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10

1999年王希哲放弃起诉魏京生,2010年魏京生咸鱼翻身,得以勾结共特在纽约再次分裂破坏中国民主党!

Sunday, April 4th, 2010

魏京生终于参加共产党“培养的特务”组织了?
【老王按】“纽约朋友”又另拉山头,搞了个“民主党”。这无所谓,谁爱搞就搞去。好像开会,魏京生也去了。于是,网上有人把魏京生当年关于中国民主党是共产党“培养的特务”组织,共产党“让他们自己培养的特务都出来组党”的对台湾杂志《新新闻》董事长司马文武的讲话,拿了出来,连带当年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为魏京生诬蔑国内民主党特务,状告魏京生的案子,也拿了出来。这是“咸丰年代”旧闻了,老王打开信箱今天看到,还是觉得颇新鲜,颇有趣。干脆放到这个坛上,也给大家再看看,想一想:
魏京生为他当年诬蔑中国民主党是共产党“培养的特务”组织一事,道过歉吗?没有。他今天要“转型”了,也“民主党”了,就始终对1998年艰难创始的民主党还缺一个“转型正义”。历史的事可以过去,但需要道歉,“08宪章”都这么说的呀。没有这个道歉一声的“转型正义”,魏京生今天与王有才这些“特务”们坐在一起,算什么呢?算魏京生终于参加共产党“培养的特务”组织了?
王希哲
2010-04-03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055587
魏京生诽谤中国民主党
民主党人控告魏京生
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秘书长王希哲和国内民主党人等于一九九九年二月五日向纽约州高等法院,皇后区法院提交了诉状,状告魏京生诽谤中国民主党和民主党人。
中国民主党信息中心采访了王希哲:为何要状告魏京生?王希哲回答如下:
一、任何政治人物针对他人的对公众的发言,都是要负责任的。说错了话,损害了他人,就必须公开道歉,引咎自责。这是民主社会的公理。魏京生不能例外。
二、魏京生污蔑的人,是正在共产党狱中蒙难的人。他们无法自辩。魏京生污蔑了人倒没事,反对他的污蔑,反对他在美国国会作伪证(为他污蔑的“共产党特务”作证?)倒成了" 闹场" ,倒成了" 丢脸"。这是正义的大颠倒,必须要把这桩公案辩个水落石出,才对得起狱中的蒙难者。
三、魏京生历来自以为高高在上,拒绝平等的对话。因此,只有对他的污蔑提出法律诉讼,才可能使他清醒,使他在对国内的民主运动问题上站到正确的立场上来。
针对魏京生对中国民主党和因组织党而被判刑的王有才、徐文立的不符事实的说词和攻击,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筹委会以及王有才、徐文立的家属这两天发表声明或谈话,提出正式反驳。
设在纽约的中国民主党信息中心从国内获得的消息称,魏京生在台湾和海外对中国民主党和因组党受刑的王有才、徐文立的一些不实评论、甚至攻击的谈话,正在国内民主党及民运界广泛传播。国内民运人士大多从电脑网络和海外传媒获得有关信息。
魏京生在接受台湾著名杂志《新新闻》董事长司马文武及总编辑陈裕鑫的专访时,对中国民主党做了正式的重要评论。专访刊登在一九九九年元月出版的六一七期。从电脑网络上下载的访问内容正在国内民运界广泛传阅,一片哗然,引起极大反响。
《新新闻》该篇专访的网址为:http://www.journalist.com.tw/weekly/old/toc/617.html
全文见《新新闻》六一七期,一九九九年元月出版。《新新闻》全世界发行,而且上网,在中国大陆也可读到。
(下面为魏京生原话)
“你在国内能公开成立民主党,公开发展组织?哪有那么容易!王有才干这些事的时侯,第一,他没有得到大家的允许,没有按照我九三年定下的路线走,因此大家批评他们,第二,我们认为他们这么干,还是有一定意义的,出来冲击一下,至少在克林顿去中国以前,给他来个证明,你老说中国人权状况改善,看,没有改善!
