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09

同性恋者王丹近日正在台北配合民进党及“台湾二二八基金会”抹黑马英九政府!—- 染“绿”的六四“人血馒头”

Tuesday, May 26th, 2009

王丹是一个遭民运界人人鄙视、嘲笑、唾骂的人格变态的同性恋者
近日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王丹的最新消息》,颇有同感,浮想联翩,不禁唏嘘。作为一名老民运人,不得不一吐为快。
提起王丹,不能不令人想起二十年前的天安门前,王丹头缠布条振臂而呼,可谓山呼海应,举世瞩目,其名声如雷贯耳,民主斗士之光环令人目炫!何其风光乃尔!
反观今日之王丹,却令民运圈唏嘘之余,又莫名所以。王丹当年历尽“磨难”始得出国时,在“中国人权”举行的记者会上当众表示,他不会参加海外的民运团体,而要做“独立知识分子”,以示洁身自好,不趟民运这潭浑水。此举让海外民运团体深感失望。你有权不参加民运,但何必这般贬损海外民运呢?!
后来,王丹走访台湾并接受阿扁总统的接见。紧接着,台湾谍报部门也倾力资助王成立“中国宪政协进会”,并委派其出任《北京之春》的“社长”,以此作为“北美地区民运的活动平台”。期间,更不知何故偏偏赢得阿扁的格外青睐,特地私下奉送二十万美金(此即阿扁所谓“国务机要费”的一个出处。当然,王丹开始是一口否认,而后又不得不承认)。这些年来,王丹与曹长青、阮铭等人以“大陆民运人士”的身份隔三岔五往台湾跑,成为台独势力的座上宾,却与海外民运渐行渐远,甚至对杨建利、徐文立等关于整合民运、联合举办“六四”纪念活动的一再呼吁爱理不理,暗中却自搞一套,与魏京生一样依然做其“民运独行侠”。除了王军涛、陈小平等几个铁杆兄弟不离不弃外,众多民运人士对其是嗤之以鼻,避之唯恐不及的。
然而,两年前王又突然跑到台北宣称“海外民运已彻底失败”,此举又让所有的海外民运人士由失望变为愕然、愤怒,纷纷拍案痛斥。既然“已经彻底失败”,你为何还要盗用“海外民运”之名争夺经费资源?既然“已经彻底失败”,为何你还要以“海外民运”之名筹办一系列盛大“六四”纪念活动?是纯粹虚张声势沽名钓誉?还是欲将阿扁那笔美金洗白白以掩人耳目,洗刷与机要费案的干系?!
由此可见,王丹只是被台独势力所利用的一颗棋子,充其量是走狗一条,而不再是推动中国民主的“民运斗士”了——尽管他当年确曾在方励之夫妇的指点下一度参加过六四学潮,并蹲过共党几年大牢,但难道这就可以一本万利吗?
王丹自称“独立知识分子”,而实际上,他既非“知识分子”,且毫无“独立”可言。王是靠着父母的关系,以“北大教工子弟”的特殊待遇,而保送进入“北大”国际经济系的,才读了一学期便读不下去了,然后又走后门转到了历史系,混了几个月便卷入“六四”,接着被关了四年,实际上没有正而八经地读过什么书。令人称奇的是,他到美国后,却由台湾的金主出巨资送进哈佛大学直接读“硕士”、“博士”。读书期间,他没怎么在哈佛上课,而是四处参加由台湾资助或主办的各种会议以及“民运活动”,并定期在 “自由亚洲电台”发表“时事评论”,为台独势力助纣为虐、推波助澜。俗话说得好,“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不劳而获的王丹何来“独立”的人格?更令人作呕的是,王丹还经时常留连台湾的同性恋场所,直至被媒体曝光而成为丑闻。从这一点来看,他还缺乏起码的做人基本品德。
由此我们不但看到了王丹鄙劣的人品、低下的人格,而且同时可以管窥出当年那些头上罩着五彩光环的民运精英“领袖”们,不过是一些谋求私利、心理变态的魑魅魍魉,玷污民运的卑劣小丑而已。
如此小人,实乃民运之悲哀也!
王丹同志的屁后玩手是王军涛
都说民运症有三:仇,瘾,病。其实还有二症:仗着民运挣大钱,靠着民运玩女人。谁要想把民运症状发挥到极致,那可得看本事了。君不见,转眼二十年来,有多少玩了民运但赚不着钱的踮儿了;有多少靠民运拐人家媳妇儿又把人家甩了,有多少举着民运招牌四下骗钱,上骗美国,中骗台湾,下骗祖国难民,可就是不想推翻中共,断了自个儿财路的…;放眼一望,掰指头算算,叫出名儿的,喊出姓儿的,还真不少。
可话说回来,玩儿坏也分等级。你瞧人家布希,打了阿富汗还打伊拉克,吊死个萨达姆不说,还把石油弄个大恐慌,金融市场大崩盘,可临了,人家还是拿着总统俸禄回家养老了,遐意自得,这算是上等级。再不济瞧瞧人家陈水扁,耍了八年台独,骗了八年百姓,贪了八年巨款,到临了人是进了班房,可还是吃香的,喝辣的,出书会见,每日新闻,磕头的不断,说不定哪天给个大赦出得狱来,那满世界藏的美钞几辈子也用不完,这么一看,陈水扁多少也算个中等级吧。要说下等货,那就得属玩弄民运的了。暂不提那些碎芝麻烂谷子,跟着瞎起哄的,就说眼下活跃异常,自信精通厚黑操弄术的王军涛来说吧,就属这类。
王氏自九四年来到海外,就打着中国战略研究所的旗号弄钱,大把大把的钞票都进了自己户头,黑心自贪引来了群愤崩发,让人家赶了出来。王军涛眼见在海外没钱难混,光靠唱两句民主自由不顶事,赚不着钱,干脆就投靠了台湾,用自编的宪政改革把一帮子台独蒙得团团转,而且还和“基佬”王丹一道,哄台湾情报机构弄了个“二王专案”,骗了一堆钱。不过台独政府的钱可不能白拿,得跟着吆喝才行。王军涛就拱着王丹嗲声嗲气地猛唱台独,唱得王丹连他自个儿是哪根葱都忘了,完全浸入找不着北的状态中。王军涛自信从此操纵了王丹,私下里就和王丹合计。他比王丹大几岁,今年要是共产党自个儿下了台,那就先让他当两届总统,王丹年轻,又没成家,晚当几年不迟。可没成想,“基佬”王丹也不好惹,拜见了几次陈水扁细腰变粗了。自打89年起,王丹就懂得拼个名儿,骗人蒙事,嘴炮闯关,玩儿假的不要紧,要不让他在民运里头排名第一可不行。结果王军涛只得小忍,不乱大谋,退居幕后,继续握杆儿操纵了。
