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9

王元泰少校的发言稿:“我是四川强奸犯,但我代表整个海外民运支持台独、藏独、疆独、蒙独!”

Tuesday, July 28th, 2009

“我是四川强奸犯,但我代表整个海外民运支持台独、藏独、疆独、蒙独!”
——王元泰少校在“疆独”组织大会上的发言稿
台湾“军情局”少校情报员、“北京之春”杂志社经理薛伟(原名王元泰,曾因强奸罪在四川服刑十年)2000年11月13日从美国前往土耳其,参加“第三届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代表“海外民运组织”发表长篇演讲,公开宣示支持“台独”、“藏独”、“疆独”、“蒙独”。其讲话稿全文如下:
亲爱的朋友们、东土耳其斯坦的自由战士们:
我从美国纽约,飞了千山万里,到这里来参加你们的会议,我的主要目的:第一 ,是为了团结我们的力量来共同反对中共政权;第二,是为了表达我们海外的民运人士对你们的支持。支持你们什么?至少我可以代表海外民运人士说,支持你们民族自决的愿望和独立建国的要求。尽管这个会议在代表们的当中还有争议,在民主中国建立之时也许汉人的议会为了独立独拒份子会打架,我说的是我们自己会打架,不是跟你们打架,但是二十世纪是人权的世纪、民主的世纪,民族民主和独立自决的要求,这个潮流不可阻挡。前段时间,北约干涉南斯拉夫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
这些年来,我到过印度、德国、美国,我在印度、德国、美国见过十四世达赖喇嘛,去年我到过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会见过贝宁将军和阿布总理,我在德国见过杜立昆和小艾沙,我在瑞典见过法鲁克先生,为什么,就是要团结我们共同的力量。我经常告诉我在海外的民运朋友们,你们反对西藏、新疆独立,那你自己为什么还要在海外拿护照,在外国拿绿卡,你自己不也独立于中国了吗?为什么只许你自己独立而不许别人独立呢?我可以说,我对这些朋友说,你可以提出不同的意见,你可以不同意某些人的看法,那是你们之间的分歧,但是你不能反对民族自决的愿望,反对正当的要求,因为这是台湾、西藏、东土多数人正义的呼声。
现在我们要做一个工作,就是要让大陆多数的同胞都知道民族自决的意义。刚才有人不是说,不要管汉族怎么样,你们只管独立你们自己的。但是我说,做汉族的教育工作也很重要,因为你们东土有一个缺点,就是你们这块土地刚刚在中国旁边,你们这块土地不能搬到欧洲和美洲去,所以你们不能不同中国打交道,哪怕是做邻居或者做朋友,一个恶的邻居、恶的朋友就没有一个善的邻居、善的朋友来得好。我们在海外发行了一本民运的杂志叫“北京之春”,我们就是要告诉大陆人民民族自决的道理,我们登过很多反应你们的文章,我们也收到过很多的读者来信,他们说,我们过去听共产党讲新疆人杀汉人,看了你们的文章我们才知道原来是共产党在欺负维吾尔族人,我们才明白了汉族人民和维吾尔族人民为什么要起义、为什么要抗争。不要对汉人都失望,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同情你们,相信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今后还会有更多的汉人同情你们。
我也曾经跟民运朋友讲,独立和统一就象一个人结婚一样,结婚是要双方都同意的,但是离婚只要一方坚持,最后还得离婚。我们海外民运人士给自己设置了一个问题:是否中国民主了,民运成功了,这个独立问题就解决了?没有这么简单,大中国主义的思想还存在。所以我们认为,如果中国民运成功了,掌握政权了,我们对于民族独立的政策要有三个原则:
第一个原则是民主的原则,就是承认民族自决的权利。爱沙尼亚可以独立,立陶宛可以独立,为什么东土耳其斯坦就不能独立?其实,不但东土人民可以独立,台湾人民可以独立,西藏人民可以独立,内蒙古人民也可以独立,只要符合多数人民的意愿。
