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12

中日贸易战之宏观经济分析

Saturday, September 29th, 2012

中日贸易战之宏观经济分析
易明
经济学其实很象苏轼【题西林壁】诗里描写的庐山
横看成岭侧成峰, (宏观微观)
远近高低各不同。 (长期短期)
不识庐山真面目, (中方日方)
只缘身在此山中。 (汉奸国贼)
经济学模型往往是由很多经济变量和参数组成的联立方程组.其中设定的一些外生变量,是作为可以用以冲击 (shock) 的政策选项.而所谓经济学模型的模拟仿真运算,其实就是军事上的沙盘推演.改变外生变量以后, 系统必须根据假定的条件重新恢复新的均衡,而新的均衡变量的取得,就是我们所谓的结果. 所以直到最终结果出来之前,我们其实并不知道它们是否支持原有的假说.
前番WSM先生所用过的GTAP模型,是业界比较常用的一个以微观经济学的一般均衡理论为基础的计量模型.它的优点是能够描述各个行业、各个市场以及各个地区之间的关系,所以即使对某个企业而言,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所以如果某位是经营某个行业的大款,不妨有偿向WSM先生索取相关行业的资料.
但这类模型的缺点, 除了WSM先生提到的更新迟缓等等之外,还有模型多数参数设定中的人为因素, 即所谓校准(calibration)问题. 因为不同参数数值的设定,往往会影响模型的结果因而降低模型的可信度.
虽然WSM先生运用的GTAP模型的模拟结果是支持中日贸易两败俱伤的假说的,但由于该结果是建立2007数据的基础之上,所以置信度可能会打折扣. 为克服这个缺陷,我转而求助其他的模型. 其中由耶鲁大学开发的Fair模型勉强可用.
Fair模型是一个以美国经济为主的多国宏观经济学计量模型.其优点是所有数据皆来自于实际经济,没有前文所述之校准问题,同时更新及时,最新的资料竟是今年的. 这就克服了CGE模型的一些问题.其缺点是仅仅限于对总体经济指标的预测和计量.所以其结果一般不能卖给企业,如果不能托人转送政治局,就也只能公之于众了. :)
另外的缺点是由于该模型原来的目的是分析宏观经济政策, 可用的外生变量较少.为了分析中日贸易战所产生的结果,我不得不截断各国价格变化的交互影响,以使出口成为可以作为攻击的外生变量. 但此举有可能导致计算结果的相对夸张。
我模拟的情景如下: 假定中日贸易战于2013年初全面爆发,根据近至今年6月的最新资料,我对日出口占我总出口的7.6%,而日方出口占其总出口的18%.假定双方贸易全部解除,则中方GDP将下降3.30%, 而日方相应下降3.68% (即从原来的水平下降, 如果中国今年是8%, 则明年将降至5%, 日本亦然,下同). 但中方消费下降1%,高于日方的0.7%。此举应有助于缓解中国的通胀,但日本则有可能 进入通缩。
这基本上是个两败俱伤的结局,虽然不象我最初想像得么严重,但说杀敌一千,自伤九百九决不为过. 但可喜的是,只要坚持过了明年,我们的损失将稳定下来,而日本则每况愈下.长此以往,只要中方能够撑得住GDP每年下降3%的压力 , 最后或许能有惨胜的希望.但前提是,冲突仅限于贸易战,而不涉及投资的变化即全面的经济战。至于后者, 因为它是模型的内生变量,我现在还没有能力给予冲击.
(这里顺便请教WSM先生,您当初用GTAP模型时,攻击的外生变量是那个呢?)

聊聊作为经济制度的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

Thursday, September 27th, 2012

聊聊作为经济制度的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
易明
本坛真正的经济学专家WSM先生推出的文章”也谈贸易抗日”,大大地减轻了我军正面战场的压力,使我能够腾出手来,厘清一些对经济学基本概念的误解。
经济学有自己特定的语言,并不能随心所欲地玩语言游戏. 比如对某一特定的经济制度的划分, 一般认为要有如下几个要素.
1) 激励机制,也就是说, 它决定如何调动人们的活力进行生产活动. 在市场经济中,这个机制无疑是利润或金钱. 所以当佳佳说”show me the money”, 我们就可以断定她是处于市场经济中的. 而在计划经济中,虽然也许有些许物质奖励,但人们往往避谈利润或金钱. 就年青人而言,他们最大的追求也许只是”能见到斯大林/毛主席/金将军”等等.
2) 信息机制既人们如何获取信息以实现自己的生产目的. 在市场经济中,价格无疑是最重要甚至是唯一的生产和消费信息. 而计划经济是一种取代了商品经济后的经济制度。在该制度下,国家计划中心取代“第三只手”(市场) 来调节资源的分配以达到供求的平衡。
3) 生产资料的所有制.为实现计划经济制度,社会所有制将取代了私有制。但在实际操作上,社会所有制往往表现为国有制. 在市场经济中,私有制是商品交换的基础。
4) 分配机制. 在市场经济中,消费品的分配根据资源的占有情况,主要分为工资利润和地租. 而在计划经济中,名义上是要按照劳动的数量和质量来分配,但在实际操作上,往往是按权利 (特权) 分配. 但社会总财富的分配也比较平均.
在当今社会,纯粹的计划经济似乎只有朝鲜,而纯粹的市场经济则是香港. 大多数其他国家,则可以按照一种光谱排列法,散布在这两极的中间. 按这种分法,这世上几乎所有国家全是以市场经济制度为基础的混合型经济. 所以象中国这种由国家垄断操作的也是市场经济. 这是因为国家再垄断, 也不能无视市场对价格的决定作用. 虽然国家干预市场,一定会造成市场扭曲.
计划经济只能出张子善刘青山, 市场经济才能有牟其中扬百万.