玩儿坏玩儿过头,真的会忘乎所以。王军涛常吹他在美国要见总统随时可见,是他不愿见总统而已。白宫算个屁,他王军涛想进的话,谁敢拦着,谁不知道他当年为了朝见胡耀邦,在人家门口一蹲就是大半宿儿。这回王军涛见薛伟把台湾军情局密件卖给了共产党,说他和王丹都是台湾特务,于是起身就告中共诽谤,但他不向法庭递状子,而是冲着麦克风喊。可台湾那边确实给了二王大笔钱,而且是陈水扁的国安会签下,让台湾军情局执行的,王军涛想耍赖,人家台湾那边儿也不干哪。
王军涛见王丹独吞阿扁捐款,连个钱渣儿都不给他,心里那个气啊。生活虽然落魄,架子可不能倒。没折儿,只得暗中帮着讼棍儿打黑工,在祖国难民身上挖点儿避难生意,能骗一点儿是一点儿。
说真的,什么出名不出力的便宜王军涛都想占,他唯一愿意撇掉的是那红杏出墙的发妻。可没了女人晚不尚儿在床上翻饼睡不着。怎么办?花言巧语骗女人呗。要说王的骗功就是厉害,现今的王军涛虽说流浪在外,四处乞讨,可小巢已重筑,而且还在遥远的南半球勾引了几位半老徐娘,权当他临时出访的压床夫人,据说在新西兰有两位,是对陈姓姐妹花儿,另一位在澳大利亚,是位法轮功勇娘,名叫杨真是也。
人们总闹不明白,王军涛和王丹争名争利,高谈阔论,怎么一到干真格的了,就都当了缩头乌龟呢?奥运闯关数他俩喊得响,可就不见动静。为啥呢?很简单,他俩都底儿潮!瞧瞧他俩在共党狱中所写的揭发认罪材料,洋洋数十万言,就什么都明白了,关键时刻他俩掉链子也就没什么希奇了。
追查國務機要費案去向
特偵組要傳訊王丹
【台北消息】特偵組在偵辦陳水扁國務機要費案和海外洗錢貪瀆案過程中,所遇到的困擾之一是無法查核每一個替扁在海外洗錢的人頭帳戶。據消息人士透露,在台灣情治單位向特偵組提供的資料中,先後領取了近千萬台幣國務機要費的大陸民運人士王丹也名列其中。由於事涉敏感,特偵組就是否有必要傳訊王丹來台說明原委,仍在研判中。
大陸民運人士王丹透過民進黨黨工和情治單位協助,從陳水扁那裡領取了大筆金錢資助,這在檢察官陳瑞仁的起訴書中已得到證實。不過,既然是資助大陸民運人士反抗共黨政權的資金,怎麼會與洗錢人頭扯上關係呢?問題就出在王丹嘴上說是為了民主打拼才拿了這些錢,而實際上他並未將錢的用途和管理情況向其領導的大陸民運組織作任何交代,也從未拿出一分錢用於民運事業,或辦民運的事,而是將陳水扁轉來的錢,通過他在美國的私人朋友分散轉存,使大筆國務機要費的最終去向不明。這些錢是被王丹中飽私囊,還是為扁家洗錢,大陸民運人士王丹都應向台灣社會大眾說清楚,講明白。經調查,協助王丹在美藏錢,洗錢的人頭有華盛頓地區的李恆青,明尼蘇達州的潘強,以及紐約地區的金岩。
當人們追問王丹錢的去向,他說給了大陸海外民運雜誌《北京之春》,而該雜誌社社長于大海,經理薛偉均出來面澄清沒有收到錢。之後,王丹說錢是給了中國大陸的六四難屬,“天安門母親”組織代表人丁子霖澄清並未收到,也未聽說其他難屬收到由王丹轉匯的任何救濟金。由於王丹的經濟問題導致該組織難以為計,散了夥。
大陸民運組織揮霍台灣納稅人的錢並非自王丹始,也不會自王丹止。但於法,王丹作為從大陸民運人士,頭頂六四學運領袖的光環,卻私設祕密帳戶,規避監督,中飽私囊或為扁洗錢,都於法所不容;於理,王丹嘴說一套,背後卻藏錢,洗錢,褻瀆民運,如此行徑,又如何能被社會認同;於情,王丹拿了扁的大筆國務機要費,其事實已被列入偵辦扁案的起訴書中,本應知所進退,主動向台灣社會各界說明藏錢,洗錢的由來,以及錢的去向,但王丹卻一直掩蓋實情,顢頇不悔,繼續在海外招搖,又如何不被特偵組質疑呢!
http://intermargins.net/intermargins/TwanNews/twnews07.htm
人为炒作“人权个案”滋生投机者
王丹同志撒慌害惨了国内民运人士
有时候谎言是能够害死人的,王丹的谎言就是如此。至少有潘明栋、蒲勇、卢勇祥等人,他们屈死的冤魂日后不会放过王丹。
王丹经常撒谎,一生到底撒了多少次谎,恐怕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给人印象最深的一个谎言,是他自称“狱中罹患脑瘤,生命垂危”。接着,颇有心计的歪嘴老母王凌云便把儿子的谎言反复抛给境外记者,进行舆论炒作,然后趁机贪婪地榨取外国及港台的人权团体的“人道捐款”,迅速跻身京城“大款族”。鉴于王丹“病危”,美国政府也加紧了营救这个“中国政治犯”的步骤。最后中国政府作了妥协,同意让王丹以“保外就医”的名义到美国“治病”。
一九九八年四月十九日,王丹实现了出国梦—-投奔美国,从此把坐牢的经历当作资本,收获投机的暴利,而且他很快如愿以偿。台北“国安局”出资二十万美元,把这个“交白卷”的劣等生直接送入美国哈佛大学,挂名混文凭,还安排他做了“北京之春”社长、“宪政协进会”主席、“自由亚洲电台”评论员、“天安门一代”召集人、“中国人权”理事,赴台湾接受阿扁总统和“深宫怨妇”吕副总统的接见,领取多项秘密经费,而且旁人不得查账。王丹名利双收,往后不必打工或者上学了。
王丹够聪明吧。比起王丹来,那个在“六四”时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去阻挡坦克的王维林真是太愚蠢了—-他不懂得逃,不懂得躲,也不懂得吹,从没见过大把的美钞、港币,估计他的父母也不如王凌云那么会钻营,结果什么都没有捞到,恐怕这辈子也不会见到台北的阿扁总统了。王丹想到这里,睡梦里也会笑出声来:“脑瘤啊,脑瘤!你王维林怎么会有这样的天才奇思!跟共产党斗可别玩真的,你呀,你可知道我王丹以前写过多少份《入党申请书》吗?我还是共青团的‘优秀团干部’呢。脑瘤!一个神奇的谎言改变了我的命运,实现了我的梦想……”
不过,这个谎言却给别人造成伤害。当底特律医生的诊断书揭穿了脑瘤骗局之后,美国的人权官员以及国际人权组织便开始怀疑所有自称“病危”的中国在狱政治犯缺乏诚实,推断他们以及他们的家属的一再呼救都出自中国式的狡猾和政治手段,从此不再认真看待。此后的几年时间里,美国负责中国事务的官员以及国际人权组织,没有认真理会呼喊“病危”的潘明栋、蒲勇、卢勇祥、黄燕明、燕鹏等中国政治异议人士的求救诉求,没有及时发放入境就医的签证,或者没有及时为他们筹措大笔的“人道援助”款项,甚至没有及时把他们作为“人权个案”向中国政府交涉,以避免再出“王丹脑瘤”那样的洋相。
