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13

廣東話是南華人抵制奴役的精神城牆

Thursday, March 21st, 2013

廣東話是南華人抵制奴役的精神城牆【作者:草蝦】
所謂【現代漢語】,最大的荒謬在於把‘胡語’稱為漢語,而把正宗的廣東漢語稱為‘粵語’。這是因為,中原漢地總是被歷次南下的胡馬踐踏,而中原漢人逐次的南下遷徙。現代的北方話,是以漢字寫胡語,所以漢字的讀音被扭曲了;現代的南方話是古代華語的遺留,完全能夠用漢字表達的。
現在的我們觀察廣東,經常是從地圖上的北京往下的京廣線,可能會誤以為古代人的南遷也是這樣的線路,這就滑天下之大稽了。細看東亞地圖,黃河像個“n”,長江像個“u”,即黃河長江在吐蕃高原的發源地很接近,中途相互遠離,一個往北一個往南,到了下游入海口又相距不遠了。特別是黃河曾經有好長時間是從江蘇的徐州連雲港以南奪淮入海的。中原与廣東之間的湖北湖南在古代是浩瀚的大湖區、茂密的森林區。古代的騎兵無法大規模的砍伐森林逾越江湖,若想穩步進軍就必須走江南丘陵,從鎮江過江,繞著太湖,經過徽州撫州贛州龍川至廣東的丘陵地帶。這條路徑就是著名的“山越”,直到三國孫權時才全部打通。
三國之後的南朝之末,陳霸先從廣州起兵,反向北伐到南京建立大陳。隋朝征服江南,南京被夷為平地不許居住。唐朝贞观元年(627)設置“江南道”,治苏州,辖境东临海,西抵蜀,南极岭,北带江,领润、常、苏、湖、杭、睦、歙、婺、越、台、括、建、福、宣、饶、抚、虔、洪、吉、袁、郴、江、鄂、岳、潭、衡、永、道、邵、朗、澧、辰、巫、施、思、南、黔、费、夷、溱、播、珍等州,为今浙江、福建、江西、湖南及江苏、安徽、湖北之大江以南、四川东南部、贵州东北部之地。

這樣的地理構造也就形成了古人的遷徙路線:沿著黃河往下游征服,從黃河下游跨過淮河,征服長江下游,再從長江下游沿江上溯,征服廣大的江南區域。這既是北方‘胡馬’的進攻路線,也是南方文明了的‘華人’的流亡路線。區別在於,‘胡馬’以馬蹄踐踏中原華人,華人則以人口優勢和經濟開發能力擠迫更南方的‘越人’。所以,現代的北方話,是胡語与古代華語的雜交;現代的南方話則是古代華語与古代越語的雜交。
從東越的丹陽郡(今江蘇江南)到南越的南海郡(今廣東)的語音變化是連續分佈的,也是古代的移民路線造成的。南華文明之祖吳泰伯是周太王的兒子,為商王朝征討淮夷時流落江南,在江南的越人地區建立了傳播中原文明的吳國,也開始了吳人与土著越人的無休止的矛盾。春秋之末,吳王夫差被越王勾踐打敗自殺之後,吳國子民從蘇南向西南方向遷徙,在今南昌鷹潭之間見了新吳/新虞/新余。秦末,吳族的吳芮舉兵反秦,成為漢朝的長沙王。他的家丞辛追就是著名的長沙馬王堆的墓主。吳芮還充當漢朝与南越王之間的調停人。

如果以‘漢’而論,根據皇漢史觀,那麼秦末漢初的廣東地方是南越國,建國者趙佗(約前240年-前137年),原籍秦朝恆山郡真定縣(今河北省正定縣)人,從前219年作為秦始皇平定南越的50萬大軍的副帥,一直到漢武帝劉徹建元四年(公元前137年)去世,一共治理嶺南81年,壽終103歲,算是“中國帝王”之中最長壽的。趙佗治理南越81年中間,是否需要向臣民發布文告?經歷了漢朝的高祖高后文帝景帝武帝,是否需要与漢朝往來國書?這些文告國書,是否以‘漢字’書寫?這些問題都是可以用腳後跟思考的。南越的語言文字,都是正宗的古漢語、古漢字的遺傳。