第二个原则是和平的原则,就是如果他们一定要独立,我们发生了争论的话,绝对不可以动军队、动武力去镇压他们,只可以通过谈判。有一位民运人士说,中国民主化以后,要是他在中国当领袖,如果议会不同意少数民族独立,那他一定辞职。
第三个原则是做主的原则,就是我们要有耐心、要有时间,让各族人民互相沟通,相互间有一个交流,加强理解,表达我们的善意,经过一定时间之后,西藏和新疆人民可以通过公民投票来决定自己的命运,但是这种公民投票不是汉族和维族一起投,而是维吾尔人自己投。
下面我来谈一谈有关大陆和平的问题。我们宣传和平、理性、非暴力,这是因为我们面对一个极端残忍的、现代化的法西斯政权,我们不愿意作无谓的牺牲,我们也不会有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独立的总体问题,这实际上都牵涉到政治。但是,在中共的镇压面前,人民有武装自卫的权利。在东土耳其斯坦,因为反抗中共被杀、被关的那些东土人民,他们清楚,如果说用和平的方式不能够改变中共政权,总有一天,中国的各族人民会武装总起义,人民不会甘心情愿永远被屠杀,那一天也就是我们各族人民各自宣布独立的那一天。有些人对我说,连达赖喇嘛都只要求自治,为什么你还主张独立?我说我理解达赖喇嘛,他的话是含着眼泪违心地说的,他作为一个宗教领袖,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人民,而不得不接受屈辱的和平。我们作为汉族人,如果我们追求的是民主自由,那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把别人心里边最需要的东西奉献给别人呢?
最后,我给你们提点建议。你们的人民是勇敢的人民,你们的斗争是很坚决的,你们牺牲了很多的无辜的生命,你们也得到了很多国家的支持,但是你们的国际影响比西藏流亡政府要小,因此我希望你们要有一个统一的组织,要有一个流亡政府,要制定出具体的政策、策略,推举一个公认的领袖,在很多国家要派出你们的代表或发言人,你们要有自己的杂志和自己的报纸、自己的新闻公报,在联合国也要有你们的声音,你们最好有一个联络机构,你们需要有很多朋友,当然也应该有汉人朋友。
刚才看了这里放映的电影,我非常感动,因为我自己也坐过中共的十年监狱,我二十岁到三十岁都是在中国监狱里度过的,我带过脚镣、带过手铐、也被侮辱过,因此我和被压迫者的心是相连的、相通的。我们的目标是一致,即使我们之间有不同的意见,我们可以进行交流。请相信,在中国民主党里边,也有很多的民运人士支持你们独立的愿望,让我们团结起来反对我们共同的敌人,东土、台湾、西藏、内蒙的独立运动万岁!
谢谢!
薛伟
2000年11月13日
(《小参考》编者李洪宽2000年11月17日根据录音整理)
王元泰少校的发言稿

严厉谴责中共不作为,热烈庆祝汉人自卫军成立!

Wednesday, July 8th, 2009

7月五日,当维族暴徒袭击下班回家的汉人平民,割断他们的喉管,乱棍击打他们的天灵盖的时候。中共绝大多数的警力却部署在自己党政机关的大门口,保护着官僚们的安全。直到晚上才勉强出动装甲车沿途给遇难的汉人收尸。
几十年来的经验告诉中共,汉人不团结,所以汉人的利益不值得中共重视,汉人的生命比草还贱。死多少汉人也没死一个少数民族重要,维族死一个,全族都要出动,中共就会受美国老板批评,而汉人再受气也组织不起来象样的抵抗,不会给他们制造麻烦。
然而今天中共才知道这个算盘打错了,上万青壮年汉人已经受够了,既然你中共欺软怕硬,不仅堂而皇之地在政策方面单方面优惠维族,而且私下里也从不尊重自己制订的法律,不能公平地执行法律,长期放任维族的暴行,对维族实行“二少一宽”政策,即“少抓少杀宽大处理”。只要维族侵犯的是汉族平民的利益,而不是高级领导的利益,就坐视维族对汉人肆意烧杀而不作为,那麽咱们汉人也没有必要尊重你们那法律。汉人只有自己拿起武器保护自己,组成自卫军,去给自己寻求公正,不需要你们那若有若无的警力保护了。
这有什么不对?!什么狗屁民族团结,全是狗屁,全是自欺欺人骗人的鬼话!