结果,悲剧发生了—-潘明栋的直肠癌渐渐扩散,导致肝癌,于一九九八年八月死于湖南大学医院;因散发传单而被判刑十年的蒲勇罹患胃癌无钱医治,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含恨去世,葬于四川省南江县的公墓里;一九九五年抱病前往天安门广场撒传单的卢勇祥被捕后判了五年徒刑,被关押在贵阳监狱,至一九九八年七月病情恶化导致肾衰竭,虽然监狱医院的医疗条件极差—-连洗肾设备也没有,但是狱方却拒绝批准卢勇祥“保外就医”,让他在铁墙内等死;与卢勇祥同案的黄燕明在被判刑后也多次请求“保外就医”,没有人理睬,结果在狱中左眼失明,终身残疾……
真乃“假作真时真亦假”,难道王丹就不应该对潘明栋、蒲勇、卢勇祥、黄燕明等道歉吗?倘若王丹仍不改他那撒谎的恶习,只顾踩着当年天安门广场上无数王维林们的身躯往上爬,向山姆大叔和阿扁总统摇尾求宠,以讨取名利,那么,他还能算人吗?也许王丹会狡辩说,撒谎“属于私人问题”—-正如他在旧金山回答听众询问关于他的男同性恋者身份时以“属于私人问题”来回避,拒绝正面检讨,那么,我们必须向王丹指出,当他的谎言已经给别人造成伤害时,就不再是什么“私人问题”了。
8/6/2003
《北京之春》每年为台「军情局」收集250件情报
DWNEWS.COM– 2006年11月15日5:42:33(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
 王丹承认收扁20万美元
 综合台湾《东森新闻》等媒体14日报道:陈水扁「国务机要费」弊案所引起的风波仍持续在海外延烧,虽然日前「民运人士」王丹已经承认有收受来自台湾友人的政治捐款,但是他声称事前不知道捐款是来自阿扁政府。但据台湾《自由时报》披露,「北京之春」每年负责为台湾「军情局」收集250件情报,为此「军情局」专门设立「二王专案」和「文正专案」,资助王丹、胡平分管的间谍网络。
 继日前王丹接受媒体访问时,间接表示收过数笔来自台湾友人的捐款後,平面媒体近日更直接指出,王丹承认所收受的20万美金,是来自台湾的陈水扁政府。面对这样的报道,王丹就特别在《东森新闻》的访问中,郑重否认他知道捐款的来源,是来自阿扁的「国务机要费」。
 此前,曾有人在美国加州的一个公共场所对王丹质询,王丹坚决否认「拿了台湾当局的钱」,还信誓旦旦:不信可以查我的银行帐号了。如果陈水扁的贪污案没有爆发,王丹的誓言也许永远不会漏底,某些弥天大谎也许永远不会被揭穿。但陈水扁忽然自身不保了,「国务机要费」里终於露出王丹的名字。在推拖了一阵子之後,他终於公开承认:我拿了那20万美元。
 「北春」年供250件情报
 2006年3月8日,民进党特意安排王丹、胡平以「外国友好人士」的身份到「立法院」演讲,为不久前陈水扁终止「国家统一纲领」(「废统」)站台鼓气,抗衡外界反对声浪,激励岛内「台独」士气。
 王丹和胡平分别是《北京之春》杂社(北春)的社长和主编,据台湾《自由时报》披露,「北春」每年负责为台湾「军情局」收集的250件情报,为此「军情局」专门设立「二王专案」和「文正专案」,资助王丹、胡平分管的间谍网络。
 众所周知,王丹每月都要定期「进出」台湾。最近记者也爆出他「计划之中的台湾之行」不受影响。人们有理由怀疑:他是否因救驾有功,去台湾领取更多的奖赏去了?
 王丹日前辩称,其实资助海外「民运人士」的资金来源本来就很多,但是只要没有特别的政治目的,他们也都不会去询问捐款的资金来源。
陈水扁给同性恋者王丹20万美元
海外民运要求交代
请王丹就陈水扁20万美元对中国海外民运作出交代的联署声明
一、中国海外民运的大多数是反对台独的。
二、中国海外民运欢迎也曾经接受以最终的民主统一中国为政策的台湾中国国民党政府的支持。这个支持是正义的,是中国民主事业内部的。我们反对民进党台独政府打着所谓“资助海外民运”的幌子,把它变成私下收买个别人物为其分裂中国的台独政策背书站台的工具。特别是对陈水扁将所谓“资助海外民运”当作掩护其贪污犯罪的挡箭牌,隐蔽伞,侮辱丑化海外民运,我们表示强烈的愤慨和抗议!
三、陈水扁辩解他先后将“国务机要费”20万美元给了“海外民运”王丹。我们坚决要求王丹作出说明:
(1)2004年和2006年,你有没有收到过陈水扁这20万美元?(2)这20万美元,你怎么用在“海外民运”上了?
四、陈水扁交代王丹以“海外民运”名义拿了这钱,王丹却表示“困扰”,说是因为从“不过问资金来源”。这是在把全体海外民运当阿斗。我们不是阿斗。王丹是假“困扰”,我们是真困扰。我们决不允许我们都身在其中的“海外民运”的名义,被王丹私下拿去与陈水扁作交易,责任却似乎“海外民运”人人都有份。王丹必须对海外民运作出交代。
五、就在9月23日民主教育基金会上,当黄伟成质问王丹拿了陈水扁民进党政府的钱时,王丹还坚决否认,当众表态“可以查我的帐号”。现在不否认了,只是“困扰”了。王丹新的辩解说,陈水扁给钱“不带任何的附加政治条件”。欺骗!“不带任何的附加政治条件”,只是在你不反对捐款人基本的政治立场和政策甚至与其一致的前提下,才可能是有意义的。王丹若反对陈水扁政府的台独基本政治立场和政策,却扬言陈水扁给钱“不带任何的附加政治条件”,这是自欺欺人,是王丹睁着眼睛向大众说的鬼话!
六、王丹表示“如果有需要,愿意配合台湾的检调单位,提供台湾捐款的资金流向”。很好。但不够。王丹有义务首先配合海外民运的质问,交代清楚陈水扁声言“资助海外民运”给了你,借以掩护脱罪的他那20万美元“国务机要费”的流向。“海外民运”不作陈水扁的替死鬼。
我们等待王丹的回答。特此联署声明
王希哲、徐文立、连胜德、汪岷、黄华、路易、张英、董志飞、黄奔、方圆
2006年11月7日
xz7793@yahoo.con