再谈钓鱼岛中日博弈

Tuesday, September 25th, 2012

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到底想干什么?有几个选项?
1. 通过军事攻击,夺取钓鱼岛;
2. 通过经济制裁,让日本人放弃钓鱼岛,或者至少赔礼道歉,改变购岛决定;
3. 维持现状。
夺岛我觉得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应该知道可能性太小。经济制裁让小日本损失惨重,然后自动把已经控制在手几十年的钓鱼岛乖乖还给咱们――再怎么意淫都很难有这种想象。拿回钓鱼岛,只能通过军事手段或者国际仲裁。国际仲裁我们没有什么胜算。那么军事攻击的代价是多少?咱们现在看管一个瞎子的维稳经费是两亿人民币,到头来还让瞎子给跑了,弄得忒没面子。一颗导弹的成本多少?美帝扔阿富汗的据说每颗两千万美金。一艘潜水艇或者驱逐舰呢?怎么也得十几亿。航母就是百亿的数量级。我估计这仗打起来,没两千亿打不住,就是看管1000个瞎子的费用。打下来并守住的可能性呢?很小,假定是10%(我觉得实际上是0)。2000亿乘90%,就是1800亿。这是“失”的代价。那么得呢?拿下钓鱼岛,对海基线没有影响。因为海基线是以没有争议的岛屿作基础的。钓鱼岛无法驻军,周边在战争状态下也无法开发。所以实际效用为零。我们姑且激进点,拿日本购岛的代价来算,夸大点算两亿,2X10%=0.2。所以攻打钓鱼岛得失之比是18000:2,明显的亏本买卖,疯子才会干。现在维稳经费都已经超过了军费,打一仗再让军费翻个跟斗?经济制裁的损失估计还得更大些,所以同样不靠谱。至于有人说制裁起来,小日本比咱们更受不了,我看都是意淫。这帮人似乎只想着自己揍别人,却从来不去想别人也会反击,而反击的话,其力度只能相等,或者更烈。何况小日本核电漏危机,社会基本稳定。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中国,情况可能就不一样了。
就此判断,军事冲突和经济制裁都不太可能。中国的底线只是要显示“有争议”。岛本来一直是日本实际控制,邓伯伯建议“搁置争议”。现在日本“购岛”,这一行为引起争议,中方以派船前往钓鱼岛海域表示“我也有份”,以行动显示和记录争端,如此而已。双方都应该心知肚明。中方保持“争议”,因派船而突破以往底线,而野田赢得选举,自个偷着乐,因为事件是自己这边先挑起来的,所以对中方的船一反常态,只是跟踪警告监视,不拦不撞不抓,虚晃一枪,漏个破绽。然后各自宣布胜利,鸣金收兵。双方如果没有发疯,只能是这种结局。
所以我觉得不值得为此再废太多口水。我想谈的是另一方面。
中日双方,经济上基本是互补而不是竞争关系,而领土领海上的争端,以两国均衡的国力,军事手段很难解决,搁置争端也不是什么难事――都搁置了几十年了么。所以合作则共赢,对抗则双输。对于政府来说,这是一目了然的事情。但是还有两国的老百姓。老百姓可是什么人都有,也不一定都那么理性。
本次钓鱼岛事件为何发生?根子是所谓的日本右翼想突破日本在国际政治的现状,使日本不但成为经济大国,而且成为“政治大国”。日本在战后军事政治上一直被美帝压制,来吃美帝的亏,受美帝的气,实在太窝囊了。日本以经济手段在全世界扩张,但完全没有相应的军事力量来“保驾护航”。甚至美帝的领土保护,也未必靠得住,比如钓鱼岛和北方四岛,分分钟要看美帝脸色。想当初,俄中两国都是大日本皇军的手下败将,日清战争和日俄战争,日本人都是以少胜多,以弱胜强。战后日本人被美帝强加在自己头上的和平宪法与民主制度,废了武功,军国主义估计复活是很难了,但和经济大国相匹配的“正常”国际政治影响力和军事威慑力应该恢复和存在――我估计这不光是日本右翼的诉求,而且也正越来越成为日本的主流民意。否则现在的日本的竞选人不会一个比一个强硬,连一向温和的民主党人也无法例外――没有办法,他们如果不能讨好民意,就无法上台,上了台也得下台。在民主制度下,“要把反动政客和广大日本人民区分开来”的党八股完全是胡扯。
