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10

糊涂不高兴

Wednesday, May 12th, 2010

糊涂说“不”是因为糊涂不高兴
糊涂不高兴:
一是因为芦老匹夫像美帝,动不动就说我们中国人最自卑,
二是因为土耳其火鸡人敢跟我们比谁更自卑。
我们中国人自卑时说“不自卑”,火鸡人自卑时说:“你敢比我自卑!”
一个用最不自卑的英雄般激昂言语在自卑中处处张扬自卑,另一个如流氓无赖耍下三滥手段拼死捍卫自卑。
不幸的是糊涂的老板就是一个长得像白人的火鸡人。
跟火鸡老板的第一次交谈糊涂就开始了糊涂的不高兴…
老板问:“都做些什么?”
“网上应用模式”,糊涂一直试图将那些古老的 Fortran 程式搬去网络。
“干嘛花时间去设计网页,你可以去一个相关网站看它的 source code,然后你就不用去 code 啦”
“哦…..嗯”,糊涂不知道有那么简单,想想我要是去看谷歌网页的 source code,然后我也就可以作出一个谷歌网站?我那博士火鸡老板一招就让我哑口无言。
“有什么特长?”
“数据处理,数据库设计…”
“能读写 ASCII 文件,为何要用数据库?”
“这这这…,那那那那…我们干嘛要用计算机模式,还不如我们用算盘?”,我们的研究方向是专门用计算机来模拟空气污染的时间传输和空间分布,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那问题,便不失时机地赶紧推荐我们伟大祖国科技宝藏–算盘。
第一次见面就不欢而散,也不知道火鸡博士知道不知道 abacus 是什么。
一年后,糊涂的绩效考核从10年的优降为不及格,唯有紧急情况下糊涂跑得比所有人快。
半年后,在糊涂申诉后,火鸡老板的老板大骂火鸡荒唐后,那绩效考核被撤毁。6年来,从此糊涂就再也没有了绩效考核报告。
三年前,火鸡让糊涂完成一个谷歌地球上的动画项目。那本来就是糊涂的强项,10来个小时做完了仨个月的连续图像,交差后便去度假。不曾想到回来后,又有一个受到一封正式的训斥信。
火鸡老板说什么他只花了15分钟就把图贴在谷歌地球上了,为什么糊涂要花十几个小时?是因为我偷懒,技能不好,等等。
气不打一处来,糊涂便给火鸡的新老板送了一个伊妹儿,讲了个故事:
话说200年前在德國,有个小学老师为了打发时间便让他的学生们从1加到100,看谁最先完成。
有一小火鸡做完了 1+2=3 后,看到旁边一小神童在发呆,心里发笑:这人真神,加法都不会。
小火鸡做完 1+2+3=6 后,看那小神童在胡写:1+100=101,想那人理解能力肯定有问题,他居然不加2, 也不加3,去加什么最后一个数100,脑袋坏掉了。
等火鸡正在拼命加 1+2+3+4+5+6 时没有足够的手指头+脚趾头的时候,看他那小神童同学坐在那里无所事事,纸上写的是什么鸟东西:
S=(1 + N)*(N/2)
小火鸡便向老师告发,说他只用了1秒钟加完了1+2,5秒钟加完1+2+3,他那神童同学10秒钟都不知道该干什么…
故事接着讲火鸡老板如何用了15分钟贴了第一张图,如要贴4个月共120天(图),火鸡老板需要:
15*120=1800分钟=30小时 > 3天
而且火鸡老板忘了他还需要把坐标换算成为经纬度,还需要30小时不拉屎尿,不出错。
糊涂用了8个小时编译了一个电脑程式,2个小时测试,不到12小时完成任务。而且可以重复使用,不信的话,我们试试一年365张图,还是10年3652-3654张图?
结果呢,糊涂因为讥讽火鸡被迫道歉,而火鸡给我的那训斥信也被封存起来。
自卑心堕落到了无穷小的火鸡终于在三年后的上个月,捏造从来没有布置给我的项目,诬陷糊涂没有完成任务,今年的4月再次开封3年前的那封训斥信,加上新的罪名想从糊涂身上看到火鸡的自卑.
妈妈咪呀,祝愿你一定不要碰到自卑的火鸡老板,阿三老板,还有一些中国老板。
(上次贺梅案,芦区涌现出大批的马后炮法律砖家,下集糊涂想请教砖家教糊涂打赢这马前炮的火鸡案子)