向大家传授兵法中“渡河未济,击其中流”战术在实际对敌斗争中的简单运用

Sunday, May 24th, 2009

蛇横老树道何在?
古观悠悠叶浩来,
洪志难知棋中妙,
专心致志捞黑财。
有一天,一条蛇的蛇尾对蛇头说 :“这么多年都是你在前面走,出尽了风头,今天应该我走在前面了。”蛇头说∶“怎么可以倒过来走呢?”蛇头和蛇尾相持不下。蛇头就自顾自向前走去,而蛇尾却死缠住树干不放。蛇头只好让蛇尾走在前面。因为蛇尾没有眼睛,掉进一个火坑中,把蛇烧死了。
佛教《百喻经》中这个的故事比喻邪教教主由于失去了教徒的广泛信任,没有了号召力,其它长期窥视它权力的“教内野心家”,意图篡夺它的权位,向它发出挑战。但由于野心家更加缺乏群众基础,更没有教徒对它的感情因素做支持,上台后反而加速了此教的灭亡。
众所周知,法轮邪教就是一种附体蛇功,也同样存在上述的现象。即使连李洪志自己都不否认,相反还对此进行了暗示。它在《转法轮》中说,人都以为是大脑在想事,主元神在大脑,实际有的时候主元神在心脏,所以叫“心想”,有时候主元神会在小腿肚,感觉是小腿肚在想事情,更有甚者,他说,主元神会在脚后跟,感觉是脚后跟在想事情,在发号施令。
李洪志这番稀奇古怪的话究竟要向我们传达什么样的信息呢?它想告诉我们的是,它虽然作为名义上的法轮功领袖,抛头露面,但并不是法轮功的主元神,所作所为都由不得自己。象大家误以为大脑在思考问题一样,误以为它是真正的决策者。实际大法真正的决策者另有其人。说不定就在大家忽略的脚后跟上,说不定就在蛇的尾巴上。这个人才是法轮功真正的灵魂,指的就是叶浩。
大法搞到今天这个地步,可以说连投资的反华势力们也丧气了,觉得李洪志能力实在有问题,认为它毕竟学历低下,素质粗俗,在和中共的争斗中显得束手无策,虽然自称自己“佛法无边”,有的是办法,可最后想出来的办法,竟是什么跳大神似的“神韵”演出,妄图让这种吹拉弹唱来搞垮中共,贻笑大方,这连反华势力的先生女士们自己都不相信,也等不及。这么些年来李洪志发过无数预言,没有一个向弟子们兑现过半分半毫,即使是最痴迷于它的弟子,也不得不对它产生了广泛的信任危机。反华势力清楚,再这么搞下去,大法恐怕维持不了几年就真的烟消云散了。就象那蛇到了年纪,是摆脱不了死亡的命运的。反华势力的忍耐终于到了极限,它们不甘心就这么失败,还想垂死挣扎一下,见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的银子,也毫不客气地对李洪志提出了质疑。认为这“主佛”的位置不能再搞终身制,也得和叶浩“竞争上岗”。
它们病急乱投医,天真地以为让蛇尾来代替蛇头引路,是不是就能起死回生了呢?于是它们内部召开了批斗李洪志的大会,指责李洪志的种种不是,决定尝试尝试让叶浩跳到前台来直接指挥的模式。李洪志也是权力欲望极强的人,见状马上闹起了情绪,干脆赌气来了个消极怠工,再也不象以前那样积极了,竟一年多来不发表“经文”,不出来“讲法”,作出学当年的万历皇帝的样,准备几十年不上朝。
反华势力见状只好下定决心,死马当活马医,让叶浩在今年425十周年纪念日取代李洪志在明慧发表演说,让叶浩自导自演接受明慧电视采访,播出什么“明慧十方”的节目,刻意淡化李洪志在残存弟子中的影响力,好似它已经从人间消失了似的。丝毫不提及“真善忍”,反而大谈佛教里的“戒定慧”。使人觉得这好象不是法轮功,而是佛教的什么支部了。
反华势力和叶浩的心态可以用首鼠两端、瞻前顾后来形容,它们摸不准弟子们到底能不能接受叶浩这样一个新教主来领导,想以此作为试探。它们根本想不到,这种幼稚的想法,不就和让蛇尾去走前面一样吗?李洪志虽然不行,可叶浩再行也不能这么做,帽子再破不能穿脚上,鞋子再新不能戴头上。痴迷弟子们买的是李洪志的帐,希望的是无所不能的李洪志把它们带到天上去的,现在虽然不信任李洪志了,但痴迷者的情是最重的,那感情还在,梦想还在李洪志身上。叶浩哪里来的感情基础和信任基础呢?顶多在少数高层政治弟子知道它的份量而已,但在广大基层炮灰弟子中,最多只知其名,绝大多数人连它的照片都没见过,谁肯把自己升天圆满的梦想放在它身上?谁肯买它帐?它的话谁听?它叫弟子去天安门广场送死,弟子们更不可能去。而且它哪里还有机会能象当年洪志那样到大陆去组场治病、办班讲座去树立威信?更何况,大家也看到了,叶浩说话水平也不比洪志高多少,一副老得说不动话的样子,说出来的话和没知识的乡下老头差不多,词不达意,连点学者的派头都没有,你说它就能救大法?
不让叶浩取代洪志,是慢死,再苟延残喘几年就寿终正寝,而让叶浩替代了洪志,也最多让这帮政治弟子庆贺两三天,热闹个把星期,然后人走茶凉,正式倒闭,死得更快。就象那蛇,一直蛇头走路,或许还能活到老死,换了蛇尾走路,不一会就被火烧死了。所以它们无论怎么折腾都是死棋。