现在这个石原和设计九一八事变的石原,都同样的狡猾。他千方百计地挑事,就是想让中日两国干起来。他设计的东京都购岛募捐事件,使得钓鱼岛吸引了全民的眼球。如果购岛成功,则钓鱼岛成为石原逗弄中国公牛的红布,他可以隔三差五地上岛甚至开发,刺激中国;如果日本政府抢先一步购岛,更可以作为国家立场刺激中方。须知反华的石原,同样反美。如果因为钓鱼岛发生军事冲突,美帝插手吗?如果插手,那么美帝就被日本成功地拖下水。如果不插手,那就不能阻止日本保卫自己领土,重新武装。
所以我党应该发愁的是日本越来越强硬的民意。好在日本民众的理性程度和文明程度,已经不似九一八时代的疯狂。压制日本在全球的政治军事和经济的主角是美帝,中国犯不上在这当中充当卒子,从而付出巨大的民族牺牲。中日两国的民意撞击本来不是不可以通过引导,得以避免或者淡化的。可惜我国长期的愚民和爱国洗脑,让民众变得没有起码的思考能力。随意树敌,而且对敌人对自己都一无所知,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像楼下所贴凤凰网的民意调查,多数中国人认为中日经济战的最大受益人是美帝,却同时支持经济制裁日本。这好比两人同时以枪指着对方,明知任何一方开枪的结果是同时完蛋,但还是开枪,这不是脑残是什么?中国暴民的暴行通过传媒传播、渲染,也将日本那边的亲华民众推向对立面,同时加快了日本在华投资的撤离步伐。日本政府不必管中国民众炸不炸,那不过是在自个家里砸砸汽车什么的,经济制裁更是扯蛋--那是政府的事儿,而中国政府不会这么愚蠢。总之中国民众炸窝,威胁不到日本政客下台。他只需要操心日本的民众炸不炸窝。这是两国体制的根本区别。日本政府要是不干点选民高兴的事儿,他就得下台。其实野田的民主党政府还算是比较温和的了。现在石原的儿子已经成为自民党的党魁,要是此后自民党上台,我想好戏还在后头。石原慎太郎设计的高妙棋局,引导着中日两国的民众和政府,一步步地走向对抗,落入他的伟大战略部署。想当初,上一个石原(石原莞尔),也是这样以下逼上,发动了九一八事变,逼迫和引导日本政府,一步步地陷入了战争泥潭。你还别说,如果当初完全按照石原莞尔的设计,在夺取满洲里以后就停止下来,恐怕到现在东北三省都还姓日。
我党心里明镜一般,知道自己真正的核心利益在哪里。屁民闹事场面火爆些,不过是虚声恫吓,以避免真刀真枪的开干。太过火了,就把“焦大”们塞一嘴马粪就是了。当“司马懿”也不是很难。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就在于,政府不必太担心“民意”。那TMD不过是东海上谁也见不着的一个小岛,说是底下有石油,但甭管怎么争,也没有一方能开采,开采了也没老百姓什么事。中国老百姓身边烦心的事儿多了去了,地沟油,三聚氰胺,强拆,黑打。。。我就不数下去了。哪一件事能把政府搞倒的?根本就轮不到八杆子打不到的一个鸟岛。要说领土纷争,那也轮不到钓鱼岛。南海诸岛、藏南。。。面积大的多,要啃的话,骨头也没有这么硬,会威胁到自己的核心利益。二十多年前那事够大了吧? 百万人上街,那又咋样?邓伯伯一发飙,闹事的立马痛哭流涕的检讨揭发,然后天下太平。美帝他们怕就怕这个。任凭你航母核武世界第一最牛逼,本国老百姓一不高兴,得,一枪不放,你就得鞠躬下台。这他妈怎么干得过我党啊。所以邓伯伯的“四个坚持”是非常英明的国策。当然。事情也得反过来想。美日政府走马灯一样地换,国家不会乱。我国政府可就不一样了。那可经不起折腾。
中日之间领土领海的冲突原来是有默契的。日本实际控制着钓鱼岛,但几十年来也没有去在其海域作任何开发。即使是眼下的冲突,我们也不难看到这种默契的存在。这种默契如果能够一直维持,则中日之间的冲突空间有限。如果这种默契被打破,后面的事情就难说了。很多事情,无法靠理性决定,往往是在两败俱伤之后才能接受现实的――而现实就是回到原点,就像朝鲜战争一样,回到三八线,但中美韩朝付出巨大的代价。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也不能忽略,那就是美帝。美帝不会袖手旁观的。