“这也很重要,既然他们已经干了,我们把事情往好的方向推,问题还不大。但共产党的招术也变了,共产党很聪明,现在他们也到生死存亡的时侯了,开始抓王有才,关了一天,全放!就让你做新闻都没有时间,因为你新闻从国内从消息传到海外,最快也要三四天才能见报。
“但是王有才也聪明,他知道我们在外头,需要这个,他事先跟我们沟通过,他在里面打警察,先骂警察,过来一揪他,他动手就打人家。”所以上面怎么做工作,警察还是不放,所以不是什么颠覆罪了,王有才是妨碍公务罪,他殴打警察!(众人笑)上面后来就跟底下商量,要他们顾大局,这些过程我们全知道。吵了一个月,才放出来,结果晚了,你们新闻已经做得很大。所以王有才是立了一功。
“但是共产党马上变招,让他们自己培养的特务都出来组党,都去注册登记,完了共产党还给个回应,说你们申请是还可以,但必须把不少于五十人的名单移交,五万美元以上的经费说清楚,还保证遵守宪法,这么一弄,还叫什么民运组织?”这招当时弄得风声挺大,很多人跑去组党,而且最后甚至说出。共产党已经做好良性互动准备,我们应当回应他们,应当接受共产党领导,甚至还有人要保证共产党领导权不变三十年!这真正的影响是掐断民众与民运的联系,相当恶毒!” (以上为魏京生原话)
对于魏京生的“王有才打警察”而被定为妨碍公务罪的说法,还在狱中的王有才之妻胡江霞感到非常可笑。胡江霞反驳魏京生说,王有才是一个受过教育的人,对人一向十分客气,连说话声音都不大。对于魏京生讲的“他(王有才)事先跟我们(魏京生)沟通过,(计划)在里头打警察”这番话,胡江霞感到莫名其妙。胡江霞指出,中共明明给王有才定的是“颠覆政权罪”,从未说过“妨碍公务罪”,这是事实。胡江霞十二日在电脑网络上读到上述专访后,对香港传媒反驳说,她不明白魏京生为什么说出这些不负责任的言论,胡江霞希望魏京生主动澄清此事,因这已对判刑十一年的王有才构成了伤害。
中国民主党浙江省筹委会秘书长、一同与王有才组党的朱虞夫表示,王有才为一文弱书生,体重才九十四斤,怎么可能主动殴打警察?朱虞夫指出,魏京生的言词在大陆民运界流传很广,他对民主党是由中共特务扩展起来的说法,是对民主党的“中伤”,已对整个民主党造成伤害。一位民主党的支持者看到魏京生的言论,深感痛心地说,这不是在帮助共产党迫害民主党吗?他建议海外民运人士不要太在乎魏,他说:“我问过国内民运,魏京生本来在国内就毫无根基,现在又攻击国内民主党,大家很反感。他回国不会被主流民运和老百姓接纳,不必和他纠缠。”另一位暂时不愿透露姓名的民主党成员说,目前正在搜集证据,必要时将对魏京生诽谤民主党提出法律起诉。
另外,魏京生在多种场合指称徐文立为中共特务。徐文立的妻子贺信彤多此表示感到十分痛心。徐文立入狱前,对外界曾表示,对于魏京生将其定性为中共特务的说法,“荒唐可笑”,“根本不值一驳”。
中国民主党信息中心说,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元月十二日从国内发出了一份正式书面声明,反驳和澄清魏京生对于中国民主党的攻击和不实说词。声明指出:“目前,海外朋友笑谈王有才不是什么颠覆政府罪,而是因打警察妨碍公务获罪,我们不知这位朋友从何得来这般消息,至今已关押两个月余的王有才先生,连其妻子也未获见面!我们希望有些朋友不要说伤害当事人的妻子及国内民运朋友的话,不要以个人恩怨对待所有组党人士。”这份书面声明还指出:“在中国,如何开展民主运动,如何推动社会进步,不是只是一条路可走,更不应当把走其它道路的人视为异己,搞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但可惜的是,先有人去各地,比如去湖南劝阻、干扰国内正常的组党运动继而又造出王有才打警察云云,实在令人遗憾!”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的这份声明强调:民主党仍将秉承“公开、理性、非暴力、合法”的原则,继续展开活动,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声明最后呼吁国内外的民运团结起来,努力促进中国民主制度的早日实现。
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秘书长王希哲发表评论指出,外界只知美国国会事件的表象,不知事情的根源。王希哲说,国会事件及海外民运的分歧,其根源在于对于中国民主党的态度、对组党人士的态度。是支持民主党、支持国内组党运动,还是诋毁、破坏、瓦解国内民主党,这是大是大非问题。就算美国国会不是公开民运两条路线分歧的适宜场合,但现在是将问题的真相说清楚的时侯了。魏京生在《新新闻》杂志上发表的言论,说明了他的内心想法。大家应当看得很清楚,魏京生在诋毁民主党和国内组党人士。魏京生指使国内的代理人到处瓦解民主党,事实具在,必要时将合盘托出。我们有义务起来保卫民主党,为受刑人主持公道。现在,共产党在迫害民主党和组党人士,我们在支持和保卫民主党。在这个时侯魏京生对民主党如此诋毁,他站在哪一边还不清楚吗?我们在国会想为国内民主党说句话,就说我们“闹国会”,就说我们“搞内斗”,人间还有没有公理?