为了让法轮功早点灭亡,省得再害人,我们要做的,就是要和民运分子章天亮等伪弟子一样,也冒充弟子,公开大量地写力捧叶浩的文章,制造亿万弟子正“翘首期待叶浩同志出来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假象,这招叫“引蛇出洞”,让愚蠢的反华势力错误估计形势,觉得不尽早这么做不行了。等它们下定决心正式推举叶浩取代洪志之日,也正是它们断了退路之时。
兵法云:“渡河未济,击其中流”,就是要在敌军渡河正一半的时候发起进攻,此时敌军前进不得,后退不能,困在河中,无力抵抗,只能束手就擒。我们专等叶浩公开和洪志决裂,但又没在弟子中树立起威信的时候,反过来向广大弟子揭露叶浩的丑恶嘴脸,此时它再想退回去回复以前的状态,洪志即使活着也不肯,而且也是办不到的了,否则在弟子们和世人面前就更象小孩游戏了。这样的话,法轮功完蛋得最快。
__________________
救苦寻声谍报网(国际法轮大法论坛)http://freshrain.7.forumer.com/viewtopic.php?t=1753&sid=05d5ce8730128a8f436ee9deeefe324c

杀掉第一个儿子,就能换来第二个儿子吗?

Friday, May 15th, 2009

《百喻经》中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妇人,已经有了一个儿子,但想再要一个,可始终得不到。巫婆就对她说:“只要祭祀天神就可以。”妇人问她用什么东西来祭祀。巫婆说:“杀了你的儿子,用他的血去祭祀,你就能再得到儿子了。”这个妇人听信鬼话,居然真的想去这么干了。幸亏有人阻止道:“你希望的儿子将来能不能得到,还不一定呢,而现在的儿子倒被你先杀了,会不会最后连一个也没有了呢?”这故事比喻:有人盲目听信邪教的歪理邪说,为了什么升天圆满,被骗去做很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结果什么也没得到,反把自己在人世间的幸福也给葬送了。
法轮功的李洪志就象那个巫婆,它哄骗那些又愚昧,痴心又重,野心又大的弟子去为它个人的利益奋斗。这些弟子贪图李洪志的种种虚幻的承诺,真的以为李洪志可以帮它们“成佛当法王,到天上去作威作福”,甘心情愿地听从李洪志的指示,孤注一掷,无偿为它去和中共拼命。
每当它们喊着“刀枪不入,正念正行”的反动口号扑向中共,却被中共揍得鼻青脸肿,而心灰气冷想打退堂鼓时,李洪志就这么欺骗它们:“你们想过没有?谁迫害了大法,谁迫害了大法弟子,有多高的生命牵扯到了,那个生命就已经和你形成对等了。不管它多高,它都和你形成了对等。可是呢,那牵扯的是相当高的大穹的主、无限大穹的主、甚至更高的生命,而今天对大法行不善的那些不同大穹的最高处和我不同的大法弟子形成了一个对等。大家想想,这意味着什么?我还告诉大家,别看我有许多大法弟子被迫害死了,法已经定了:他们的生命将和迫害他们的那个最高的生命调换位置!” (摘自《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言下之意:“中共之所以敢打你们,是因为背后有旧势力在为它们撑腰。但是你们被打死不是白被打死,只要这些旧势力参与了迫害,你和他们的位置就来个对调,你以后就坐那么高的层次了。你为大法送掉你世间的烂命,拿自己的烂命去祭祀大法,就会有高层次的新生在等着你,换来更高级的命呢。你们就放心地去死吧。”
那些弟子就和那受骗的妇人一样,真的就相信这些子虚乌有的谎言了。现实的生命都还没保住呢,常人的日子还没过幸福呢,就想着要有旧势力那么高的位置了。受其蛊惑后,利令智昏,又呼喊着向中共冲去,结果死的死,降的降,活着的人,也都被中共关进了监狱,或者监视居住,别说再乱说乱动了,常人正常生活也不存在了。连基本自由都没有了,有的学不能上了,有的失去了工作,经济上也失去了许多,哪里还有幸福可言呢?身份证都得派出所保管着,用的时候得申请,每到敏感时节,必被抓去关几天。
而李洪志每当看到这些傻逼送了死以后,鼓掌大笑:“活该!这些傻逼怎么不想想,自己无偿为我卖命,而被中共打死后,家属连找我要一分钱丧葬费、抚恤金都要不着,中共也是管杀不管埋的,更不会赔钱的了。哪里会有什么旧势力的位子给它坐呢?我分文不出,就能让这么多人为我送命,这便宜哪里去找啊。这都是老天安排给我无偿使用的傻逼啊,不把这些傻逼哄死,资源就浪费了。”
_______
救苦寻声谍报网(国际法轮大法论坛)
http://freshrain.7.forumer.com/viewtopic.php?t=1737

