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12

My Finest Hour

Sunday, August 12th, 2012

虽然没有分清楚芦与驴,但是在上山下乡时学过达尔文的种类划分,加人而今活学活用应用于驴鸣镇的人口统计上,将你我他分为三驴主义。
一驴为丝,二驴为粉,三驴为虫虫。
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2828320
老稀就是一个春虫虫,无时无刻不在做梦当芦笛的老师。只是每一次梦醒,也就是每一次的新失望。有如哈勃观察到的紅移星球一样,而且距离越来越远。
直到有一天。
从桃花岛、经太湖归云庄与黑沼的盘陀路云游归来后,那一天自治区特首芦笛捡起瑛姑的“算筹”来计算自己账上的米钱还有多少。由于那“算筹”不能进行小数点运算,所以每月最后1-2天,特首都不知道还有没有米下锅。
这小数点后面几粒米的错误并没有逃过老糊涂红外线的眼。经过精心反复演算,谷歌对证最后一举攻下驴鸣镇的一门,特首不敢恋战,最后签字盖印委任老糊涂为驴鸣镇镇长。
见:“胜利回顾:看老稀大战老芦”: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2825741
从此后:
无论是被狗咬
还是被蜂螫
每当我心情忧郁
就想起这胜利的喜悦
我就会笑醒
(改音乐之声:
When the dog bites
When the bee stings
When I’m feeling sad
I simply remember my favorite things
And then I don’t feel so bad)
要是驴鸣镇和糊涂镇长能够坚持上千年,我既然要说:that was my finest hour!
谨以这篇文章欢迎大家多练苦功,迎战太上皇。

稀里糊涂说枪(五)

Wednesday, August 8th, 2012

第五个问题:两个典型的枪击案:
在“为什么别的民主国家没有那么多的枪击案?”中,老芦特地举例在1992年一个倭人服部剛丈走错屋又听不懂 Freeze 被枪杀的案件,似乎是在美国只要你进入我的私家领地就可以开枪射杀。
我们先看看阿拉巴马那个镇的人口结构:

要是事先没有联络好突然有人晚上来敲门,你我都会害怕。
同时我也要补充说明即使枪手逃脱了杀人罪,他还是被判了民事罪,法院要求赔赏65万美金。最后估计那家人也没有钱由保险公司陪了10万。
今年3月在佛州也发生了一起类似枪杀案。一个街坊巡逻员声称自卫时将一个黑人小孩开枪打死,目前他已经被控杀人罪入狱,官司正在进行中。
详情:
http://en.wikipedia.org/wiki/Shooting_of_Trayvon_Martin
不同之处:

一个不懂英文,而且可能有快速跑动(开枪者声称)

一个本来就是窃贼,而且与巡逻员有打斗(开枪者声称)
目前不止是巡逻员入狱(好象保释出来了?他太太也好象有麻烦。)
详情请查看:
http://defiantdolly.com/2012/04/20/yoshihiro-hattori-and-trayvon-martin/
从这个例子应该可以看出,那倭人的律师可能不给力,把官司打坏了。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佛州的案子又会如何?两个案件都在美国南部而且相距不远。
所以呀,老芦不要急,说不定“天理尚在”。
最后,众所周知毋庸置疑,我们都知道:
应该是:一个国家的总统(特别是美国总统)往往是最不安全的
而不是:“如果一个国家连总统都不是安全的,还有哪个公民能有安全感? ”
反正老糊涂比奥巴马安全,不是吗?

稀里糊涂说枪(四)

