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9

UPDATE: 全球暖化, so far so cold

Tuesday, April 28th, 2009

美国国家航天管理局公布了今年1-3月来全球气温的变化:

详情参阅:
http://data.giss.nasa.gov/gistemp/graphs/
另有哈佛大学天体物理学家指出,全球温度与太阳黑子相关:
http://www.tgdaily.com/html_tmp/content-view-42006-181.html

王丹是一个遭民运界人人鄙视、嘲笑、唾骂的人格变态的同性恋者

Sunday, April 26th, 2009

王丹是“民运”英雄?还是卑劣小人?
近日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王丹的最新消息 》,颇有同感,浮想联翩,不禁唏嘘。作为一名老民运人,不得不一吐为快。
提起王丹,不能不令人想起二十年前的天安门前,王丹头缠布条振臂而呼,可谓山呼海应,举世瞩目,其名声如雷贯耳,民主斗士之光环令人目炫!何其风光乃尔!
反观今日之王丹,却令民运圈唏嘘之余,又莫名所以。王丹当年历尽“磨难”始得出国时,在“中国人权”举行的记者会上当众表示,他不会参加海外的民运团体,而要做“独立知识分子”,以示洁身自好,不趟民运这潭浑水。此举让海外民运团体深感失望。你有权不参加民运,但何必这般贬损海外民运呢?!
后来,王丹走访台湾并接受阿扁总统的接见。紧接着,台湾谍报部门也倾力资助王成立“中国宪政协进会”,并委派其出任《北京之春》的“社长”,以此作为“北美地区民运的活动平台”。期间,更不知何故偏偏赢得阿扁的格外青睐,特地私下奉送二十万美金(此即阿扁所谓“国务机要费”的一个出处。当然,王丹开始是一口否认,而后又不得不承认)。这些年来,王丹与曹长青、阮铭等人以“大陆民运人士”的身份隔三岔五往台湾跑,成为台独势力的座上宾,却与海外民运渐行渐远,甚至对杨建利、徐文立等关于整合民运、联合举办“六四”纪念活动的一再呼吁爱理不理,暗中却自搞一套,与魏京生一样依然做其“民运独行侠”。除了王军涛、陈小平等几个铁杆兄弟不离不弃外,众多民运人士对其是嗤之以鼻,避之唯恐不及的。
然而,两年前王又突然跑到台北宣称“海外民运已彻底失败”,此举又让所有的海外民运人士由失望变为愕然、愤怒,纷纷拍案痛斥。既然“已经彻底失败”,你为何还要盗用“海外民运”之名争夺经费资源?既然“已经彻底失败”,为何你还要以“海外民运”之名筹办一系列盛大“六四”纪念活动?是纯粹虚张声势沽名钓誉?还是欲将阿扁那笔美金洗白白以掩人耳目,洗刷与机要费案的干系?!
由此可见,王丹只是被台独势力所利用的一颗棋子,充其量是走狗一条,而不再是推动中国民主的“民运斗士”了——尽管他当年确曾在方励之夫妇的指点下一度参加过六四学潮,并蹲过共党几年大牢,但难道这就可以一本万利吗?
王丹自称“独立知识分子”,而实际上,他既非“知识分子”,且毫无“独立”可言。王是靠着父母的关系,以“北大教工子弟”的特殊待遇,而保送进入“北大”国际经济系的,才读了一学期便读不下去了,然后又走后门转到了历史系,混了几个月便卷入“六四”,接着被关了四年,实际上没有正而八经地读过什么书。令人称奇的是,他到美国后,却由台湾的金主出巨资送进哈佛大学直接读“硕士”、“博士”。读书期间,他没怎么在哈佛上课,而是四处参加由台湾资助或主办的各种会议以及“民运活动”,并定期在 “自由亚洲电台”发表“时事评论”,为台独势力助纣为虐、推波助澜。俗话说得好,“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不劳而获的王丹何来“独立”的人格?更令人作呕的是,王丹还经时常留连台湾的同性恋场所,直至被媒体曝光而成为丑闻。从这一点来看,他还缺乏起码的做人基本品德。
由此我们不但看到了王丹鄙劣的人品、低下的人格,而且同时可以管窥出当年那些头上罩着五彩光环的民运精英“领袖”们,不过是一些谋求私利、心理变态的魑魅魍魉,玷污民运的卑劣小丑而已。
如此小人,实乃民运之悲哀也!
王丹同志的屁后玩手是王军涛
都说民运症有三:仇,瘾,病。其实还有二症:仗着民运挣大钱,靠着民运玩女人。谁要想把民运症状发挥到极致,那可得看本事了。君不见,转眼二十年来,有多少玩了民运但赚不着钱的踮儿了;有多少靠民运拐人家媳妇儿又把人家甩了,有多少举着民运招牌四下骗钱,上骗美国,中骗台湾,下骗祖国难民,可就是不想推翻中共,断了自个儿财路的…;放眼一望,掰指头算算,叫出名儿的,喊出姓儿的,还真不少。
可话说回来,玩儿坏也分等级。你瞧人家布希,打了阿富汗还打伊拉克,吊死个萨达姆不说,还把石油弄个大恐慌,金融市场大崩盘,可临了,人家还是拿着总统俸禄回家养老了,遐意自得,这算是上等级。再不济瞧瞧人家陈水扁,耍了八年台独,骗了八年百姓,贪了八年巨款,到临了人是进了班房,可还是吃香的,喝辣的,出书会见,每日新闻,磕头的不断,说不定哪天给个大赦出得狱来,那满世界藏的美钞几辈子也用不完,这么一看,陈水扁多少也算个中等级吧。要说下等货,那就得属玩弄民运的了。暂不提那些碎芝麻烂谷子,跟着瞎起哄的,就说眼下活跃异常,自信精通厚黑操弄术的王军涛来说吧,就属这类。
王氏自九四年来到海外,就打着中国战略研究所的旗号弄钱,大把大把的钞票都进了自己户头,黑心自贪引来了群愤崩发,让人家赶了出来。王军涛眼见在海外没钱难混,光靠唱两句民主自由不顶事,赚不着钱,干脆就投靠了台湾,用自编的宪政改革把一帮子台独蒙得团团转,而且还和“基佬”王丹一道,哄台湾情报机构弄了个“二王专案”,骗了一堆钱。不过台独政府的钱可不能白拿,得跟着吆喝才行。王军涛就拱着王丹嗲声嗲气地猛唱台独,唱得王丹连他自个儿是哪根葱都忘了,完全浸入找不着北的状态中。王军涛自信从此操纵了王丹,私下里就和王丹合计。他比王丹大几岁,今年要是共产党自个儿下了台,那就先让他当两届总统,王丹年轻,又没成家,晚当几年不迟。可没成想,“基佬”王丹也不好惹,拜见了几次陈水扁细腰变粗了。自打89年起,王丹就懂得拼个名儿,骗人蒙事,嘴炮闯关,玩儿假的不要紧,要不让他在民运里头排名第一可不行。结果王军涛只得小忍,不乱大谋,退居幕后,继续握杆儿操纵了。
玩儿坏玩儿过头,真的会忘乎所以。王军涛常吹他在美国要见总统随时可见,是他不愿见总统而已。白宫算个屁,他王军涛想进的话,谁敢拦着,谁不知道他当年为了朝见胡耀邦,在人家门口一蹲就是大半宿儿。这回王军涛见薛伟把台湾军情局密件卖给了共产党,说他和王丹都是台湾特务,于是起身就告中共诽谤,但他不向法庭递状子,而是冲着麦克风喊。可台湾那边确实给了二王大笔钱,而且是陈水扁的国安会签下,让台湾军情局执行的,王军涛想耍赖,人家台湾那边儿也不干哪。
王军涛见王丹独吞阿扁捐款,连个钱渣儿都不给他,心里那个气啊。生活虽然落魄,架子可不能倒。没折儿,只得暗中帮着讼棍儿打黑工,在祖国难民身上挖点儿避难生意,能骗一点儿是一点儿。
说真的,什么出名不出力的便宜王军涛都想占,他唯一愿意撇掉的是那红杏出墙的发妻。可没了女人晚不尚儿在床上翻饼睡不着。怎么办?花言巧语骗女人呗。要说王的骗功就是厉害,现今的王军涛虽说流浪在外,四处乞讨,可小巢已重筑,而且还在遥远的南半球勾引了几位半老徐娘,权当他临时出访的压床夫人,据说在新西兰有两位,是对陈姓姐妹花儿,另一位在澳大利亚,是位法轮功勇娘,名叫杨真是也。
人们总闹不明白,王军涛和王丹争名争利,高谈阔论,怎么一到干真格的了,就都当了缩头乌龟呢?奥运闯关数他俩喊得响,可就不见动静。为啥呢?很简单,他俩都底儿潮!瞧瞧他俩在共党狱中所写的揭发认罪材料,洋洋数十万言,就什么都明白了,关键时刻他俩掉链子也就没什么希奇了。
追查國務機要費案去向
特偵組要傳訊王丹
【台北消息】特偵組在偵辦陳水扁國務機要費案和海外洗錢貪瀆案過程中,所遇到的困擾之一是無法查核每一個替扁在海外洗錢的人頭帳戶。據消息人士透露,在台灣情治單位向特偵組提供的資料中,先後領取了近千萬台幣國務機要費的大陸民運人士王丹也名列其中。由於事涉敏感,特偵組就是否有必要傳訊王丹來台說明原委,仍在研判中。
大陸民運人士王丹透過民進黨黨工和情治單位協助,從陳水扁那裡領取了大筆金錢資助,這在檢察官陳瑞仁的起訴書中已得到證實。不過,既然是資助大陸民運人士反抗共黨政權的資金,怎麼會與洗錢人頭扯上關係呢?問題就出在王丹嘴上說是為了民主打拼才拿了這些錢,而實際上他並未將錢的用途和管理情況向其領導的大陸民運組織作任何交代,也從未拿出一分錢用於民運事業,或辦民運的事,而是將陳水扁轉來的錢,通過他在美國的私人朋友分散轉存,使大筆國務機要費的最終去向不明。這些錢是被王丹中飽私囊,還是為扁家洗錢,大陸民運人士王丹都應向台灣社會大眾說清楚,講明白。經調查,協助王丹在美藏錢,洗錢的人頭有華盛頓地區的李恆青,明尼蘇達州的潘強,以及紐約地區的金岩。
當人們追問王丹錢的去向,他說給了大陸海外民運雜誌《北京之春》,而該雜誌社社長于大海,經理薛偉均出來面澄清沒有收到錢。之後,王丹說錢是給了中國大陸的六四難屬,“天安門母親”組織代表人丁子霖澄清並未收到,也未聽說其他難屬收到由王丹轉匯的任何救濟金。由於王丹的經濟問題導致該組織難以為計,散了夥。