有幸的是,我出生在東越的丹陽郡,並在南越生活了四年。據我體會,東越与南越的很多字的音位是一致的,區別在於口型。東越語的口型開合較小,南越語的口型開合較大。音位是語言學的一個概念,它表示在一個語言體系中的一個音,到了另一個語言體系中,整體的變為另一個音,例如古漢語的尾聲‘im’在現代北京話中都變為‘ian’。若找語言學概論之類的教科書就可以看懂了。南越語為何口型大呢?大概因為南越處於熱帶,瓜果長得大,那麼南越人吃瓜果就必須嘴巴大,所以演變為口型的開合幅度大。
現代華語的毛病在於,文字的讀音被歪曲為掌握殖民政權的胡人的讀音,在胡人為主的官場上必須推廣胡語的文字讀音,那麼淪為方言的華語就被迫另造文字來表示某個讀音。可以舉幾個例子,證明粵語与漢字的原先的一致性。例一,所謂五胡亂中華有個西北民族‘羯’,這個字在現代漢語規定讀‘Jie2’就難以明白它的源流,但在古代漢語它讀‘He2’,就是‘回紇’之‘紇’,也就是今天的維吾爾。維吾爾Uighur的尾音,在不同的部落方言可以讀作不同的ur、hur、ghur,所以漢語中的胡兒、吾爾、侯、蒙古的古、裕固的固,根源是一個音的不同寫法而已。
還有呢,南華始祖吳太伯最初建國‘勾吳’,寫法是‘匄吳’,‘匄’就是乞丐的丐,東越讀Gai南越讀Goi,這是因為南越語的口型要比東越語的口型拉長,但在北方話就讀Gou。還有馬駒的駒,我們老家話讀Gei,与狗的讀音一樣,可見‘句’的願意是‘小’,駒狗表示小馬小犬,但在北方話的句就變成了讀Ju。古代典籍中的勾吳、勾踐、勾容,勾都表示小流亡者、流浪兒的意思,但以現代普通話來讀就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青蛙或者蛤蟆,南越語讀Ga3Gui2,寫下來應該是蛤蛙。字‘蛤’讀Ga/Ge但在普通話讀Ha,字‘蛙’讀Gui与其聲部‘圭’的讀音是一致的,但讀Wa就与圭的聲符音符都不一致了。蛤蟆在東越語內叫做GeBo,寫字應為蛤虴,‘虴’与‘亳’有相同的聲部‘乇’。對比其他的托託侂饦等字,可知‘乇’的讀音應表示‘O’,但卻在字典里規定為‘zhe’。
現在流傳的《說文解字》,據說是漢朝編訂的,但卻是宋朝的徐鉉校注的,可見從漢朝到宋朝的一千多年之間,發生了多大的語音變化!宋朝的中原人,已經是漢朝之後的六朝、隋唐、五代等等多次的雜胡亂漢之後了。宋朝的越人呢,還是古越人之後,差別不多。
現在說古代的南方居民是‘百越’,這個‘越’其實是個合音字,原為‘夷域’,皆因古代中原人稱自己為‘華’,稱周邊民族為‘夷’,即中央花盤与周邊的荑葉的關係。還有個字‘虞’Yu,也是‘夷吳’合音而來。‘夷’還有其它寫法例如‘宜興’‘彝族’‘義烏’,粵是越的變體,象形是南方人‘斷髮紋身、下跪’,与‘閩越’之‘閩’,都是中原人對其他民族的侮辱性的稱呼,就像英語把支那稱為-Nese的意思是Negro、小泥人。
