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11

稀里糊塗說 UARS

Saturday, September 24th, 2011

最先,糊塗把 UARS 錯看成了 UCAR。
在糊說 UCAR 前,先要說說 NCAR。
你們一定很奇怪,他們都很相似,對不?
9494,他們其實都是一家,其中:
UCAR = University Corporation for Atmospheric Research,翻譯過來差不多就是“大氣研究大學聯合體”,由美國(有其他國家嗎?加拿大,歐洲?待查)許多有大氣科學系的大學組成,總部在風雲變幻的落基山下的科羅拉多大學。
NCAR = The National Center for Atmospheric Research (國家大氣科學研究中心)
是UCAR 下面一個相當於國家實驗室,位於科羅拉多大學城附近的落基山半山上。其建築由著名華裔建築家贝聿铭設計:

幾年前糊塗去過 NCAR 進修幾天(厲害吧?)

那個:
UARS = Upper Atmosphere Research Satellite (上層大氣科學研究衛星)
這個 UARS 也就是今晚要從天空掉下來的那個傢伙!!!
目前還不知道它會去誰家,反正誰都不歡迎這東西

雖然糊塗沒有本事參加 UARS 的設計和發射,但是幾乎可以肯定 UARS 就是 UCAR下面的 NCAR 搞出來的。
NCAR 是個純民間的研究機構,設計過程就沒有想到過萬一出事咋辦?沒有設計一個自動爆炸裝置,造成今天談 UARS 色變。
糊塗想問的是:
1-2年前,好像美海軍和中國2炮(還是3炮)都進行過過火箭摧毀衛星的演習,幹嘛現在不用了咧?
萬一掉下來砸中白宮或者中南海,該如何是好?
我們又該歡喜還是悲傷?

華夏聯邦行動:從中囯民运向聯邦革命

Monday, September 19th, 2011

華夏聯邦行動:從中囯民运向聯邦革命
我說支那國勢,宛如一塊臭豆腐,就等一根筷子劃開它。現在我們任何的評論支共的邪惡、嘲笑支那的劣根性、起哄關於支共匪官及其子女的各種醜聞,都等於是聞嗅這臭豆腐之臭,而不等於一根筷子。
近來,紐約的民主黨人即將準備紀念辛亥雙十百年活動,問我可否參與?如何看待辛亥革命及孫中山?
我的看法,辛亥革命的靈魂就是聯邦革命。辛亥革命總指揮趙伯先將軍的《保國歌》號召的就是“修明宪法参英美、地方自治无兵灾”,而英美無論有否君主,都是聯邦制。歐洲後起的德國、蘇聯的解體,也都確立了聯邦制。孫中山先生講的五族共和,就是聯邦制,亦即漢滿蒙藏回的五邦聯盟。國共二個匪黨則是捧住孫中山的屍體而丟掉聯邦革命這個靈魂。孫中山的前半生是偉大的聯邦革命者,後半生則由於急於求成而開啟了聯俄容共的邪路,開啟了寡人崇拜一黨專政的精神源頭。
聯邦制也是華夏文明的原型,秦始皇則開創了一个中囯的禍害。秦始皇以前,周天子只是精神領袖,跟羅馬教皇、日本天皇、泰僰達賴一樣,不擁有涉及各邦的權力。儘管各邦之間時有暴政与戰亂,但是自由志士可在各邦之間逃竄,總能尋找生存空間,留下文化結晶。秦始皇之後,一個權力寡頭篡奪了神權之尊,就像猶太人用戰神猶和華取代了上帝,所有的宗教文化學問都成了為權力註釋的尿布。原先各自獨立的地方邦,變成了極權中央的一個行省(確立于元朝),極權勢力可以跨省追捕。
華夏文明的必然歸宿是其自身不可超脫的腐敗,餘是有外來蠻族勢力進入華夏的幾次高潮–秦始皇(-210年)、隋文帝、忽必烈、多爾袞,等等。這些外來蠻族勢力無一例外的採取能夠最低成本控制人民的軍事佔領殖民制度,亦即“一個中囯”的制度。近代,只是從一個皇囯演化為一個黨囯。
所以,所謂一個中囯,就是暴政之源、腐敗之源。遍觀世界,西歐一直是羅馬朝廷下的聯邦制,能夠經過中世紀的洗禮之後誕育了近代文明;日本一直是天皇下的聯邦制,故能脫亞入歐;美洲以聯邦制立國,故能迅速建成世界文明的天堂。
好多人士都在從事反共,但他們不明白的是:名不正則言不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無論以任何方式与支那朝廷爭奪所謂一個中囯的正統,都是失敗的,由於資源控制的絕不平衡。所謂“中國民運”,這個“中囯”的不干膠,首先就把香港、台灣、泰僰、回胡、蒙古、滿洲等等人士放到意淫的褲襠底下,再讓國際社會深痛惡絕。中國民運的名人們包括神運的師父們,都想提供如何解釋一個中囯的私家版本,並都夢想把自己的私想變成強加於人的“共識”。所以,只有從一個中囯的惡樹之外,砍伐這棵惡樹,才能有所功效。否則,坐在樹上砍樹,如何得了?有朋友說,是否聯邦制,那是在推翻支共一黨專政之後的事情,我們只考慮如何反共。我說,如果不用聯邦制的大旗反共,永遠不會有反共的任何功效。
我們不能再叫“中國”或者China,因為中國是以自我為中心的邪惡圈子,我們不能再掛中字頭。China在上海話就是操娘。我提議叫“華夏”,英文為Whuashia。華字在華語讀Whu或Whua,字形是花盤,意思就是“和”,与蒙兀兒、維吾爾、烏斯藏都有相同的讀音元素。夏的意思是發源于三門峽附近的戴冠的文明之人,讀音在華語中有sia/hia/shia等不同讀法,故寫為shia。Whuashia也包含了Asia的意思在內,深究的意思就是亞洲的一個聯盟。