Tuesday, August 7th, 2012

科州枪杀案杀生后,有朋友来信说那是因为枪支泛滥的结果。糊涂知道驴鸣镇聪明人多的是,为方便讨论,特地提供一些收集来的背景资料引诸位无枪人士争论到底葡萄是甜是酸。
特别注意:老糊涂介绍的背景数据并非是什么“科学实验”,除关于枪支抽样调查来自路透社,兰德,和盖洛普外,美国的犯罪资料来自 FBI 数据库。从这50多年来各州的犯罪趋势再结合各地区各时段的人口结构,经济情况,以及相关的法律和枪支管理条例,或许可以提供一点点罪与枪的相关性,那是我的初衷。
老糊涂自以为城府深深,没有暴露自己关于枪支的观点。老稀是个隧道眼,但是糊涂也知道两头来回看,看看哪边的光亮多一点点,那头出去的路程短一点点。
禁枪派隧道眼死死盯在这一点:私枪是犯罪杀人的同伙,若是没枪了,罪犯也就没了帮凶。
拥枪派隧道眼死死盯在另一点:私枪是威慑罪犯的利器,若是没枪了,老弱也就没了安全。
请注意:
禁枪派的反对者多是老弱病残,然后才是“利益集团”
拥枪派的支持者也是老弱病残,然后才是“利益集团”
犯罪人并不太在乎私枪,没有枪,他们自己造(或者走私购买,或者偷抢)。注意科州罪犯自己制作了30多枚手榴弹,1995年的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的炸药也是非法自己制做。不管你禁不禁,反正要行凶的罪犯总是有枪或者炸药。
下面言归正传继续稀里糊涂说枪(四):
第四个问题:私枪的伤害和自卫:
从2007年全美的123,706致命伤害事故中(数据来源:http://www.justfacts.com/guncontrol.asp),枪伤615起,占0.5%:

同年2千7百多万非致命事故中,枪伤15,698 起,占0.05%:

全美2008年大约有16,272起被起诉的谋杀案,其中10,886起与私枪有关,占67% 。
在1993年一次全美近5000个家庭抽样调查中发现:至少有0.5%家庭中5年内当家人成员的生命“要是不用枪就几乎肯定会被杀死”时曾经使用过私枪自卫。根据人口推广,全美有相当于每年有162,000起类似事件(来源:http://www.law.northwestern.edu/jclc/backissues/86-1.html)。
糊涂计算:
从 FBI 历年凶杀案的统计中我们知道1993年全美的谋杀案有24,526起,2008年同类有16,642起,减低了33%。那么我们可以假设并类推出2008年有约:162,000*67%=108,600 起私枪自卫事件。让我们继续除去枪的因素(假设枪占67%),那么每年全美自卫次数也多达:108,600*33% = 36,000起。
对比2008年与枪支无关的: 16,272*33% = 5369 起谋杀案,自卫防守得救的几率要远远高于被害的6.7陪以上。(TNND,怎么那么多67%,会不会是 Golden hutu ratio? 待查)。
请记住:那是没枪自卫就可能牺牲的情况下。
调查同时发现至少有3.5%,1988-1993年约1,029,615家庭每年曾经用枪自卫(包括没有生命危险情况下)。
美国司法部的调查发现:2008年有5,340,000起暴力攻击,抢窃,强奸,和谋杀犯罪里,其中有436,000(8%)公然带枪行凶。
犯罪学统计杂志2000年的一项调查发现:每年美国人至少有989,883起用枪来自卫。
1994年调查发现有每年有498,000起入室盗窃行为被枪吓走。
1982年调查11个州监狱的男暴力犯再推广至全美发现:
有34%的罪犯被伤害人开枪吓跑,枪击,枪伤,或者捕获。
知道对方有枪自卫时,有40%决定放弃犯罪行为
有69%知道与自己有联系的其他罪犯曾经被持枪自卫开枪吓跑,枪击,枪伤,或者捕获。
根据 FBI 的数据统计:
就美国目前的犯罪率,每240人中就有1人可能被谋杀?(那么高?1/240 lifetime)
美国司法部1974-85年的数据显示:
42%的美国人一生中会成为暴力犯罪的受害人
83%会成为暴力犯罪的企图目标或者受害人
52%有可能会历经一次以上的企图目标或者受害人
1997年调查发现超过18,000服狱的暴力罪犯中,有30%州狱犯和35%的联邦狱犯犯罪时代有枪支。
多数资料来自:http://www.justfacts.com/guncontrol.asp

稀里糊涂说枪(三)

Saturday, August 4th, 2012

第三个问题:美国的各州的犯罪率:
Nino上校在试图解释(二)时认为犯罪与脾气高相关。那样或许能解释高犯罪率的区域多是脾气暴躁的少数族裔居住的地区,但是并不能解释逐年犯罪率的变化。如前篇提及英国近几十年人口结构变化应该不会太大,然而犯罪率却在枪支控制后成直线升高(1967-2000),然后再呈现下降趋势(2001-2007):

在美国的华盛顿特区和芝加哥市分别于76年和82年进行了严格的手枪控制,两个城市的犯罪率先是持平和降低,然后都大幅度升高。
华盛顿特区:

大芝加哥市:

