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12

稀里糊涂竞选总统

Friday, October 26th, 2012

竞选纲领
改善工作年龄结构,在工作机会减少的艰难情况下,增加就业,降低犯罪。
我们知道在美国大多数地区,社会的分层主要表现在种族,然后才是年龄层,再然后是财富,男女性别,宗教信仰等等。
在这里我们先不考虑种族和宗教问题,毕竟在美国没有太大的冲突,让我们假设我们面临的是单一民族的经济问题。
(一)人口结构和变化:
从美国每10年统计(https://www.census.gov/population/age/) 的图表,我们可以大致看出美国人口逐年的变化:

对比美国逐年的GDP增长:

我们可以看出:美国经济 fundamentally没有问题(John McCain, 2008),问题是人口结构的改变(35-45年龄层人口进入45-55年龄段),导致了经济结构的失调。
下面我们讨论各年龄段的人口结构特征:
1. 胆小和保守的一代:65岁以上
假设他们都已经退休,2000-10年间人口总数增加了520多万,相对百分比: +15.1%。
他们关心的是治安,健康
他们反对枪支管制,不关心 obamacare
他们投票积极,反对一切改变。
我们可以通过大力降低犯罪和增加对疾病和新药的研究开发来获得他们的选票。
2. 贪婪和迷惑的一代:55-64岁
快退休人士,2000-10年间人口总数增加了1220万,相对百分比:+50%。
他们有良好的工作,收入。由于房屋购置较早,价位也比较低,房贷也快还清。
但是他们理论和实际上他们与新科技脱节,管理和方法中他们官僚被动,好事不会干,专干坏事,就像我那火鸡老板。他们绝大部分站着茅坑不拉屎,对未来也迷惑。
据统计每天全美有1万人到达65岁退休年龄,估计每年有约300万人退休,占55-64岁总人数(~3600万人)的8%左右。
他们是懒惰的一代,占据各个要害部门,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他们关心的是挣更多的钱。
他们唯一的负担就是可能需要供养小孩上大学,其实许多家庭的小孩都已经大学毕业甚至工作挣钱了。
他们是被革命的对象。
对他们实习资产阶级专政可以争取到下面年龄段的选票。
3. 幸苦工作的一代:25-44岁
创收的中坚力量在10间的总人数居然下降了近300万人口,相对百分比: -3.4%。
难怪国家财政困难,大公司外包成风。
他们成家立业,供养小孩,希望一份稳定有发展的工作。
解决小孩上大学的费用+踢开他们的火鸡老板可以争取到他们的选票。
4. 造反的一代:18-24岁
与中年人的凋谢相反,年青人茁壮成长,10年间增长了13%,有350多万。
但是这代人什么鸟都不懂,只要你一说 “change” 他们就会跟疯。这个年龄段的人要么在学校,要么在大街上。他们是最想要改变的一代,总数有3千万之众。
他们关心的问题是学费和工作。把这代人搞定就把美国的问题搞定。
(二)如何搞定美国:
毛主席教导我们:纲举目张。
要搞定美国,先要找到搞定纲。
从(一)的分析中我们发现,纲就是一袋火鸡。
具体的措施便是:
1. 鼓励55岁以上火鸡退休(有3千500万之从),政府和公司没有特别理由不雇用55+人士(这里涉及法律问题需要重新立法)。
这些贪婪火鸡大多数没有生活问题。若退休后将工作地区的房屋卖掉搬移去房价较低的退休地区居住可以腾出来许多钱维持退休后的生活,再加上他们将从退休金里提取花费,这将带动如佛罗里达这些退休地区的经济发展。
为了鼓励火鸡们退休,若有子女上大学,国家可以保障所有无力负担家庭的大学费用(基本已经做到了)。这里的费用主要是学生贷款,等学生工作后再偿还。并且免除退休人士为搬移的费用(房屋买卖,搬家等)税务,并保障他们退休后的医疗保健(他们几乎都有医保,并不需要 obamacare)。
