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8

余杰的《零八宪章》受人抵制的真实原因

Tuesday, December 30th, 2008

法轮功的李洪志给人栽赃陷害那是它由来已久的习惯了。当年它总觉得世人都和它那些弟子一样傻,随便就能它炒作的“苏家屯活摘案”给骗倒,谁知连著名反共人士吴弘达也强烈质疑和谴责。大家知道,吴弘达是老牌反共人士,多年来致力于揭露中共劳改营的罪恶,按理说应该和大法弟子们同流合污才是,可是大法弟子们拙劣的谎言,连吴弘达都看不下去了,出面在网络上反对它们的恶搞,结果立即引来大法弟子们疯狂的叫骂,当时在它们控制的人民报、大纪元、明慧网上面指责吴弘达文章简直铺天盖地,活象文革中的大字报墙面。
它们毫无根据地给吴弘达戴上一顶“老牌共特”的帽子,世人问它们这么说有什么证据?它们就拿中共指责吴弘达的话出来,说吴弘达是强奸犯,可人们问了,难道是强奸犯就一定是共特吗?它们只好象当年秦桧那样蛮不讲理地说:“莫须有!莫须有!谁敢质疑我们编造的苏家屯案,谁就是共特!”稍微有点理智的人,一下就看清了大法弟子这种泼皮般的真面目,中共何至于傻到弄个吴弘达这样的特务多年来让自己这么被动呢?有何必要做这种“苦肉计”呢?这不就是法轮功在学红卫兵,想给谁戴帽子就戴帽子吗?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件事情过去后几年,也就是最近,法轮功李洪志及其喉舌《明慧网》又发表所谓的“经文”,指责余杰、刘晓波搞的《零八宪章》是中共的一计,煞有介事地说里面“中共鬼影憧憧,欲显还藏。”叫弟子别参与进去,免得被余杰无偿利用了这本该只能有大法利用的人力资源。意思好象是在说余杰等人也是共特,也在玩苦肉计。但同样它们也提不出一点证据,或者一丝线索可以让大家信服的解释,证明余杰等人是共特的。完全凭它们的个人好恶来恶毒攻击。你说大法霸道不霸道?
那么余杰做了什么事让李洪志恨之入骨呢?原来在2007年10月,余杰发表了一篇《基督徒关于法轮功问题的声明》(征求意见稿),文中引用了大量李洪志歪曲篡改基督教教义的原文,并规劝李洪志不要再唆使弟子冒充基督徒来破坏基督教,揭露了李洪志妄图借基督教之名,宣扬自己的邪恶阴谋之实。文章有理有据,温文尔雅,完全没有法轮功那种暴戾之气。想让李洪志懂得:“宗教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并不包括侮蔑、冒充和利用其他宗教信仰的自由。”
可这下算是把李洪志得罪了,当时它们实在理屈词穷,无力反驳,只好学孔已己那套“偷书不能算偷,只能算窃,是爱学习的好事,应该鼓励”的样子发几篇什么“基督教已经不能度人了,只有我们大法能度人,所以我们假冒你们的身份宣传大法不算不道德”等滑稽论调来掩饰,但心里早已恨死余杰了。总想什么时候能报复回来。
可是一直没有机会,余杰反而搞得越来越红火,不仅受到布什的接见,还让反华势力原本拨给李洪志的资产转而投给了余杰,一时间余杰声名大振,人气陡增,相比之下,李洪志只能象条毒蛇一样埚居在希望山阴暗角落里,悲悲戚戚,默默无闻,众叛亲离,倍受冷落。大有快去喝西北风解决温饱问题的趋势了。
现在余杰又提出什么《零八宪章》,成了反共事业的风向标,掀起了又一股反共新高潮,李洪志那几个残存弟子也稀里糊涂地扔下“九评”跑进去帮余杰摇旗呐喊。这下李洪志嫉妒心大发,不能容忍谁夺取它反共的垄断地位,连忙跑出来阻止弟子们被余杰免费利用,恶毒攻击余杰等是“共特”。似乎余杰即使出租金租用它的这些弟子来搞宣传,它也不干。下面就转载那篇当年余杰让李洪志恨之入骨的文章给大法弟子们学习:
Quote:
《基督徒关于法轮功问题的声明》(征求意见稿)
余杰
我们是一群华人基督教会的牧师、教师(是否改成传道人?)和基督徒的作家、学者,对华人社会中的法轮功运动,有如下之观察和声明:
第一,我们反对中共当局使用政治、刑事、治安、宣传等手段取缔和迫害法轮功群体。从1999年开始,中国政府对法轮功人群展开持续的迫害;通过媒体发起大规模的反法轮功宣传运动;通过《反邪教法》,赋予行政、司法和军警系统侵犯法轮功人群身体权利和其他宪法权利的特权。这场从“反法轮功”到“反邪教”的政治运动,堪称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中国最大规模的人权事件,波及的法轮功练习者及其家属,可能已高达数十万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之第18条规定:“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权利;此项权利包括改变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以及单独或集体、公开或秘密地以教义、实践、礼拜和戒律表示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中国是该宣言的签字国和发起国之一。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之第18条规定:“人人有权享受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任何人不得遭受足以损害他维持或改变他的宗教信仰自由的强迫……”中国政府已签署了该公约。我们认为,尚在进行的对法轮功群体的政治和法律(是否改成宗教)迫害,有悖于中国的宪法,也与中国政府签署的《世界人权宣言》及《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对普世人权的要求相抵牾,更加(建议删除“加”字)违背圣经要求掌权者持守公义的教导。