今天汉人自卫军成立得好!让中共终于看到了汉人民众的力量,知道汉人也不是好欺负的,看你中共以后是不是还要继续执行偏袒维族的政策?我呼吁当地的汉人自卫军不要受中共的阻拦,冲破封锁线,用铁棍和砍刀和维族拼上一场,狠狠教训教训这些学不好的劣等民族!只有这样,才能让中共知道民众的力量,它们中共的高官才会重视我们!
不是汉族沉沦,就是维族老实下来!
__________
救苦寻声谍报网
http://freshrain.7.forumer.com/

帝制者,救中国之妙药也(五、恢复帝制,取缔工业)

Friday, July 3rd, 2009

说到我们国家的帝制,留在我们印象中的就是那种男耕女织的农耕文化,农业社会。不错,这才是正常的人类社会,而现在所谓民主共和的社会制度,及其配套的工业社会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是人类异常的社会形态。加上现代科学,都是外星人强加在人类的身上的,给人类尝点甜头,目的是想控制人类,让人类毁灭,然后再代替人类。本文谨从工业社会和农业社会的生产生活方式对比入手,来阐明这个问题。
在帝制下的农业社会中,“务本”就是指种田。种田读书是最正常不过的人类生活方式,直到近上世纪解放初期,我国很多地方的农业机械依旧还是处于宋代的水平,原始而实用,相对于现代农业来说,虽然效率比较低下,但能基本能够维持整个社会的各种需求,使绝大多数的人口摆脱不了土地。直到现代工业加入到农业生产之中,才使大量人口从土地里“解放”了出来,充实到现代社会纷繁复杂的各种职业之中。越到后来,人们越耻于象种田那样的诚实劳动,而以从事炒股、炒楼这种投机取巧的行当为荣,反觉得这是自己聪明才赚到的钱,实际是离“道”日远,以前被人们看不起的商人成了最受捧的行业,农民成了最低等的人群,仅比乞丐好一些,当官靠的不是读圣贤书出来的读书郎,而是靠入党靠走门子,在西方,做官要么是读外星科技出来的博士,要么是巧舌如簧哄骗别人的律师。
除此以外,读书做官是最令人羡慕的职业,辅助性的职业有医、卜、星、相等等,商业不发达,金融典当等行业更是幼稚,而且普遍被人看不起,认为这些不是正行,听起来多少有点“歪门邪道”的意思。农耕文化中没有工业,而只有小手工业,社会结构较简单。直到明朝,这一切方发展成熟,社会政治制度和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日臻完善,相得益彰,中华帝制文明达到最完善的境界,不仅物质文明完全能适应人们有尊严的生活需求,而且普遍崇尚高雅的精神生活,各种宗教学说盛行,让人们追求更高的精神境界,人人讲礼仪,个个崇诗文,从中获得快乐,这才是正常的成熟的人类社会形态,我相信那时的人远比现在的人内涵丰富许多,也幸福许多。现在的人却认为那种在都市里的白领生活才是最正常的生活,而却我一直向往那时农家的生活,有几块地,种一些树,平时养鸡养鸭养牛,早出晚归,闲时读读书,坐坐禅,访访道,逛逛集,觉得这才是人正常的生活方式。