我们的目的是将退休人数从每年300万增加到500万,大约8年将老火鸡们全部退休(记住每年新进入55年年龄段的人数是~100万,目前55-64年龄段总人数约3600万,他们90+%还占据茅坑)。这样我们就可以进入第二步。
2. 降低失业率到4%以下。
即使没有公司回笼,也不增加工作机会。我们可以用每年退休人士腾出啦的500万个位置雇用至少1000万个大学毕业生(多数退休火鸡的工资是新大学生的两陪以上)。由于退休人士不占待业人数,新招雇的每年1000万将作为净增加工作机会。那么3年不到就可以完全解决目前的待业人士的工作(2300万),然后每年都可以很容易地保证每年增加的18-24岁年龄段的~35万青年人有工作,有收入,并且可以归还他们的学生贷款,保证经济的良性运转。
随着年青人的融入,新的科技力量会大力加强。美国的经济动脉将不再是什么可以山寨的狗屁制造业。真正的高科技会在那时起飞:新型材料的利用,新药的研发+新的能源的开发,可以保障工作不被外包,不会被山寨,当然也不会流失啦。中国会继续为 walmart 生产商品,山寨的伟哥却没人买。
整个美国社会经济环境将在3年内大大改观,第4年就可以以傲人的成绩等选民们求老稀连任。
3. 减低犯罪率
随着工作机会的增多,街头的犯罪将会减少,城市的治安也会得到改善。市政财政也会趋于良性运转。
4年任期后,暴力犯罪可望减低40%,8年后减低60%。
再利用枪支管制与犯罪挂钩,随着犯罪率的降低,枪支逐步回笼。
(三)如何搞定火鸡:
我们可以想象,这计划最大的可能就是贪婪的火鸡。该如何赶走他们来腾出工作岗位来呢?
学奥巴马把他们划入5%,然后号召95%来镇压他们?
糊涂认为,我们可以诱之以利,解除他们的负担,如小孩的大学费用,免除他们退休后的收入税,保障他们的医疗保健。这里最重要的就是医保,糊涂的医保要比 obamacare 简单有效省钱。
(四)如何搞定富人:
美国的富人非常有钱,许多大资本家如 mich wrongmi 都是富可敌国滴。他们也很精明,会享受,也会投资赚钱。
我们呢,鼓励他们去投资(他们不会将钱空在银行),制造工作机会(投资美国可以减税)。他们投资赚的钱再抽税的钱应该要比奥巴马杀鸡取蛋的钱多,而且每年滚滚而来。
同时鼓励他们享受,他们的不动产多是百万千万的地产,每年2%的地产就会养活一个社区。
(五)如何搞定 obamacare:
最后我们把对准富人的枪口转向对准医生。
随着更多的资金投入疾病和新药的开发,给医生们更多的空间和机会赚钱和发展。但是,每个执照医生每年必须提供100小时免费服务社区医治那些保險不報的极少数人士 precondition 病人,这样就可以取消那狗屁 obamacare。同时立法规定每年医保的上涨费用不得超过国家的 COLA ( cost-of-living adjustment) 幅度。
(六)如何搞定退休金
整个计划最大的可能就是可能增加退休金的支出,应为一大帮火鸡提前10年退休,退休金可能无法支付。
我们知道多数退休金是投资在股市+房市中,经济结构的良性运转将为退休基金转回来更多的钱,这是其一。其二是由于年青人就业状况的提高,城市治安的改善将大大减少政府对于治安和犯罪的开哨,这些钱可以用来开发和补贴退休人士的活动支出。同时退休相关的服务业也将大大增加相应的工作机会,而且带动房地产,医保药物,旅游业等的欣欣向荣的发展。
即使如此,由于工作的增加,犯罪的减少。政府可以将许多的监狱改建成为养老院。
还有,为保障糊涂计划的实现,我们还需要增强我们的海军力量,保证有足够的军舰,战马,还有山炮…
最后,警告你们,投我一票,要不就把你们加入我的黑名单