這個‘百越’的‘百’不是‘一百個’的意思,應該讀作‘Bod’,与西藏吐蕃之‘蕃’是一個音的不同寫法,還有其它的寫法為僰、鄱,其實呢應該是‘伯’,表示他們的部落大酋長的意思。最有力的證據呢,清朝末年,南越人在印度尼西亞建立了蘭芳共和國,歷任總統是陈兰伯、罗芳伯、江戊伯、阙四伯、宋插伯、古六伯…。南華始祖吳太伯是周太王的大太子,可見那個時代的越人就把酋長稱為‘伯’,偉大酋長稱為‘泰伯’。可見西藏人与古越人是同樣的起源。但是由於北方的胡人進入中原之後,學習使用華文,卻不精通華文已有的用法,於是出現了惡性循環,中原周邊民族的名稱在中原每個朝代的寫法都要變化一次。《詩經》記載,吳泰伯的父親周太王‘古公亶父,來朝走馬,率奚水滸,至於岐下’,可見周朝始祖就是西藏人吐蕃人,是在安多与康巴交界的地方建國的。公侯伯子男之中的‘侯、伯’,可見一個部落的酋長‘伯’升級成了多個部落的盟主‘侯’。周朝的泰伯,秦朝呂氏春秋造字‘僰’,漢朝北魏期間造了‘拓跋’,隋唐又造了‘吐蕃’。
我們再看這個‘蕃’,很多人的讀法和字典的規定都是Fan,都是錯到八十八代奶奶家去了。古代華文中,‘番’字意為田中的獸足印,表示讀音Bo/Po;還有一個‘畨’字表示讀音Pan/Fan,意思=樊、棥、Fence。後來這兩個字混同了,因為‘番’的字形比較好看,都寫成了番。但是這兩組字還是容易區分的。
漢字多次的被北方的不同的殖民者篡改了讀法,並且這些歪曲的讀法還要通過官場強加給南方人。例如華國鋒曾經被人問起“華老您是山西人,到了湖南聽不懂湖南話怎麼辦?”,回答是“俄是書記,他得聽俄的,不懂也得懂!”融入了百越的華人,江浙一帶的東越人由於与北方胡馬的融合比較融合,所以沒有必要另造新字,例如丹陽人有個詞‘夨頭圥簋’『Zou2Tou2Lu4Guai4』,表示比‘杭鐵頭’還要厲害的脖子又硬又擰。
南越人比東越人距離北方遠,北方胡馬到了南越就是強弩之末勢不能穿魯縞,就要反對地方主義,更激起南越人的離心力,就被迫發明新字表示自己的讀法。例如割字原讀Gai但被規定為Ge,於是廣東人又造了‘鎅’讀Gai。廣東話還有其不可更改的語法,例如:某次某個香港人傳真給我,收到的文件的半側不清楚估計是她的傳真機的磁鼓一端壞了,我就請她換個方向再傳一次,但她不知道上次先發送的文件的哪一頭?普通話要問“頭先進去的,還是尾巴先進去的?”廣東話則說“頭入先,乑系尾入先?”可見古代華語的用字簡潔、語法科學,一直保留到現代廣東話,絕不是羅嗦忽悠的普通話可比的。
水滸中寫的“我等”,“等”的聲部為“寺”,應是“i”,但讀“deng”就很滑稽了,“我=禾戈、吾”在日本語的讀法為“Ngo”,可見廣東話的每個字的讀音,都可以找到正確的漢字書寫,由於隨著北方胡馬的南下,語言文字工作者被迫要適應推廣胡語,無人無力維持華文的本來正確用法,那麼文字水平不高的市井俗人只好隨意製造新字,用的人多了又氾濫開來,華文的本來意義反而被忘卻了。比如“丹陽”,願意為“丹丘之陽”,古代北方人把紅壤的江南丘陵稱為“丹丘”,但是後來的俗人解釋“丹陽=丹鳳朝陽”。再如杭州的杭字,一望可知為亢木,木頭高亢,即那里的木材長得高,“杭木”就是桐木。
寫作本帖,為了表達一點愚見:江浙的東越人由於處於支陸的中位、靠中原較近,文化被混同被殖民是無可奈何的地理因素,所以東越人成了亡國奴之後,反而比北方人更加瘋狂腐敗,變本加厲的邪惡;南越人由於地理較遠反而具有優勢了,保存自己的文化就是保存自己的道德。特別是現代文明由英文表達,聖經等等典籍都是從英文翻譯成華文以廣東讀音,那麼廣東人何必先學普通話再學英語搞二次殖民呢?