抗日经济学中的谬误

Monday, September 24th, 2012

抗日经济学中的谬误
易明
乱世人不如太平犬,不要说真正的战争了,就是网战,也能把人累个半死。为了反驳中日经济战必胜的观点,我已备战数日,但还没有十分的把握。 所以本文也只能先对必胜论提出质疑。
自从经济战的设想被提出后,即使是在经济学界,对战争的后果也莫衷一是。商务部最早提出中国的胜算比日方大,但没给出计算方法。黄有光教授论证了“杀敌一千,自损一百”的小赔大赚的结局,但所用的论据却令人吃惊的贫乏,无非是下面的两段话。
“如果中国减少买日本货,日本虽然也可以减少买中国货,而造成两败俱伤,但日本会伤得比较大,约十倍。中国是日本的第一大出口国。2011年日本对中国出口 商品1946亿美元,占日本出口商品总额的比重高达23.6%, 加上迂回出口到中国大陆的,估计约占日本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一。同年,中国出口到日本的只有1480亿美元,占出口总额36421亿美元的约4%。因此,日本玩不起这贸易战。
根据基于完全竞争的传统经济学,中国减少买日本货,即使不考虑日本的反击,中国本身也会损失,而且损失程度与日本的大致相等。然而,在实际世界的经济,厂 商是不完全竞争者,价格远远大于边际成本。中国少买日本货,日本厂商的损失(等于价格大于边际成本的程度)会比中国的消费者的损失(接近于零)大得多。如果考虑爱国情绪,中国消费者可能反而得利。因此,至少从纯粹战术而言,这贸易战可以打!”
这可真是雷到我了。真正的“以小学问(微观经济学)作大文章(抗日经济战)”,一反学院派论政的习惯。同时,在我和老芦论战经济学是否科学的当儿,也给了老芦奚落经济学家的口实。不过老芦的批评是从经济学外行的视野出发的,虽然信手拈来,但不够有力。他的批评集中起来不过三点:
1. 自由贸易对双方都有利,并不是零和博弈。对后发国家来说,它占的便宜要远远超过先进国家,日本与中国的崛起所需时间远比英美所需的短就证明了这一点。(这点和我的观点不谋而和,但其实不够准确。因为后发国家占便宜不是必然的,取决于该国的贸易构成等诸多要素).
2. 中日贸易在质上并不对称,基本是以数量对质量, “数量对质量”,即以低智力附加值的产品换取人家高智力附加值产品。精密车床、轴承、电脑芯片等等高精尖产品,都要靠日本提供,人家一旦掐断供应,则给中国带来的打击绝不是可以用钞票损失来量度的。
3. 中国经济的三大引擎(投资、房地产、出口)都已接近熄火, 在这种情况下还要跟日本打贸易战,是雪上加霜, 将得不偿失.
这虽然是老芦先我一步,对必胜论提出的质疑(大敌当前,国共合作了), 但他的三点质疑,恐怕不会让黄教授信服. 其原因是: 第一点是简单的废话, 第二点以偏概全,忽视了进口产品的可替代性,即被”掐断供应”的日货其实可以用美货德货取代.第三点虽然理论上稳妥, 但缺乏必要的论据和数据的支持.
我下面的论述将试图弥补这些缺陷.
首先, 我认为黄教授的论述方法过于简单, 论据过于贫乏, 而结论过于武断.
在论述方法上, 如果黄教授的意思真如老芦所说, 认为国际贸易假定完全竞争而实际经济是非完全竞争, 从而推出经济战开启后日本受损中国得利,那就不仅仅是简单,简直就是粗鄙了. 其实国际贸易产生于比较优势决定的产品竞争优势,而与产商是在什麽市场状态下生产该产品无关. 即使日货价格远远大于其边际成本, 但只要其同质产品价格低于美货德货, 就会被进口到中国来. 中国抵制日货,日本厂商的损失(等于价格大于边际成本的程度)是利润,而中国的消费者的损失是效用, 后者无论如何不会接近于零. 这无异是说, 如果你原来开的是丰田, 现在抵制日货, 你不得不去买宝马了 (宝马比丰田贵呀), 但你其实并没有什麽损失 (有兴趣的网友不防回顾一下我重述抵制日货经济学时所建的简单模型).
在论据上, 黄教授用的是2011 中日贸易数据, 加上迂回出口,认为日本1/3的产品出口到中国, 而中国对日出口约占中国总出口的4% (假定中国对日迂回出口为零), 从而断定如果中日贸易战开启, 日本损失33%的出口,而中国仅仅损失4%. “因此,日本玩不起这贸易战”.
仅仅使用一年的资料, 就铁口直断日本必败, 难怪老芦要对经济学家出言不逊. 可惜, 这数据到今年就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2012年1至7月中国对日本出口863.0亿美元,增长6.7%,占我国对外出口总额的7.6%。同期我国从日本进口1045.9亿美元,下降5.2%,占我国进口总额10.1%. 难道我们根据这最新数据, 就可以断言现在进行贸易战, 中国出口将损失7.6%? 如果到年底升到10%怎麽办(2010年是11%)? 明年若是20%, 这贸易战难道就不打了?
其次, 黄教授忽视了中日贸易产品的结构对两国经济造成的影响 (顺便说说,老芦用质量来表述贸易结构, […]

再和老芦聊聊经济学(下)