另外,中国民主正义党发言人王炳章今天在接受美联社就《新新闻》魏京生言论的采访时指出,民运中存在不同观点不足为奇。王炳章说:“我对魏京生先生的一些做法和观点是支持的,比如游说世界人权大会和民主国家政府做出谴责中共迫害人权的决议等。但在国内民主党组党问题上,我就无法接受魏京生的观点。魏京生在《新新闻》上指谓王有才打警察,将国内一些冒着风险组织民主党的人士说成是共产党特务,将民主党的扩展说成是中共特务所为,这非常滑稽,毫无根据,使人难以理解。这种说法,伤害了国内民主党组党人士,伤害了国内民运,不利于国内突破中共一党专制的斗争,应于澄清。当然,我们在辩论是非时,应当讲事实,应当理性。但不能不尊重事实,不能歪曲事实。讲出事实真相的方式和场合或许可以更考究一些,但事实真相必须说清楚。在中国民主党面临中共迫害和打压的关键时刻,我们责无旁贷,必须挺身而出,保卫民主党,保卫国内组党运动的成果。”王炳章认为,围绕民主党问题的讨论,搞清问题症结,对民运不是有害,而是有利。真理辩明,才有利于团结。王炳章主张,大家应尽快坐在一起,交换观点,解开心结,寻求共同点,一起促进国内的民主运动。
(1999年1月14日)

梅思文劝王希哲不要对徐水良心慈手软

Thursday, April 1st, 2010

莫作东郭先生
—-劝王希哲不要对徐水良心慈手软
该人多次在联邦政府诬告民运多人,已经造成纽约四人因该人诬告耽误取得绿卡或耽误家人团聚。数名学自联重要成员因此远离民运。胡安宁就遭此人暗算多次,魏京生也不例外。唐伯侨、易改也多次遭此人暗算并造成二人之间重大误会。
劝王希哲先生莫作东郭先生,该人对民运及支持民主运动的百姓伤害甚大。
本居士对其每一言行均会密切注视,明人不做暗事,数年前早已在此对该人明示,本居士随时随地将其言行报送美国联邦机构。
草庵居士
(梅思文)
2010-03-21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3&post=1052931
[跟贴]
中共战略特务 成功破坏民运
李芳:中共战略特务徐水良,工作已经泡沫,你应该收场了。
赫塔·米勒写道:“因为我不肯做探子而被看成探子,我不肯盯梢的、想保护的人反过来诬陷我,这比拉我入伙、威胁要弄死我更加糟糕。”
有许多民运人士,对此深有感触。可惜徐水良就不同了!不但被中共收买成功,而且替公安出气,恶搞大多数拒绝被公安收买的民运人士。
中共要破坏民运,肯定会安插它的人员;包括收买为优先。但这样并不解决问题,要彻底搞乱民运;让民运不成气候,不是单单靠收买几个线人,能完全做到的,而是靠收买最高级别的线人,搞彻底的大破坏,才能成功。徐水良就是中共选中的高级线人。
因为徐为民运坐过牢,在民运圈长期混过,而且能出手文章,并且有知名度;将其重金收买,才能有七八分把握,可以把民运彻底搞臭搞烂,使其分化瓦解,难以形成气候,让国内外华人,对之丧失信心和希望。徐水良为中共的战略特务工作,成功做到了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他人人皆知的三大嫌疑中,来发人深思一下吧。
一、93年,徐突然来上海炒股,它刚刚出狱,就财大气粗,冲入上海股市;而且天天坐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中的大户室里。当时若它没有三到五万现金投入,它是不可能享受这样的待遇。它炒股住在王雍罡家,它也亲自跟傅申奇、傅申平和王雍罡等人说,他带了三万。其实,它进入股市,达五万左右。之后与之一起炒股的上海秦林山,为此可以见证。不管这钱,是三万,还是五万,如此大的巨款;在当时的它,是如何有的?其次,当时它炒股,还有二个人,和它在一起;好像是股友,但又不是;那么是谁?莫非是给它炒股的东家,所派出的监督人?但绝对不可能是民间的资本家,因为他们害怕政治反革命;再次,徐水良也没有这福气,能认识这些人。