推廣普通話的險惡何在呢?謎底在於普通話是歷次的北方胡馬的侵略殖民形成的,專政文化也是依靠普通話推行的、專政話語都是文痞太監們以普通話的語音語調挖空心思絞盡腦汁煎熬出來的,而廣東話等等南華方言則是在農業社會的商業交流之中形成的、天生不與官場文化相容。試想一下,以廣東話煲粥之時,就難以擺出一副官場的裝腔作勢,或者官府大員以普通話宣布中央決定的時候,台下的廣東小吏們一番竊竊私語,就以廣東話的幽默消解了北京人的裝腔作勢。
推廣普通話、壓制廣東話,与共匪消滅維吾爾文化、消滅西藏文化的目標是一致的,都是為了所謂的“中國化”。廣東話讓南下殖民的北佬們很自卑,讓他們明白自己是沒有傳統文化素養的土豪,讓他們明白:廣東話是每個廣東人的精神家園,是南華人抗拒殖民堅守文化的唯一的精神避風港。廣東人由於武力不抵,做了亡國奴是無可奈何的,但還可以不做語言文化上的亡國奴。王朔趙本山之類的忽悠,怎麼比得上彩雲追月、花好月圓?有了廣東話,廣東人就只會心向民主自由的香港,絕不臣服專政暴虐的北京。這才是廣東話的奧秘!
附:【說文解字】粵 亏 yuè 亏也。審愼之詞者。从亏从宷。《周…宷 釆 shěn 悉也。知宷諦也。从宀从釆。徐锴曰… 澳,隩下,奧、隈也。此言水曲之裏淵奧然也。大雅。芮鞫之卽。箋云。水之內曰澳。水之外曰鞫。鞫謂水曲之表圜穹然也。鞫之雙聲爲居窮切。故傴僂之狀曰鞠竆、曰匑窮。水曲之表如弓。故曰鞫。俗本爾雅改鞫爲隈。因或取以改說文耳。从水。奧聲。於六切。三部。

中國文化其實是閹豬文化

Thursday, March 21st, 2013

太王舍國,而有周德之興,是為華夏文化之開端。太王傳於泰伯,仲雍傳于吳越。當代支共偽儒們吹噓的所謂中國文化,其實是秦漢之後的偽文化。秦漢文化其實是閹豬文化。
華人之地多江湖,沼澤野豬較多,捉來豢養,因為豬仔的成活率高,而且在第一年內增重一百倍,是農業化的首選。所以,華人文化起源於養豬文明,例如傳說的燧人氏,豕上面兩耳朵讀Sui,燧人氏就是在邃洞裏面用火燒烤豬肉的意思。華人文明之祖周太王,最早發家之地叫做豳(Bin1,分豬之山),所建之國叫做【圂】(Hun4,混)。

周太王姓姬名亶,這個【亶】是一個圖形,上面點橫表示屋頂,中間的回表示人安,下面的旦表示豬家。亶=膻=臊,表示豢豬特有的氣味。古代華人说‘安家’,上面为 ‘安’养的是女人,把老婆叫做‘安人’,养出来孩子‘仁宝偖’(Rinpoche);下面为家,养豕的‘家’,养的是‘我家那口子’‘豕者’。所以好地方都叫‘安’,首邑之地叫做‘长安’,黄人黄土叫做‘黄安’,六合天下叫做‘六安’,海边有海安,淮滨有淮安,逃亡之地叫做‘临安’。福建现在有很多地名叫做‘安’:惠安、翔安、同安、南安、诏安、万安、永安…,
但是五胡乱中华的胡人不懂啊,也要自许汉人学说汉语,于是就指鹿为马指家为安,汉人也不敢纠正领导啊,只好跑到外面另外发明了一个‘庵’,于是养大奶的安,成了养二奶的庵。金安银安,还要谦虚为草庵,意思是‘茅屋为秋风所破’。呜呼!比如说,汉人说的国,就是围城的意思,就是政府所在地的意思,中国的意思就是中央政府。在中央政府当过官当过兵的或其亲属八旗子弟,政府垄断企业、中央政府派出所在地方的政府及其企业,都可以自称中国某某机关、中国人。但是被他们奴役的,也学着主子的口气自称中国人。