后来最高法院于2008 安定2010分别推翻了两城市的戒枪令。
从以下图表中你可以看出1960年来美国各州的犯罪率却表现出不同的图形:
http://www.google.com/publicdata/explore?ds=b1tlmra7lb7a9_&ctype=l&strail=false&bcs=d&nselm=h&met_y=crime_rate&fdim_y=crime_type:violent&scale_y=lin&ind_y=false&rdim=country&idim=state:CA:DC:IL:FL:ME:SD:NV:TX:NY:ND&ifdim=country&tstart=-297018000000&tend=1249282800000&ind=false&icfg
注意:你可以从上面的图表中选看bar chart, map, and bubble chart 随时间(年)的动态变化图。你也可以选择其他州来进行对比分析。
近50年来,华盛顿特区的犯罪率一直高居不下,而且远远高于其他州。而缅因州和达科他州的犯罪率则不随时间有太大变化。

稀里糊涂说枪(二)

Friday, August 3rd, 2012

第二个问题:美国的枪与罪:
尽管从 FBI 买枪背景调查数据和枪支销售量来看,这些年买枪的人越来越多。从 FBI 发布的数据来看近几年的暴力犯罪逐年下降:

2010年的暴力犯罪率(403.6)与1991-2年最高时(758.2)比下降了近一半(~47%)

(1991-2010: 数据来源:http://www.fbi.gov/about-us/cjis/ucr/crime-in-the-u.s/2010/crime-in-the-u.s.-2010/tables/10tbl01.xls)
与之对应的是枪支销售量在大的连锁店上升了40%:http://dailycaller.com/2011/09/28/gun-crime-continues-to-decrease-despite-increase-in-gun-ownership/
与路透社估计的2.7亿相比,美国长枪协会估计全美可能有8-9千万人拥有私枪。
尽管如此,根据国家司法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justice)的分析发现:私枪依然是其主要犯罪工具。

与枪支相关的犯罪率的下降主要是非致命性有关的犯罪:

(不太好理解,可能指用枪来抢劫,强奸…)
特别注意的是与美国文化背景相同英国:
1920年:只要不对公共安全与和平造成伤害,民众也可在地方警长那里申请拥有短枪。
1968年:将枪支管理严格化,并登记编号。
1997年:通过法律收缴民众的私枪和子弹。共收缴有16万多支枪和150万磅的弹药。结果英国的犯罪率在5年内几乎翻倍:

来源:http://alphapatriot.com/crime-in-britain-part-1-dunblane-gun-laws-and-violence/

稀里糊涂说枪(一)

Thursday, August 2nd, 2012

稀里糊涂说枪(一)
科州枪杀案发生后,枪支控制又一次成为讨论的热点话题。在“稀里糊涂说原谅”里我有买枪的意愿,也有杀人的动机。糊涂敢想象枪能用来犯罪和反犯罪,用来除害和除恨,用来结束自己的生命,无论如何我也很难想象一个人如何用一支冲锋枪对着无辜的人群开枪,那人一定是个精神病人。
拥有枪既是一个个人权利问题,开枪杀人同时也是一个社会安全问题。
说枪之前,我想先介绍一些网上搜索的关于美国社会枪支安全的背景资料。
第一个问题:美国有多少家庭拥有枪支:
1. 根据3年前非官方的估计有40-50%家庭拥有枪:http://answers.yahoo.com/question/index?qid=20090402224724AAM6v8p
2. 路透社2007年报道100个美国人中有90支枪: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07/08/28/us-world-firearms-idUSL2834893820070828
3. 兰德(Rand)2001年估计:34%的小孩生活在拥有枪支的家庭,其中有69%的家庭拥有2支枪或更多:http://www.rand.org/pubs/research_briefs/RB4535/index1.html
4. 2005年盖洛普的抽样调查发现:10个人中有3人拥有私枪:http://www.gallup.com/poll/20098/gun-ownership-use-america.aspx

多数人说他们用枪来对抗罪犯,狩猎,和打靶。值得注意的是老人拥枪的比例比年轻人要多。

糊涂其实不相信有那么多家庭拥有枪,所以对路透社2007年报道美国枪支总数有2.7亿之多大吃一斤。不过涅电视上曾经报道过警察花钱卖枪回收,结果几乎都是些锈坏掉不能开火的废铁。
不过近年美国买枪的人数确实直线上升,请看历年每月FBI 买枪背景调查数据:
http://www.fbi.gov/about-us/cjis/nics/repo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