产党迫害民主党吗?他建议海外民运人士不要太在乎魏,他说:“我问过国内民运,魏京生本来在国内就毫无根基,现在又攻击国内民主党,大家很反感。他回国不会被主流民运和老百姓接纳,不必和他纠缠。”另一位暂时不愿透露姓名的民主党成员说,目前正在搜集证据,必要时将对魏京生诽谤民主党提出法律起诉。
  另外,魏京生在多种场合指称徐文立为中共特务。徐文立的妻子贺信彤多此表示感到十分痛心。徐文立入狱前,对外界曾表示,对于魏京生将其定性为中共特务的说法,“荒唐可笑”,“根本不值一驳”。
  中国民主党信息中心说,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元月十二日从国内发出了一份正式书面声明,反驳和澄清魏京生对于中国民主党的攻击和不实说词。声明指出:“目前,海外朋友笑谈王有才不是什么颠覆政府罪,而是因打警察妨碍公务获罪,我们不知这位朋友从何得来这般消息,至今已关押两个月余的王有才先生,连其妻子也未获见面!我们希望有些朋友不要说伤害当事人的妻子及国内民运朋友的话,不要以个人恩怨对待所有组党人士。”这份书面声明还指出:“在中国,如何开展民主运动,如何推动社会进步,不是只是一条路可走,更不应当把走其它道路的人视为异己,搞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但可惜的是,先有人去各地,比如去湖南劝阻、干扰国内正常的组党运动继而又造出王有才打警察云云,实在令人遗憾!”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的这份声明强调:民主党仍将秉承“公开、理性、非暴力、合法”的原则,继续展开活动,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声明最后呼吁国内外的民运团结起来,努力促进中国民主制度的早日实现。
  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秘书长王希哲发表评论指出,外界只知美国国会事件的表象,不知事情的根源。王希哲说,国会事件及海外民运的分歧,其根源在于对于中国民主党的态度、对组党人士的态度。是支持民主党、支持国内组党运动,还是诋毁、破坏、瓦解国内民主党,这是大是大非问题。就算美国国会不是公开民运两条路线分歧的适宜场合,但现在是将问题的真相说清楚的时侯了。魏京生在《新新闻》杂志上发表的言论,说明了他的内心想法。大家应当看得很清楚,魏京生在诋毁民主党和国内组党人士。魏京生指使国内的代理人到处瓦解民主党,事实具在,必要时将合盘托出。我们有义务起来保卫民主党,为受刑人主持公道。现在,共产党在迫害民主党和组党人士,我们在支持和保卫民主党。在这个时侯魏京生对民主党如此诋毁,他站在哪一边还不清楚吗?我们在国会想为国内民主党说句话,就说我们“闹国会”,就说我们“搞内斗”,人间还有没有公理?
  另外,中国民主正义党发言人王炳章今天在接受美联社就《新新闻》魏京生言论的采访时指出,民运中存在不同观点不足为奇。王炳章说:“我对魏京生先生的一些做法和观点是支持的,比如游说世界人权大会和民主国家政府做出谴责中共迫害人权的决议等。但在国内民主党组党问题上,我就无法接受魏京生的观点。魏京生在《新新闻》上指谓王有才打警察,将国内一些冒着风险组织民主党的人士说成是共产党特务,将民主党的扩展说成是中共特务所为,这非常滑稽,毫无根据,使人难以理解。这种说法,伤害了国内民主党组党人士,伤害了国内民运,不利于国内突破中共一党专制的斗争,应于澄清。当然,我们在辩论是非时,应当讲事实,应当理性。但不能不尊重事实,不能歪曲事实。讲出事实真相的方式和场合或许可以更考究一些,但事实真相必须说清楚。在中国民主党面临中共迫害和打压的关键时刻,我们责无旁贷,必须挺身而出,保卫民主党,保卫国内组党运动的成果。”王炳章认为,围绕民主党问题的讨论,搞清问题症结,对民运不是有害,而是有利。真理辩明,才有利于团结。王炳章主张,大家应尽快坐在一起,交换观点,解开心结,寻求共同点,一起促进国内的民主运动。
  (1999,1,14)
  魏京生诽谤中国民主党,民主党人控告魏京生,要求道歉并赔偿两百万美元
  诉讼状(中文翻译件)
  纽约州高等法院,皇后郡(SUPREMECOURTOFTHESTATEOFNEW YORK,COUNTYOFQUEENS)
  案件号:2672- 99  立案日期:1999,2,5
  原告:薛明德(中国民主党党员)、陈忠和(中国民主党湖北省党部主席,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委员)、王希哲(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秘书长)
  被告:魏京生、《新新闻》杂志
  被告注意:
  上述被告在接到告票后,须在二十天内对诉讼做出答复,接到传票当天除外。(若传票并非由专人在纽约州境内送达被告,被告则须在三十天内对诉讼做出答复)。如不做答复,法院将根据原告诉求做出缺席审判。指明审判地点的法律依据为:CPLR503(a)
