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12

稀里糊涂关于芦区的科学发展观

Monday, May 14th, 2012

在重庆:2.5年前听到了嘿莫嘿莫多关于薄命书记的好+王立军的能干
在重庆:2星期前,本以为会听到嘿莫多关于薄命书记的抱不平,然而,听到的与看到的ccav+读到的人民被日报报道的差别不大,众人都认为薄是个野心家,阴谋家,档中央英明地,及时地粉碎了又一次路线斗争。情况有些象那些年邓大人在林彪摔死后干了点事,然后又被打倒,糊涂感觉上薄的一样是毛(独裁),另一半是邓(实干)。
离开妈妈回美的飞机上,朦朦胧胧地做着美梦:“稀副一半是林彪,另一半是周恩来…",想我稀里糊涂: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似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
醒来一身冷汗,不知道一半的林彪加一半周恩来会是毛呢,还是刘?
回想我日日伴芦如伴虎,几年来心里时刻提防,小心翼翼鼓动特首与网友打架,老盼望有一天特首与网友的力量对比达到动态平衡,然后我就架空特首,实现我的理想抱负。
回美后,打开"关于芦笛斑竹与芦笛网友内讧的一点解释"后简直不敢相信机会已经来到,理想就在眼前,正要上前答谢特首,突然想到,这是不是引蛇出洞呢?要是阳谋的话,老稀又该去江西呢,还是温度耳汗?
反复思考后,老稀准备借用英国鬼子的制度给芦皇帝做一件新衣,谁让他如此崇拜英国鬼子涅?
在这里借此机会,稀里糊涂提议“关于芦区科学管理的提案”
1)将芦笛独裁自治区良性转变为:芦笛君主立宪区
2)提供优惠条件(芦文将全部上导读),芦笛退出斑竹职位
3)重大事件(如黄马褂,斩立决…)君主立宪区实行民主决策进行票投
4)计票后报虚君芦笛批准生效
5)虚君有否定权
6)3/2票可以反否,bypass 虚君强行立宪
(还有木有,请补充)
哈哈:
"他年若得篡大位,实现君主立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