读完《丰乳肥臀》, 结果吓我一跳

Friday, October 19th, 2012

读书杂记 (2): 通读《丰乳肥臀》, 结果吓我一跳
易明
自从改用一目十行的方法通读了《丰乳肥臀》之后, 我终于走近了莫言, 但结果是使我大吃一斤半: 原来莫言竟是一个"五反分子"。
何谓"五反", 且听我简短解说。
一曰反叛。作为国家检察官干部的莫言, 在书中大量描写了偷情,通奸,乱伦,奸尸等等为传统文化所不齿的反叛行为。 举例说,金童的大姐二姐其实就是母亲和她的大姑父于大巴掌生的孩子, 而这个母亲却是作者通篇歌颂的核心人物, 这不是反叛又是什么呢?
二曰反战。作为军旅作家的莫言, 虽然在作品中进行了大量的战争描写, 但其本质竟是反战的。这可以从其对所谓战争英雄诸如哑巴孙不言的残忍丑陋, 独臂龙青萍的乖张下作, 以及他们的悲惨下场的描写略见一斑。相反,那些反战的人物, 诸如 母亲,鸟儿韩,巴比特等等, 在作者笔下都被赋予了强烈的人性。
三曰反共。这点使作为曾经的共军军官的莫言令人刮目相看。从作品看来,作为共军人物的 马瑞莲, 鲁立人等人面目可憎, 举止下作, 而且都不得好死。相反,作为前国军后还乡团的司马库, 作为汉奸妻子的大姐上官来弟,简直都是作为大义凛然从容赴死的英雄人物来写的。
四曰反党。 如果我说作为共产党员的莫言其实是反党的, 你一定以为我危言耸听。那么,请你重新读一遍小说, 帮我找出除了纪琼枝之外的好党员和好干部来。在他对党官的描写之中, 非恶即贪, 要不然就是懦弱愚蠢,其中的蒋立人鲁胜利, 可以作为两代人的代表。
五曰反社会主义。 你能想象身为国家公务员的莫言竟是反社会主义的吗? 如果不能,请将该书前后作个对比。在战争年代里, 即使是共产党的军官都还颇有人性, 蒋立人居然还可以和敌人司马库谈笑风声。而在民众中, 居然也有一位类似丹柯那样为民引路的圣贤。但到了”解放后”,你几乎就找不到好人了。 请看如下摘录:
“当年赶雪集的人,有一半饿死了”,
“大栏镇的人,现在一半是贼”。
这么说话的人,不是反社会主义又是什么呢?
读完《丰乳肥臀》, 结果吓我一跳。莫言原来是个”五反分子”, 由于不久要回国,现在吓得我连老师都不敢叫了。

诺贝尔和平奖实至名归 (社论体)

Monday, October 15th, 2012

诺贝尔和平奖实至名归
《易民报》社论 (没这么一份报,是我假托的)
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了世界上第一个同时也是最大的地区性经济一体化组织:欧盟。 这虽然引起媒体的一通鼓噪,但其实是实至名归的。
近几百年的欧洲曾经战火连绵,欧洲更是两次世界大战的发源地。 最初于1948年由荷兰、比利时、卢森堡三国组成的关税联盟,主要是免除关税,开放原料和商品的自由贸易。到1957年,法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卢森堡、西德等六国在罗马签署《罗马条约》。1972年后,丹麦、希腊、葡萄牙、西班牙、爱尔兰及英国先后加入欧洲共同体。至1990年6月,签订《申根条约》,消除过境关卡限制,使会员国间无国界。1995年1月1日,会员国增加奥地利、芬兰和瑞典,并于1999年推出共同货币“欧元”。
至新世纪以来,更有东欧十二国加入欧盟,使之成为包括27个国家在内的经济一体化组织。成员国已将部分国家主权交给组织(主要是经济方面,如货币、金融政策、内部市场、外贸),令欧盟越来越像联邦制国家。此举无疑有效地将各国之间爆发战争的可能性降到最低,从而有效地维护了世界和平。对于这样的一个组织,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当之无愧的。
反观中国,由于户口制度的限制,城乡居民严重对立,各省市自治区划地为牢。民族矛盾日益激化,官民矛盾一触即发。中港澳台,四分五裂。自由贸易沦为空想,人口流动难于蜀道。聪明的中国人啊,我们难道不能从欧盟的发展中悟出一点东西来吗?
在国际上,虽然东盟组织已经运作良久,但由于经济实力所限对区域经济发展的影响甚微。好在中日韩三国,虽然各有门户之见,但作为具有经济实力的贸易大国,本来计划年内启动自由贸易区谈判,并逐渐将贸易同盟的设想推向实施。不料由于最近”购岛” 风波,中日两国矛盾升级,使仁人志士的伟大设想功败垂成。
值此欧盟获奖之际,特向中日两国以及全世界爱好和平发展的人士呼吁,请尽您的微薄之力,抵制任何形式的战争叫嚣,呼吁两国人民克制,以理性方式解决争端,争取使中日韩贸易谈判早日恢复正轨。走欧盟的路, 这就是结论,也是我们为维护亚洲及世界和平所要走的必经之路。