  状告:魏京生诽谤中国民主党
  魏京生诽谤要点:  一、诽谤徐文立(中国民主党创建人和领导者之一)为中共特务;   二、诽谤王有才(中国民主党创建人和领导者之一)犯的“是妨碍公务罪,他殴打警察!”   三、诽谤中国民主党的组建是“共产党……让他们自己培养的特务都出来组党,都去注册登记”。
  [ 台湾《新新闻》杂志元月份出版的六一七期上刊登了魏京生访问记,魏在专访中对中国民主党进行了上述二、三项诋毁。魏在其它场合进行了上述第一项诋毁。均有文字为证。]
  为此,原告要求被告 [向中国民主党赔礼道歉] 赔偿美金两百万元。
时间:一九九九年二月五日
  (以上为诉讼状)
  译者说明:《新新闻》杂志是台湾最著名的政论周刊,发行全世界,并且上网,在中国大陆也可看到。被告魏京生去年十二月访问台湾期间,接受了《新新闻》杂志专访。时值中国民主党正在被中共当局严重迫害,其部分创建人和领导者徐文立、王有才、秦永敏被中共当局判了十年以上重刑,全世界有良知的人士和政府一致谴责中共的法西斯罪行。就在这一时刻,被告魏京生在接受《新新闻》专访时,对中国民主党进行了肆无忌惮的、毫无事实根据的诋毁和诽谤,构成了诽谤罪。被告魏京生的这篇专访在中国大陆流传广泛,大陆民运界一片哗然,它极大地伤害了正在顶着风险与中共抗争的中国民主党人和民运人士。事发之后,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和国内民主党人,以及受刑人家属对魏京生的诽谤言论进行了反驳,希望他予以澄清。没有想到,当新闻界询问魏京生时,魏竟然辩称《新新闻》“报导有误”(请见《世界日报》一九九九年元月十六日)。为了再次给魏京生一个澄清、认错的机会,中国民主党党员曾当面询问魏京生有关《新新闻》专访一事,魏京生再次辩称《新新闻》报导失实。
  这样,只有三种可能性摆在我们面前:  一、是魏京生诽谤了中国民主党,《新新闻》忠实报导;  二、是《新新闻》诽谤了中国民主党,并把责任栽脏在魏京生身上;三,是魏京生两罪并犯,他既诽谤了中国民主党,但他又在大庭广众面前公然撒谎,诽谤《新新闻》“误报”。
  《新新闻》该篇访问记的网址为:www.journalist.com.tw/ weekly/ old/ toc/ 617.html
  上述结论,将在法律诉讼中得到澄清。
  必须指出,与此同时,被告魏京生在国内的弟弟魏晓涛的女友朱锐,在国内到处收买、拉拢、瓦解中国民主党党员和组织,令民主党员退出民主党,令民主党组织立即解散。这是偶然的巧和,还是有组织的配合?
  为了保卫中国民主党和国内的组党运动,为了为那些坐牢和在前线奋战的国内民主党人讨回公道,为了维护中国民主党的声誉,为了遏制对民主党组织的破坏行为,为了澄清事实真相,国内外的民主党人决定控告魏京生,使他在法律面前讲出实话。
  以下是被告魏京生在《新新闻》杂志上发表的诋毁、诽谤民主党的言论(原文):
  “你在国内能公开成立民主党,公开发展组织?哪有那么容易!王有才干这些事的时侯,第一,他没有得到大家的允许,没有按照我九三年定下的路线走,因此大家批评他们,第二,我们认为他们这么干,还是有一定意义的,出来冲击一下,至少在克林顿去中国以前,给他来个证明,你老说中国人权状况改善,看,没有改善!
  “这也很重要,既然他们已经干了,我们把事情往好的方向推,问题还不大。但共产党的招术也变了,共产党很聪明,现在他们也到生死存亡的时侯了,开始抓王有才,关了一天,全放!就让你做新闻都没有时间,因为你新闻从国内从消息传到海外,最快也要三四天才能见报。
  “但是王有才也聪明,他知道我们在外头,需要这个,他事先跟我们沟通过,他在里面打警察,先骂警察,过来一揪他,他动手就打人家。
  “所以上面怎么做工作,警察还是不放,所以不是什么颠覆罪了,王有才是妨碍公务罪,他殴打警察!(众人笑)上面后来就跟底下商量,要他们顾大局,这些过程我们全知道。吵了一个月,才放出来,结果晚了,你们新闻已经做得很大。所以王有才是立了一功。
  “但是共产党马上变招,让他们自己培养的特务都出来组党,都去注册登记,完了共产党还给个回应,说你们申请是还可以,但必须把不少于五十人的名单移交,五万美元以上的经费说清楚,还保证遵守宪法,这么一弄,还叫什么民运组织?”这招当时弄得风声挺大,很多人跑去组党,而且最后甚至说出。共产党已经做好良性互动准备,我们应当回应他们,应当接受共产党领导,甚至还有人要保证共产党领导权不变三十年!
  “这真正的影响是掐断民众与民运的联系,相当恶毒!”
  (以上为魏京生诽谤原话)
  被告魏京生还在其它多种场合发表过诋毁、诽谤中国民主党及其负责人的言论,这些,将在法律诉讼的不同阶段予以揭露。
  发稿:中国民主党信息中心  Tel/Fax:718- 699- 2011,718- 699- 3985  时间:1999,1,14
http://www.ukcdp.co.uk/founding/found28.htm