其二、它的出国,在中美的二大机场,非常可疑。不但在上海机场,走特别通道;而且到了美国,当时接与送它的朋友,都亲眼目睹,有一个高个子,在神秘地护送它。以及它去美国申请的担保,不是海外民运朋友;而是其他海外华人,并且他也根本不认识;那么为它担保的神秘人,究竟是哪路神仙?其次,中共对政治犯的报复性很强,一般会对出国的人百般阻挠,最起码会给它种种的刁难;但它却没有,而且非常顺利,很快就出国来美。
据说,申请来美的外国人,一旦被批准,最多只能带上自己的配偶,但不能带上十八岁以上的成年子女;若要入境,将另外特别申请,但不能直接跟父母一起,同时移民美国入境。那么徐却能做到,成功举家移民,凭的是什么?
关键是它的第三要点。
即它出国时,已经五十多岁了,其经历过文革、经革,以及坐过牢,等风风雨雨;而且满腹文章,满脑经验,应该是个“知天命”的纯熟老人,有修养,有礼貌,有耐心,有风度。可它刚下飞机,就突然变来一个人,如同二十多岁的愤青,兴令轰隆,到处表现,不但要出风头,四处露面,并主动积极申请,加入王炳章的正义党,狂妄自大,什么都不怕;今天批吴宏达等人,明天要批刘青等人,最后批初来驾到的魏京生。
然后突然放弃对他们的批判,莫名其妙地转向自己的同党,恶搞王炳章,之后恶搞傅申奇;再后恶搞王希哲;然后大骂辛灏年。最后把正义党的所有人,都骂成是特务,将这个组织彻底搞翻。
看来正义党非常重要,中共对之恨之入骨。因为它不是名人,也不是焦点,而是一个公开宣传理性的暴力革命政党,主张恢复中华民国的革命组织。所以接受任务的徐水良,就突然转向,采用非常手段,即果断、有力和无情地将之颠覆。让所有人意料不到,并跌破眼镜。
它来美国,连电脑打字都不会,那么它当时怎么会天天有这么多的文章,被网上到处张贴呢;而且很多写作手法,与之平时的性格不一样。这些事情,大家至今记忆犹新。
然后,更让人跌破眼镜的是,接下来的十二年,它始终天天如一日,在网上到处乱反乱骂,以及马不停蹄,到处乱抓特务;同时又大骂共产党,以此来做烟幕弹,从而巧妙地保护了它。始终让人怀疑它是吃醋的需要,而不是中共战略特务的高明需要。
这就是共产党的攻心战,在民运中的成功。即让所有反共第一线的人,通过它的恶搞,个个成为所谓的特务而被严重丑化;使得民运的最大资源,即反共人士,一个个被其清理出民运圈子。剩下的在今天,就是这么几个人。而且形成各种“互相猜疑对方是特务”的小组织。民运气候,荡然无存!
让海外的反共人士,可以骂共产党,这是因为中共无能为力——管不着;但中共决不容许海外的反共人士,互相抱团合作,更不能让那些长期走在反共第一线的人,有好名声。那怎么办?就让被收买的徐水良,一个中共需要的战略特务,出来装疯卖傻的极左,通过乱抓特务,而一个个地搞臭他们。
要知道,凭徐水良的文化水平,是不可能如此大的非理性;凭徐水良等人,经历过文革和经革;不可能如此大的缺乏修养;凭徐水良的经历和阅历,人到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顺耳的年龄,不可能越活越愤青!更不可能在它五十,六十的年龄时,反而充充足足地表现它自己,是个一个政治愤青,还故意模仿人人憎恨的康生,到处肆无忌惮地恶搞所有人。这是相当严重的反常!