《丰乳肥臀》的经济学

Sunday, October 14th, 2012

读书杂记 (1): 《丰乳肥臀》的经济学
易明
说起莫言老师,我居然还曾有幸见过他一面,当然是他在上面作报告,我在下面听。等到提问题时,恰好当时的中国文坛提倡“学者型作家”,我就问他对此怎么看。现在记得他好像回答说学者型乡土型各有千秋, 缺一不可吧。但我当时还没看过他的小说,只知道电影《红高粱》是根据他的小说改编的,所以后来一起吃饭的时候,还没忘记恭维了他几句,说是“仅此一篇,便可不朽”(这本是老芦恭维林思云的话,让我转送给他了)。
不过, 我今天要聊的是他的《丰乳肥臀》和经济学的关系。我想老芦一见这题目就肯定会说, 你这不是扯嘛,《丰乳肥臀》和经济学有嘛关系?
你别说, 《丰乳肥臀》和经济学还真有点关系。而且,你别看莫老师只是小学毕业的文化程度,那经济学运用得可不是一般的好。
首先是人家这书名就取得好,《丰乳肥臀》, 在现如今繁荣猖盛的祖国,那得多吸引眼球啊, 简直就是市场导向的典范。怪不得这书刚一出来,严肃的政治学者如严家其老师和专业的食品学家如马悲鸣先生就赶紧写了评论。 对比老芦的书名, 什么《毒眼看中国》啊之类的, 那简直就逊色多了,要是改成 《慧眼丹心录》, 销路立马就上去了。
其次, 是人家小说主要人物的姓氏选得好。他接连用了两个复姓上官和司马, 这一下就使文章多了多少字啊。在山东那个地面上, 我不知道复性是不是很普遍,但从《水浒》和《金瓶梅》里, 我们可以见到的复姓并不多。虽然西门也是复姓,但是和单名庆连在一起,并不格外提高小说字数。可莫老师却多用两个字的人名, 这样一下就凭空多添加了许多字数。就按我自己曾经拿过的一字一元的稿费来说吧, 仅此一项,在不影响作品质量的前提下,就能多赚多少钱啊。按每页出现10次的频率算, 450页那就是4500块啊,这简直够我这样的穷人活上两个月的了。
即使是只拿版税,给定出版版税的计算方法,图书单价×图书印数或销量×版税率,则字数多则单价高,在销量一定的情况下,版税就多啊。
再次, 那就是有章无节。区区二十来万字的小说,居然整得跟《资本论》似的, 分了七卷外加卷外卷拾遗补阙。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可以增加小说的页数及其厚度,让人一看就是一大部头的著作。 这点尤其值得整了15部电子书却没有任何卷章节的老芦学习。看来不懂经济学就是要吃亏呀。
最后, 喜用叠字长地名重复比喻外加标点符号。 如第一章写司马亭, 就是”脖子长长,嘴巴翘翘”, 而不是象我们通常那样说老马”腿长臀翘”。 一个小地名,都要用十个字:高密东北乡首府大栏镇, 其中高密东北乡用的频度极高,等于顺带着替家乡做广告。 描写乳房,也可以一下用两个完全不搭的比喻”我的白鸽,我的宝葫芦”, 要不就是”马牧师划个’十’字”。 这一家伙又凭空添出多少字来呀,多赚出的钱都可以每个礼拜下饭馆吃一顿狗不理包子了!
所以,虽然莫老师也许没有学过经济学,但他应用经济学的水平一流,比我们见到过的伪经济学家们强得多了。
但这只是我读到第14章之前的感想。从第14章之后,莫老师就好像刚刚结束了热身,小说开始有点梦幻的意思了。
《丰乳肥臀》链接 vip.book.sina.com.cn/book/index_38502.html