美籍华人又爆“双面谍”案 法庭揭开“中国民主党主席”面纱

Tuesday, August 19th, 2008

美籍华人又爆“双面谍”案 法庭揭开“中国民主党主席”面纱

美国一些华人移民公司在招徕政治庇护生意时,经常向客户说,凡是参加“中国民主党”者回国一定会被抓,所以申请政治庇护很容易成功。于是,一张制作成本不到一美元的“党员证”,有时侯竟然以五百美元的高价出售。然而,这个谎言日前却被新泽西移民法庭轻而易举地戳穿了。六月上旬,“中国民主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倪育贤在法庭上突然承认自己隐瞒曾多次回国的事实,消息传来,顿时令设在纽约法拉盛的移民公司“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乱作一团。
据悉,倪育贤此次出现在新泽西移民法庭上,是根据其雇主刘东星的要求,为一名申请政治庇护的“中国民主党党员”作证。
倪育贤滔滔不绝地陈述,那名庇护申请者是何年何月正式加入“中国民主党”的,并拿出一叠党员合影的照片交给法官,然后,提高嗓门说道:“中国民主党在国内的党员大多被关在监狱中,而海外的党员一旦回国,一定会被抓!”
这时法官Dogin插话,抛出一个致命的问题,问倪育贤本人到底有没有回过中国。倪说没有。法官再问一遍,倪又说没有。话音刚落,检察官突然要求法庭工作人员取出摄像器材,把倪育贤进行作证时的镜头拍下来。一种异乎寻常的气氛令倪开始感到不安。
倪起初还想抵赖,但很快觉察出检查官似乎有备而来,根据以往自己在长岛刑事法庭当被告的经验,他明白一旦被拍下向法庭撒谎的实况,将面临又一场牢狱之灾,于是只好承认—-曾于去年十一月和今年二月两次回过上海。
法官Dogin示意法庭工作人员当场播放一段录像,内容是关于倪育贤早先在接受联邦调查局约谈时,曾承认自己回过国,没有受迫害。法官问他,为何现在要来这里撒谎。倪育贤的额头冒出冷汗,不敢应声。
检察官要他抬起头来,指着投影机里播放的倪育贤入关回国时的镜头,问他:“这是哪一次?”倪看后大惊失色,沉默了片刻,承认说“这是另外的一次”。法官Dogin严厉地问倪育贤:“你到底有几本护照?到底有几个名字?你知不知道间谍罪在美国的刑期是多少?”
以上一幕,如果让台湾的情报官员们亲眼看见,一定会跌破眼镜。为了便于他们查询,特在此公布法官Henry S. Dogin的电话和地址:1-973-6453524,970 Broad Street,Room 1135,Newark,NJ 07102。倪育贤虽名义上是台湾情报人员,却一直暗中为上海的国家安全局工作,至此,又一宗“双面谍”疑案浮上台面。
据Anne F . Thurston所撰的《A Chinese Odyssey》一书披露,倪育贤是一个“有问题”的人,刘宾雁当年发现自己上了当,深感内疚。一向以“大陆反共义士”自诩的倪育贤,其实在国内从未从事过反对共产党的活动,相反一直积极向党表现“忠诚”。正因为如此,尽管倪育贤生活腐化,在“严打”期间还偷自行车,结果都被其所在单位上海海运学院保了下来,未移交司法机关法办。而且,倪育贤在出国前还分到了一套房子(详见该书的第378页至381页)。在当时那个很保守和极“左”的年代,通常搞同性恋被公安机关抓获,判劳动教养三年五载是轻的,然而倪育贤在上海强奸一名男子,遭受害者报案,居然未被追究法办,也算网开一面了(详见该书的第332页)。
根据倪育贤自一九八七年出国到美国之后,对海外民运所进行的种种破坏活动来看,FBI完全有理由怀疑他是身负特殊使命的。海外民运彻底失去广大侨胞支持的四大主因—-贪污捐款、内斗分裂、反华叛国、坑蒙拐骗, 倪育贤桩桩有份,而且是罪魁祸首,多次被当地报纸爆料丑闻,让民运饱受公众谴责。当倪育贤在主席台上高喊“打倒中共”、“两国论万岁”、“支持西藏独立建国”之类的口号时,发誓要批倒批臭民运的著名人物王炳章、鲍戈、徐文立、王有才时,又有几个人知道他暗地里做了些什么。
倪育贤,他到底有几本护照?有几个名字?有几重身份?—-这一切,迟早会真相大白。