大陸民運組織揮霍台灣納稅人的錢並非自王丹始,也不會自王丹止。但於法,王丹作為從大陸民運人士,頭頂六四學運領袖的光環,卻私設祕密帳戶,規避監督,中飽私囊或為扁洗錢,都於法所不容;於理,王丹嘴說一套,背後卻藏錢,洗錢,褻瀆民運,如此行徑,又如何能被社會認同;於情,王丹拿了扁的大筆國務機要費,其事實已被列入偵辦扁案的起訴書中,本應知所進退,主動向台灣社會各界說明藏錢,洗錢的由來,以及錢的去向,但王丹卻一直掩蓋實情,顢頇不悔,繼續在海外招搖,又如何不被特偵組質疑呢!
http://intermargins.net/intermargins/TwanNews/twnews07.htm
人为炒作“人权个案”滋生投机者
王丹同志撒慌害惨了国内民运人士
有时候谎言是能够害死人的,王丹的谎言就是如此。至少有潘明栋、蒲勇、卢勇祥等人,他们屈死的冤魂日后不会放过王丹。
王丹经常撒谎,一生到底撒了多少次谎,恐怕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给人印象最深的一个谎言,是他自称“狱中罹患脑瘤,生命垂危”。接着,颇有心计的歪嘴老母王凌云便把儿子的谎言反复抛给境外记者,进行舆论炒作,然后趁机贪婪地榨取外国及港台的人权团体的“人道捐款”,迅速跻身京城“大款族”。鉴于王丹“病危”,美国政府也加紧了营救这个“中国政治犯”的步骤。最后中国政府作了妥协,同意让王丹以“保外就医”的名义到美国“治病”。
一九九八年四月十九日,王丹实现了出国梦—-投奔美国,从此把坐牢的经历当作资本,收获投机的暴利,而且他很快如愿以偿。台北“国安局”出资二十万美元,把这个“交白卷”的劣等生直接送入美国哈佛大学,挂名混文凭,还安排他做了“北京之春”社长、“宪政协进会”主席、“自由亚洲电台”评论员、“天安门一代”召集人、“中国人权”理事,赴台湾接受阿扁总统和“深宫怨妇”吕副总统的接见,领取多项秘密经费,而且旁人不得查账。王丹名利双收,往后不必打工或者上学了。
王丹够聪明吧。比起王丹来,那个在“六四”时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去阻挡坦克的王维林真是太愚蠢了—-他不懂得逃,不懂得躲,也不懂得吹,从没见过大把的美钞、港币,估计他的父母也不如王凌云那么会钻营,结果什么都没有捞到,恐怕这辈子也不会见到台北的阿扁总统了。王丹想到这里,睡梦里也会笑出声来:“脑瘤啊,脑瘤!你王维林怎么会有这样的天才奇思!跟共产党斗可别玩真的,你呀,你可知道我王丹以前写过多少份《入党申请书》吗?我还是共青团的‘优秀团干部’呢。脑瘤!一个神奇的谎言改变了我的命运,实现了我的梦想……”
不过,这个谎言却给别人造成伤害。当底特律医生的诊断书揭穿了脑瘤骗局之后,美国的人权官员以及国际人权组织便开始怀疑所有自称“病危”的中国在狱政治犯缺乏诚实,推断他们以及他们的家属的一再呼救都出自中国式的狡猾和政治手段,从此不再认真看待。此后的几年时间里,美国负责中国事务的官员以及国际人权组织,没有认真理会呼喊“病危”的潘明栋、蒲勇、卢勇祥、黄燕明、燕鹏等中国政治异议人士的求救诉求,没有及时发放入境就医的签证,或者没有及时为他们筹措大笔的“人道援助”款项,甚至没有及时把他们作为“人权个案”向中国政府交涉,以避免再出“王丹脑瘤”那样的洋相。
结果,悲剧发生了—-潘明栋的直肠癌渐渐扩散,导致肝癌,于一九九八年八月死于湖南大学医院;因散发传单而被判刑十年的蒲勇罹患胃癌无钱医治,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含恨去世,葬于四川省南江县的公墓里;一九九五年抱病前往天安门广场撒传单的卢勇祥被捕后判了五年徒刑,被关押在贵阳监狱,至一九九八年七月病情恶化导致肾衰竭,虽然监狱医院的医疗条件极差—-连洗肾设备也没有,但是狱方却拒绝批准卢勇祥“保外就医”,让他在铁墙内等死;与卢勇祥同案的黄燕明在被判刑后也多次请求“保外就医”,没有人理睬,结果在狱中左眼失明,终身残疾……
真乃“假作真时真亦假”,难道王丹就不应该对潘明栋、蒲勇、卢勇祥、黄燕明等道歉吗?倘若王丹仍不改他那撒谎的恶习,只顾踩着当年天安门广场上无数王维林们的身躯往上爬,向山姆大叔和阿扁总统摇尾求宠,以讨取名利,那么,他还能算人吗?也许王丹会狡辩说,撒谎“属于私人问题”—-正如他在旧金山回答听众询问关于他的男同性恋者身份时以“属于私人问题”来回避,拒绝正面检讨,那么,我们必须向王丹指出,当他的谎言已经给别人造成伤害时,就不再是什么“私人问题”了。
8/6/2003
《北京之春》每年为台「军情局」收集250件情报
DWNEWS.COM– 2006年11月15日5:42:33(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
 王丹承认收扁20万美元
 综合台湾《东森新闻》等媒体14日报道:陈水扁「国务机要费」弊案所引起的风波仍持续在海外延烧,虽然日前「民运人士」王丹已经承认有收受来自台湾友人的政治捐款,但是他声称事前不知道捐款是来自阿扁政府。但据台湾《自由时报》披露,「北京之春」每年负责为台湾「军情局」收集250件情报,为此「军情局」专门设立「二王专案」和「文正专案」,资助王丹、胡平分管的间谍网络。
 继日前王丹接受媒体访问时,间接表示收过数笔来自台湾友人的捐款後,平面媒体近日更直接指出,王丹承认所收受的20万美金,是来自台湾的陈水扁政府。面对这样的报道,王丹就特别在《东森新闻》的访问中,郑重否认他知道捐款的来源,是来自阿扁的「国务机要费」。
 此前,曾有人在美国加州的一个公共场所对王丹质询,王丹坚决否认「拿了台湾当局的钱」,还信誓旦旦:不信可以查我的银行帐号了。如果陈水扁的贪污案没有爆发,王丹的誓言也许永远不会漏底,某些弥天大谎也许永远不会被揭穿。但陈水扁忽然自身不保了,「国务机要费」里终於露出王丹的名字。在推拖了一阵子之後,他终於公开承认:我拿了那20万美元。
 「北春」年供250件情报
 2006年3月8日,民进党特意安排王丹、胡平以「外国友好人士」的身份到「立法院」演讲,为不久前陈水扁终止「国家统一纲领」(「废统」)站台鼓气,抗衡外界反对声浪,激励岛内「台独」士气。
 王丹和胡平分别是《北京之春》杂社(北春)的社长和主编,据台湾《自由时报》披露,「北春」每年负责为台湾「军情局」收集的250件情报,为此「军情局」专门设立「二王专案」和「文正专案」,资助王丹、胡平分管的间谍网络。
 众所周知,王丹每月都要定期「进出」台湾。最近记者也爆出他「计划之中的台湾之行」不受影响。人们有理由怀疑:他是否因救驾有功,去台湾领取更多的奖赏去了?
 王丹日前辩称,其实资助海外「民运人士」的资金来源本来就很多,但是只要没有特别的政治目的,他们也都不会去询问捐款的资金来源。
陈水扁给同性恋者王丹20万美元
海外民运要求交代
请王丹就陈水扁20万美元对中国海外民运作出交代的联署声明
一、中国海外民运的大多数是反对台独的。
二、中国海外民运欢迎也曾经接受以最终的民主统一中国为政策的台湾中国国民党政府的支持。这个支持是正义的,是中国民主事业内部的。我们反对民进党台独政府打着所谓“资助海外民运”的幌子,把它变成私下收买个别人物为其分裂中国的台独政策背书站台的工具。特别是对陈水扁将所谓“资助海外民运”当作掩护其贪污犯罪的挡箭牌,隐蔽伞,侮辱丑化海外民运,我们表示强烈的愤慨和抗议!
三、陈水扁辩解他先后将“国务机要费”20万美元给了“海外民运”王丹。我们坚决要求王丹作出说明:
(1)2004年和2006年,你有没有收到过陈水扁这20万美元?(2)这20万美元,你怎么用在“海外民运”上了?
四、陈水扁交代王丹以“海外民运”名义拿了这钱,王丹却表示“困扰”,说是因为从“不过问资金来源”。这是在把全体海外民运当阿斗。我们不是阿斗。王丹是假“困扰”,我们是真困扰。我们决不允许我们都身在其中的“海外民运”的名义,被王丹私下拿去与陈水扁作交易,责任却似乎“海外民运”人人都有份。王丹必须对海外民运作出交代。
五、就在9月23日民主教育基金会上,当黄伟成质问王丹拿了陈水扁民进党政府的钱时,王丹还坚决否认,当众表态“可以查我的帐号”。现在不否认了,只是“困扰”了。王丹新的辩解说,陈水扁给钱“不带任何的附加政治条件”。欺骗!“不带任何的附加政治条件”,只是在你不反对捐款人基本的政治立场和政策甚至与其一致的前提下,才可能是有意义的。王丹若反对陈水扁政府的台独基本政治立场和政策,却扬言陈水扁给钱“不带任何的附加政治条件”,这是自欺欺人,是王丹睁着眼睛向大众说的鬼话!
六、王丹表示“如果有需要,愿意配合台湾的检调单位,提供台湾捐款的资金流向”。很好。但不够。王丹有义务首先配合海外民运的质问,交代清楚陈水扁声言“资助海外民运”给了你,借以掩护脱罪的他那20万美元“国务机要费”的流向。“海外民运”不作陈水扁的替死鬼。
我们等待王丹的回答。特此联署声明
王希哲、徐文立、连胜德、汪岷、黄华、路易、张英、董志飞、黄奔、方圆
2006年11月7日
xz7793@yahoo.con