中日贸易战面面观

Tuesday, October 9th, 2012

中日贸易战面面观
易明
所谓抵制日货,虽然在历史上曾经被反复使用,但在理论的层面上,到目前为止还只是一句口号,所以要批判起来就会引起一些混乱。因此,似乎首先要对该口号以及与之相应的一些未经验证的对策,作一点介绍。
到目前为止,比较明确的抵制日货的对策体现在国家和个人两个层面上。国家层面上的抵制日货就象抗战中的正规军,而个人级别的贸易战,有点类似于抗战中的民兵或八国联军时候的义和团。而就程度而言,则至少应该有部分产品(如稀土)的局部经济制裁, 全面贸易战和包括投资变动在内的全方位经济战等三种。
国家级的抵制日货主张最早见于<环球时报>, 是根据商务部的某项研究作出的, 并经过黄教授潇洒背书。我见到后立即对之提出质疑 (见<抗日经济学中的谬误>) 。之后,WSM先生从专家的角度,给出了全面贸易战的可怕后果(见<也谈贸易抗日>), 指出:
“在中国单方禁止日本产品进口的情况下,中国的GDP下降1.4%,而日本则仅 下降约0.1%,折算成美元大约分别是510亿美元与42亿美元,中国的损失是日本的12倍。……以损失的福利EV衡量,中国单方面禁止日本产品进口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但中国的损失比日本高50%:中国约损失470亿美元的福利,而日本则损失300亿美元。”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懂了这个分析。需要说明的是,WSM的模型假定了贸易战发生后被抵制的日货的不完全可替代性(譬如宝马替代丰田);而其中的EV是福利指标,表明整个国家将会因贸易战失去多少经济福利。
鉴于WSM先生所用的模型数据相对滞后,我又根据较新的数据和模型,得出了相类似的结论。 这些分析,大多数读者未必看得懂。但即使看不懂, 你至少应该知道, WSM先生的意思是全面抵制日货的后果其实是“杀敌一千,自损一千一”。 我随后用不同的宏观模型对此加以验证,在假定没有外资变动的情况下,也是”杀敌一千,自损九百九”。 (见<中日贸易战之宏观经济分析>)
至于有人说,我们不是要全面的贸易战,而是局部性的抵制, 并不会使这些分析失效。因为你可以从我们的结论中, 按比例地减少相应的损失就是了,但中日贸易战两败俱伤的结论是不会改变的。这点道理,我想现如今的国家领导人不会不懂。也许正因此,国家级别的贸易战虽然硝烟滚滚,但至今为止并未真正展开。道理明摆着,两败俱伤,得不偿失。我因此曾经大胆预测,如果政府这次足够聪明的话,不仅国家层面的全面贸易战根本不会发生,恐怕连限制稀土出口这样的局部限制都不可能出现。
