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10

六四感怀

Saturday, June 5th, 2010

六四感怀
易明
廿一年前是与非,生死关头去复回
啼血杜鹃今安在,食苗硕鼠已成堆
苍天有眼当垂泪,弱水无声至可悲
今朝有酒明朝醉,不与自由不与归

唐柏桥骂易改:又一个流氓沉不住气跳出来了,我要你为你的每一个文字都要付出代价!

Thursday, June 3rd, 2010

来自tbqfl64@hotmail.com
又一个流氓沉不住气跳出来了
又一个流氓沉不住气跳出来了。我恳请大家好好闻闻他身的气味,看是香是臭?
我怎么这么倒霉呢?攻击我的人尽是这帮下三滥。我倒要看看,还有多少这样的下三滥会冒出来。中国民运还会烂到什么程度。看来老天爷是要将那些孽种收走了。
最后警告你一次,如果再看到你这样的文字,我要你为你的每一个文字都要付出代价。
唐柏桥
2010-6-2
From: yigai@hotmail.com
To: gongminliliang@googlegroups.com
Subject: 就刘建安通唐伯桥娘说几句
Date: Wed, 2 Jun 2010 08:58:58 -0400
就刘健安通唐伯桥娘说几句
首先,我表明自己观点,当然是不同意刘健安通唐伯桥的娘这一行为。其次,我也十分惭愧和懊悔,曾经有过操唐柏桥娘的愚蠢说法。在此,一并谴责并表示歉意。
我与刘建安素昧平生,但知道文如其人,堪称勇士。刘勇士此次通唐的娘之缘由,不得而知,只能是揣度。是无缘无故还是事出有因,我想这个结论我总是可以下的。刘似乎不是个神经病,怎么会随便去操唐的娘呢?
从刘的文章中透露的信息看出,唐是个政治狂人,动不动要代表谁的。此次刘唐之互殴,大概缘于唐要在海外代表湖南民主党了,而刘等做为湖南民主党人,却没有被代表的意愿,所以发生了纷争。实际上,不能代表也就罢了,或者慢慢再代表也行。唐的问题就在这儿,产生了预期,就有所投入,但有些急于求成,欲速则不达。唐便跟以往对某一件事产生预期一样,可能有点霸王硬上弓,引起了反弹。反弹也就罢了,唐可能又采取了想封口或者将对方打入政治冷宫,要把对方灭掉的手段和措施,无奈功力不够,未将刘勇士一棍子打死,最后双方撕咬,让人看到了狗咬狗的血腥一幕。
我的点评是,刘自贬人格,以狗为伍,露出狰狞之原型,十分不值。唐却狗通人性,借了哀兵战术,带着累累伤痕摇尾乞怜,还真赢得了些许同情。
我有幸跟刘也是湖南人,不幸的是沦为唐的同学,并在“六四”时被唐授予顶戴并被寄予了无限的期望。当本人取得一时煊赫的政治异议组织“中发联”重要领导人头衔后,就离唐的期望值越来越近了。可惜,我跟刘一样,是头犟驴,不太情愿让唐代表。唐在我身上花了不少代价,前功尽弃了,咋能不恼羞成怒?我被其打成特务在民运中灰头土脸,还被报告给了FBI,移民局等机构。无计可施的我跟刘一样,只好口吐狂言要操唐的娘。当然那时候唐的职位还远不如过渡政府副议长(公职)这么高,修养也就没有现在这么好,要操我的娘也是他十分直接的表述。另外,他除了继续登促FBI等尽职外,就是在网上发匿名帖子攻击,在我周围的朋友和师长之间奔走游说。而我,除了要操他的娘的狂言以外,就黔驴技穷了。
的确,我们的娘都很可怜。子之不孝,娘代而受过。为此,我变了许多,我也不再想操唐的娘的事了,而且我也基本能做到了自唐之后,多少年没有人要操娘了。而且,我还将老娘接来享了几天清福。可是,当你稍微缓过来时,把唐抛向脑后,想做点正经事时,你就发现,唐那时候操我娘的余音仍在绕梁。譬如,我与高光俊,项小吉等发起搞宪政俱乐部时,发现这个人还在我的周围阴魂未散,我是高级特务又应声而起。当唐这个人在夜店挨揍之后,我连与大陆来的学者朋友吃饭都有人盯上,被照相视为揍他的嫌疑人报告给FBI。近段,“三王党”出现,尽管我生计繁忙,但也被列入了重要人员名单,唐也跳出来要代表湖南人一把对“三王党”进行狙击。我没有想通的是,我的政治生命难道就捏在唐的手上?我的人生就永远笼罩着这团阴影?