从邓丽君的歌说起

Friday, September 9th, 2011

最近出差, 旅途之余常听车里的CD. 我保留的CD还算有点存货, 可是听来听去, 反复听得最多的还是邓丽君的唱片.
邓丽君的歌声对我这个六十年代中后出生的人来说, 远远不仅仅只是流行曲. 里面有太多的含义, 几乎就是一个东亚传统女性美丽的代表.
台湾言情文艺对我的冲击, 我本人觉得其实不算很大. 我最有回忆的是电影<<彩云飞>>. 大概是83年左右, 我跟着我哥哥去省电影资料馆看这部片子. 当时十五六岁的孩子, 对爱情还是懵昧. 片中的帅哥美女, 爱恨情仇对我说简直就是如被雷劈一样震撼. 我根本不记得谁是男女主角, 谁是作者, 谁是导演和主唱; 就记得住大致剧情和那绕梁三十年的电影插曲.
昨夜突然有心, 上古狗查了一下这个片子, 才知道琼瑶是作者, 男女主角分别是邓光荣和甄妮. 邓光荣另外一个片子我有印象的是<<龙腾四海>>. 他已于今年三月过逝, 令人叹息. 甄妮我就不怎么记她别的演出了, 可能在香港的娱乐杂志上看过她做封面人物, 但是怎么都联系不上<<彩云飞>>里面那个演出两个性格决然不同的美丽女性. 这部电影使我对以后看到的小生花旦具有想当的免疫力, 象秦汉, 秦祥林, 刘文正, 林青霞, 林凤姣,演的角色, 或者象<<上海滩>>里面的周润发和赵雅芝演的许文强和冯程程; 都从未超过这部片子. 那个年代还有几位日本影视形象也是风靡大陆的, 象<<追捕>>里面的杜丘(高仓健)和真由美(中野良子), <<生死恋>>里的夏子(栗原小卷), <<姿三四郎>>里面的三四郎(竹胁无我)和高子(中越典子), (姿三四郎我其实只记得角色名字, 演员名字是写本文才去古狗回来的), 还有<<血疑>>里面出演光夫和幸子的三浦友和, 山口百惠忼悝. 他们演绎的爱情故事都十分动人, 大概是<<彩云飞>>先拔头酬的缘故, 一直不能被替代.
<<彩云飞>>里面的主题曲原唱其实不是邓丽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