本來,豬作為一種動物,有其自然屬性按照求生的自然法則。但是,人豢豬之後,再用豢豬的方式育人,可就完蛋了,人權也就成了豬權,豬性也就成了人性。豬性有什麽不好呢?首先是貪婪,因為豬是雜食的什麽都吃,所以什麽都貪,不像羊只吃草。其二是無序,因為什麽都吃,所以一邊走一邊拱,總能有所收穫,不像羊跟著羊頭。其三是骯髒,總是喜歡泡在泥漿當中,而且在居所拉屎,撒尿劃定地盤。其四是蹭拱,不能像羊群那樣一個羊頭一群羊,而是一窩豬湊在一起,沒有一個公認的豬頭(除非是一個豬公和幾個豬婆),相互蹭相互拱,所以漢人最喜歡的遊戲是拱豬,漢人的法律就是殺豬。
養豬不同于養羊,完全是違背自然的。回顧一點從小在鄉下看到的養豬的情況。首先爲了積肥就要圈養,豬不能自然奔跑。豬一輩子見到的天空就那麼一點大,所以,養豬之人呢,眼界也就一點大。豬圈是四面圍城,上面有個天篷,所以豬八戒的官號為天篷元帥,就這個意思。皇帝的帽子叫做平天冠,也就是豬圈天篷的神化。野豬被豢養之後,完全依靠主人給食,給什麽吃什麽。那麼豬的眼中,豬圈就是整個世界,偶爾冒出來給食的主人就是神。因此,農家孩子如果做了官,也把養豬的經驗用於屬民,認為是自己養活了人民。人民呢,理所當然,也認為官就是父母官,認為豬圈就是政府就是國家。如此,漢人的教育方式就是喂豬,給它什麽他吃什麽,吃的滾圓就算高分,家豬也不用不著自己找食物,放到野外反而不自然了。所以漢人孩子以複述老師講的東西為好,到了外國自己讀就不行了。豬國科技大學的那些神童,其實都是喂成了廢物。特別是漢人的所謂體育,也是養豬方式。著名的長跑教練馬俊仁先生,原來是退隊軍人,當地有名的豬官。他專門搜集人家丟棄的柴禾豬,就是不肯吃食不長肉的豬,狠狠的打死一頭,然後別的豬都怕了就拼命的吃食。他先喂很稀的泔水,先讓豬吃不飽拼命吃,把胃撐大了,然後再喂濃的,這樣豬就很快長膘了。他有很多辦法折騰柴禾豬。當地小學缺了體育老師請他這個退隊軍人去代課,他就把折騰豬的經驗用於折騰孩子,體育成績很快出來了,再上升爲體育教練。所謂東方神鹿,就用折騰柴禾豬的辦法出來的。
農家的豬圈與廁所是在一起的爲了積肥,而且豬要曬太陽才能除病長膘,如果放在宅院的背後呢可能被偷,所以農家的豬圈和廁所都在屋前朝南,一般在西邊,爲了讓太陽從東面照過來。而且呢,講求‘搶陽’,陽光要先照到人后照到豬。我們江南農家處於水網地帶,往往排成從東向西座北朝南的一條村子,村子是在大田的最北面,便於觀望大田。村子的前面是河溝用於洗滌取水,每家有籬笆,進院之後呢,左手東面是曬場,晾曬衣物穀物,右手西面是豬圈廁所,背後的北面是竹林之類。我去過潮州,發現那裡也是這樣的,即,每家的宅院在地界的最北面,院牆的北墻就是房子的北墻。於是,每家都以為,自家的人居在豬圈的上風。其實呢,每家的人居都在別家的豬圈的下風。
豬的野性是平常幾頭母豬群居,發情的時候就有公豬來找母豬。豬的臊味特別強烈,發情的時候很厲害,所以爲了產肉無臊,就要一律閹割,除了產仔的母豬。養豬的農家用不著而且不能養公豬,往往是一個村甚至幾個村里養一個公豬,豬倌一般是單身漢殘疾人之類的,就靠這豬公吃飯呢。誰家的豬婆發情了,就請豬倌趕著種豬來。豬公的特性是敏感多疑神經質,容易發怒,如果看見別的豬公就要打架,所以一片地方不許有別的豬公,這片地方的所有母豬都是他的老婆,所有豬仔都是他的子女。從小養豬的孩子如果當了皇帝呢?當然要把別的男人全部閹掉,才放心無人碰他的妃妾。所以漢人皇宮有那麼多的太監,實在是養豬文化的必然結果。