向大家介绍“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李瑞女士

Saturday, May 9th, 2009

记得在佛教中有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个秃子,冬天觉得头冷,夏天又晒得特热,蚊子还喜欢上来咬,痛苦不堪。后来探知一个医生包医百病,他就跑去求治。不料这个医生居然也是秃子,脱下帽子,指着头对他说∶“我要能治愈这病,我不是早已把自己医好了吗?”这比喻世上有些人,为解生死,为了长生不老,不去向佛菩萨求学,却反而崇拜向邪门歪道,他们哪里知道邪门歪道自己也是在生死轮回中无法解脱的呀。
那个医生还算有良心,不是为了几个诊疗费而将错就错地欺骗病人,而把事实的真相公诸于众,不能算骗子。而李洪志就是不是这样的了,它会编造谎言主动欺骗他人上当。它在早期的《中国法轮功》一书中,不顾自己未老先衰的事实,无视书中自己照片上早已有抬头纹的证据,恬不知耻地高唱什么“性命双修”。说练了它的法轮功,人会延缓衰老,甚至越来越年轻,并指着自己的那老脸,厚颜无耻地说:“别人都说我的面孔和二十年前没有多大变化。”
不仅欺骗老年人,它还煞有介事地在《转法轮》书中地利用女性对色相的强烈执著,堂而皇之地欺骗这些傻子。它说:“性命双修的功法,从外观上给人感觉很年轻,看上去这个人和实际年龄相差很大。那一天有人问我:老师,你看我有多大岁数了?其实呢,她快七十岁了,表面上看才四十多岁。没有皱纹,脸上光光的,白白的,白里透红,这哪象快七十岁的人哪。我们炼法轮大法的人会出现这个情况。说句笑话,年轻的姑娘总好做美容,皮肤想变的白一点,好一点。我说你就真正的炼性命双修的功法,自然就达到这一步,保证你不用去做美容。这方面的例子我们就不举了。过去因为各行各业老年人比较多,人家就把我当成年轻人,现在好了,各行各业年轻人比较多。其实我也不年轻了,再奔就五十岁去了,现在都四十三岁了。”
结果弄得那些愚蠢的大法女弟子居然真的还一窝蜂相信了,淫心一起,当真以为练了法轮功,或者按照李洪志叶浩的指示到天安门广场去和中共作对,就可以永保青春了,就可以继续招风引蝶了,老公就会永远痴迷于自己了,自己还可以多勾引其它男人几年,多糟蹋几个男性了。
可惜的是,经过十几年心惊胆战而又骄奢淫逸的生活,到了现在,大师的身体又掏空了许多,已经老态龙钟、皱纹堆累、臃肿不堪了,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冒充年轻人了。只好想出接个办法圆谎,它说自己是为了救度已经匿名退党的那几千万党员,为它们喝了无数碗的毒药,才把肉身搞坏的,所以显得衰老。又指令明慧网把最近拍摄的照片全部技术处理过,把皱纹都去掉再敢公布出来。结果这种作弊行为立即就被网友揭穿,搞得它万分狼狈,现在只好选择长期不再出来和弟子见面来遮丑了。
可是网友又要问了,既然你是为了救中共,才衰老得比一般人还快,不能体现出性命双修的威力,但在尊夫人李瑞女士身上总该体现出性命双修的一丝痕迹吧?为什么你总喜欢把其它和你没有发生过性关系的其它男人的老婆搞得如花似玉,花枝招展,你都能把它们搞得七十岁象四十岁的,“白白的,白里透红”,连美容都可以不做了。那为什么不能把仅仅五十来岁的李瑞女士变成二十来岁呢?你是何居心?她可是您合法的老婆哦,毕竟她也是“修炼的人”,和你搞过男女双修,和您云雨过的,特别受过“主佛”您“雨露滋润”的呀,怎么可能老呢?她应该看起来比你女儿李美歌还年轻才对呀。她应该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典范呀。众生可都在期待着您把师母的照片公诸于网上,以堵住那些诽谤大法诋毁您老人家的幽幽众口的呀。您的大法要连自己的老婆都变不年轻,又怎么可能给其它女人变年轻呢?那不就等于医生连自己的秃头都医德不好,还想给别人的秃头治好一样,是不可能的吗?
要是师母真的长得那么年轻,明慧网不是可以大大地炒作一番的吗?大法弟子不是又有“真相”可以出去讲,又可印刷传单去撒了吗?淫欲男女们得知这“真相”后不是又有无数亿愿意投到你门下了吗?就会无数年轻姑娘愿意主动脱了衣服睡到你床上和你行房,搞男女双修、性命双修、乌七八糟什么的,你不是马上就又变得很值钱了吗?不是又有了和陈水扁这样的大人物商业谈判、讨价还价、相互利用的筹码了吗?大法事业一红火,您念念不忘要救度中共党员的伟业不就更有希望了吗?“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们”就不明白了,这么大的好事,只需要您简单地放张照片出来就可以的,可您为什么就不做呢?以前你那么喜欢显示的,现在为什么就不能显示了呢?
_________________
http://freshrain.7.forumer.com/viewtopic.php?t=1733

胡耀邦当年这一不当言论究竟给中国带来了多大的灾难?