凡事跟他早期接触过的人,都知道它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和四十多岁的时候,与人相处,是非常谦卑的,人也柔和,而且很有修养;有造反派干部的风范。因此,它在我们中间,大家都对它十分尊敬。可是它出了海外,就一下子变了;而且变得莫名其妙的可怕。即哪里有它,哪有就有是非;而且是非得相当严重。根本不是五十知天命、六十顺耳的老民运,该有的作风。也根本不符合它的原本心态,和其原本为人修养的处世行为。这是它最大的致命暴露。
还有一个重要补充:即王雍罡交代,在1983年6月,其厂首次集体旅游,去无锡和南京二日游。为此在旅游结束前,王告假离队,去看徐水良。徐亲自接待了王。徐家住在底楼,房子不大。当晚徐与王一起,住在它邻居家,因邻居家出门。它俩谈了很晚。第二天,一大早,徐去上班,王起身离开,从南京回沪。
还有,上海金鹿琪,曾经去过它家二次,最后一次,在82年初,即春节。还有上海袁辉,也去过它家,据说在81年秋天。所以,徐水良说,它在1981年5月逮捕,这根本是一个大谎言!
另外它的老同事,吕建中,都证明它是83年入狱的。但其厂里的侯某,(离职下海)在89年做生意时,就在杭州,亲自看到过它。这不知道是真假;因为吕建中本人,是厂长干部的共产党人。但徐水良编出81年入狱,肯定不是事实。
但有一个事实,是人人所知道的,即人家宣传暴力革命,它就极力批判和反对。人家宣传非暴力革命,它极力批判和反对;即人家宣传什么,他就唱反调骂什么。现在人家不说什么革命,只是帮助国内维权而已,它却天天鼓吹“起义”;它在诱惑谁上当呢?
它仇恨中华民国,又为什么要反台独?它仇恨孙中山和蒋介石,理由是什么?无非是对他俩的嘲笑和丑化;跟中共御用文人的反孙蒋,有什么二样?它反对儒教、佛教、基督教;反对民运中的一切理论,难道是它有多大高明?无非在误导别人思考。尤其它把这么多的民运老大,骂成特务;最后他们一个个被中共诱捕、或逮捕,或害死。可它依旧不摆手,还要对之长期不停的丑化;难道真的是因妒忌成疯?徐水良支持藏独,疆独,更应该支持台独,但它却拼命反对台独;前提是反中华民国;这一连串无理性的极大反常,仅仅属于可笑?还是属于可疑?国内有这么多人,在痛苦坐牢,却被他公开一个个骂为特务。
必须看清,共产党之所以能成功破坏民运,是因为成功利用被收买的徐水良,让它成为中共的战略特务,使之长期久经不息地捣乱而所至!但徐水良的工作,已泡沫,已暴露,应该收场了!
草庵居士
2010-03-21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3&post=1052672
[跟贴]
现在有很多事情,真真假假,很难搞清;这就是中共捣糨糊的高明。
徐水良出国,是美国移民局批准的。但不是美国移民局为它担保的,也不是美国移民局为它申请的。为它担保和申请的人,是美国的某一华人。
在美华人,谁都可以为国内的人,去担保和申请它来美国,只要符合申请要求,移民局就批。至于他申请和担保的内在原因是什么,连移民局也无法搞清楚。
关键一点,要明白,徐水良也根本不认识为他担保和申请的那个人。这是一个事实,而不是一个故事,更不是一个猜测。—-为此跌破眼镜没有必要。
透过事实,再怎么看,那是另一回事。你可以有自己的看法,我不会非黑即白的否定;但更多的人,会认同我的看法,因为它无缘无故伤人太多!尤其它装疯卖傻地极左,不但长期,而且太过份,太夸张;跟它的年龄、阅历,经历、资历、文化等,实在相差太大,不得不让众人注目、警惕而怀疑。
傅大将军
(王雍罡)
2010-03-21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3&post=1052721
[跟贴]
只有一条,你和何永全一起当特务是千真万确的:
我只在你王雍罡家见过一次何永全,一个小时。我没与他讲什么话。你们两人一个瘪三样。你事后还赶忙解释何永全当特务,把傅申奇送进监狱,是因为他报复傅申奇竹筒倒豆子,把他拉入监狱。后来大家讲特务,何永全以为大家讲他,只好主动坦白交待,说他当特务是出于报复傅申奇。
我与他从无任何来往,这样驳他,已经是很客气了。
徐水良
2010-03-21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3&post=1052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