稀里糊涂说2012

Friday, April 24th, 2009

稀里糊涂说2012
与许多其他宗教预言不同的是,2012年世界末日的预言是基于“科学”。
记得稀里糊涂在讨论全球气候暖化时介绍过太阳黑子有每11年一小周期。去年是太阳黑子的低谷,奥运在北京开幕那个月,美国太空管理局 (NASA)没有 观察到一个太阳黑子。其实2008年365天里的266天(73%)都没有太阳黑子出现,难怪2008年是个灾年。当然也不要以为2009年你的股票会翻身?到四月一号,90天里有78天(87%)没有看到太阳黑子。
资料来源:
http://science.nasa.gov/headlines/y2009/01apr_deepsolarminimum.htm

那么2012年又如何哪?你肯定已经猜到了:那是太阳黑子的“高潮”年,回头看看2008,再想想2012年,还真有些怕怕。
科学家们担心2012年将会有大量的剧烈太阳辐射活动。
超级太阳日晕(“killer” solar flare)和太阳风暴(solar superstorm)可能会造成电网短路,通信中断,并可能引起火灾。
同时,科学家计算出宇宙陨石,Planet X (a.k.a. Nibiru),可能撞击地球:

许多人更成为业余天文学家在网上观察星象:
http://www.google.com/sky/#latitude=-6.186976752859924&longitude=-91.54632568359375&zoom=9&Spitzer=0.00&ChandraXO=0.00&Galex=0.00&IRAS=0.00&WMAP=0.00&Cassini=0.00&slide=1&mI=-1&oI=-1
同时还可能发生:地球地磁逆转(Geomagnetic Reversal),等等。
这一切都可能发生在2012年12月21日这天。为什么呢?让我们来看看玛雅年历:
玛雅文明有5千年以上历史,分布在墨西哥南部。

当初西班牙强盗来到美洲后,血腥屠杀玛雅人,并摧毁玛雅文明,书籍被烧毁(有三本书幸运保存下来),建筑被破坏,17世纪后就再没人认识玛雅文字了。
玛雅文字好像跟朝鲜字一样,有三部分组成,并且是跟年历(星象,天文)相关。宾州大学自然博物馆有一个女研究员Tatiana Proskouriakoff ,麥克阿瑟“天才”奖获得者德州大学的David Stuart,还有一个俄国二战军官因为在柏林从德国人抢回去的资料中找到一本德国人研究书籍而成为了专家。终于玛雅文字现在已经可以通译了:http://www.pbs.org/wgbh/nova/mayacode/about.html,许多玛雅人又重新学习他们自己的文字。

玛雅历年起始于:0.0.0.0.0,每个单数是20进制(0-19)代表每一天,
第一天是:0.0.0.0.1,
第19天就是:0.0.0.0.19,
20天:0.0.0.1.0,
那么一年相当于:0.0.1.0.0,(400天?)
对于于20年就是:0.1.0.0.0,
和400年:1.0.0.0.0,
玛雅年历最后一天是:13.0.0.0.0,换算过来就是大约5126年,玛雅的第一天是公元前3114年8月11日,加上13.0.0.0.0,末日便是2012年12月21日。
据说是外星人“Kukulcan” 几千年前就提供了消息给玛雅人那天就是世界末日。

这里有人“科学"地计算了2012的星球运行和可能与地球相撞的Nibiru:
http://churchofcriticalthinking.org/planetx.html
谁来验算一下看我们能不能逃过?

位于墨西哥南端靠近旅游胜地 Cancun 的Chichen Itza被列世界新7大 wonders 之一,稀里糊涂准备去实地考察考察?老芦,如何?要不我们组织个团去?