第二,我们不认同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委员会”和“基督教协会”的领导人,配合当局参与反法轮功宣传的言行;也不认同一些基督徒以法轮功是偶像崇拜、违背圣经启示为由,而支持、认同政府对法轮功练习者的身体迫害(进行的思想和身体的迫害)。我们相信,在政府和国家面前,人人享有平等的宪法(赋予的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的)权利;我们相信,政府不能管辖、判断和强制人的灵魂、信仰和思想并对此施加暴力;我们相信,人心的改变不依靠任何强制力。这是人类法治文明下的“政教分离”和“宗教信仰自由”的普世原则,也符合圣经整全性的教导。我们愿意像关注受逼迫的基督徒一样,深切关注受逼迫的法轮功练习者。因为圣经说:“你们要记念被捆绑的人,好像与他们同受捆绑。也要记念遭苦害的人,想到自己也在肉身之内。”(《希伯来书》13章3节)。德国牧师马丁??尼默勒在忏悔自己曾对纳粹暴行保持沉默的时候,说:“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此后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不是工会成员,我继续不说话;再后来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这一段振聋发聩的警示,值得每个基督徒思考和警醒。
第三,但是,我们注意到,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其著述和“讲法”中多次提及和讨论(歪曲、诋毁和诽谤)基督教及圣经经文:
“其实耶和华造的是白人中的一种,还不是所有的白人,而白人也不都是一种人种,所以是由好几个神造的。黄种人也是由好几个神造的。那么其他的人哪,比如说印度人哪、还有古埃及人哪,都是由不同的神造的。”(《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耶稣告诉不要向东传,我也发现耶稣的天国里没有东方人。”(《在悉尼讲法》)
“耶稣不管你的他的,度人是来的目的,他看众生苦,他就要度,要让人们上去。那么,耶稣就影响了许许多多各个空间的神。最后矛盾激化得很大了,都反映到常人社会上来,像常人社会中的矛盾一样,都激化到耶稣那去了。耶稣自己解脱不了,只有一死,钉在十字架上,解了他们之间的怨。去掉常人的肉体了,就再也不能找他结怨了,那些无数的麻烦就解了。”(《转法轮》)
“耶稣的层次和东方所讲的一般的佛是一个层次。但是西方白人讲的天主要远远的高出好几倍这个层次,可是都没有出小宇宙。而我们这个大法造就了无边无际的,数不清的这样的宇宙,比全世界的沙子还多。所以你说他怎么能比呢?”(《在欧洲法会上讲法》)
“西方的神、耶稣基督,甚至于耶和华也好呀,他们都是把人拢在一起,怕他学不好,怕他掉下去,所以,把他弄在一起来修。释迦牟尼叫弟子都剃了头,穿上袈裟;耶稣的弟子进了修道院。我告诉大家是因为他们传的法小,他不这样要求就度不了他。”(《北美讲法》)
“耶稣等等许许多多的大觉者,在历史上他们的度人传道、行善、为人受罪,我告诉大家,他们真实的目地都是在为正法奠定文化。”(《2004年华盛顿法会上的讲法》)
“我跟他们又不同,因为耶稣也好,释迦牟尼也好,他们毕竟是在小的范围的觉者。我不在宇宙之中,所以我能够解决不同层次、不同天体宇宙中的不同生命的事。”(《瑞士讲法》)
“我造就了千百万个敢于走真理之路、敢于为真理而不畏生死、敢于为救度众生而献身的耶稣、释迦牟尼。”(《在2002年华盛顿法会上的讲法》)
“耶稣下来度人,在他们人种范围内他们是谁都度。但是,也都是有一定的局限性的。”(《新西兰讲法》)
“尽管你还维护着宗教,可是耶稣却不管了,本来也不承认宗教。”(《欧洲讲法》)
“耶稣不再管所有基督教的事情,不再管人。”(《欧洲讲法》)
“它(指其他的宗教信仰)即使不干那么大的坏事,它也影响了正教在能度人的那个时期度人,影响了人去修正法,影响了人信正教,它不误人子弟、干扰了正法吗?它不是邪的吗?它本身的罪已经很大了。”(《欧洲讲法》)
“这些(指其他宗教信仰)都是属于邪教,即使它不害人,它也是邪教。因为它干扰了人们信正教,正教是度人的,它却不能。”(《转法轮》)
“基督教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痛苦的形象作为标志,这是神不能容忍的,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可是人还是这样干着,几百年来人就这样延续下来这样做着对神不敬的事。……耶稣有许多伟大的形象,在常人中做出许多神迹来,你们不把他那光辉伟大的形象作为标志,却把他钉在十字架上的形象作为标志,你是对神的敬呢,还是对神的痛恨呢?让他永远钉在十字架上呢?”(《欧洲讲法》)
我们发现,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功练习者的类似言论还有很多。我们还发现,若干法轮功人士在公共场合冒充基督徒,在获得他人信任之后却大肆宣扬法轮功;甚至还有法轮功练习者以基督徒身份混入教会,偷偷向基督徒的子女灌输法轮功理论。作为一群虔诚的基督徒(教会的牧师、传道人和基督徒的作家、学者),我们尊重李洪志先生宣扬法轮功的自由,但我们不能默许和认同李洪志及某些法轮功练习者对基督信仰的侮蔑、攻击和否定。我们清楚地知道,宗教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并不包括侮蔑、冒充和利用其他宗教信仰的自由。
最后,我们呼吁中国当局停止针对法轮功群体的政治与司法迫害,实现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惟有如此才能有助于化解深层次的社会危机。我们也呼吁中国基督教“两会”的领袖和牧者,及华人基督徒,在中国政府继续对法轮功练习者进行身体与精神迫害的时候,不参与、配合和支持任何官方关于反法轮功或反邪教的宣传。我们更呼吁李洪志先生和海外的法轮功组织停止对基督信仰和圣经真理的歪曲性的引用、混淆和贬低,收回以上那些错误的言论,并向受到伤害的广大基督徒道歉。
我们期望未来的中国是一个宗教信仰能得到切实保障的中国,一个灵魂的福音(心灵的信仰)不属于地上君王管辖的中国,和一个不同宗教信仰之间(能够)平等对话(、以温柔的心彼此回答,能够删掉这句话?)的中国。愿每一个华人基督徒都为此祷告,愿海内外的同胞和所有关心中国的朋友都为此努力。
________
救苦寻声谍报网(钦定国际法轮大法论坛)
http://freshrain.7.forumer.com/viewtopic.php?t=1633&sid=ffc95ca50232357dadb8ff514d80f3ae