既然中央军或八旗兵按兵不动,那么抵制日货的历史重任就只好落在了民兵或义和团的肩上了。没想到民兵这边,倒真是战绩辉煌。据报道,9月中旬以来,西安、重庆、青岛、上海、北京等十几个中国大城市相继出现民众游行抗议活动,部分城市甚至发生了较为严重的打砸抢烧事件,一些日本品牌汽车和日式店铺被少数不法分子冲击,个别无辜群众受伤,“抵制日货”的号召一度充斥网络,响应者众。如果仍以在中国高速成长的汽车产业为例,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8月日本品牌汽车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量同比下降2%,而德国、美国、韩国、法国品牌汽车在华销量则分别同比增长25%、19%、12%和4%。这点与我们在前面的分析高度一致。
另据《东京新闻》报道,日本两大航空公司——全日空和日航多年运行顺利的中日间航线,从9月到11月,已预订座位合计取消多达5.2万多个。据一家协助日本各地推进国际合作的民间机构统计,截至9月底,中国近期赴日旅游者有三分之二取消了行程。
根据我自己今天运用宏观经济模型所计算的结果,如果中日之间在民间范围内互相抵制,减少各自的双边旅游而使各自2012年的服务业出口减少1%,就将造成中国全年的GDP减少0.34%,而日本的GDP则相应减少0.08%。
多么漂亮而又惨烈的娘子关战役啊!
战况如此,如果民兵们继续作战,那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做才能独善其身?
虽然在历史上,抵制日货曾经包括抵制日本所产的一切物品, 但这种全面性的抵制日货,在国际经济一体化的今天,显然是不可能的了。因为就连我们现在手里用的手机和电脑,都有大量的日本元器件。这点虽然令人沮丧, 但还真是有点无可奈何。
因此,个人层面的抵制日货,现在就具有相当的灵活性了。说起来大概有以下几种:
一曰抵制你所不喜欢的日货,比如丰田汽车佳能单反等等。反正你也不喜欢,所以自然抵制之,顺便还可以落得个爱国主义的美名。不过这种抵制, 用于个人行为无可厚非,但强加于人就很不厚道了。虽然这是我们见得最多的一种抵制日货。
二曰抵制我所买不起的日货。虽然这原则上不是抵制日货,而是遭到了日货的抵制,或曰被抵制,但力学上有所谓“作用力等于反作用力”,情同此理,所以被抵制也是抵制。
除此之外,我还真想不到更好的既不损人,又能利己的抵制日货的方法了。
当然,你还可以强调所谓的民族大义,重申抵制日货即使会造成个人及国家的损失,但事关国家尊严,所以还是应该义不容辞。 这当然也不失为一种口头抵制的方法。可惜,这两天风头好像有点要变了。
据报道,原中国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 最近的确有些冷战思维在抬头,区域内政治关系也出现了一些问题,给经济合作投下了一些阴影。“这是应该避免的,经济就是经济。欧洲共同体能把他们的恩怨解决了,为什么亚洲不能把历史的恩怨甩在后面呢?虽然历史的恩怨单靠经济不能完全解决,但毕竟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龙永图曾经是中国世贸谈判的首席代表,现在可是正经领人民币退休金的前政府高级官员哦。 你总不能说他也和我一样,是靠日元养家糊口的吧?