历史上我没有接受被唐代表,未来我还是不会。这里,我想起唐要代表的远不止于刘健安我等之流,有可能比“三个代表”还要多得多。但每一次代表似乎都无疾而终。“六四”学生是一个大群体,他感叹王丹等人功力不够,试图代表过,没得到社会的广泛响应,最后落到个“六四”纪念活动居然没有人敢邀请他,他只能形单影孤地一个人深更半夜跑到中领馆去涂鸦,然后照个照片发在网上。高智晟的家属他试图代表过,也是前功尽弃了,最后只好将救助高家属的人打成了特务,并利用过渡政府之公器进行通缉。将不愿被代表的人赶尽杀绝是个好办法,剩下的就都能代表了。过渡政府在中国执政了,刘健安之流你就流亡吧。
其实,唐还有代表别人的其他渠道和形式。唐不是成立了不少组织吗?唐是中国和平的主席啊,中国和平从我在美国见到唐是就已经经营了好几年了,到现在也有个十几年光景了,如果一个成员都没有的话,代表也就的确是个问题。但最有效的另外一种办法,就是应该代表匿名的人。其实唐主席也好像试过,他曾经宣扬他领导的多少多少几十万人的什么民自联的国内地下组织成员,当然是可以代表的了。尽管我这人至今将信将疑,但有人信啊。这种事,就跟宗教一样,信则有,不信则无。还有,拿过渡政府去忽悠也是个办法,总有一天要代表全中国人民,可以比江蛤蟆三个代表的胃口还大。
唐的问题一直在于急于求成,现在投在法轮功的门下,也仍然没有注意修行。代表,不那么好当吧?本人深感功力不够,从来不敢轻言代表谁,甚至有时候很违心,弄到连自己都不能代表的时候都有。
另外,因为建安这个要通他娘的愚蠢行为,导致唐将民运放到了道德审判的高度进行了整体的否定,并在字里行间表达出以母亲受辱来垫背拯救民运的期望。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得出的结论不太一样,甚至截然相反。我们都承认,民运不济。但站在我的角度看,怎么得出的结论恰恰是,民运不济是唐这样的民运人士的不断拯救的结果呢?我认识不少人,是民运的同情和支持者,明确的表示就是:看看你们民运,唐主席,都是些什么人?民运是个公共政治平台,唐这样的人自我标榜的这么高尚,实际上是个典型的道德缺失代表。多少与唐有过合作和近距离接触的人,最后选择了远离民运,甚至闻民运而掩鼻而过,还不是唐这种人身上散发的污秽臭气导致?
我看到这次狗咬狗的事件中,还是有些人站在了道德高度去评判。其实,如果是狗咬狗的话,就没有对错之分。把视界拓宽一点,把眼观放长远一点,难道不是民运这些道德评判者应该思考的问题吗?看到有些人受到唐几句吹捧就晕头转向,你能把握住道德评判的标准和尺度吗?
最终,我还是希望大家想想怎么拯救唐的问题。其一是唐的母亲的确可怜,子不孝,母受过。我是不会再出言操唐的母,我想刘健安以后也不会了。但唐之不思悔改,你就能担保没有张建安、李建安出现吗?甚至在唐母百年之后,都不能安宁于天朝地府,那就更为可怜了。我们希望大家让其将母亲接来,实现唐让其母亲享享清福的夙愿。甚至让唐勤劳治家,生养子女,祖孙三代,那还不其乐融融?其二,是站在拯救民运的角度。唐自命真龙天子,总在梦想有朝一日登高一呼,就有普天下臣民三呼万岁屈膝膜拜,唐这个政治狂人便可黄袍加身顺势登基了。唐身上藏污纳垢已久,臭气不时发酵。也许,唐休息了,不代表民运了,怕臭气的人就敢于靠近民运了,民运的希望也就可以泛起了。
对唐,我以前写过两篇文字有些描述,大家可参考:海外民运第一课:特务是怎样炼成的? ?中国过渡政府唐议长挨揍之我见 。此次我不想费太多的笔墨,一是生计太忙,二是唐议长的自知是个漫长的过程,三是人们对整体民运的拯救还是得发现唐议长这样的人自知了才有可能。
Best regards !
Yi Gai(易改)
2010-6-2
中国过渡政府唐柏桥议长挨揍之我见
7日晨,哥大学生小K用MSN给我一条大纪元的新闻,中国过渡政府唐议长前日晚在法拉盛一卡拉ok被揍。他知道我对什么事感兴趣,呵呵。