工业是不该在人类社会出现的,它虽然带来了更大的物质文明,也让人们从中得到了快乐,而这种快乐不仅多余,而且是有害甚至是致命的,它仅仅带给人们一些便利和舒坦,其代价却让整个人类乃至整个地球为之走上灭亡的道路。相比之下,人类从工业中得到的是芝麻,丢掉的是西瓜。因为什么事情都不能走极端,社会有小手工业就足以服务人们的需求了,人类一味追求工业化程度越高,满足其不断增加的无止境的各种需求欲望。以为科技越发达就越好,实际离人类毁灭就越近,离地球毁灭就越快。就象体育锻炼一样,适当的体育运动有利于身体健康,而为了得冠军去参加专业竞技体育训练,则反而会对身体带来伤病,反而老得快,反而对身体不利,看看姚明刘翔,你就知道了。关于这些,我在后文中还会就此详细展开阐述。
要是我们离开现代工业,回到明朝,我们会发现那时人类的生活质量并不必现在差。从吃的方面来说,描述明朝社会的小说《儒林外史》中就出现了这么一些我们现在还在食用的菜肴,低档的有豆腐乳、大头菜、笋干等早餐佐菜,到了酒家,上的是黄闷鱼、醉白鱼、白切肚子、京炒肉、煎肉元、闷青鱼、煮鲢头,这只还是些家常菜,我看比现在还吃的好,现在人吃得还不如几十年前好呢,许多老师傅死了,把绝技都带棺材里去了,很多有名的菜你根本就吃不上了,还怎么和明朝时的比?我们可能会想象,在更远的宋朝,人们不知道会比现在吃得差多少,其实那时的蔡京太师就能经常吃“蟹粉包子”,据说好吃得很。这么看来,农耕社会的人们一点也不必现在吃得差,要说现代人超过古人的地方,就是象广东人那样,什么动物都敢吃,不管有没有毒,连婴儿也要炖来吃。
在穿的方面,农耕社会的人也不比现在的人差,棉花在明朝的时候已经传到了中国,那时的人们除了经济原因穿不起棉制品而只能穿葛麻布料的以外,富人穿得普遍比现在人好,大多数人已经可以穿上吸汗透气的棉内衣了。夏季有丝绸外套,冬季穿皮裘大衣,一点也不次于现在人。而现在人呢?大多穿的是从石油里提取的化纤织品,象晴纶、的确良,虽然产量大,但和很多皮肤病的出现有关。现在的人要再想穿绸裹缎,冬天拥有水獭皮大衣,估计不是大富翁还买不起呢。
说住的方面,是不是一定住现在工业社会的房子就比明朝农业社会的房子好呢?大家知道,即使在日本二战时期,乃至现在,很多都是唐朝式的建筑,冬暖夏凉,是从唐朝学过去的,洗澡还保留那时的习惯,喜欢在大木桶里洗,从未听说有什么不便。明朝有点钱人家的建筑,更多的是象《红楼梦》大观园一样,或者就象苏州园林那种拙政园、留园、狮子林那样雕梁画栋,小楼亭台,假山水景,住那里心情不知道要比住现在的筒子楼、多层、小高层舒服哪里去,而且现在的伪劣楼盘整体卧倒,一摔要摔死几百人。现在人,住的地方一点点小,同样也就四个墙壁,能和古代比的就是能加个空调,有个抽水马桶,喝自来水,你想再住明朝那样的房子,恐怕没十亿连地皮都买不起,只能当公园来看看解馋。空调用多了,得空调病不说,那氟利昂排放太多,造成了臭氧层空洞,地球的保护都被破坏了,很多人被太阳紫外线照射而生了奇怪的病。你权衡下利弊,空调究竟是好东西还是坏东西呢?工业化之后,人类比农业化时候究竟快乐多少?