抵制日货就是保护落后

Friday, October 5th, 2012

抵制日货就是保护落后
易明
抵制日货的口号,虽然看上去冠冕堂皇,但其实在理论上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因为其本质就是保护落后,即试图通过道义的力量,干扰市场法则,侵犯消费者权益,保护本国本来不具有国际竞争能力的比较劣势产品。如果处于两国交战的情况下, 提出此议还无可厚非,但在和平情况下倡导之,对全体国民而言,无异于作茧自缚。因为目前中国的人均GDP位于世界百名之外,还是典型的人力资源充裕的国家,其真正有竞争优势的是劳动密集型的轻型制造业产品。而日本即使已经停滞了20年,也仍然是一个资本充裕的富国。这就使得中日之间的国际贸易,具有相当的互补性因而是很难被其它国家包括中国自己的厂商所取代的。强行取代的结果,就象我们前面说过的,是全体国民总体福利的损失。
市场竞争,只有通过市场竞争,才能够迫使厂商为消费者提供物美价廉的商品,以满足他们日益增长的需要。有人(包括老芦和声称中日贸易战中方必胜的黄教授)认为,完全的市场竞争在现实生活中是没有的。这主张其实并不正确,因为在美加等国,数量巨大的小农场主和零售商市场就是典型的完全市场竞争。抛开这点不论,即使是在一国市场上的垄断厂商,进入国际贸易以后,也将失去其国内的垄断地位。这里最好的例子是波恩客机制造商。 波恩在美国国内是垄断企业,而在国际市场上,由于面临着空中客车的激烈竞争,就不得不降格成了寡头。
既然抵制日货的倡导者还不能提出他们在经济学上的理论依据,那干脆还是由我来替他们找一个算了,这就是发展经济学中的幼稚工业(infant industry)理论。保护幼稚工业论,本来是由著名的德国经济学家李斯特(Freidrich Liszt, 1789-1846)提出的。该理论认为,一个国家的某种商品可能有潜在的比较优势,但是由于缺乏专有的技术和最初较少的投入,该产业难以建立,或者虽已启动,亦难与许多现有的国外公司进行成功竞争。所以要对幼稚工业进行暂时的保护,直到它能对付国外的竞争,具有经济规模并形成长期的竞争优势为止。保护幼稚工业论适用于发展中国家,而高关税和政府补贴,则是主要的保护形式。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曾经采用过的进口替代发展战略和日本等国所采取的产业政策,就是这一理论的具体体现。
可惜,这种理论的有效性已经为战后各国的经济发展所证伪。数据显示,所有采用进口替代模式的国家,虽然在初期曾经一度实现了经济的增长,但最终却完败于以出口导向和自由竞争为主体的市场经济。简而言之,即使对幼稚工业实施了保护,但“欲速则不达”,该工业未必能够在政府的保护下成长起来。日本据说是成功地运用了产业政策的国家,但其产业政策对经济增长的作用其实并不显著。这里仍以汽车工业为例。丰田是接受了国家保护才成长起来的,其雄霸世界的过程不乏产业政策的贡献。而本田由于本来是制造摩托车的,所以自始至终并未接受政府的资助。但由于本田代表着日本的比较优势,其目前汽车的产量和规模也名列世界十大汽车厂家之列。由此可见,一个行业能否成为国家的支柱产业,主要取决于该国的比较优势,而非特定的产业政策。
另一个比较有趣的是关于香港和新加坡的比较研究。这本是两个典型的城市经济,其经济发展水平一向不相伯仲。但香港实行的是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而新加坡则有明确的产业政策。有关研究表明,虽然二者在发展水平上接近,但仅仅就投入而言,新加坡则是香港的一倍。换言之,香港经济较之新加坡更有效率。
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更是给贸易保护主义的失败提供了范例。中国的轿车市场过去一直受到政府保护,关税在80年代曾高居100 %以上,但此举却从未使该行业得到振兴。反倒是加入世贸组织大幅度降低进口关税之后,我们才开始在国外见到了中国出口的汽车。中国的“红旗牌”高级轿车于1958年就投入生产,论年纪早就已经不是什么幼儿了。虽然50多年来,红旗受到特意的保护,但现在却仍然只能被列为国家礼宾用车,由国家领导人在国家庆典检阅时,时不时地坐坐而已,一直未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据说从2013年开始,红旗H7量产后将面向市场开放,与奥迪、奔驰等国际豪华品牌竞争。但问题是,在25-40万人民币的价位上,除非哪位官瘾超大或是吃错了药,谁又会去买红旗车呢?
总之,抵制日货就是保护落后,即使考虑到某些民族工业需要保护, 抵制日货也只能是一个南辕北辙的背时方法。依我看,抵制日货的实质,其实是在受到世贸组织游戏规则制约的情况下,试图利用人民的民族感情,对某些特定的利益集团的寻租活动提供支持。对这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益所在,倒说不上是多麽的居心险恶。只是那些普通的消费者,本来是受害的群体,如果还要高喊抵制日货,这不是自己被人卖了,还帮人点钱吗?