闲考《四通故事》—— 于光远何时担任四通名誉董事长。

Thursday, April 23rd, 2009

春天到来百花香,在人们兴致冲冲地踏青远足之时,每年此刻我总因花粉过
敏而涕泪满面,无意事事。只能偶尔以浏览网文消磨时光。
对照万兄的《四通故事》重读了一下他在 2008-9-15 周一, 上午9:16
转帖]印甫盛:《四通是怎么成立的》一文。其中有如下的记述:
『为增加公司的名气,万润南请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当名誉董事长。为此我
和万润南到他的岳父,时任科学院党委书记李昌家吃饭见于光远,他很健谈
同李昌的夫人冯兰瑞谈了很多宏观经济方面的话题,万润南提出请他当四通
的名誉董事长,于光运很痛快答应了。』
对此,万兄在《四通故事(13)成立会》中说:『 那天(指开成立会那天)
下午五点,我们就从东总布出发了。临出门时,见到岳母冯兰瑞。李玉要她
母亲支持我们办公司,希望她给我们当顾问。没想到老太太一口答应,还说
可以把于光远拉进来,请他给我们当名誉董事长。随即拨通了给于光远的电
话,那边也非常痛快地答应了。』
因为转载印甫盛文章时万兄曾作【按语】说:『老印这篇文章,大体属实,
但不够全面。待我有机会慢慢补充。』并在《四通故事(1)沈国均》中再
次肯定地说『我转过印甫盛的一篇文章,他说的很详细。老印说话一向严谨,
他文章里提及的事情,都相当准确,但只限于四通筹备阶段的情况。』
由此可见:于光远虽然在四通成立大会前已经非正式地同意担任《四通》
名誉董事长。但是,印甫盛在老万岳父家吃饭是在《四通》开成立会以后。
在此饭局上,万兄才正式当面提请于光远当《四通》的名誉董事长,而于光
远欣然同意了这个请求。
但是,据此我还不能断定于光远正式接受《四通》邀请的确切日期。

青面獠牙的大土匪头子叶浩真的已经放下屠刀了吗?(图)

Tuesday, April 21st, 2009

若非洪志早安排,
叶浩焉能起祸胎?
神女一呼愁色散,
法身高坐笑颜开,
迷从始处由君解,
假到终时任尔裁,
寄语南瞻诸弟子,
不须疑惑不须猜。
法轮功邪教组织二号匪首叶浩,原系共匪“公安部十一局”副局长。现已从加拿大流窜到了纽约,别看那么老了,可本性还是不改,它一边操纵着“佛学会”的明贿网竭力唆使千万被其愚弄的弟子去天安门广场送死成为其投靠反华势力的资本和参与政治赌博的筹码,一边还假装作出已经放下屠刀、吃斋念佛、清心寡欲、改邪归正的样子,满口“仁义道德”、动辄“心性提高”,张嘴“涅槃彼岸”、闭口“另外空间”,实际上它背地里依旧青面獠牙,心地比毒蛇还要毒,满肚子男盗女娼。它是中共培养的高级特工,暗杀、绑架、投毒、窃听是其专业本行,文革期间为了积累政治资本往上爬,曾积极充当造反派的打手,杀人如麻,对人民欠下了笔笔血债,累累罪行至今没有尚没有得到清算,现在居然靠着西方的所谓民主自由长期逍遥法外,妄图逃避人民对它的惩罚,我们能答应吗?
李洪志当年在长春也是搞打砸抢的红卫兵出身,和它一样是文革的积极分子,上窜下跳,凶狠异常,现在只是因为江泽民没有受它的胁迫让它进中共的政协当官,这才跳出来和中共作对,也是个满脑子党文化那一套的人。两人相识后臭味相投,同样淫乱好色,不思悔改,所以一拍即合,大有相见恨晚之憾,但在玩弄阴谋诡计和利益分配上面李洪志毕竟没有叶浩老辣,棋差一着,小巫遇上了大巫,被它哄来哄去,现在已象条狗一样被叶浩软禁在了纽约附近樱桃谷的希望山上,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语。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老要算计别人的,却终被别人给算计了,落得个可耻的下场,成了叶浩的善财童子,就象叶浩杂耍卖艺用的一只猴子,每天喂食几顿猴粮就够了,耍猴着呢。到现在那一贯自作聪明自以为是的“主佛”再后悔也没用了。
今天,在法轮功425中南海闹事十周年之际,身为大头目的李洪志已长期不露面了,而代由坐第二把金交椅的匪首叶浩发出指示,照片高调出现在法轮功喉舌明贿网的首页头条之上。这是否预示着长久以来形势不明的法轮功内部权力斗争已经到了一个可以向世人摊牌的阶段?是否法轮功组织以后就由叶浩跳到前台赤膊上阵代替洪志直接来指挥了?我们拭目以待。
现将原文及照片转载于后,供世人批判所用:

引用:

四·二五将临 叶浩谈法轮大法(图)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叶浩,一九三七年出生于中国福州,现年七十二岁。毕业于清华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公安部工作,担任要职多年。叶浩先生于一九七八年开始秘密研究和学炼气功,一九八六年开始公开宣传气功,一九九二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七年移居加拿大,现在美国纽约居住。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是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到国务院信访办为法轮功上访的日子。在“四·二五”十周年将临之际,身为法轮大法学会成员的叶浩先生在接受明慧记者采访时,谈了一段自己对法轮大法的认识。以下根据访谈录音整理:

上图:叶浩在纽约某公园炼功(二零零九年)
叶浩:法轮大法就是个修炼了嘛。什么叫“修炼”呢?修炼就是追求生命更高级的一种升华。所以修炼本身呢,它是要求在人间而又修出人间的这么一个经历。按释迦牟尼说就是追求“涅槃的彼岸”嘛。那法轮大法是属于性命双修的一种佛家上乘的修炼方法。释迦牟尼的修炼归纳起来实际上就是三个字,就是“戒、定、慧”。那法轮大法修炼呢,他就说他按照宇宙最根本的道理,叫“真、善、忍”去修,所以跟按“戒、定、慧”去修,那有很大差别的。
实际上,大概每个人都在想:人生宗旨是什么?我这辈子活着,我从哪来?我活着到底为什么?那有的人因为找不到更明确的答案,他就觉得结婚、生孩子、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最重要;有的说可能爱情最重要;有的说可能钱多一点,财富最重要;有的人就认为我追求科学最重要;有人说我为人类创造幸福、推动人类社会的发展最重要。所以各种各样的人,他就在他自己的理解、在他自己追求的目标上去做他很多苦苦的追求啊、探讨啊、努力啊、奋斗啊,他也感到他也尽了他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了,他也得到他的幸福了。
但是所有人都在想:哎呀到底人怎么来的?到底人活着为了什么?只不过这个问题也算是人类的很高的秘密,所以这东西很难弄到。实际上佛家他也在讲人类的真理,道家也在讲这个。这个真理和那个真理怎么不一样?那就是不同层次的真理,不同角度的真理。他还有更高的真理。所以释迦牟尼在他临到涅槃的时候说:我什么都没讲。那就是我没有把宇宙真正的最后的理告诉你。法轮大法,他追求宇宙到底是怎么回事,宇宙怎么来的,宇宙怎么发展的,人哪里来的,神怎么安排的人类,这种更深的东西,他最完整地、最系统地、最彻底地展现给人。那这真是所有人都在追求的一个根本的真理,所有人都会非常有兴趣地、非常热望地去追求的真理。但是,这是很难得的事。这就是佛家讲的,有缘才能得,你没缘得不到。
而且,这个最高的真理,离我们现实生活,又好象距离很大似的。因为你光顾了结婚、生孩子、幸福家庭、你的事业、你的赚钱、你的发财,跟这个,上哪去找呀?你找遍天下不容易找到。你找遍寺庙、道观找不着。所以你即使去了那个修炼胜地,那现在几个修炼胜地,能有几个真正了解宇宙真理的人呢?所以这就不是普通人讲的,我的工作、今天工资挣多少、我老婆如何漂亮、我的孩子如何乖,不是这个事了。
* * * * * * * * *
叶浩所谈的许多认识,也是数千万法轮功学员的共识。明慧网将在“四-二五”十周年之际,推出“明慧十方”电视节目。关于叶浩先生与明慧记者这次访谈的更多内容,敬请届时收看“明慧十方”第一集。◇

____________
转自救苦寻声谍报网

春来有感

Tuesday, April 21st, 2009

五绝三首 春来有感
逸峰
1、
天籁发无际,尘寰养道心。
幽林弥雾散,荒径蛰虫吟。
2、
岁运将军令,耕人稼穑箴。
旭阳晖照下,回暖古如今。
3、
逝水悭留步,浮云岂挂襟。
新雷催雨露,滋物润生忱。
(2009年04月18日逸庐)
_________________
毓秀曾栽竹,随机偶诵禅。