要说行的方面,古代除了长途贩运、官员调迁、进京赶考、僧道化缘、观光旅游外,人们的生活范围一般在几百里之内,大多数人一辈子在就在附近几个县转悠,根本不需要现在汽车飞机这样飞快的交通工具,一般不是骑马骑驴,就是坐轿坐船,但生活并未受到多大影响。也不会产生任何污染,更不需要开发什么能源,马只要吃点草就行,驴拉的屎还可以当肥料。而正是由于现代工业才使得交通工具变得尤其发达,老板才可以命令你得长期出差到很远的地方,使你疲于奔命,正因为有了先进的战船,才使得西方野蛮殖民者能够乘坐它绕过沙漠用武力侵犯东方的文明,正因为有了先进的交通工具,病毒可以更方便地全球传播,正因为有了先进的交通工具,地域的文化被相互影响而扭曲而没有了特色,正因为有了便利的交通,加上电影电视,才让西方那些符合人们饱暖思淫欲的秉性的魔鬼一般邪恶的价值体系,在全世界快速扩展开来。因为人心趋恶,学好很难,要学坏只一瞬间,你会发现长期生活在交通不便相对闭塞地区的人比较纯朴,连中南海找服务员都知道找那些小地方的女孩,觉得老实可靠,就不敢找大城市的见多识广的女孩,知道她们心地早坏了,连中共也懂这个。怕就怕交通便利了,改革开放让这么多原本朴实的农民进城,一进城,马上就会变本加厉的学坏。你说交通便利了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魔鬼掌握了人弱点,知道人类愚蠢,喜欢偷懒,喜欢享受,喜欢争斗,喜欢攀比,又贪小,又没有眼光,只顾眼前,不计后果,骗人们接受去接受工业,让人类贪图工业带来的所谓“便利,舒服”的假现实而接受了它,就象贪图自己能参与政治而选择民主丢弃帝制一样。有的人说:“这有什么不好?我不是切切实实舒服了吗?工业化虽然使得生活节奏加快,但我辛苦工作,为的就是享受这些工业文明的成果,多赚了钱,我可以寻找快乐。”可是我要说了。你的付出和你的快乐成正比吗?用和以前农业社会相等的辛苦,能换来相等的幸福吗?你认为你现在活得幸福,还是几百年前明朝的人幸福呢?最后你有多少时间享受了“现代文明”呢?在工业社会里讲究竞争,各种压力逼得人透不过气,哪里还可能有农耕文化中陶渊明那种悠哉游哉的生活呢?为了竞争,得比别人花更多的时间才可能不被淘汰,除了工作时间,除了无休止的加班,还剩得下多少时间去享受所谓的“快乐”?稍微偷懒几天就“落后”了。我很奇怪为什么人类会热衷于过这种生活?自己在为谁当“奴隶”呢?丢弃了幸福,自己去找罪受。一晃这一辈子就这么忙过去了,转眼就到退休年龄了,还没过上几天快乐的日子,多年的紧张生活,已经给自己带来一身病,不是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就是高血压,颈锥病,还怎么享受快乐?现在的人起码都是亚健康,这不就是人类整体都在干一件傻事吗?
人觉得凡是能有助于满足自己的欲望的都是对的。所以一味地提高科技,一味追求享受,一味追求竞争,无限制地想从工业和科学中追求“舒服和便利”,其结果往往适得其反。就象我刚才举的体育运动和竞技体育的关系一样,追求名利搞了几年竞技体育,不仅伤了身体,还会少活几年。因为什么事情都不能由着性子一味地去满足欲望,什么事情都得讲中庸,都得讲节制,比如吃好点确实有益健康,可是你要由着性子大鱼大肉大吃大喝,一味地满足自己的食欲,不用几年,保证心血管疾病来了,高血压来了,糖尿病来了。性交是必须的,否则就没了后代,适当地性交有益身体机能的调和,可是人若不顾一切地去满足性欲,不几年就会腰酸背痛,迎风流泪,离下世的光景也就不远了。
