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12

稀里糊涂说原谅

Tuesday, June 12th, 2012

稀里糊涂说原谅
说原谅前,我想说仇恨。
格丘山说:心灵的原谅是空洞的。我不同意!
我想通过一个我亲生历尽的故事来说明。并试图回答:
1)一些关于受害者与宽恕的基本条件的争论,还有
2)为什么柴玲她要原谅邓李屠夫?
说原谅前,让我先说仇恨。糊涂以为没有仇恨的原谅才是空洞的。在仇恨面前,伤害其实算不得什么。
就我自己的感觉来说:这世上恨其实并不很多,多数都是怨。就如我们许多人对柴玲的恨,其实非常可能那不是恨。就我快50岁的年龄,我只有2年的恨。
真正的恨是要在心底生根发芽的,会成长的。恨会充满你的头脑,你的神经,然后噢你的眼睛会看不清人物东西,你的血压一定会升高,你的食欲一定会不好,你常常会感到你的头和身体不在一条轴上。如果有恨,你不止一部电脑会被炸坏,座椅会破裂,墙壁以及天花板都有裂洞,如果有恨,你的车库肯定有沙袋,沙袋上有血迹。
这样的恨糊涂就有,yes, 今天还有!
那是要想要杀人的恨。
虽然我的遭遇比不过天安门前牺牲,受伤,还有狼狈逃亡的市民,学生们,但是我的恨不比他们弱,没他们的恨那么伟大但是并不比他们小。
当然咯,你可以说我小气,没胸怀,还担当,但是我就是有恨,想要杀人的恨!已经2年啦…
记得我以前贴出过关于我火鸡老板的冲突:
那火鸡7年前因为升官不成忌恨于我,2年前他升官无望准备退休时在4月份凭空捏造了5个科研项目,指控我没有完成。并抓住我上班时(其实是午休时间)有打桥牌的软肋,去董事会主席诬告我利用公司电脑和网络运行赌博游戏。
要是一切如实,我也没有什么话说。
要是我有申辩的机会,
要是他们肯花一点点时间去调查,
我也不会仇恨。
结果是我遭受到莫大的冤枉和诬蔑,加上人身侮辱和工作处分。官僚集团将整个事件变成了一种高压,几乎压垮了我全部的力量。我处在既不能打官司,也无法申诉的困难环境。这样血压一天天高涨,人一天天暴力心里开始走向极端…
与我另外一个成天被老板骂F-word的哥们开始一起借酒发疯,开始商讨如何如何解决这帮狗娘养的 low-life assholes.
我们俩都离婚多年,患有严重的忧郁症(我是新患),那家伙为刺杀他那混蛋老板甚至练习过枪击,而我也积极准备买枪。
那段时间,我无法睡觉,仇恨在心里生根发芽。那时我的计划就是等我儿子去大学,然后我便要准备要送那火鸡上西天。那段时间电视新闻报道有国会议员 Anthony Weiner 和加州前州长阿诺·施瓦辛格的欺骗道歉,我便送 email 给老板要他向他们学习,同时建议他每周观看一课“what is the right thing to do" 并学习康德关于说谎的道德哲学,促使他认错,从新做人。
去年9月儿子上大学前2周,情况有所改善,我被调离去了另外一个部门。从此不再受那火鸡的鸟气,然而仇恨依然难于控制。每次在公司见到那鸟人,我都要公开羞辱他 low-life liar,并告之与他同行的同事要提防骗子,那火鸡只装没听见。
是呀,你可以说我很小气,但我相信我气的确很大,很粗,我坚信这世界要是没有那 low life asshole 一定会更加美好。目前为止那火鸡还没有道歉,justice 也还没有实现。
然而我的一生已经非常恍惚,仇恨时时刻刻都在 drives me crazy,让我血压高涨,让我无法入睡,让我从来没有那么地渴望拥有一支枪去实现人间公道!我其实就是心理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那就是我的2年的经历,看过心里医生,也吃过药,砸烂过3+部电脑(记得海川有次停机一天多?),加上座椅还有墙壁,好几次就想开车去撞死那鸟人算啦。我心里医生告诉我:那鸟人是我心里上的 karma,已经深深地植入了我的神经。
那也是我那个朋友(Yale PhD) 近10年的经历,他公开告诉他的前老板,他一直在忍受,潜伏爪牙忍受,要是有一天忍不住了,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那个混帐老板。
这也是我想象的23年来柴玲的生活,她肯定是个不幸的人。比起其他64通缉逃亡的男人们,她心理可能更不能得到解脱。
从绝食到64清晨一直留守在天安门广场,柴玲其实很可能就是个简单愚蠢的傻女人,脑袋里就认一根经。她可能认为当初没做错什么,一心一意为了一个崇高的事业差点牺牲掉,而今所有的罪名都是栽赃的,所有的失败都要她来承担,天道不公,心中的仇恨无法转移,她找不到解脱之道,转而面向基督。
今天我其实已经“平反”啦,我不单没有身体伤害(不算心里),也没有什么经济损失,我也报复了我老板,他甚至躲我,但是我还是不能从恨中解脱出来,无数次想冲进他办公室对他竖中指,甚至尿他,揍那混蛋,但是想要干掉他的念头有所减低。
同样,让我们假设即使天安门平反了,李鹏也被枪毙了,柴玲也很可能难从心里创伤中解脱出来。有如许多从伊拉克撤退回来的士兵在欢迎的鲜花后,心里的创伤久久都无法愈合。新闻里已经有好几起枪杀家人(甚至母亲)的案件的报道,因为他们的心理已经极度的扭曲啦。
仇恨的心不一定就会随时间消失,歪曲的心灵也不一定就能通过 justice 治愈。
原谅,或许只有原谅才可能让你放下你心里的负担,溶解你心里的karma,让你平静下来。也许你能解脱,也许还不能。
我自己也知道那仇恨其实是在伤害我自己,并不伤害我的仇人,但是我就是放不下,不能解脱。我也不知道我该不该原谅那混蛋 liar! 近一年来我一直徘徊在恨与原谅中。只有当你真正有恨又不能解脱时,你才有可能开始感觉什么是原谅,虽然我还不明白。
有人告诉我:原谅是自己给自己的礼物。
Forgiveness is a Gift You Give Yourself
我相信:与其说柴玲在原谅屠夫,还不如说她在试图救她自己。
最后让我来回答那两个问题,余认为:
1)宽恕的基本条件是恨
2)而邓李屠夫很可能就是柴玲的 karma。
阿门,让上帝将柴玲带回家吧。