四化新解:转化一批、软化一批、老化一批和火化一批

Monday, April 20th, 2009

就在425十周年就要到来之际,垂死挣扎的法轮功邪教组织喉舌“明慧网”又发表了一篇所谓《答读者问》,总结它们十年来所谓的战果。可是通篇看来,并未见任何读者向它们提出过什么问题,甚至连自己的自问自答都算不上,它们就开始自作多情做回答了。简直文不对题,驴唇不对马嘴,可见其昏乱之一斑。
为显示法轮功现在还有市场,世界上还有人在关注它们,在它们自己提供的数据里欣欣然举出了历年明慧网的点击量。可它们自己也承认二零零七年还有1670万,但二零零八年就只有1220万了。可见它们自己也知道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
那么这些点击数字不论真假,是不是都是它们大法弟子点的呢?我看恰恰相反,点击明慧网的人绝大多数都是来和它们做斗争的,比如中共负责镇压它们的组织,为了掌握它们的动向肯定会去点,大陆专门写文章和它们作对的KF网、TJ网的那些人,如悲智等天天要点,每篇都看。还有大量诸如唐奇、修者、愚公等原法轮功痴迷者,虽然已经转化,但仍有法轮情结,每天也要浏览。还有象我这种热衷于揭批它们的人,也不在少数,时不时也要光顾下它们的生意。还有其它大量反对明慧网佛学会的原弟子,如十讲派的,圣王派的,如“玄关子”之流。虽然表面还打着李洪志的旗帜,但专门和佛学会唱对台戏,瓦解法轮功的军心,干些让李洪志叫苦不迭的事,它们也会来点击。更有大量点了链接误入明慧的常人,虽然一见是明慧邪教网就大呼上当急忙退出,但也被明慧算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而计算在内了。真正还在跟明慧网走的,没有几个人了。
在这篇自我吹嘘中,所有数据都是它们自己提供,文中说:“二零零九年四月明慧网内部资料显示,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所办的稳定的资料点约有20万个。”这种数据有可信度吗?完全来自它们自己,没有第三方的印证,它们可象炮制退党人数一样,想说多少就多少。而且还从这“20万资料点”,再加上它们想当然的推算,居然得出“精进弟子”还有四千万的可笑结论。试问,若是这四千万的“精进弟子”哪个被中共打死了,哪个明天病死了,你们还承认不承认它是“精进弟子”了呢?承认了,别人就会问为什么大师法身不保护它?你们只好马上又转脸不承认,说它是“假修”、“不精进”,所以法身才不保护的,那为什么这里又算是精进的呢?简直一笔糊涂帐。退一万步讲,以前大师口口声声说有一亿弟子的,那六千万哪里去了?是不是都被转化了呢?
以前有网友总结得很好,说十年来这些大法弟子绝大多数都已经“四化”了,哪“四化”了?一是“转化”了,这是绝大多数,而且不用中共动手来转化,稍微有点头脑的,都知道上了李洪志的当了,自己就转化了,要么默默地退出,不再参与法轮功的活动,和明慧网划清界限,要么就象我们救苦寻声论坛里的盼归、李义等人一样,反戈一击,经常写一些抨击李洪志的文章到处张贴泄愤。
二是“软化”了,有的人虽然还对法轮功抱有幻想,但也被中共给打怕了,只是心里还希望有“法正乾坤”的一天让它出头,让它飞到大家头上显示一下,也来个“法轮天地行”,但知道中共的拳头硬,不是吃素的,不敢再和硬着来对着干,也不敢再受明慧网的指使去做那白送命的事了,就象当年为躲避三反五反的前国民党俘虏兵一样,表面低头认罪了,嘴里讲着服从改造,心里老盼着第三次世界大战快点爆发,但这些人在大师和明慧眼里不值钱,算是“最坏的人”。
三是“老化”了,当年上李洪志当的本来绝大多数都是百病缠身的老人,都上了年岁,这十年一过,原来六十的都七十了,七十岁的都八十了。即便心里再不服,再贼心不死,再想折腾,可年龄不饶人了。有的老年痴呆,有的楼都下不了,你明慧再叫它上网干反对中共的政治活动,叫它半夜去挨家挨户散传单刷标语,它心有余也力不足了,只能坐那等死了。
第四就是“火化”了,这比上边的还惨,这些老头老太,它们又不敢吃药,法身又不管它们,死亡率远比一般老年人高许多,这十年下来,估计原来痴迷法轮功的老年人,现在一半已经见阎王,到“另外空间讲真相”去了。还有一些顽固分子,不分年龄大小,中李洪志毒太深,定要去和中共斗,结果李大师法身也不保护它们,它们纷纷被击毙在中共的刑具之下监狱之中,做了枉死鬼上了奈何桥。这些炮灰弟子的死,只是换来了李洪志在陈水扁面前炫耀吹牛的资本,使陈水扁错误判断了李洪志的实力,向李洪志提供了它贪污台湾人民得来的数百亿的活动经费。这一边炮灰弟子火化后变成了骨灰,那一边李洪志和明慧网的几个编辑,佛学会的几个亲信在舔着唾沫兴奋地点钞票,活象在吃人血馒头。
这就是大法被镇压十周年后的现状,在大陆,法轮功势力几乎已经被中共全歼,或者说已经被它们自己全部糟蹋光了,现在绝大多数百姓基本都忘了这法轮功是何物,早从人们记忆中淡忘了,即使偶尔提到,无不把法轮功三个字当作神经病的代名词来看待。在海外,无论是谁一提到该功该师,人人脸上都会露出厌恶鄙夷之色,争相数落大法弟子强行推销歪理邪说的可憎嘴脸。明慧网为了掩盖这基本的事实,挽救自己垂死的命运。编造谎言继续糊弄残余弟子,期望还会有弟子上当跑到天安门广场制造些可以供其炒作的事件,借以抬高身价,欺骗别的反华势力来向它们投资,让它们有贪污的机会,得以维持在美国骄奢淫逸的生活,才故意煞费心机地编造了这么些漏洞百出的数据。
现将此转载于后,供大家批判:
Quote:
十周年将临之际 明慧编辑部答读者问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一九九九年六月十八日,由北美法轮大法弟子义务创办与维护的法轮功网站“明慧网”成立,一周后(六月二十五日)正式开通。明慧网在一九九九年六月推出时的全名为“法轮大法在北美,明慧网”,二零零零年底易名为“法轮大法明慧网”。
一、明慧网的访问量
1、海外直接访问量统计:
• 二零零四年:580万;
• 二零零五年:820万;
• 二零零六年:1180万;
• 二零零七年:1670万;
• 二零零八年:1220万。
以上数字意味着,二零零八年海外有1220万个“独特地址”(Unique IP)访问了明慧网,平均每月为100万个。
[小常识:如果一个三口之家有两台电脑共享一个IP,这两台电脑只能算一个“独特地址”。如果一个学校有十台电脑一百名学生共享一个IP,这十台电脑只能被计为一个“独特地址”。但如果一台电脑更换了三次IP,这台电脑将被计为三个“独特地址”。]
2、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通过破网软件的访问量统计:
因中共的网络封锁,大陆法轮功学员访问明慧网一般都通过破网软件。为安全起见,我们暂不公布来自大陆的独特地址的数量。
二零零九年四月明慧网内部资料显示,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所办的稳定的资料点约有20万个。
在中国大陆的迫害环境下,资料点在法轮功学员中和社会上都是保密的。他们的日常工作是从明慧网下载法轮大法经文和真相资料,经印刷、制作之后,单线提供给周边少数的、能为其保守秘密的法轮功学员,然后再由这些学员把资料逐级(注:此处的“级”指出于安全考虑的信任度)扩散给更多法轮功学员和常人。
根据零九年四月的明慧内部资料,每个大陆资料点为2至1000名法轮功学员(常人另计)提供法轮大法书籍、新经文,明慧周刊,明慧周报大陆版和其它各类真相资料,通过上述20万个资料点与明慧网互通信息的大陆法轮功学员至少为4000万人。
[说明:
(1)面对常人的真相资料的制作和散发数量不在上述统计之列。
(2)不精進、刚刚回到修炼中等状态的学员,只能象常人一样不定期拿到资料的,也不在上述统计之列。
(3)以上统计只限于中文明慧网。英文和其它多语种明慧网的访问量不在统计之列。]
二、明慧网主办的大陆网上法会收稿量统计
二零零四年首届到二零零七年第四届,每年收稿量在2200篇至2600篇之间。二零零八年第五届,收到投稿约1万1千篇。
三、迫害案例发表数量
从1999年7月20日起至今,明慧网收到、确认和发表的迫害案例,25万4千案次。收到投稿但未发表的案次不在上述统计之列。
四、修炼交流文章发表数量
十年来明慧网发表的各类修炼交流文章近4万篇(不成篇发表的简讯式交流除外)。
五、“严正声明”发表数量
1)迄今已有40万6千人次在明慧网发表严正声明,声明中共的洗脑作废,给中共写的“不炼功”保证书作废,从新加入法轮大法修炼。
2)迄今已有9万7千名觉醒世人特意要求在明慧网发表声明,表示自己已明白真相,转为支持法轮大法。
明慧编辑部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ttp://blog.udn.com/jkxs

帝制者,救中国之妙药也(四、人治比法治具有无比的优越性)