Friday, May 8th, 2009

法轮功邪教组织至今仍然拿中共的“三不政策”为自己十年前425包围中南海的罪行辩解。说当年之所以包围中南海,不仅仅是因为天津有学员被中共抓捕,而确实是想借题发挥准备大做文章向中共发难的,以解决长期以来,中共违反自己以前制定的“三不政策”,对法轮功进行调查的问题,也就是“迫害”法轮功的问题。
所谓“三不政策”是指1982年胡耀邦当政时,授意中宣部对民间特异功能现象发出过的一个通知,即“不宣传,不争论、不批评”。而这一含糊不清的“政策”不幸最后成为法轮功邪教组织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法宝了。
众所周知,这种所谓的“政策”,只需官僚一句话而已,这种现象也只有党文化的中国才有,毫无法制观念,和现在法制社会格格不入,无论怎样也不能代替法律的实施。而口口声声要批判党文化的李洪志却总是要在党文化的政策里为自己寻求保护,妄图游离于法律管辖之外。
那么这种“迫害”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当税务局要调查它偷税漏税的罪行时,它就把“三不政策”拿出来当挡箭牌,说追缴了它的欠款就是“迫害”了它,是违反“三不政策”的。当国安部听群众举报说它擅自组建反动会道门而调查它时,它也称自己的任何行为受到“三不政策”的保护,不受法律的限制,国安部门奈何它不得,调查了它就是“迫害”了它。当公安部门听群众举报,说它造国家领导人的谣而讯问它时,它也说这种讯问也违反了“三不政策”,谁敢讯问它就是“迫害”了它。当文化部门发现它出版的书籍涉嫌宣扬封建迷信,依据法律法规拒绝为其发放书号,没收它的书籍时,竟然也被它说成是违反了“三不政策”,也说成了是“迫害”。这就是说,它想靠这“三不政策”获得一种当年帝国主义在中国才享有的“治外法权”,成为一个法律管不得的“特权”阶层的人,国家得老老实实容忍它肆意横行。
要知道,所谓“三不政策”顶多是中共当时对特异功能现象的研究所持的态度而已,并非是限制象何祚庥这样的公民个人对“伪科学”质疑的自由,也并非放任李洪志这种江湖骗子可以超越法律管辖组织大规模气功组织和邪教宣传。“不批评不争论”特异功能,并不代表李洪志就可以天马行空,有偷税漏税的自由,有擅自组建宗教组织,宣扬封建迷信的自由了。李洪志却故意混淆两者的界限,任意歪曲“三不政策”的外延和内涵,为自己肆意妄为、撒泼耍赖寻找保护伞。
同样在1982年,中央还有政策出台,就是禁止在宗教场合以外宣传宗教,而李洪志一伙只讲对自己有利的政策,对自己不利的从不提及,依旧我行我素地在各种讲法会上,大肆篡改佛教道教为自己装点门面。世人不禁要问了,你既然那么尊重中共各项政策的,为什么这里就不尊重了呢?
说句实在话,公安、国安、税务、文化等部门已经对它网开一面了。若不是它自己为人刻薄,心地狭窄,极端吝啬,把原来那么多象李晶超、宋柄晨、刘凤才等早期合作者都得罪光,使他们发了疯一样去和众多老干部老同志联名写举报信,使这些部门桌上收到的举报信堆积如山,我想这些部门可能至今仍对它睁一眼闭一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主观上根本没有和它过不去的意思,更不用说中央的罗干吃饱了和它过不去了。群众反映都那么大了,这些部门当然应该对其进行调查和询问,即使内部对它是不是邪教有自己的看法,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哪里称得上是“迫害”呢?若中共真的迫害了你,你怎么可能顺利移民出国,并在布置包围中南海任务时还能来去自由?
李洪志不仅不向内找,不扪心自问为什么自己总是和别人搞不好?为什么那么多以前的朋友都和自己翻了脸?为什么最后都搞得不愉快而收场?它不去检讨这种情况是不是自己人品过于卑劣,贪心太大,分赃不均造成的,反而以此作为向中共发难的借口,是不是太牵强了呢?
法轮功邪教组织还认为,中共应该对其万人包围中南海的举动,怀以神佛般宽大的情绪,宽容甚至欢迎它们的这种向国家提建议的方式,否则就是邪恶。中共要是邪恶了,那法轮功肯定就是正义的了,所以现在反共反得有理。这就好象要以枪杆子起家的中共提高心性,以成全作为所谓“修炼人”的大法弟子们长功。
中共本来就是常人的组织,怎么能单方面地要求中共象神佛一样善意地来对待它们这种挑衅行为呢?来任由你们撒泼呢?你们不向内找,不求提高自己的心性,让自己心性象神佛一样对待别人而成佛,却反过来向外找,苛求中共的心性,总奢望常人放弃常人之心,以神佛的心性来对你们,这不很可笑吗?我想问一声诸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们,到底谁在“修炼”啊?是中共还是你们啊?凭什么中共心性提高了,却让你们去成佛啊?
若你们容忍不了中共这种常人心性,那必然也容忍不了所有常人的心性,常人就是沾火就着的,常人就是都有邪恶一面的,否则就不是常人了。常人的政权就是要采取暴力等等手段的。任何一个常人,谁也受不了你们万人围堵在人家门口讲真相这种方式的。即使是对方再有理,即使按照法律程序去起诉了常人,大多数常人尚且要采取对立情绪,何况堂堂中共受了你们的气后还得对你们保持“非常人”的情绪?
那么按法轮功的逻辑,也准备和所有的常人不共戴天了?所有的常人也是你们的敌人了。这不就是反人类了吗?中共说你们反人类反社会难道说错了吗?你们在世间确实没有容身之地了,难怪搞到现在完全成了人类的对立面。除非你们把人类全部杀光,否则你们永远不可能和人类和平相处的,因为你们就是魔鬼。