小令二首

Tuesday, December 30th, 2008

如梦令——困兽斗
(扁案即事之四)
逸峰
亿计贪赃秘库,
怎抵狱牢凄苦?
案破罪难逃,
就算猾狐狡兔。
无路,
无路,
天理昭昭不误。
2008年12月27日
————————————————————–
霜天晓角——捉放扁*
(扁案即事之五)
逸峰
东窗事泄,
弊案初侦结。
无耻弄权收贿,
罪证确、声名裂。
公平司法彻,
巨贪镣铐挈。
天理向来多谲;
现世报、苍生悦。
2008年12月28日
注:刚刚看到台湾新闻,陈水扁被两度“无保释放”之后,
特侦组再次向高等法院抗告,高院取消原判,发回台北地院另裁。
地院开庭后,终于改判收押。

日本东京圣诞掠影

Tuesday, December 30th, 2008

最近去了一次日本东京。正值圣诞期间,东京显得更加热闹。
圣诞在日本并非国定假日,绝大多数人还得上班。在日本基督教徒
也并不多,圣诞期间市面的超常繁华主要还是商业操作的成果。在
这非节日的节日气氛中,我也去凑了下热闹。乘机我也拍了些照呈
献于后,多少也为冷清的寒山小径增添些节日的气氛。
更多全屏照片,请点击
http://cid-9eb7ca04c6273400.skydrive.live.com/albums.aspx