Friday, April 17th, 2009

法家代表人物韩非子最善于用讲故事的形式阐述道理,下面两个故事就是他讲的:
卫嗣公当政的时候,国内有一个犯人畏罪潜逃,跑到了魏国,因其善于医术,深得魏国王后的宠信,长期逍遥法外。卫嗣公曾五次派人向魏襄王要求把这犯人引渡回来,甚至提出要以五十金的价钱赎买此犯人,都遭到魏襄王的拒绝。无奈之下,卫嗣公打算向魏国割让左氏县作为交换,决心一定要“违法必究”,群臣大惊,一致认为卫嗣公把这么大的城市去换回一个罪犯,是一笔亏本的买卖,实在划不来。而卫嗣公却认为:“治理不分大小,祸乱也不能以大小来区分,如果法律得不到实行,失去的价值远远要比十个左氏县还大,法律要是能够实施,失去十个左氏县也是划得来的。我若不去引渡这个罪犯,就会给天下的刁民发出一个错误的信号,告诉他们法律是有空子可钻的,犯了罪是可以侥幸豁免的,以后这些刁民作起乱来,损失的何止十个左氏县?”这个消息传到了魏国,魏襄王并未嘲笑卫嗣公是卖国贼,反而大为赞叹,白白地把罪犯引渡给了卫国。
还有个故事。楚国南部的丽水县盛产黄金,官方规定百姓不许在那里的河道里私自采金,违者就地正法。可来偷采黄金的百姓依旧络绎不绝,直到被处决的人太多,多得把河道都堵塞了,还是有大量的百姓舍生忘死地跑来偷采,法律在这里是根本不管用的。有人问这些百姓,为什么顶着这么大的风险去采金子?这些人回答说:“利益太大了。”又有人问:“这利益再大也没有当国王的利益大,要是让你当国王,但要你马上去死,你干不干呢?”这些人说:“这我不干,因为这是必死的。而偷采黄金未见得一定会被抓住,抓住算我倒霉,没被抓住我就发了。”听起来很象现在贩毒分子们的心理写照。
这两个故事说明了什么呢?说明法律无论制订得多么完善,多么地没有漏洞,但执行起来不能做到“违法必究”,让人有侥幸的心理,那么其效能将大打折扣。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上面法家宣扬的法律,提倡的“以法治国”和我们现在说的“以法治国”有一个显著的不同。法家的“以法治国”是帝制下统治者自己制定法律,是为维护其统治和利益服务的,维护好了统治者的稳定,国家也就能稳定,国家稳定了,百姓就能过上安逸的生活。统治者的利益和被统治者的利益既对立又统一,统治者个人的利益建筑在对被统治者进行剥削和掠夺的基础之上,所以是对立的,但统治者个人对亿万被统治者的利益进行侵害的程度不会太大,太大了,被统治者就会造反,就会反过来影响统治者的统治基础。而维护被统治者的利益同时又是统治者维护自己利益的重要工作,服务于被统治者,被统治者需要统治者做他们的裁判,是公正的象征,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统治者的利益和被统治者的利益又是统一的。就是这么一种关系。
人治治国,机动性很强,可以朝令夕改,极其容易调整,实施的严格程度,以至于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来实施,都和他的决心有关,不象现在法律那样拘泥于形式和程序,千变万化,不给犯罪分子什么漏洞可钻,坏人在“人治”下叫苦连天,你坏人坏,我比你更坏,逼着坏人打消为恶的念头,主要矛头对准的是坏人而不是老实人。所以,这种方式,实际就是我们大家平时说的“人治”。
“人治”就是独裁专制,独裁专制就是帝制,一个人说了算。而现在有人说中共就是搞的独裁专制呀,不就是帝制了吗?我看中共根本没有达到独裁专制,党内与江泽民胡锦涛党魁实力差不多的帮派多如牛毛,时刻可以联合起来胁迫党魁,有时江泽民还得受乔石李瑞环的气,党魁并无绝对的威权,连终身制都没有,甚至做个镇压法轮功的决定还得去看别的帮派的脸色,得江亲自给每个委员写信说服,你说哪里象个皇帝?各地政府犹如诸侯,对中央政府阳奉阴违,根本体现不了帝制的优越性。而目前帝制比较典型的唯有北韩,如此一个小国弱国,远有美国封锁,近有日本南韩包围,苏联垮台,中国背叛,要不是实行专制独裁的帝制,还能独立支撑下去?还能让美国不敢小看吗?要不是没有这么多不利因素,朝鲜人民真的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了。
而现在我们说的“以法治国”,看上去很文明很理性,即使在专制独裁的大陆,要出台一部完全对统治者有利而对百姓有害的法律,也得装出是为了符合人民利益而出台的,是由人大投票产生的,而人大代表都是装模作样由你们自己“选”出来代表你们利益的。更不要说有的法律的确是为民众制订的,更不要说在美国这种民主国家,每一部法律出台都得经过这么一套程序以显示是代表人民利益的。这种“法治”一般只能管好人,整老实人,对奸滑的坏人往往无能为力,机动性差,容易被坏人找到漏洞,而且越是刁钻的坏人,这种“法治”越是无能为力,更做不到“违法必究”,出现了新的情况还得动用繁琐的程序时刻打个法律的补丁,更容易使坏人产生侥幸心理,继而无所顾忌地为所欲为,这才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法治”,只能对欧美日本那些相对而言本来就比较守法的人群有效,对刁钻无耻的中国人是病重药轻。
两者都自称“以法治国”,但本质却截然不同。我今天着重要证明的,就是专制独裁下的“人治”在治国方面要远远优越于民主社会下的“法治”。“人治”充满了智慧,充满了弹性,人是活的,人怎么能被那象机器一样僵死的“法治”给限制住手脚呢?别的因素先不谈,就从实施法律这方面来看,“人治”也远比“法治”有用,我们还是先举例说明。
大家知道,目前同样象那逃到魏国逍遥法外的人,最有名的无非两个,一则赖昌星,二则李洪志。美加两国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发,找了很多借口拒不引渡二人,极象当年的魏襄王。早在1999年大陆通缉李洪志的时候,就有传言说中共私下欲以五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作为交换条件引渡此公回国,李洪志在惊恐之下,于当年6月2日发表了所谓的经文《我的一点感想》,声称美国是民主的国家,不会被中共五亿贸易顺差收买,呼吁全世界来关注此事,以杜绝美国为了五亿元引渡它的可能。而美国也有顾及自己“民主自由”光辉形象的考虑,只好对中共的要求置之不理了。