成语故事之“蒋干盗书”

Monday, May 4th, 2009

在法轮功被中共镇压十周年的重要时机,法轮功的喉舌明贿网并未如大众所预料的那样,由其蛰伏一年未公开露面的大头目李洪志出来发表经文,而是由一直躲在后台的原中共公安部高级特务,法轮功的二号人物叶浩代为发表致词。舆论一致认为,这代表李洪志长期受叶浩软禁的传言属实,只因二人分赃不均,权力斗争日趋激烈,已经水火不容,故李洪志拒绝再在叶浩所控制的明慧网上发表言论。叶浩也借机跳上前台,似以法轮领袖身份,又似以普通弟子身份在明慧最重要的位置发言,大肆抬高自己,刻意淡化以前李洪志在众人心目中的印象,试探性地察看弟子们的反映,如见弟子们愿接纳它这个新领袖,以后就敢一脚将李洪志踢开,取而代之。若情况不妙,再缩回去做李洪志的工作不迟。
此举在大法弟子们中的反映极其强烈,法轮功唐奇宗的众弟子们在其天仙论坛上群起抗议。他们虽然痛恨李洪志,但对叶浩更无感情可言。让叶浩取代李洪志,他们是断不可接受的。但是我想,他们的做法实在是太老实的,错失了一次清算李洪志的绝好机会。
三国时的周瑜就成功里利用了前来劝降的曹操谋士蒋干,故意让愚蠢的蒋干偷去一封假信给曹操看,使曹操作出了错误的判断而杀掉了对东吴水军产生威胁的蔡瑁、张允二将。史称“蒋干盗书”之计。
唐奇等人若心有灵犀,应早能揣摩到叶浩此举的用意,掌握了它的心理动态,继而将计就计,也来个借刀杀人。你可以动员你们唐奇宗的弟子在天仙论坛上欢呼雀跃,高叫什么“遵义会议再次召开,纠正了李洪志左倾盲动主义的错误路线,叶浩同志重新回到了领导岗位上,挽救了红军挽救了党,拨正了船头升起了风帆,大法从此有希望了,一亿弟子彻夜难眠,夜不能寐,翘首盼望着拨乱反正的这一天,就想当年听说打倒四人帮一样欢欣鼓舞,热泪盈眶。云云。”你们代表所有大法弟子,大造舆论,历数李洪志多年来欺骗你们的罪恶,赞美叶浩与它开展的激烈的路线斗争,一致劝进叶浩做你们的首领,总之顺着叶浩的意思说,促使叶浩放下顾虑,放心大胆地觉得自己继承汗位之民心所向,天意所归,自动把它和李洪志之间的矛盾公开化,这样就再也收不回去了。
明贿邪徒平时经常象蒋干那样偷看仙论坛和我的“救苦寻声谍报网”来掌握新动向的。见此情景,必象蒋干一样中计,以为窃取了最机密的情报,欣欣然疯颠颠哈巴狗般忙不迭地跑回去报喜,以邀功请赏,向那现代曹操,叶浩先生做报告。叶浩一听,信以为真,也会象曹操一样错误地判断形势,后悔自己跳到前台太晚了:“没想到我在这些人心中还有这么崇高的地位呀,他们对李洪志早已那么厌恶啦?早知李洪志在民意调查中支持率这么低,这么不得人心,我前两年就该出山,让这些蠢货为我所用去当炮灰了。”这么看来,这李洪志根本不必留着当金字招牌供着了,以前为留着它防着以后有用,没少浪费猪饲料喂养,现在看来大可不必再饲养了,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留着的话,李洪志还可能妄图东山再起夺我权呢!不如现在杀了好,于是下令杀手立即处决了李洪志,让其在一杯毒酒、一段白绫、一把日本剖腹刀里选一样自裁,对外就说李洪志已经圆满到另外空间去和旧势力作战了,自己则摇身一变,正式登基,转正为教主。
兵者,诡道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李洪志虽然躲在国外,也难逃我们借刀杀人之计,它做了那么多坏事,扯了那么多谎,终究逃不过应有的惩罚。虽然剥其皮,抽其筋,食其肉也消不了千万大法弟子的心头之恨,但李洪志有这样的下场,千千万万被它愚弄而致死致伤致残了的大法弟子们,你们也可以瞑目了!你们的仇,唐奇替你们报了。
等叶浩黄袍加身,宣布了李洪志的死讯,得意洋洋地准备对你们发号施令的时候,你们再变脸不迟,大骂叶浩弑君杀父,号召所有大法弟子为李洪志报仇,叫叶浩“别做拿我们当炮灰的美梦了”。这时候它方知中计,此时的心情一定比当年曹操明白过来时还要恼羞成怒,血压一下升高,也去阎王那报到去了。
要在江湖上混,对叶浩这种坏人就得用这么个规矩:它坏,你比它还坏,它奸,你比它还要奸,只能你玩了它,不能它把你给玩了。等它明白了这点,就知道自己不是你对手了,有你在,它就知道前途无望了,就知道目的是绝对达不到的了,也就老实了。即使它没死,也知道自己已经被历史淘汰了,七十多岁的人早该退出历史舞台了,从此得个半身不遂老老实实回家吃养老金去了。
只可惜,唐奇等人还是太老实了,只会去中叶浩的计,不会设计去让叶浩去钻,被叶浩牵着鼻子走,心里想什么,嘴里就会说什么出来,错失了报仇的大好机会。还是吸取教训吧,以后要学会心里想的和嘴里说的不一致。
_________
http://freshrain.7.forumer.com/viewtopic.php?t=1727&sid=c80f7c32b8f10a32fcc48f5e27eeab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