糊涂可以说“不”

Sunday, May 9th, 2010

糊涂可以说“不”:
没有读过日本人说“不”,有听说中国人老爱对美国人说“不”,也不晓得美国人听见没有,反正每个中国人都听见了。
如同中国没有美国那么崭新的文明,健全的制度,丰富的财富…
糊涂也不敢跟老芦比严谨的逻辑思维,广博的理性知识,再加上准备装订出版的雄文14卷(是不是14卷,小糊涂衲?)
昨天,那lulaopiff假以他学贯东西的知识,加上经天纬地的才能,还有谈天说地的笔才,居然不假思索武断结论:
“這世上自卑感強烈的民族其實挺多的,中國人最糟,其次是日本人,然後是俄國人。”(有篡改)
糊涂就此非常非常地不高兴,今天糊涂要无比自豪地大声地对lulaopiff说:“不,中國人不是你说的那样最糟!”
糊涂喜欢打桥牌,养有一桥牌网站,有上千不同民族的牌迷们,他们来自几十个不同的nations。
这些民族里:白多(~80%),黄少(20%),还有一两点黑(εΔ)。
那桥牌就是一种寻找寻牌手的“自卑感”的游戏,一副牌打完,错误就明白了。由于那是独裁者的独裁区,糊涂有生杀大权,判过不同颜色的牌手,也断大大小小的牌事纠纷。
根据几年的统计印象:
白人牌手最“自卑”,叫错牌或者打错牌后,多半会说:"Sorry"。
黄色(奇怪,主要是中国人,很少日本人,韩国人,或者越南人)牌手一点都不“自卑”,老是对自己的错说“不”,对别人的错总不放过。
桥牌不单可以找出自己的错误,同时也可以显示自己的聪明。
最不聪明的牌手多是白牌手,他们大多情况下都是根据书本机械性打牌,少数人精于分析估算而有不错的成绩。由于年轻美国人多数被动玩吸引沉迷于声色场所,美加的牌手多是七老八十的退休后人士,而老想赶英超美的国家有:中国,印度,巴基斯坦,土耳其等。
这些国家的牌手多是年轻人(中国),社会地位比较高(印巴),成功人士(土耳其),作弊一直是桥牌的一个古老问题,现在又是网上桥牌一个新问题。由于我们中国有太多假的东西,我一直注意打牌跟金钱没关系时同胞们会不会作弊?
结果我的网站几乎没有中国人作弊(中国人也不多,中国人喜欢在中国自己的圈子里玩),印度人打牌也很认真,作弊主要在巴基斯坦人和土耳其人中。
原来糊涂以为中国人很自卑,其实不是,至少在我的牌手圈子里中国人出了爱跟中国人混外,其他都蛮好,阿三比我们要容易跟老白混在一起。巴基斯坦人就明显跟印度人不一样,没那么诚实了。
然而自卑感最强的应该是土耳其人。
有一天一个土耳其人吵架我警告他时,他对我说:我不喜欢他是不是因为他是土耳其人?
我正在生气,就说“你对,我right”
那破人就在大厅里大叫:“因为我是土耳其人,稀里糊涂不喜欢我,他要封杀我”
我等他说完后就封杀了那突厥渣滓。
所以呀,lulaopiff,这世界最自卑的民族可能是土耳其。
大声地对你说:“不,不是我们中国人!”
(请期待下集:糊涂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