我赶紧点开链接,打开此条新闻,见到了唐议长那熟悉而久违的面孔,但有点变形,而且色彩斑斓。不免一笑,发自肺腑。觉得唐议长挨揍是迟早的事,遗憾的是,并没有半身不遂。看完新闻,又不免一笑,议长挨打栽赃中共有点牵强。就新闻看,其逻辑与事实陈述也是矛盾重重。不过,唐议长非常人也,新闻一把,也许意义非常?
有关唐议长的消息,本人一直还是比较关注的。说起唐议长与本人的关系,话有点长。看官们可以从互联网上去搜索一篇本人的习作:《海外民运第一课:特务是怎样炼成的?》已经道出了本人与此人历史渊源及现实情仇。对唐议长的事,自从我写了那篇文章后,就再也不对此人发表公开议论。当然,私下里旁人谈到议长大人,寻求佐证时,我随便骂两句,什么“垃圾”,“老鼠屎”,“小人”之类的词儿是常有的事。总之,什么最贴切,什么别人最容易理解我就说什么吧。本来唐议长挨揍这事我只是私下窃喜而已,殊不知,这事后来还是又栽到本人头上了。报应呗。
今天,我在网上看到一篇唐议长在某一异常重大国际性会议上以“美国正在遭受攻击”为题做的异常重大演讲的文稿,谈的不就是这个事嘛。文中提到一饭局,咋一看没在意,但其中有一“中南海红人”,我在想,这人会是谁呢?有板有眼的。潜意识到,唐议长所指这人是否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政治学博士,几年前海归,现任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的孙哲教授啊,因为他前段在纽约参加了一个关于美国对台军售的闭门会议,我们还有见过。我将唐议长这篇演讲稿传给了孙哲的学弟王军涛。
军涛一看,问道,他是不是指那天我们一起的那个饭局呀? 他这一问不打紧,我再回头一看,还真是,我不刚好就是在这个饭局上见到的孙哲吗?
唐议长在文中说,他拿到了这个饭局的照片,这个饭局中其中一人可能就是凶手。如此看来,我不就是唐文中指出的可能在夜店现场袭击他的凶手吗?我原来有点自卑,现在看来,我的功力不错啊,不战而屈人之兵嘛。我袭击没袭击唐议长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议长认为应该袭击他的人袭击了他不是?原来他是主席缠身的时候,身边一个兵都没有,我都没敢动这念头。现在他又是主席,又是议长的,有了过渡政府的国家机器做后盾,我还去袭击他,那不是找死吗?他待我真的不薄嘛,他忘不了我,还非让我在他的癔念中袭击了他一把。我们的缘分还是没尽嘛,除了历史的渊源,现实的情仇,可能在来世都阴魂不散。我有个提议,我已经好久不练了,你先歇歇,我到阴间地沟再陪你玩好不好?
我跟唐议长这叫生死缘,不了情。呵呵。
饭局的产生实际上是民运大佬王军涛要找我这个民运小脑交流交流。唐议长被揍的第3天(或第4天),王军涛打电话给我约好那天要请我吃饭聊天,后因其哥伦比亚大学学长孙哲来访,孙又拽着军涛要拜访多维的老板何频,这饭局就变大了。结果变成了由何频做东,提早一个小时设宴法拉盛王朝豪庭。何频打电话给我时,我正从纽约上州 开着BUS返回法拉盛。听说有饭局,我便一路狂奔,一个多小时赶到王朝时,他们三人几乎曲尽人散。
我以为,唐议长是我们大家都比较关注的公众人物,其安危及生存状态往往跟大家的喜怒哀乐都息息相关,相关议长的健康、爱情、事业都不免成为我们饭桌上以及饭后的谈资。议长挨揍了,这是大事,我便开宗明义,这事就成了我让这个饭局再续前宴的重要话题。殊不知,这几个人哈哈哈大笑几声,就索然寡味了。他们的态度,让我肺都气出水肿,中国过渡政府的议长都挨打了,国难当头啊,你们这不是不知死活吗?