人却赞美这种追求,说是应该“发展”,说这是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是必然的趋势。所以一味地“向前发展”。可“发展”并不一定是件好事。正因为年龄有“发展”,人才会变老,人才会死,正因为“发展”,地球才会毁灭。佛家讲不生,道家讲不死,都是不想再发展什么了,只想让时间停留在一个美好的节点上。天上的神仙,看上去永远那么年轻,男的永远二十来岁,女的永远是最美丽的十七八岁,就是因为不“发展”了。我们中国人讲中庸,什么事情都不由着性子乱来,都有节制,所以发展农耕文化到明朝就不想再发展下去了,觉得已经完全能满足人类的所有需要了。这种生产生活方式基本对地球没有破坏,没有污染,再多追求就是贪心,就会受到大自然的报复。如果一直保持明朝这种生活方式生产方式,地球不知道能保持到什么时候。可惜的是,西方的魔鬼利用武力,利用人类的愚昧破坏了这一切,加上此后的中国都是那些最坏最愚昧的坏人当道,带领着愚昧的民众,完全抛弃帝制,视农耕文化为落后和愚昧,就九牛拉不回地随着西方而去了。
这还不是主要的,工业化给人类带来的损失远不止这些,正因为有了工业化,地球才会被毁灭,人类才会被灭亡,地球上要一直是“缓、慢、圆”农耕文化的话,就一直不会灭亡。就象埋在土里的瑜伽修行者一样,细胞分裂的时间越来越长,使生命也顺带延长。
地球从远古到现代工业产生的漫长岁月里,几乎没有受到致命的威胁,可自从发生了工业革命,从其产生到现在仅仅一百多年,地球就已经不堪重负,而极端恶化,濒临绝境了,你说工业毁灭的速度有多快?这并非是危言耸听,轻重工业、冶金工业、化学工业制造毒水排进江河,每天人类排放大量生活垃圾,很多都是无法分解又带毒的塑料袋、塑料饭盒等等,扔进河里,埋入地下,或随风飘零,大自然又没有能力解这些毒。太湖等鱼米之乡从此成了绿藻之地,电力工业制造毒气形成酸雨,煤炭工业挖得山崩地裂,还不包括核工业的威胁,世界上的核武器已经足以销毁地球无数次了,这都是现代工业带来的结果。据说上一次地球毁灭也是这个原因。而人们从中获得的好处,仅仅是为了“便利了一点,舒服了一点”,只给人类带来一个虚幻的“先进”的感觉而已。
地球只适合农耕文化,工业文化本不该地球上所有,工业是摧毁地球的快速毒药,不用两百年就能把地球给毁了。大自然,或者称“神”,已经巧妙地给人类安排好了一切,不需人特别去钻研,人只需用小手工也粗加工大自然的赐予,就能解决一切问题。你会感觉到这一切似乎都是浑然天成的。夏天天热了,地上就会在这个时候成熟西瓜给人解暑,水里就会长出鲜荷给人清热。每一种病,总能在大自然中找到一种或者几种东西来治愈,有的是草,有的是根,有的动物的角,有的甚至是金属,这就是中医。找个树根,随便修理一下就可以制作成一个杯子泡茶喝,古色古香,别有情趣,大自然给予的一切才是最好的,这才是返朴归真。不需你费尽心机自作聪明地造作地去专门制造,凡是刻意造出来的东西,多少都会给这个地球给人类带来不利的因素。
脏水经过蒸发,边成了雨雪,山顶永远能流下纯净的泉水,大自然是一个最好的新陈代谢循环机器,一切废物、排泄物、尸体,腐烂后都会被大自然吸收后变为养份,都会象这样又循环成新的一切。
而工业的排放废气废水,工业的成品,可不是小手工业初加工生成的,而是经过极其复杂的化学反应产生,都是大自然无力腐烂无力净化的物质,不仅对人体有害,而且对环境有害,对气候有害,刚开始时不觉得,时间一长,人类就永远喝不上纯净的水了。这样,人类喝的是毒性极大的工业废水,吃的是转基因食品,吃的是用抗生素喂食过的鱼肉,用激素催生的猪、牛、鸡、鸭,打过农药抗虫害的蔬菜。就是菜谱作料里都有很多工业品,那白砂糖与其说是糖不如说是一种化工品,你贪那味道,一吃多了,就得糖尿病。那味精谁知道是什么东西?谁清楚可乐里是什么成分?谁清楚女士化妆品是什么化工品?搽进皮肤,人体能否把这些物质良性循环?农业社会根本没这东西,吃的鲜味是食物本身的鲜味,哪里用得着这些?