[原创] 上帝审判柴玲

Sunday, June 10th, 2012

你是柴玲吗?
在下就是。
你已经知道前面审判邓小平,李鹏的结果了吧?
是的,他们杀人不知悔改,都下地狱去了。
我没有原谅他们,他们因罪而受报, 如果都原谅的话, 为什么我们还要最后
审判呢?
……我, 我(唏嘘,不知说什么好)
说一说你为什么要原谅他们?
我读希伯来文圣经,大卫王的儿子押沙龙背叛了自己的父亲, 用武力来夺取宝
座。大卫,甚至在面对这样的背叛,也原谅了他的儿子。
那么你有没有读诗篇第一百四十篇“主必保守 ”的诗篇,
他向神呼求的时候,心中充满信心,因知道神必为困苦人伸冤,为穷乏人辩屈;
第五十九篇-“信心胜过苦难 ”的诗篇..;
第十七篇-“求神保护脱离世人”祈求的.诗篇等等。
如果都原谅了,我还要伸冤和辩屈吗?
[…]

自治区6月4-7日的平爆报告

Friday, June 8th, 2012

首先回答:沧浪之水“杀人犯在那摆着呢,人人皆知。而剥下一个所谓英雄的画皮,指出她是一个过失杀人犯又有何不可? ”,并借此机会总结关于柴玲原谅屠民犯的讨论。
糊涂想说:这里没有人反对指出甚至揭穿柴她是一个过失杀人犯(其实芦早就指出啦)。
在《六四功罪》一书中,老芦全面的,系统地,深刻地(我是不是有点刘少奇哦)分析,揭露了柴女士江青式的革命小将精神,以及造成的巨大灾害。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4-LZKkC3a5HZDJmNWZiOWYtZDI3Yi00ZmQxLTlkNjMtM2M1Yzc3ZDJlNGFh/edit
然而这两天的帖子里充满了辱骂,恶心,呕吐的痛打落水狗精神而偏离了主题“她是否合适去原谅屠夫?”
下面是自治区6月4-7日的终结报告:
每每提起64,说起柴玲,难免情绪化,然而糊涂相信这次风暴是迟早会来的,是网路大风暴聚集起多年的能量形成的。
值得注意的是dch犹如那个中国良心,运动发展起来后便一溜烟躲去了美国大使馆不再露面。
还有那老哈如同柴玲,搞了个绝食把运动带入高潮后就躲在广大网民群里,不见了踪影。
特别能战斗的有陈大夫+jeramah 就等同于当初的学生们…
张朴先生在运动的低潮期间发表一篇“必须坚定不移地痛打婊子”,将奄奄一息的自治区再度推进了火热的痞子运动中,完全忘记了自己姐姐也如同柴玲般投靠了英帝国主义。
再有就是商人化的只知道吃喝不关心亡国的钟会小才子本来想学四通老万边吃鸡边道歉来平息自治区高涨的热情遭到了可吃的失败,未来20年只能学万老写诗一样写菜谱…
那钟声有如香港同胞一边看赛马,一边评64…
还有若迷,扮戏台湾同胞站在安全地带进行道德批判,而阿越就等同天安门四君子,左右想搭桥,却无人仔细听听他说什么…
那加人紧跟形势如同温家宝紧跟赵紫阳,不时撒点热泪演戏同情学生…
罪搞笑是“光”,完全一个阎明复,左劝劝,右劝劝,学生们马上答应他,一会儿就忘了。
而稀临时统帅呢,小心翼翼地观查太上皇的风吹草动,随时准备飞去温都尔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