评李洪志经文《真修》、《境界》和《悟》

Monday, December 29th, 2008

Quote:

  
人世浑浑,珠目相混。如来下世必悄悄然。传法时,必有邪门干扰。道魔同传,同在一世,真真假假重在悟。何以分辨,必有上士。果然有缘能悟者,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识正邪,得真经,轻其身,丰其慧,充其心,乘法船悠悠。善哉!奋力精進,直至圆满。
混世难悟之人,为钱而生,为势而毙,为蝇头小利而乐而忧,苦苦相斗,造业一生。其人若听其法必笑之,口出迷信二字,心中必难解难信,此等人为下士,难度也。业大已封其身,闭其智,本性无存。
李洪志
一九九五年六月十四日
真修
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
其实,你们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伤害而苦恼时,已经是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了。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
你们从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掉下来,是因为你们在那层次中有了执著的心。当掉到相比之下最肮脏的世界里,你们不快往回修,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的不行。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
李洪志
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二日
境界
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
李洪志
一九九五年九月二十五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上这三篇“经文”是在李洪志早期“传法”时所发表,写得多冠冕堂皇,多清高啊!也正这么些经文得到了很多善良而又愚蠢的信徒们的信任和追捧,为其法轮王国奠定了基础。以至于时至今日,当我们遇见一些法轮功痴迷者,向他们揭露李洪志种种罪恶时,他们一口咬定李洪志就是这些经文里那种清心寡欲、道德高尚的人。可问题是李洪志究竟是不是说的和做的一致?是不是嘴上口号喊得山响,背后私下又搞的另外一套?会不会当时这么提倡,环境一变又提倡另外的主张呢?
这些问题,对于那些痴迷者简单的头脑来说,好象过于复杂了一些。总是一口咬定李洪志及其指挥下的法轮功各级组织至今仍是这么清高的,绝口不提它们现在搞的一些事情与这些经文有无相悖。
既然如此,我不妨就这三篇经文提出几个问题,请这些痴迷者有空回答一下:
1. 既然李大师在《境界》一文中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那么你们大纪元、明慧网、人民报整日报道大陆什么强行拆迁的居民、失地的农民、城市贫民闹事干什么呢?为什么这么强调中共对他们的“不公”呢?这“不公”照你们大法的解释,不正是这些人前世积的业太大,活该被德大的各级中共官员欺负的吗?应该是正常现象呀,你们在一旁大呼小叫,大做文章,煽动闹事干什么呢?为什么鼓动他们去找中共算帐呢?那不是为私为气吗?这些被中共欺负的人不就是李洪志笔下所谓的“恶者”吗?既然是“恶者”,你们修炼人和他们搞在一起做什么呢?为什么说一套做一套呢?
2. 李大师中说:“混世难悟之人,为钱而生,为势而毙,为蝇头小利而乐而忧”,那么请问,它既然这么不把蝇头小利当回事的,为什么克扣当初与它早期合作者刘凤才、李晶超、宋念原的区区几个工钱?为什么到了国外要投靠台独等反华势力?为什么拼命拉赞助?为什么要接受别人送的豪宅?它自己不就是“混世难悟之人吗”?哪里还有一点清高呢?既然它已经不清高了,比谁都贪财,比谁都势力,难道还要把它视为偶像吗?
3. 你们的大师在《真修》一文中说:“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那为什么你们修炼人中有的逃出国后,还控诉中共把你们的退休金给停止发放了,在明慧网上大为不平,大呼不公,觉得自己为中共卖命这么多年,帮中共干了这么多坏事,中共不能这么对你们。为了这些常人中的利益损失愤愤不平,大吵大闹,而不是为自己的执著心不去而苦恼,这不也是“恶者”吗?这种做法和尊师的教导抵触不抵触呢?如果是抵触的你们为什么还要帮腔呢?为什么要帮它们把这些名利情带到所谓的“天国世界”里去呢?
其实我这些问题,早在几年前就专门写了文章向这些大法弟子提过,没有一个敢出来回答的。却喜欢把这些经文拿给其它愚民看,宣扬李洪志是如何如何超凡脱俗,如何如何地不爱钱,以此招揽信徒,自己上当了还不够,还想把别人也拖下水,你说它们坏不坏。我真是搞不懂了,为什么世间就有“大法弟子”这种厚脸皮的生物?瞪眼说谎话不脸红的呢?
___________
救苦寻声谍报网(钦定国际法轮大法论坛)
http://freshrain.7.forumer.com/viewtopic.php?t=1631