Sunday, September 23rd, 2012

再和老芦聊聊经济学(下)
易明
五、关于需求原理(law of demand)
先按惯例用大括号圈定你的高论, 然后用小括号评价你的描述, 最后系统阐述需求原理.
【“欲望”不等于“市场需求” (没人说两者相等啊),欲望是无限的,市场需求是有限的,取决于多种因素:购买力,消费信心,商品有无使用价值,等等。消费者的心理是“在有购买力 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占便宜,买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只有同时满足了“有购买力”与“有用”这两个前提,价格才能调节需求。如果易明即将破产,或是文盲,电脑 对他无用,则电脑哪怕一元钱一部,他也不会去买 (这段除了罗嗦之外, 没啥大错,但我不买,我对电脑的需求为零,难道不成吗)。
这就是我为何举出男性不会隆胸,女性不会买伟哥,平民只会买生活资料,不会买生产资料,其目的就是指出“商品的使用价值不是边际效用”,可惜老明子看不懂不说,还指东打西,扯到别的上头去。 (这段的边际效用用的似乎不妥, 边际效用指在一定时间内消费者增加一个单位商品或服务所带来的新增效用,也就是总效用的增量。古典经济学里的使用价值约等于效用, 而不是边际效用)
事实上,资本主义经济的推动力就是需求,此所以美国要发明如此之多的名堂来刺激需求,最终使得全世界都成了广告世界。但欲望无穷,需求有限,需求一旦饱 和,供应也就饱和了,此时便出现所谓“生产过剩危机”。(至此无大错,但跳越太大,一下从微观的对个别商品的个别需求跳跃到宏观的市场总需求,是最典型的偷换概念,只是你自己不知道). 否认这个盲人都看得见的事实,坚持认定“价格调节需求”,就无法解释30年代资本家为何要把牛奶倒到海里去 (又是从微观现象的个别商品的需求决定跳跃到宏观现象的由总需求过剩引起的经济危机,这就象一下从西医跳到中医查不多, 其实是偷换概念) 】
再看看我是怎麽阐述需求原理的: 对于正常产品(normal goods), 在其它条件既定的情况下,价格的下降或收入的提高将增加对该产品的需求, 反之反是.
真正的言简意骇, 信息量巨大
1) 首先必须是正常产品, 因为对有些低级产品(如土豆甚或牛奶!),该原理可能不适用;
2) 其次是其它条件(如收入,其他产品的价格,需求偏好等)既定, 这就建立起某种商品的需求量与其价格的对应关系;
3) 最后才说明某种商品的需求量与其价格成反方向变化,即商品的价格越低,需求量越大;商品的价格越高,需求量越小。
注意, 该原理是价格理论中诸多原理之一, 但仅限于对单个产品的需求, 而不涉及除此之外的如你文中所言及的其它的经济学现象.
六、关于哈耶克, 公有制, 计划经济, 与凯恩斯
这里的问题涉及快枪手 (再答易明) 的内容.一听说还有预备队救兵,都快吓死我了. 我也因此从本节改变以前的金圣叹式笔法,改为平铺直述.
我前文谈到哈耶克时,是把他和兰格做对比的,而不是与凯恩斯. 因为该节主要是谈中国的经济发展的.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 我说哈耶克是正确的. 在你所谈及的诸问题中, 我只列出我所坚决不同意的议题如下,余下的就算无异议吧.
1. 在上个世纪那个最昂贵的经济学关于不同经济制度的试验中,失败的是作为经济体制的计划经济或曰命令经济,而不是公有制(表现为国有制). 因为到目前为止几乎世界各国都有一定比例的公有制(表现为国有制),但作为经济体制的计划经济则除了朝鲜和古巴只外,几乎荡然无存.
2. 作为经济体制的计划经济不同于许多政府采用的经济计划和产业政策. 后者更不乏失败的案例如中国和印度. 而即使是成功使用这些计划和政策的国家(如日本,韩国和新加坡), 现在也减少了对这些政策的使用.
3. 凯恩斯与哈耶克针锋相对, 并不能证明经济学是伪科学. 这是因为他们是对同一研究对象 (经济)的着眼点不同(长期和短期). 用个不太贴切的比喻:如果长江是经济学, 哈耶克说”大江东去”, 凯恩斯说:“在四川某处, 长江西行更佳), 表面看上去针锋相对,但并不能证明他们之中必有一错. 但你要说他们在经济政策研究中针锋相对,这在社会科学中屡见不鲜。经时间检验后,对错是能分出来的,就象哈耶克与兰格的争论一样。
七 […]

再和老芦聊聊经济学(上)

Friday, September 21st, 2012

再和老芦聊聊经济学(上)
易明
和老芦讨论经济学,我其实有点力不从心。盖他是快枪手,子弹是按梭子打过来的,即使脱靶了对他也无大碍。而我使定时炸弹,得把钟点定准了,否则一不留神就先把自己炸死了.我还必须格外谨慎,论点至少在我自己看来没有理论上的错误。
下面按他提出问题的顺序依次作答。至于以前提的一些琐碎问题,我看就先免了吧。(倒不是我不能回答,只是相对于我回帖的机会成本而言,这些问题的效用太小)。
一、关于政府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
老芦说,中国奇迹的出现,就是对“新自由主义”的大规模证伪。因为新自由主义反对国家权力干预经济,主张无为而无不为。所谓国内刻下最热衷的海耶克的思想.
但他有关政府在中國经济騰飛过程中的貢獻是将經濟自由有限地歸還給人民的论断,恰恰说明了市场较之政府,是更有效的对市场调节的力量啊,怎摸反倒成了 “对新自由主义的大规模证伪”了呢?
需要说明的是, 海耶克与波兰经济学家兰格曾有过一场关于市场社会主义的论战. 兰格认为借助先进的信息管理和试错技术, 市场其实是可以被模拟从而被计划所代替的. 海耶克则认为唯有市场才是优化资源配置的唯一调节机制. 即
In this view, the free market is a perfect example of such a system in which the market determined prices act as the information signals flowing through the economy. Actors in the economy could make decent decisions for their own businesses factoring in all the complex factors that […]