这些激素、农药、糖份、抗生素,无论是在人体里,还是被排泄掉,或者散布在空气、土壤、河海里,大自然无法将其还原成有益无害的物质,永远带毒。人死了埋土里,或者烧了,这些物质并不随之分解,又会被植物吸收,然后又被别的动物和人再吃进去。结果人类身体里面什么东西都有,越积越多,现在连远在南极的企鹅身体里都有了农药的成分,产生恶性循环,人能不生各种各样的怪病吗?都是农耕文化中闻所未闻的新病种,各种各样的肿瘤。等这种物质一代代积累到一定程度,会来个总爆发,不仅人类的怪病越来越多,而且气候也象现在这样越来越反常,越来越走极端,下的雨都是酸雨,江河断流,鱼虾绝迹,或许人类真的象李洪志说的那样,象上一次地球人类那样,因为环境污染而再次灭亡。而这一切,就是为了急功近利,为了一点点的方便,为了一时的舒服,发展了工业而造成的。
现在的西药也是工业化的产物,李洪志说打针打进身体里的那药水才是最脏的东西,我看很有道理。工业给人类的生活规律和环境带来巨变,使人生出各种各样的怪病,又不得不去吃各种各样古怪的西药,这些药实际也是经过复杂程序生产出来的化工品,也是无法经过人体和大自然还原成无毒物质的,使人毒上加毒。不象中药,即使有毒,即使这药把人毒死,尸体里那毒药还能分解转化,而西药即使没把人毒死,人排泄掉或者死后,那物质多数也不会被分解和转化,就永远象埋在地下的一次性泡沫塑料饭盒那样,几百年都降解不掉,给土地带来危害,把恶果留给子孙。
破坏大自然给人类安排好的一切,必定会遭到惩罚。而破坏大自然的主要就是工业,人类为了增加产量而用了生物科技搞出来的激素甚至去转变基因、为了杀虫而用了农药、为了方便而使用化学工业搞出来的化肥、为了获得各种金属而发展了产生大量毒水,等等等等,都暂时解决了一点小问题,反而给自己带来永远解决不了的大问题。所做的事情等于是为自己挖坟墓,为自己酿毒药。
再说下去就有点迷信了,会使别人更不相信了。大家知道,敬神敬佛要用水果鲜花,得点香蜡。只是神佛等高层生命把鲜花水果在另外空间的形式拿去享用了,把香蜡燃烧后,把从看得见的烟散开形成看不见的烟尘,也就是净化后的物质给吸收了。而现在所有的水,所有的泥土都带有工业化后遗留的化工毒素,水果鲜花在土里靠水长熟里面带有,香蜡也有,燃烧后不可能净化得了,就象那塑料袋燃烧后形成更毒更难闻的黑烟一样。那么拿这些敬神佛,等于在毒害神佛,神佛吃了,那在他那个世界里也不能纯净了。连天国世界也因此有了问题带了毒。你说这是件小事吗?如何不叫神佛惩罚人类呢?
大自然公平地对待着人,人要是重德,就不会粮食不够吃,就不必用化肥来增产,也就不会出现使用化肥后的土地,几十年后硬结成块再也长不出庄稼的局面。人要是心地善良,就不会有那么多病虫害吃田地的庄稼,和人类抢饭吃,就不必去发明农药杀虫,就不会发生杀了虫后,人同时把残留在蔬菜瓜果上的毒药也给吃了中毒的事情。人的贪心要不大,杀心要不大,乐于生活在无忧无虑的农耕社会中,就不会去发展工业,就不会乐于钻研坦克、机枪、战斗机、轰炸机、原子弹这种毁灭世界的自杀武器。归根到底,是因为人类心态不平,心术不正造成的。
如解此忧,必须立即恢复帝制,刻不容缓,让全世界都回归到适应地球和人类生活的农耕社会,取缔工业,并取缔建筑在工业革命上建立起来的资本主义、民主共和制度,以及配套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唯有如此,才能救中国,唯有如此,才能救世界。中国在实行帝制后应该用王道向这些蛮夷宣传帝制思想,实在不肯听的,就必须用武力强迫其改制,消灭工业,甚至可以灭绝这个种族,因为这个种族要连累真个地球,是来毁灭地球的。否则只要有一个国家还在搞工业,地球被败坏被污染被毁灭的问题就永远得不到解决。
————————
中华帝制复兴党:
http://freshrain.7.forumer.com/viewtopic.php?t=1790&sid=380073b54a48105724034e0df94bdea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