可怜的中共,死要面子,为了假装自己也是“现代民主自由法律”忠实信徒,不仅讳莫如深,不敢公开承认曾经想用利益作为引渡李洪志的条件,而且断不敢象当年卫嗣公那样提出更高足以打动美国人心的价码以显示自己严格执法的决心。这也正是中共愚蠢的一面。
卫嗣公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根本不觉得用土地换人有什么丢脸的,他的对立面魏襄王甚至还为此赞美他。而到了现代,人们观念来了个大颠倒,中共做这事情得偷偷摸摸地做,一旦被李洪志揭穿,就象裤子被李洪志当众扒掉一样羞得满脸通红,再不敢走这条引渡之路了。尽管中共自己在搞独裁专制,是在搞“人治”,但在其的内心自己却觉得西方的那套法律体系,那套所谓的“法治”是对的,把自己卫嗣公的那套想得太下三滥太见不得人了,为了证明“我们也是讲民主法制的”,为了顾及形象,怕被人说自己“独裁野蛮”,只好吃这哑巴亏。
如果当时江泽民不为所动,不顾忌“做出一项决定一定要通过法律”这种人为给自己画的框框,学卫嗣公的样子搞“人治”,态度坚决,毅然堂堂正正地公开向美国加拿大提出:“你把李、赖等人全部遣返回来,我就放弃对台湾的种种要求,甚至你要吞并台湾我也不反对,割让给你就是了。”美国还会不肯吗?人民也未见得就不答应。
要是美国实在不肯也不要紧,那就只要花几百万美元,找一个中间人出面,在美国当地雇一个黑社会,遇见李洪志当头一枪予以击毙,或者打晕后暗暗装船送回大陆受审。反正死无对证,那杀手就是被捕,也称李洪志是和当地黑社会发生了矛盾,才去杀他的,反正有人顶罪,就算全世界人心里都清楚这是中共背后操纵的,中共也可以拒不承认此事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杀了李洪志再杀赖昌星,那些还冥顽不化不肯主动回国受审的贪污犯成惊弓之鸟,不用杀早吓死一大批了。即使这些人被美国特工保护起来,下辈子也得永远在惊恐中和忧郁症中度过,再不会一天好日子了。那就最大限度地做到了“有法必依,违法必究”。这让一切象李、赖这样的奸贼胆寒。
美国呢,能就此和中国翻脸吗?一是他们藏污纳垢本来就理亏,二一个,是他们自己手头没有证据指责中共,第三,仅仅为保护这些小丑而和中共翻脸,将会失去广阔的资本投资地和产品倾销地,美国的大资本家也不答应啊,实在划不来。
那些贪污分子,那些坏人,原本就钻法律的漏洞,搞了大量不义之财,它们的心里状态是什么样和那些前赴后继去偷采金子的刁民一样:“你要查到我算我倒霉,你要查不到我,我就发了,我让子女把财产转移到西方民主国家,我们全家逃那里去养老,过好日子,让你们在这里穷下去。”这下这条路给断了,知道中共是要玩真的,是严肃执法的,是讲智慧百出的“人治”的,而不讲效率低下漏洞百出机械无用只能整老实人的“法治”的,是真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是会为了把这些抓回来法办,不惜一切手段的,是连台湾都肯放弃的。实在不行还会派杀手的,你说决心有好大?除非你能逃到火星上,反正你只要在地球上,中共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你追杀掉的,比金二还厉害,这才体现了法律的严肃性。
那么这些人还敢贪污受贿吗?谁还敢抱侥幸心理?贪污受贿再多,也没地方消费,连个安全的地方也不会有了。每年因为少贪污受贿而节省下来的钱足以买十艘航母了,那台湾还敢分离出去吗?社会上象李洪志这样的奸滑的坏人,一见做了坏事是没地方可躲的,没有了侥幸的心理,也就不敢做坏事了,社会风气马上就变好,社会很多问题以前总是解决不了的,马上就跟着迎刃而解了,会少花掉多少钱?这个国家不就大治了吗?
若当初卫嗣公没有的这个“舍”能有后来的“得”吗?人就是不悟,总是只看到眼前的那点放不下的利益,为了保住芝麻,却丢了西瓜。中共还喜欢追时髦,喜欢洋人传来的一切东西,包括从洋人那里学来的那套可笑的“法治”,虽然“法治”听起来很美妙很动听很慈悲,却根本无法管理生性顽劣的中国人,要知道在中国,可以说一半以上的人本质是象赖昌星李洪志一样凶险的刁民,是亿万个小赖昌星小李洪志,只是条件不成熟,还没做成气候罢了,“法治”治治那些相对比较老实的洋人还勉强可以,怎么治得了中国这样的人群呢?搞法治搞到最后反而把自己老祖宗传下来的行之有效的“人治”和“帝制”予以了否定,人变成了法律的奴隶,人倒过来被法律所操纵,有时看着法律只能望洋兴叹,无可奈何,最后那法治也没搞好,这不就是“邯郸学步”吗?
可能有的人又要问了,为什么世界发展到今天,世人连这点道理都想不明白了呢?为什么如此迷信西方的那套“民主法治”,呢?难道这些道理他们都不懂吗?要回答这个问题,得找清醒的人,谁是清醒的人?我看就是李洪志。李洪志虽然人品卑劣,但脑子远比什么那些唾沫四溅,滔滔不绝,却又言之无物的民主斗士们强到哪里去了,民主斗士都是些蠢才而已。李洪志曾指出,这一切都是外星人背后搞的,让人迷信科学成为科学的信徒不说,还让人迷信“法治”,满口什么“以法治国”,“不要人治,要法治”,开口就是民主,闭口就是自由,张嘴法律,闭嘴人权,觉得这样就显得自己很时髦很时尚很洋气很高级,自觉成为法律的奴隶。目的是外星人为了方便以后让人自己制订条法律:“人只准克隆出来,不许再正常繁殖了”,到那时,外星人还会让人自己做出许多科学的解释,说这么做有如何如何的好处,骗你们这些愚民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人不是迷信科学吗?一听科学都说这对自己会有好处,也就接受了,人又很迷信法律了,一看法律都这么规定了,都老老实实地争做“守法的好公民“,这样外星人就顺利地进入这种克隆出来的没有元神的肉体里,最后代替人类。
别看这些现在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按照现在人类如此痴迷“法治”那么尊重法律的劲头,已经越来越放弃了自我认识世界的能力,以后将完全由电脑或者法律代替人类来做是非判断了,过些时候可能真的就会发生这种可怕的事情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救苦寻声谍报网
http://freshrain.7.forumer.com/