和老芦聊几句经济学

Thursday, September 20th, 2012

和老芦聊几句经济学
易明
最近其实挺忙, 偶尔上网, 才发现斗转星移,物是人非. 大的方面, 有中日两国就钓鱼岛归属问题引起冲突, 几近驳火. 小的方面, 有芦笛反复重申其对经济学的蔑视,出语猖獗. 对于前者, 已经草就几篇小文, 并委托国安驻本坛代表转达上听,以期引起重视. 对于后者, 本属票友派的老生常谈, 本来不需要过分认真. 但鉴于老芦近年来名气日隆, 有逐渐步入大师行列的迹象, 恐流毒深广, 误己误人,故不得不予以反击, 以正视听.
我虽然没有认真读过老芦和其他网友的经济学论战, 但印象里他们是仅就马克思等古典经济学家的一些常识理论进行了讨论,且更多地处于鸡同鸭讲的非学术沟通状态,而且涉及的基本概念错误不是一般的多,所以我个人没兴趣评价其间的是非曲直. 我所看到的, 是老芦自成名后, 行文变得拉杂罗嗦, 兼多有不通. 举例来说, 老芦举凡谈到经济学之处,必以“伪”字冠之. 据说是因为经济学不是科学. 果然如此, 也应当是称之为“伪” 经济科学才是. 更因为与”伪”字对应的该是”真”字, 既然有伪经济学, 那一定还有”真”经济学在. 况且如今不是科学的学科海了去了,莫非我们都要称之为伪学科吗?
因此建议在老芦提出自己的”真”经济学之前, 禁止其使用类似伪经济学的不通词组(开玩笑的啦).
本文为清楚起见, 只简单谈谈什麽是经济学. 至于老芦文中所涉及的其他经济学问题,等我有空时再予批驳.
按照定义, 经济学是一门研究如何将有限资源进行合理配置以满足无限的人类需求的社会科学。正因为其研究对象包括了人类行为, 较之于自然科学, 经济学不具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纯客观性和全部原理的可证伪性, 因此它和研究各种社会现象的科学,包括政治学、社会学、法学、教育学、军事学, 文艺学等等, 属于社会科学或人文科学的范畴。
但象这样四平八稳的论述,显然不是各位想知道的. 我倒不如干脆说说经济学不是什麽, 也许有助于各位对于经济学的了解.
首先, 经济学不是发财学, 学了经济学是不能帮助你直接发财的. 所以, 经济学家做生意赔本一点也不奇怪. 这是因为经济学不是一门应用科学或技术。相对于实际的经济运作,它有点类似于物理学之于工程学。也正因此, 它也就象我们不能仅仅根据某些物理学原理就能驾驶飞机一样. 但经济学原理的普及,却有助于整个民族的健康发展. 英国乃至欧洲能够启动产业革命, […]

三论抵制日货的经济学

Thursday, September 20th, 2012

三论抵制日货的经济学
易明
话说我在海内外贴出对抵制日货小有非议的短文之后,得到的反响不是一般的差。爱国仔这边的攻击谩骂自不待言,据说诺大的中国都让我五快钱一斤给卖了。就是汉奸这边,也认为我不过讲了一些简单的废话。
从目前的舆论来看,有人认为经济战虽然两败俱伤,但为了国家尊严和领土完整还是要打。有人甚至还火上浇油, 强调必要时更不惜大动干戈,“轰炸东京,核爆日本”。因为现有的世界领土格局,其实都是历史上血流瓢杵尸积如山的残酷战争才划定的。
对此我承认你说得不错,但这不正是过去的野蛮人类的愚蠢之处吗?为争一块求生之地张牙舞爪,不惜同归于尽,这本是丛林里的狮子老虎才干的事啊。狮子老虎如此作为,无可非议,盖不如此不能存活繁衍,我们人类不是已经步入文明,没有了衣食温饱之忧了吗?
草民活着,为的是衣食温饱,以国划界,保得是国民幸福。君不见作为二战的战败国的德日,战后改邪归正,铸剑为犁之后,通过国际贸易,从战争废墟上重新起飞,十几年后便步入世界经济强国的行列。而几百年来征战不休的欧洲,通过建立欧盟,也逐渐实现了经济乃至政治的一体化。在目前欧盟27国内,从经济上来说,国界线只不过是地图上的标识,既不阻碍人流,也不阻碍物流。一个捷克犹太人想在柏林开一家法国精品店,简单得简直就象去看一场球, 连签证都不用办。
君不见当今以人均GDP衡量的世界富国,许多是以贸易立国的弹丸之地,而有着世界上最广裘国土的俄罗斯,至今也还不过是个经济上的二流国家吗? 明乎此, 你就应该懂得, 与其穷兵黩武劳民伤财地去开疆扩土,不如踏踏实实兢兢业业地发展国际贸易.
当然,亚洲要从目前的四分五裂状态过渡到地区性的经济一体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这正是各国首脑拿着高薪所要从事的日常工作之一. 你作为升斗小民,乱世人不如太平犬,他不抓你的壮丁就烧高香了,犯得上自作多情地主动请战吗?
至于中日目前的领土争端,愚以为最正当的做法,是敦促双方降温,保持理智,诉诸于国际社会,竭力要求保持现状,支持和平解决问题。军事战不要打,经济战也不要打,不抵制日货,多生产国货,尽快缩短中国与世界发达国家的差距。假以时日,等我们理想中的亚洲经济联盟建立以后,说不定那天你就开着你的私人飞机直接从成都到东京卖狗不理包子了. 相反, 整天惦记着” 轰炸东京, 核爆日本”, 说不定那天会被流弹打中脑袋。真到那时侯,可就吃什麽都不香了。