饭局上谈了些什么,我实在是记不太清楚了,我只是觉得这个人的确丢人现眼,跑到夜店去寻欢作乐,色情纠纷挨揍了,是我就找个地缝老老实实钻进去就算了,他居然还去找记者,发新闻。说起来,真是让人笑掉大牙。好在王军涛装了副假牙,笑掉了马上又拾起来安上了。我大概谈到我看了那个新闻后的感想,其大意应该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其一,你在新闻中说,这个卡拉不是那么OK,几十个男人,只有一个女人,你应该立马掉头就走啊,除非你想猎奇,搞搞同性恋不成?其二,你既然报警了,警察也来了,救护车也来了,你就应该有恃无恐对不?你坐救护车上都害怕成那样,还非要让救护车设法丢掉那辆坐着10多人的疑似跟踪你们的灰色面包车?我看,老共雇的人胆子也忒大了点,在夜店袭击了你,居然还敢尾随被警方保护的人,太他妈离奇了是不是?原来中国威胁论就是这样形成的。
今天我再看唐议长这个演讲,更加确定了我对唐议长这个人的癔症的钦佩。我靠,你还真是个狂人,到了癫的地步,是不?既然你说我们这个饭局的“谈话中提到了两点很重要的线索:1、对我的袭击是有关方面花了数以万计的金钱收买黑社会下手;2、他们嘲笑说,唐柏桥是个大笨蛋,其实当时跟踪唐柏桥的车不是白色的而是灰色的,而唐柏桥向媒体描述车是白色的。更让人震惊的是照片中四个人,除了其中一个可能是凶手外,另外三个人都与中共有关,而且背景非常复杂”。你这活页嘴吧唧两下也真他妈能说,既然凶手都在这个桌上,这个桌上还有必要提到有关方面花了数以万计的金钱收买黑社会下手这样的话题吗?真的,我煽你这个臭嘴两瓢长还嫌把手弄脏了。说你笨倒是事实,这是我的本意,你是笨到家了。我记得是说过议长说有辆灰色的车跟踪,那老共胆子也太大了吧的话。是军涛在旁边更正,那新闻上不是说是辆白色的车吗?真是,可恨之人又真是有可怜之处。
让人诧异的是,我们这个饭局居然都在唐议长全盘掌控之中。这足以说明,唐议长所任职的过渡政府并不象议长所说的那么软弱啊。我看比中共厉害得多啊,居然这种地方都有唐议长的耳目和眼线,不得了啊。美国正在遭受攻击,还需要操心吗?完全可以寻求唐议长过渡政府的保护啊。
我曾经拿唐议长说过“领袖”(有领无袖,假的嘛)的典故。不过我还是真见识了这个领袖的袖了,居然长袖舞进了王朝(豪庭),面对对我们的饭局起舞。从“六四”起,你就要当主席过瘾,后来不管有没有兵,你这主席也照当不不误,现在议长也当过了,瘾过足了吧,该歇歇了吧。唐吉珂德如果在天有灵,也该庆幸他后继有人了。我看你的祖宗不是你说的唐生智,而是唐吉珂德吧。子承父业,蛮好的嘛。还是找风车去斗吧。把法轮功绑上你的战车,还把美国(看看你的标题,袭击你就是袭击美国啊)也绑上你的战车,全世界都是你的敌人。
大陆有首电视剧流星歌叫什么来着?《过把瘾》就去死。
还是就事论事吧。唐议长忙的很,你也不用那么火急火燎赶来指认凶手了,你不是有照片吗,给警察或者FBI不就行了吗?你都认识我们这些人,兜那么多圈子干什么嘛?除了孙教授回中国去了,王军涛、何频、易改都有家有室在纽约的,警察找我们取证一下是分分钟的事?你别他妈丢人好不好!明摆着纽约的警察和FBI渎职嘛, 这么久了,凶手就在眼皮底下居然连个招呼都不打一个。美国面临多重威胁,现实真是很严酷,真的令人担忧呢。
不过,警察或者FBI传讯我,我首先的建议还是让他们带你去疯人院,先做个精神鉴定吧。
易改
2009年07月20日 4:44 下午
参考资料:
1、 唐议长挨揍新闻:《唐柏桥纽约法拉盛被打 过渡政府谴责中共》 http://epochtimes.com/gb/9/7/7/n2581682.htm
2、 唐议长重大演讲稿:《美国正在遭到攻击》: http://bbs.omnitalk.org/politics/messages/29141.html
3、 笔者2003年作文:《海外民运第一颗:特务是怎样炼成的?》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4/07/200407120157.shtml
http://blog.dwnews.com/?p=55784

唐柏桥回应韩晓榕文章曝料:纽约“中国人权”理事会前主席刘青确有严重贪腐问题

Thursday, June 3rd,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