因为嫉妒王沪宁当上了国务院政策研究室主任才出此下策

Saturday, December 27th, 2008

李洪志一直宣称,它写的给弟子们“经常看的文章”,就叫“经文”,是指导弟子们修炼的,处理的弟子们在修炼中亟待解决的带有普遍性的问题。而且它起码在海外“造反”之前也一直说修炼是绝对与政治没有关系的,这么说来经文中根本不应该具有什么“治国”的理念了。可是我们看了它早期在《精进要旨》中的两篇所谓的“经文”:《修内而安外》和《富而有德》,却感觉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先将此二文转载如下:
Quote:
修内而安外
  人不重德,天下大乱不治,人人为近敌活而无乐,活而无乐则生死不怕,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此乃大威至也。天下太平民之所愿,此时若法令滋彰以求安定,则反而成拙。如解此忧,则必修德于天下方可治本,臣若不私而国不腐,民若以修身养德为重,政、民自束其心,则举国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稳固,而外患自惧之,天下太平也,此为圣人之所为。
李洪志
一九九六年一月五日
富而有德
  古人云:钱乃身外之物。人人皆知,人人在求。壮者为足欲;仕女为荣华;老者为解后顾;智者为光耀;差吏为此而尽职,云云,故而求之。
  有甚者为之争斗,强者走险;气大者为之可行凶;妒嫉者为此气绝而死。富民乃君臣之道,尚钱而下下之举。富而无德危害众生,富而有德众望所盼,故而富不可不宣德。
  德乃生前所积,君、臣、富、贵皆从德而生,无德而不得,失德而散尽。故而谋权求财者必先积其德,吃苦行善可积众德。为此则必晓因果之事,明此可自束政、民之心,天下富而太平。
李洪志
一九九五年一月二十七日
很明显,此二文名义上在讲“重德”,而实际上并不是在给弟子们讲德,而是以此为幌子,写给统治者个人看的。文中多次出现什么“江山”、“外患”、“天下”、“法令”、“举国”、“民心”、“君臣”、“太平”、“政民”、“圣人”等词汇,可见根本不是在指导弟子们个人修炼,更不是在解决弟子们修炼中亟待解决的什么问题。这与弟子们个人修炼有什么直接关系?完全是为统治者献计献策,与帮助统治者如何治国如何统治如何愚民有关,是彻头彻尾的政治,是写给统治者看的。而当时的统治者,大家都知道,是江泽民。拿明慧编辑部最近用过的一个词来说,这种经文暴露的是李洪志当时那种“欲显还藏”投靠江泽民的心态。
孔子周游列国兜售他那套学说,很多次被人象叫花子那样赶出来,但这并不丢脸,因为他是光明正大地大想搞政治,想为君王当谋士当宰相。而李洪志心里想搞政治的狂热明明比孔子比常人狂热万倍,但又要装出清高的样子来掩人耳目。不想自贬身价学孔子那样主动送货上门,而希望江泽民能在一个貌似偶然的机会发现它独特的才能,从而“被动地被”召到宫里当官,这样可以要个好价钱。它见江泽民提拔王沪宁十分眼热,盼望这样的好事能落在自己身上,
所以它只好偷偷摸摸地以这种隐晦的方式写这种“经文”,还故意拿文言文的形式,写成“之乎者也”的样子,冒充很有水平,想让一亿弟子帮它流传这些狗屁文章。要说起来,李洪志也并不完全象我们想象的那样青面獠牙,也有其天真幼稚的一面,它竟然寄希望于这种文章能被当时的统治者江泽民看见而得到江的赏识,从而提拔它出来当官,象提拔王沪宁那样让它一步登天,也当上“国务院政策研究室的主任”,给江当狗头军师辅助江来统治十几亿愚民。从而飞黄腾达,光宗耀祖。
大家看看它写的是什么?它满心希望的是想让中共的统治“红色江山万万年”地传下去,它担心的是中共加强法制建设会“反而成拙”,还象只巴儿狗一样主动给江泽民献计说要“必修德于天下方可治本”,从而达到“政、民自束其心,则举国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稳固,”这举国自然指的是中共统治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了,这江山自然是中共红色江山啦,这“圣人之所为”自然是说江泽民要是重用了它,就是圣人了。同时,它还恶毒地咒骂“外患”,那么中共的外患指的是谁呢?自然是美国、日本、民运。大家这才摸清李洪志老师真实的内心世界了吧,原来在它心目中,“民主自由”都是它殚精竭虑想为中共除之而后快的“外患”呀!它向往的就是中共的这种独裁专制呀!
它满脑子就是这种“货卖帝王家”的思想。只可惜,它想靠上这个最大的靠山不再受别人欺负。可这只是它的一厢情愿而已。它的这些垃圾文字不说根本不可能被江泽民看到,即使江真的看见了,也只当搽屁股纸而已。李洪志写完这两篇垃圾文章后,就坐家里等江泽民看到拍案大惊:“我国现在还有这样的奇才!?”于是马上命令相当于“秉笔太监”的中央办公厅主任由喜贵用八抬大轿请它从长春接到中南海宫里去当面请教呢!
可坐等不来右等不来,反而在国内越来越受到别人的排挤。“所欲不遂”,这才象怨妇那样“因爱生恨”,把原来对江泽民的爱化做了一腔的醋意,又从一腔的醋意发酵成一缸毒药似的仇恨!眼见满腔的希望都化做了泡影,这条路最后被证明走不通了,这才下决心向江泽民叫板。然后在海外自封“主佛”,派了一万弟子把中南海突然包围了,把江泽民吓得不轻。算是向江泽民报复了,言下之意就是:“谁叫你江泽民不肯赏识我不肯用我?你不识才呀!我这么爱你,你却不肯来临幸我,我哪点比不上王沪宁啦?他能做狗头军师,为什么我就不能做?你当我李洪志没本事啊?我就做件事情出来让你看看,让你知道知道我完全可以替代王沪宁来为你当最大的谋士的。”
__________________
救苦寻声谍报网
http://freshrain.7.forumer.com/