重述抵制日货的经济学

Wednesday, September 19th, 2012

重述抵制日货的经济学
易明
我在目前国内举国一致抗日的时候,在国内的海归网站上了个对抵制日货略表异议的帖子(抵制日货的经济学”), 除了如原先预料的遭到了谩骂之外,也有网友提出了一些值得认真讨论的问题, 因此觉得有必要再认真一点, 把历来被认为枯燥乏味的经济学通俗化. 当然,这个问题其实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实证问题,要全面回答恐怕还要做大量的特别是经济计量方面的工作,断不是一两篇网文就可以解决的。我所能作的,无非是从基本理论出发,提出一些设想和推论,就算是抛砖引玉吧。很希望能看到更有见地的文章出来,将这个问题讲得更清楚一些。
从理论上讲, 抵制日货涉及到的是一个如何看待和处理国际贸易的问题. 正统的国际贸易理论认为,国际贸易之所以能够发生,主要是由于各国之间存在着不同的自然禀赋. 所谓自然禀赋实际上主要是指各国之间所具有的生产要素,即土地,资本和劳动力的多少. 自由竞争的国际市场最后决定着各国的贸易结构. 简单说, 就是资本充裕的国家如日本, 出口资本密集型的产品,比如汽车;而劳动密集型的国家如中国,出口劳动密集型的产品,比如服装. 通过在国际市场上等价交换的国际贸易,达到互利互惠的结果,即福利最大化.
为把问题说的更清楚,我下面将使用一个简化的世界经济模型。这首先当然会使问题高度简化,但聪明的读者将会知道,更多复杂因素的介入,不会影响本文的基本结论。
假定这世界只有中美日三个国家(恰好是前三甲),生产衣食住行四类产品。再假定各国食品自给自足,而住房不参与世界贸易,这样参与国际贸易的就只剩下了衣 和行两类产品。给定的自然禀赋是中国劳动密集,日本资本密集,而美国得天独厚,要嘛有嘛。既定的贸易格局是中国出口服装到日本,以换取日本的汽车进口。所以这里的日货就被简化为日本对中国的汽车进口。
假定在汽车行业里只有三款质量性能相同的汽车,分别是日本的丰田,美国的福特和中国的红旗。虽然这三款汽车所提供的效用相同,但由于自然禀赋的差别,其生产成本各异,其税后价格分别为:丰田10万,福特15万和红旗20万。效用最大化的结果是中国除了自己生产红旗之外,还从日本进口丰田。其购买丰田所用的资金,用中国向日本出口的服装换取的外汇支付。
再假定中国国内市场的消费者由爱国仔,汉奸和屁民组成:其中爱国仔只买红旗,汉奸只买丰田,屁民太穷,他们生产服装,但所得工资只够吃饭。
现在由于钓鱼岛争端,中国开始抵制日货,爱国仔还把汉奸们的丰田都给砸了。汉奸们于是产生了分化。1/3的汉奸不得不去买红旗,导致支出加倍;1/3改买福特,但支出也要多出一半来,剩下的1/3比较穷,买不起红旗福特,就直接地变成了屁民。单从经济福利(指消费者剩余)的角度来说,他们的生活质量其实是下降了。更遭的是,由于支出的增加,他们收入的原来作为投资的部分转成了效用并不增加的直接消费,因此中国经济(GDP) 的增长将被减慢。
另一方面,由于贸易战开启,日本方面不得不减少对中国服装的进口,这将导致屁民失业。虽然其中一部分工人可以转而生产红旗,但由于汽车行业的资本密集性质,雇佣人数要少得多,所以失业率还是扩大了。请注意中国对日本的贸易目前呈出超状态,所以贸易战的结果会将进一步直接降低中国GDP的增长幅度。
由此,我们便可推出结论: 抵制日货不仅会损害日本经济, 而且可能在更大的程度上损害中国经济,因此最可能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虽然国内唯一的受惠者是生产同类产品的产家(红旗), 但这点实惠是建立在国内消费者遭受福利损失基础上的财富转移, 且在总量上远远不能弥补总体福利的损失。除日本之外的其他贸易伙伴也将受惠, 尽管其受惠程度也将远远低于开启贸易战给中日两国造成的损失. 当然,要真正验证这些”假说”,恐怕还有赖于更深入和更严格的经济学计量,包括运用实用型一般均衡模型(CGE) 所作的政策仿真运算.
其实, 从历史和实证的角度来看, 抵制日货在长期内很难实行. 这是因为“收入或效用最大化”是人的天性,所以人们即使在短期内会对日货有所抵制,但假以时日,一但风头过去,人们还是会恢复日常的消费习惯,从而使抵制日货的措施变得无效. 当然,国际贸易历来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但既然抵制日货被当作一个措施提上日程,并部分地转化为近日来的国民行动,缺乏必要的可行性研究就发出号召显然是不可取的。