中日贸易战后面的利益格局

Tuesday, October 2nd, 2012

中日贸易战后面的利益格局
易明
尽管经济模型能够提供更为详细的变量数据和预测未必准确的长期走势,但要得出中日贸易战两败俱伤的结论,其实只要有几个手指头就够了。撇去中日贸易在结构上的差距不论,必胜论者们主要的依据是日本对华贸易有40%的依赖,而中国对日本贸易只有20%的依赖。但他们同时却忘了,中国的外贸依存度高于60%,而日本的外贸依存度只有30%。所以一旦贸易战全面爆发,两国失去的贸易机会几乎相等,更由于两国都是贸易出超国,所以任何净出口的减少将直接引起GDP增长的下降,这本来是毋庸置疑,不言而喻的。
不过,虽然贸易战将使两国受损,但在两国的人民之间,却是“月子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夫妇同罗帐,几个飘零在外头”。日本的情况咱们可以暂时存而不论,那麽在中国,谁将是贸易战的赢家和输家呢?
首先,贸易战的最大赢家是与日本进口产品竞争的中国同类产品厂商。如果还有人记得我最初在“重述抵制日货的经济学”里讲过的贸易模型,就会知道那将是生产红旗的厂家。
其次,贸易战的赢家还包括与日本进口产品竞争的其它国家的出口商。如果仍然以汽车为例,那就将是美系车和德系车的生产厂家。所以,如果我是红旗或福特的生产商,我会乐于见到中国人抵制日货。为了增加销售,说不定还会雇上几个马仔,在网上推波助澜。而谁要是与我争论,我一定首先占领爱国主义的制高点,对你口诛笔伐,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试问,对于这样的马仔,谁又能将他们说服呢?
第三,借助爱国主义的东风,爱国仔们可以大大地露一下脸,至少可以在网上爽一把,不但可以对汉奸们口诛笔伐,而且还可以明确地打出“打到东京去,活捉仓老师”这样的发自内心的旗号。也许正是看多了与此类似的表演, 塞缪尔•约翰逊(Samuel Johnson1 1709-1784)才愤激地说出了“爱国主义是流氓无赖最后的庇护所”的名言吧。
那麽,谁又是输家呢?
首先,最大的输家是日货潜在的消费者。因为如果你最初选定的消费品是日货,现在由于害怕了现代义和团,改买国货了,你就将失去你本来可以享受到的效用.
其次,由于消费者的收入是一定的,抵制日货以后引起的替代消费,还可能殃及国货的生产厂家。举例来说,由于宝马比丰田贵,所以当你不得不买了宝马之后,你就没钱打酱油了,这就可能引起国内酱油生产厂家的销售利润下降,有一些效益差的还可能倒闭。
第三,现有的日货消费者的生产和生活会受到负面的影响.这种情况已有媒体作了反复报道,此不赘言。
最后,国家的经济下滑,关税减少,由于过激行为引起的对外商企业造成的损害最后还要用纳税人的钱来赔偿,所以国家其实也是抵制日货的一个受害者。最重要的是,过激行为将引起潜在外资的恐惧,提高他们对投资中国的风险预期,这对中国经济的长远发展将造成永久性的负面影响。
所以,行文到此,我们其实早就可以下结论了: 抵制日货以及由此可能引起的贸易战,即使可以使某些企业和个人得利,但总体而言, 则是两败俱伤得不偿失的。鉴于我推测中国的现领导层不会不明白这样一个浅显的道理,我再此愿意对本次钓鱼岛争端所引起的有关贸易战问题做出一个大胆的预测:虽然在个别产品上, 可能会有某些象征性的限制措施, 但中日之间是不可能会有全面的贸易战的。作为结果,抵制日货作为爱国愤青们的救命图腾和时髦口号,虽然可能还会喧嚣一时,但过不了多久就会云消雾散,就象那些突然冒出来的在网上鼓吹军事冲突的临时ID一样,被人们所彻底忘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