重大新闻:李洪志老师宣布金盆洗手退出江湖改邪归正投降中共啦!

Thursday, December 25th, 2008

岁到年关,连深藏在阴暗角落的李洪志老师也不甘寂寞,于平安夜发表了一篇《关于零八宪章》的所谓“师父评语”来凑热闹,虽然只有短短两句话,加上后面的所谓明慧编辑部说明,总共才三百来字。可是里面所透露出来的玄机却不少,今儿我不写一篇评论,怕是要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了。以下就是这篇“经文”的原文:
——————————————————————————–
Quote:
关于零八宪章 ◎师父评语
  共产邪党的灭亡是神定的,不要理睬它这些。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肩负的历史使命。
李洪志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最近所谓的《零八宪章》事件被炒的沸沸扬扬。此事件的背后,中共鬼影憧憧,欲显还藏。请海内外全体大法弟子都不要理睬此事,如果有政治情结等人心,请把它放下,保持理性和智慧。
  我们是修炼之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参与政治,更不为中共所左右。大法弟子传《九评》是为了让人得救,实践自己久远的承诺。为了让更多人及时得救,我们必须集中精力,抓紧时间讲真相和传《九评》。《九评》能让众生从根本上看透中共邪党、放弃对中共的幻想,增加得救的希望。
明慧编辑部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们来看第一句话:“共产邪党的灭亡是神定的,不要理睬它这些。”其实这是句屁话,世间的人物、组织,哪件又是永远存在的呢?不都有成住坏灭的过程吗?共产党要是一万亿年才灭亡,这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了呢?等一万亿年终于灭亡了,也是你们今天“九评”的功劳吗?也算在你们今天“匿名退党”的份上吗?
这句话也是在说共产党的灭亡是旧势力定的,既然是那些和李洪志作对的旧势力的神定的,那你李洪志应该领导弟子去破坏才成呀?让旧势力原订让共产党一万亿年以后再倒台的安排转变成明天就倒台才对呀?你不是一直要弟子们“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吗?这么这回反叫弟子们不去理睬不去管呢?难道李洪志真的翻然悔悟,觉得自己错了,服输了,厌倦了流亡生活,要从良了?要金盆洗手,改邪归正,退出江湖,投降到中共这里来了?是呀,“人间正道是沧桑”,你李洪志老师也只有向中共投降才是正道,占山为王终究不是个长久之计啊,上为贼父贼母,下为贼子贼孙,顶风臭八百里,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你投降了,我们欢迎,可是共产党不想受你的降,那可怎么办呢?
还请大家注意,李洪志在这里用了个“它”字,把搞“零八宪章”的这些人不当人看。充分暴露了李洪志对这些国内异议人士的愤恨心理。究竟是什么让李洪志老师这么仇视这些和它有共同反共理想的人呢?因为这些人如余杰、刘晓波等人反共反得风头远远超过了李洪志,把反华势力原来打算分拨给它李洪志的资金转而支持了这些人。
大家想想,李洪志老师的世界观就是一句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这些人坏了它的财路,它能干吗?它多么怀念前几年阿扁还在台上的美好时光啊,那时,反华势力所有的资金都投给了李洪志,任由它分配,所有民运分子要申请活动经费都得向法轮功申请,反华势力曾经下达指令,禁止民运分子反对法轮功,否则活动经费免谈。李洪志兴奋得三天两头出来讲“法”出经文,搞得红红火火,一副对陈水扁感恩戴德,拳拳报效之心的样子,表现得十分积极,全心全意地按着陈水扁交代的要搞乱大陆的任务,创着自己的品牌——“九评”和退党。这时候,它怎么不说:“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参与政治”?而是老为自己搞了政治找借口开脱?