九一八谈钓鱼岛冲突

Wednesday, September 19th, 2012

首先我明白,我只是一个屁民。东海上的那个小岛,轮不到我来说话。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当然希望它为中国所有。但是我也明白,钓鱼岛是不是为中国所有,跟我这个屁民关系并不大。在这个国家成为一个真正的公民社会之前,钓鱼岛是否属于中国也没我什么事,我还真不能太把自己不当外人。所以这里说的,不过都是一个局外人的身份扯闲淡,比较“理性”。木得办法。《沙家浜》里俺们海归派的先辈刁参谋长对胡司令说:“这个队伍你当家,可是皇军要当你的家”!
大多数老百姓其实何尝不是这样。至于现在抗日浪潮汹涌,那是做不得数的。这个民族要真这么有种,真这么仗义,就不会有那无数的闹市之中众目睽睽之下对抢劫、落水、凶杀乃至强奸袖手旁观无人救援的事情了。中国人的民族性之一就是其表演天赋。君不见五四火烧赵家楼的爱国青年梅思平,和西安事变后捕杀东北军将领王以哲、于学忠等的孙铭九、苗剑秋等激进派,后来都当了汉奸,便是明证。至于砸自家同胞的汽车来爱国,就更是笑话了。 这帮勇敢的烂仔,要是把他们叉到前线去跟日寇打仗,保证全尿裤。说实话我对中日两国的民族性都有看法。中国人是视别人的生命财产如草芥,所以对于同族人来说,是挺可怕的事情。但因为长于内斗,所以对别的国家来说,则并没有那么可怕;而日本人是连自己的生命财产都视如草芥,所以对于别的国家来说,挺可怕,所以美帝得摁着点儿,不能让他们武装。中国人爱国,但是偷渡移民最多的国家;日本人爱国,似乎情愿随着那个熔岩上的狭小岛屿一起沉没。在核泄漏灾难后,日本国土的辐射严重超标,咱海归网的九哥赶紧跑到米国去买房子准备逃离,但他在日本好几房老婆和孩子,却都死都不肯离开,直让九哥徒呼奈何。
国家大事自有领导们操心。抗战胜利后,蒋委员长两次拒绝接收冲绳列岛,这可是比钓鱼岛(自然包括钓鱼岛)大的多的领土和领海。不过后来江山易帜,人民日报1953年一月八号的文章说“尖阁群岛”属于冲绳,中国六十年代地图把钓鱼岛划归日本,那就不能算数。个别同志犯的错误,又不是外交契约行为。反正双方都有不少理由说这个岛“自古以来”都是自己的神圣领土。当年老山法卡山打的那么厉害,死伤那么多人,最后还不是给人家了。还有藏南,九万多平方公里,资源丰富的国土,差不多三个台湾那么大,打了一仗,都占领了,还退出来,拱手还给阿印。现在印度阿三向“阿鲁恰克邦”大肆移民,在那里繁荣昌盛,实际占有了几十年,想要收回,乃至“争议”,比登天还难。
所以“自古以来”这种口水仗没嘛用,爱国烂仔砸自家多少车更没用。领土争端,从来靠实际控制,最后靠经济军事实力,而这还跟国际地缘政治相关。所以我觉得所谓设立非军事区,逮捕所有两国上岛人员,或者大打人民战争,派无数渔船上钓鱼岛去,都是过家家的想法。中国要是没有钓鱼岛的实际控制权,你怎么逮捕上岛的日本人?派渔船去,是否派军舰护卫?如果派军舰,那干吗还要多此一举,脱裤子放屁?如果不派军舰,为什么领土或者领海争端,只是平民的事?如果平民为护土被撞被抓,国家防卫力量何在?
钓鱼岛现在是日本实际控制,他们不太可能后退,所以问题最后归结为中国方面是否决心将手伸进去,扩大冲突。这必须有最后付诸武力的决心。否则,重复以前无数次被人家撞船抓人的故事,那么叫的越凶,就越丢人。现下的中国,并不是九一八前的日本,甚至也不是50年和79年的中国。这次各地的暴乱,不过是中国社会情绪的冰山一角。如果说这种砸自己家当的暴乱能是给日本增加压力,显示肌肉的好牌,恐怕各国都会笑掉大牙。两国冲突,有如两船对撞,比的不仅仅是船的吨位和马力,更是船身结构材料的坚固。中日两国的对撞,谁会先散架?
在钓鱼岛付诸武力,可不是在中越边境的老山法卡山玩过家家。两个山头上的陆军捉迷藏,地域有限,对手的实力有限,战争手段有限,冲突的规模有限,影响也有限。钓鱼岛海域的武力冲突,堪比于第二次甲午海战。如果输,输得起吗?至于经济制裁,就更搞笑了。 作用力一定等于反作用力,单边“制裁”的好事儿恐怕不太容易。有人说日本的损失要比中国大,有点一厢情愿。就算如此,日本断两条腿,中国没了一只胳膊,如何?我看结果也是没有一个国家能拿到钓鱼岛,即使拿到了也无法开发。这是双输的结局。日本残了,还有美帝、苏修呢?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领导上还要考虑中国社会结构和矛盾所潜藏的风险,是否值得为了疥癞之疾去伤害自己的根本利益?
同学们复习一哈决策树的两个基本要素之一,是得失的价值衡量,就应该狠清楚该咋办鸟。那么得失的概率呢?中国的赢面有多少?我们且不说甲午前中日两国的国力军力的对比和现在中日两国国力军力对比的衡量,也不说中国社会所面临的种种问题和危机,就只看美帝的立场就清楚了。日本战后之所以成为经济的巨人,军事的侏儒,是因为美帝的压制。美帝只要稍微松绑一点,日本的军事能力将在短时间内有可怕的提升。这可是连美帝都惧怕的事情。所以美帝不会希望在中日之间发生大规模的军事冲突。劝解不了,就隔离。比如采用当年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的方式。那台湾可是中国的神圣领土,没嘛争端。但实力相比太悬殊,所以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敢在朝鲜跟美帝死磕,但却拿第七舰队毫无办法。对美帝来说,最符合他们利益的,是防止中日军事冲突的发生和扩大,但维持这一地区的适当紧张局面,以维持日本的附庸地位。
综上所述,钓鱼岛冲突的走向最终取决于两个因素:中国社会结构和美国的全球战略。这两个因素在相当的时间内(比如十年)都没有改变的迹象,所以钓鱼岛的现状在短期内也不会改变。邓伯伯敢打越南,但对钓鱼岛却主动说“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个明白人。现在双方不过就是骗骗自己的老百姓,弄些口水出来,顶多伸拳撸袖,做一下姿态。我党不是老佛爷,心里头明白义和团能干多少事。大家还是洗洗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