张胜太2007-7-14

Grassi Lakes

Sunday, August 17th, 2008

Grassi Lakes
(步秋叶兄 《George Falls》 韵)
逸峰
双湖映秀笑颜开,
悬壁攀岩蹑嫩苔。
飞瀑从容桥底下,
珠鸣玉喷破空来。
题注:
Grassi Lakes 原名Twin Lakes,后为纪念开辟登山石径
的矿工兼业余探险家 Lawrence Grassi 而改名; 是加拿大
班芙国家公园大门外的众多名胜之一。
2008年8月15日逸庐
—————————————-
秋叶 Geroge Falls 原玉
银龙九曲水门开,
古木横斜乱石苔。
溅玉飞珠奔夺下,
尽收你我镜中来。

响应法轮功“退党潮”,敦促海外民运分子自己打工谋生,退出国民党、民进党!不再当狗,找回自尊!

Saturday, August 16th, 2008

陈水扁夫妇退出民进党
前總統陳水扁昨(14)日坦承將競選剩餘款2000萬美金匯往海外帳戶,引發譁然;陳水扁在今(15)日透過辦公室發出聲明稿,自即日起與吳淑珍退出民進黨,同時也對匯款海外情事感到愧疚與自責。
因為坦承擁有海外帳戶,並擁有兩千萬美元存款的前總統陳水扁,今天下午主動向媒體發出退黨聲明。陳前總統說,他在21年前加入民進黨,但現在因為自己犯了不可原諒的錯誤,決定退出他所熱愛的民進黨。
陳水扁退黨聲明全文如下:
二十一年前,在台北市永樂國小紀念「二二八事件四十週年」的演講會上,剛出獄的我,正式加入「民主進步黨」。回首過去大家一起為台灣、為民主、為公義所走過的艱苦歲月,此時此刻內心依然激動不已。
「民主進步黨」承擔了多少人共同的夢想與苦難,但今天我不得不沈痛的向所有先進黨員同志與支持者說一聲抱歉,我讓大家失望、蒙羞,更辜負大家對我的期待,對黨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傷害。雖然這絕對不是我的本意,但我犯了錯,做了我不應該做的事,對此我深感愧疚與自責。
我熱愛「民主進步黨」,更以身為「民主進步黨」的黨員為榮、為傲。為了表達對「民主進步黨」全體黨員同志及所有支持者最深切的歉意,我宣布自即刻起退出「民主進步黨」,太太吳淑珍女士也自即刻起退黨。
從政近三十年來,「民主進步黨」是支持我不斷向前邁進的最大力量來源,多少前輩的提攜與愛護,才讓我有機會為台灣社會盡一己棉薄之力。自擔任公職以來,我努力扮演好我的角色,全心全意為共同的理想來打拼。期間容有所疏失,甚至過錯,引發社會各界不同的議論或衝突,但我絕不是好財貪墨之輩。我犯了嚴重的錯誤,我不敢奢望國人同胞能夠原諒甚至諒解,但我絕對會為我的行為負責。雖然今後不再是「民主進步黨」的黨員,但我願接受中央黨部「廉政委員會」的調查,更將勇敢坦然的面對社會各界的批判與司法的偵辦。
最後,誠摯期盼所有的支持者,不要因為我個人的過失,因而全盤否定了「民主進步黨」長期以來為捍衛台灣的國家主權、為鞏固深化台灣的民主,以及矢志追求社會公平正義的初衷與堅持。希望大家能給「民主進步黨」更多的鼓勵與包容,讓她不但能很快的再站起來,更能積極扮演好強而有力在野黨的監督角色,重新贏得台灣人民的信賴,引領台灣邁向更光明燦爛的未來。
2008-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