为什么在中国什么事情都搞不好,因为中国人有个根深蒂固的毛病,那就是把什么事情都当生意来做,什么东西都喜欢当商品来卖,而根本不管这东西能不能卖。整个社会就象一个叫卖声此起彼伏的市场:当官的出卖自己的权力,选民向政客出卖选票,领袖出卖国土,军官出卖情报,漂亮点的女人卖自己的逼,家长逼着未成年的孩子上台表演卖唱,庙里的和尚卖开光卖“法事”,叛徒出卖自己的同志,李洪志呢,向反华势力出卖自己的弟子,出卖它们的信仰去搞反华势力想干却无法干的政治,它李洪志在背后收钱,反正大家都在“经营”,都是生意人,商品社会嘛,全民经商着呢,想尽办法要把自己手里能卖的一切,包括李洪志说的那身体里的“德”都兑换成钱。所以在中国人中从来没有什么严肃正经的事,都是一笔笔算盘珠子啪啪响的生意。
最令李洪志可气的,是自己费了九牛一毛骗来的这些弟子,现在搞来搞去昏掉了头,不仅不积极推销自己的品牌“九评”,反而无偿被这些民运和异议分子利用,这等于是买了炮仗让人家放,骗来弟子给别人用。李洪志从中一点好处都没得到,它当然要出面制止了。
更重要的一点是,李洪志自己也意识到,自己之所以有今天的富贵,是因为世界上还存在着中共,中共存在一天,它就有价值一天,还可能有反华势力向它投资,要是中共真的亡了,它在反华势力眼里就更加一钱不值了,真的就得流落街头了。而且人家会说中共的灭亡是余杰等人“零八宪章”的功劳,不是它“九评”的功劳,推选余杰刘晓波去当“总统”,没人还会记得它。
所以它对《零八宪章》之事比中共对之还要仇恨!想方设法地横加阻挠。借明慧编辑部之口,用它们常用的那种红卫兵似的“莫须有”的方式给余杰等人按上一顶“共特”的帽子,根本也不讲什么证据的,完全是党文化那套,说什么“此事件的背后,中共鬼影憧憧,欲显还藏”,给人一种《零八宪章》是中共自己打自己的苦肉计的印象。可人们不禁要问了,中共何必这么搞呢?是中共吃错药了?自己搞个《零八宪章》出来找罪受,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我们再来看第二句话:“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肩负的历史使命。”更是句屁话,你李洪志倒会给弟子们强行按上所谓的“历史使命”啊?不管那些老太太只是为了健身跑来锻炼的,一来你就给人家送顶“救度众生”的高帽子,让人摘不下来,谁想摘下来就要进无生之门?
后面明慧编辑部的屁话我看就更不值得什么评论了,反正叫大家出来搞政治的是它,不许大家搞政治的也是它。搞的政治必须是它指定的政治,不能被别的政治势力无偿租用占了它便宜。你要问它为什么只能搞指定的政治,它就指鹿为马地说我这搞的不叫“政治”,是度人!
这就有点象李洪志老师以前说的:“我们这个大法只能走正,不能走偏一点。” 开始大家以为这正法多难呢,可实际上却见它三十六计、男盗女娼、邪门歪道什么都干。大家就不明白了,质问它为什么要搞邪的?您猜它怎么回答?它说:“反正我要干的,无论我要怎么干,干什么都是对的,都是正的,而被我处理的,都是错的。”众人闻听,这才大开眼界,原来就是这个“正”法呀?你说是正的就是正的,你说不正就不正,你说是政治就是政治,你说不是就不是了?
你李洪志霸占着解释权,想怎么解释就怎么解释呀?这不等于李洪志射箭,胡乱一箭射出后,再以命中的这点画靶子,这样就总是射的是十环,总是“正”的了。无论你李洪志老师杀人放火、抢劫强奸、偷税卖淫、诈骗偷窃,都是正的了?那这“正法”简直太容易了,这大法就是傻子也能正的呀,永远也不可能走偏的呀。
___________
救苦寻声谍报网
http://freshrain.7.forumer.com/viewtopic.php?p=5301#5301