湘江评论:修炼一定得照李洪志说的那样提高心性吗?

Sunday, April 12th, 2009

李洪志学说中最能迷惑人的地方,是讲修炼就是修心性做好人,心性多高,功才会多高,并称凡是修炼不讲心性的教必定是邪教。因有此说,简单而幼稚的弟子们就认准李洪志的功必定是正的了。比如在李洪志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三日《纽约法会讲法》中,他这么说:
Quote:
“过去阿弥陀佛讲,念我佛号,就能往生极乐世界。怎么可能呢?他的意思不是表面能理解的。念佛号是可以上极乐世界,可是人们都在表面上理解佛的这个话。佛法是有不同的层次内涵的。你念他的佛号,就是炼功,念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阿弥陀佛这几个字,一念代万念,把思想全部都念空了,什么都没有,只有阿弥陀佛。念佛时会有无数执著心和各种干扰,你顶的住吗?所有执著都放下,心念一空这就达到了修炼的目地了。你念佛号又是对佛的一种崇敬,你要去极乐世界你才念,当然那个极乐世界的佛就要来管你了,你在修佛嘛。里边的内涵很深的。有的人说,临死的时候念阿弥陀佛就能去极乐世界,得什么样哪?你真的能够放下生死一念的时候,你真的能去。人和神的区别,就差在这儿。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我们修炼来修炼去的,把什么执著都放下了,那不连生死都放下了吗?说人一下就能放下生死,那什么执著还能执著呢?已经得法了,我连生死都不怕,命都可以不要了,那么什么事情还能执著呢?它是这个道理。人在临死的时候,吓的不行了,‘哎呀,我一会要死了,咽气了’,他是什么心情啊?可有的人在临死的时候不害怕,嘴里还念着阿弥陀佛,你说他不去极乐世界?什么都放下了,生死对他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人的一念是有长期修炼做基础的。”
可事实是这样的吗?我们再来对照佛教中的《佛说观无量寿佛经》中对最差的等级“下品下生”者往生极乐世界是怎么描述的:
Quote:
“下品下生者,或有众生,作不善业,五逆十恶,具诸不善;如此愚人,以恶业故,应堕恶道,经历多劫,受苦无穷。如此愚人,临命终时,遇善知识,种种安慰,为说妙法,教令念佛,彼人苦逼,不遑念佛。善友告言:汝若不能念彼佛者,应称无量寿佛。如是至心,令声不绝,具足十念,称南无阿弥陀佛。称佛名故,于念念中,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命终之时,见金莲华,犹如日轮,住其人前。如一念顷,即得往生极乐世界。”
也就是说,这人已经坏透了,活者的时候根本就不讲心性的。按理该进地狱,临死的时候别人教他观想阿弥陀佛他也不会,别人就教他念佛,只要念十声,就“往生极乐世界”去了。虽然层次最低,但毕竟修到天上去了。你说此人何曾有过李洪志所说的心性修炼的过程,哪里有什么“长期修炼做基础的”呢?哪里象他说的“什么执著都放下”了,难道已经把心念空了吗?真的放下了生死之念吗?事实上,能做到这点都是仰仗阿弥陀佛的神力而已。和死者的心性有多大的关系呢?我看心性的好坏,是好人还是坏人,顶多只起到个到天上层次不同而已。
李洪志还在这次讲法中大放厥词道:
Quote:
“那个佛像甚至于随便到处乱刻、乱画,而且放在哪都行。阿弥陀佛、圣母玛利亚的像也插在坟地里边。真成了人在指使着神去看管那个死人一样,人去指使着神怎么怎么做。”
意思好象是说,佛菩萨只管那些守心性的修炼人,是不管其它众生死活的。人把佛菩萨像弄坟墓上,是人在指使着神怎么做,人的这种做法没有佛教的依据。可事实是这样的吗?
我们刚才已经讲过了净土宗的经文,再拿佛教另外一部很著名的经文《地藏菩萨本愿经》来做个对照。大家知道地藏菩萨被世人尊为“幽冥教主”,誓言“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这不是管亡者的事情吗?
我们看看此经里是怎么说的:
此经中佛祖说:
Quote:
“再以人天诸众生等未出三界在火宅中者,付嘱于汝,无令是诸众生堕恶趣中一日一夜,何况更落五无间及阿鼻地狱。”
在这里,佛祖将所有众生都托付给了地藏菩萨,让地藏菩萨尽力别让众生堕进地狱,而不分什么心性高低。即使这些众生“临堕趣中或至门首”。只要“是诸众生若能念得一佛名一菩萨名一句一偈大乘经典,是诸众生汝以神力方便救拔,于是人所现无边身为碎地狱,遣令生天受胜妙乐。”哪里提到什么心性的提高?
而且还说:
Quote:
“临命终时父母眷属,宜为设福以资前路,或悬旛盖及然油灯,或转读尊经或供养佛像及诸圣像,乃至念佛菩萨及辟支佛名字,一名一号历临终人耳根,或闻在本识,是诸众生所造恶业,计其感果必堕恶趣,缘是眷属为临终人修此圣因,如是众罪悉皆销灭,若能更为身死之后七七日内广造众善,能使是诸众生永离恶趣,得生人天受胜妙乐,现在眷属利益无量。……临命终时得闻地藏菩萨名,一声历耳根者,是诸众生永不历三恶道苦,何况临命终时父母眷属将是命终人舍宅财物宝贝衣服,塑画地藏形像,或使病人未终之时,眼耳见闻知道眷属将舍宅宝贝等,为其自身塑画地藏菩萨形像,是人若是业报合受重病者,承斯功德寻即除愈寿命增益,是人若是业报命尽,应有一切罪障业障合堕恶趣者,承斯功德命终之后。即生人天受胜妙乐,一切罪障悉皆销灭。”
简单地说,临终的人只要边上有人给他念佛菩萨名字,并非要他自己念,只要别人念的进入其耳根,则“众罪悉皆销灭”。或者有亲属拿其财物去塑画了地藏菩萨的形象,还可以“生人天”到天上去享乐了。还有更简单的方式,干脆这人已经死了,只要在死后七七四十九天里其眷属为他造“众善”,或燃油灯或挂旛盖或读经或供养佛像,这人也能“得生人天受胜妙乐”。
那么是象李洪志说得那样,现在世人道德败坏,逼着佛菩萨管亡者的事呢?还是佛菩萨主动要管的呢?我想大家看到这里自有分辨。更何况,《地藏菩萨本愿经》的这些话并未要求那亡者在活着的时候修什么心性,也未规定是好人才有效,是坏人就无效。而是都修到天上去了,连死人也靠着活人做功德到天上享福去了。死人还修什么心性?
不仅如此,地藏菩萨还积极地管生者和亡者的其它与修炼无关的事情。比如有人要想见过世的亲人怎么办?地藏本愿经说:
Quote:
“复次观世音菩萨。若未来世有男子女人,或乳哺时或三岁五岁十岁已下,亡失父母乃及亡失兄弟姊妹,是人年既长大,思忆父母及诸眷属,不知落在何趣,生何世界生何天中。是人若能塑画地藏菩萨形像,乃至闻名一瞻一礼,一日至七日莫退初心,闻名见形瞻礼供养,是人眷属假因业故堕恶趣者,计当劫数,承斯男女兄弟姊妹,塑画地藏形像瞻礼功德,寻即解脱生人天中受胜妙乐,是人眷属,如有福力,已生人天受胜妙乐者,即承斯功德转增圣因,受无量乐。是人更能三七日中一心瞻礼地藏形像,念其名字满于万遍,当得菩萨现无边身,具告是人眷属生界,或于梦中,菩萨现大神力亲领是人,于诸世界见诸眷属。”
也就是说,只要三七日中一心瞻礼地藏菩萨,念其名字,菩萨或许就能现身或在人的梦中告诉其亲人生在什么地方。而那亡者,也因这些功德,明明要“堕恶趣”,也因这些功德“解脱生人天中受胜妙乐”。
反过来讲,当今李洪志搞起来的什么“三退”运动,不也是借鉴了这一思路,受了启发搞起来的吗?李洪志不是说只要党员匿名到它的大纪元退了党,哪怕以前再做多少坏事,都既往不咎,甚至以后再做多少坏事也不要紧,都可以陪它到新宇宙享福去的吗?这里怎么也不讲心性了呢?更有甚者,李洪志也给死人退党,说死了的党员,只要其亲属给其匿名退了党,也享受同样待遇。请问,那死了的党员正在地狱里受刑,谈得上心性变好了吗?难道地狱里更能修炼?怎么也升天了呢?这升天的功怎么来的呢?怎么心性不高功也高了呢?
照李洪志的说法:“凡是修炼不讲心性的教必定是邪教”,肯定是在影射佛教。到现在它自己怎样也这么搞了呢?
那么为什么李洪志当初如此强调“心性”的重要性呢?一来当然是标榜自己是教人做好人好事的,以此为幌子,挂羊头买狗肉,躲避政府的打击。第二个原因才是最主要的,它想以“修心性”之名控制信徒的思想,他的所谓“提高心性”,并非只是要你做好人这一个含义,还体现在让你如何信任它,听它的话。你要听它的话不吃药,即使病得越来越厉害了,也得相信是它管了你的,之所以没好,一是业力太大,二是修得不好,你要有所怀疑,那就是心性问题,你要忍气吞声,那就是修得好。你越想达到它说的心性标准,就越不敢质疑它。它叫你做什么,你就去做什么,这就叫做所谓的“提高心性”。否则就是心性差。他所谓的要你放下执著放下生死,实际说穿了,是叫你放弃正常的是非道德观念,方便让他对你进行是非颠倒的毒害,让你把错的当对的,让你沿着错误的道路越陷越深。
你这“心性”提高得越快,那么你越容易在99年他唆使你去中南海闹事的时候跟着去。要是大家没有长年这种“心性的修炼基础”,变得对它惟命是从了,哪里可能一说就上万人去了呢?肯定会顾虑重重从而对它产生怀疑的。正因为你们这些大法弟子“心性”高了,才会上当。可见,李洪志给你们培养出来的心性,一点好处都没有。你们那心性,修炼时一点用场都派不上,只是被人愚弄的东西,是套在你们头上的紧箍咒。
真正的修炼,只要有佛教说的“五戒十善”就足够了。类似于沙弥戒,也就是不杀生、不偷盗、不妄语、不邪淫、不饮酒。其实你能做到这几条戒律就已经很不错了。别看大法弟子们个个吹嘘自己心性有多高,就其中之一的不妄语就都做不到。我们经常从佛教经典中看到,佛菩萨发誓说,今后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念我的名号,或按我说的做了什么事情,能得什么什么样的利益,能消多少罪。这里的“善男子善女人”,按大家普遍的理解,也就是能做到“五戒十善”的人。何况很多情况下,佛经也没提“善男子善女人”,那些利益对任何人都有效。
这足以说明,修炼主要是“承佛威神”,靠佛力而已,你心性高当然好,但不是必备的,也不是一定要如何如何高,用不着好高鹜远,能做到“五戒十善”已经不容易了。前段时间有报道说,当年著名的神童叫宁铂的出家为僧,至今也只守沙弥戒,人家问他这么聪慧的人,为什么不守菩萨戒具足戒?他说真能守住沙弥戒已经很好了。哪里用得着象李洪志那样无限地要求心性呢?非得要你们去放下生死呢?它这么刻意地做,其中肯定有鬼,肯定别有用心,实际是想让你放弃自我的意识,成为被它、佛学会及国际反华势力利用的廉价炮灰,去无法无天而已。
_________
救苦寻声谍报网(钦定国际法轮大法论坛)
http://freshrain.7.forumer.com/viewtopic.php?t=1708&sid=6f92e184dbceb3d9b1bdd1a6e06eebe4

隆重推出:24分钟大坝到重庆长江三峡全程游

Sunday, April 12th, 2009

1)若你还没有安装 Google Earth version 5, 请下载安装:
http://earth.google.com/
2)装好 Google Earth 后, 下载“三峡游”:
http://cid-3f494eeacf3da0ff.skydrive.live.com/self.aspx/.Public/sxtour.kmz
3)Google Earth 应该会自动打开以上文件(or you can double click sxtour.kmz to load it into Google Earth).
4)对照下图在“Temporary Places” 下面找到“三峡游全程”,再按下方 “Play" 箭头即可。
5)沿江风景秀丽,同时你可以直观地看到蓄水175米的情况(水利斜坡=0)
6)红线标高=175米海拔
7)这是稀里糊涂作的最不稀里的一个Project, 有问题请开口,若有网友住沿江城市,请对照精度,帮助我们改进。

8)若你不能看见三维地形,请参见下图 (check on Terrain under Layers Folder):

另外,你也可以在网上直接观看:
http://3gdtour.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