存档:一身臭肉,蝼蚁也不食

Monday, December 22nd, 2008

一身臭肉,蝼蚁也不食 时间: 2008-12-22 周一, 上午9:49
作者:仗义 在 罕见奇谈 发贴
对比了一下,这个“芦笛”费了一天劲头,码的4949字远不如“咱老百姓”先生10分钟写出来的区区885 Byte。两者的智力差距太大了。咱老百姓并非什么高手,就能把这个“芦笛”整治的服服帖帖,不免令我完全相信其文中所言
“想想当年老随,老游客在时,哪容得你芦笛随意忽悠读者?你一出招,人家高手便随招点你死穴,让你三思而行,不得恣意妄为,”
因为咱先生的文章就点了你的死穴了。
再以你文中提到的“虚怀若谷”为例,可以看出,关于关天培的民族问题,分明是虚怀若谷是正确的,戳穿了你的错误,使得你这死要面子之徒倍感难堪,下不了台,后来不得不按照人家的指示,“在《林则徐》修改稿中删除了(你错误的)有关文字”。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肆意辱骂人家?你既辱骂人家,又偷窃其文,人品之差, 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稍微翻了一下旧帖,就看出,这里的衰落,乃是你武大郎开店,专门排挤智力和道德水平超出你的网人所致。所以最后这里基本只剩下你的马屁精和反法五毛了。咱老百姓所说是完全正确的,虽然说的还不充分。
这种极其低劣的智力水平和道德品质,莫说鸟鸢,蝼蚁也不食啊。:)

摸魚兒——送瘟神 (扁案即事之三)

Wednesday, December 17th, 2008

摸魚兒——送瘟神
(扁案即事之三)
逸峰
问陈家,钱為何物,竟招民怨天怒。
天涯海角银行户,全是贿款金库。
贪巨腐,诡辩否;人头手套终明露。
居然不悟!算两任殃权、八年秽污,孽债几时付?
无归路,裂国妖言乱语,祸延台岛仙土。
流氓政客谋私利,惟落满城風雨。
丑案诉,依法簿;黄金美钞回笼聚。
民心鼓舞。赞彼岸檄文,口诛笔伐,重唱送瘟赋。
2008年12月15日逸庐

想起了一句话,想起了一个人

Saturday, December 13th, 2008

  有一句话说出就是祸,
  有一句话能点得着火,
  别看五千年没有说破,
  你猜得透火山的缄默?
  说不定是突然着了魔,
  突然青天里一个霹雳
  爆一声:
  “达尔文的鬼话”
这句话今天被老金说破了, 从此后:
  鱼丈人开始怕乌鸦,胖胖熊开始恋海豚,
  北徙忙忙忙算24选2怎么会漏掉阳骨?
  土土慢慢慢选美,看肤色黑白,量毛多毛少,同时还想找个有尾巴的老婆,
  越南人悠悠悠问天:是不是人遗传了猿的肉身,却是受孕于宇宙射精?
  到处请客的小衲慌慌慌张怕破产,被迫适应达尔文环境,作了缩头乌龟,躲去天涯海角的“糊弄你啦”。
  最清醒的芦天马却是要用科学的方法去证明科学的进化论不科学。
  最糊涂的犀利一直在说着没人能听得懂的糊话。
  最正二八经的N99提出新三点论:“进化论不会超过簡單2句,再解释1下”。
老金你呀,那一句话说出就是祸,那一句话能点得着火。
糊说归糊说,这进化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一个西人在谈论“ 智能设计与随机性”时,说:
1. Science isn’t knowing; science is measuring. Saying what a scientist is supposed to know is talking about someone’s religious values.
2. Atheism is a religion. Atheists in science make false statements about science, like natural selection proves there is no God.
When creationists argue against atheists in science, it is two religions opposing each […]

推荐:神话的演变 (The myth of Evolution)

Sunday, December 7th, 2008

好些东西老芦都反复讲过,现在推出电影系列:共5集, 里面有好些珍贵画面!
作为老金系列《进化论是如何传入中国的?》的补充背景资料。
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2716784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