種豬,各地有不同叫法,諸如:豬公、頭豬、狼豬、大郎豬…,進村的時候特別威風,披紅掛彩,一邊走一邊拱,哼哼唧唧,豬官用竹竿不停的抽打。豬婆之家要準備好食物,豆粕酒糟,讓豬公吃的醉醺醺的。豬婆從豬圈里爬上牆頭一看,哇,成龍先生嘛!引吭高哼。有時候豬公不喜歡這家的豬婆,或者沒有自然發情,那麼就要由豬官幫他手淫,要趕時間的。或者豬婆發情不厲害,也要把豬婆強制按下,捏著豬公的鼻子來嗅。家豬交配的時候,全村的人們都在圍觀喝彩,品頭論足。所以,家豬的交配不像野豬的自然交配,完全由主人控制。這種配豬文化,自然發展為漢人的婚姻方式,兒女不能自由交配,要由父母或者媒人牽到一起,定親之後趕入婚房。婚禮的高潮不在如何向老天爺禱告,而在圍觀洞房。漢人最噁心的,就是圍觀別人的性愛。
因此,殺豬也是最殘酷的。什麽道理呢?比如一群羊,趕出去跟著頭羊吃草,再趕回來,每一隻羊都不會覺得主人對自己特別好,這是他的命。殺羊的時候,羊也不覺得自己特別冤枉,也不反抗,只會流著眼淚懺悔。但是豬呢?平時就是自己一個,被主人寵著喂得肥肥胖胖的,還幫她找個成龍,覺得主人太愛自己了。臨死才發覺,原來這一切都是欺騙啊!所以豬被殺的時候不服啊,拼命的嚎叫。我們看看中國的貪官被殺的時候,有幾個懺悔的?中國的所謂政府,養官就像養豬,殺官也像殺豬。貪得越肥,殺起來越爽。殺貪官的時候,沒有人為他求饒說留他一命讓它悔改?沒有,都說殺的好,都說該殺。所以,漢人的法律,抓起來先剃頭,然後能殺則殺,本質就是拔毛殺豬。
最殘忍的呢,還在後面呢。我們知道蒙古人吐蕃人回胡人牧羊,平常割羊毛,殺羊之前要念經超度,殺了之後呢,只吃羊殼子,羊頭羊尾羊蹄羊臟器都喂老鷹,因為他們認為羊的靈魂寄託在頭顱和臟器裏面,爲了人類的生存只是吃了羊的軀殼,念經禱告了就是請老天爺原諒人的貪欲,請老鷹來幫這羊升天,有慈悲之心。牧羊民族的戰爭,殺敵人就像殺羊,一刀殺完了就完了。匈奴人抓住漢人張騫和蘇武,都給他們配老婆生孩子,給他們一群羊養活自己。但是漢人呢,殺人像殺豬,殺之前要百般折磨,殺之時要千刀萬剮,殺之後還要連皮帶骨各器官全部吃掉。漢人有食補之說,吃豬腦補人腦,豬內臟被豬肉賣的貴,買回家要細細的洗剝,血水淋漓津津有味。所以漢人對殺戮活剮之類的慘劇是熟視無睹,喜歡津津有味的圍觀。我的童年,死刑犯遊街的時候,人們都在興奮的圍觀,是最熱鬧的狂歡。刑場殺人的時候,都很好奇,斃倒之後都去細細的查看屍體,甚至說‘喲,這個還沒斷氣呢?’‘嗨,那個腿還在抽呢!’,沒有人悲歎生命的摧殘。如此看來,回胡人吐蕃人都必須有專門的人主持屠宰是有道理的,一般人不殺羊,也不至於輕易殺人。
特別是漢人覺得豬蹄最好吃,細細的洗剝玩賞,以至於要把粽子裹成豬蹄,甚至把自家女孩的腳裹成豬蹄。我從小的時候,看見祖母和鄰舍老太太們的小腳就像豬蹄。不怕看官笑話,我是堅決不吃粽子的,看見粽子就覺得像是我祖母的小腳,忍不住要掉淚。現在,我的女兒受了一點委屈哭的時候,我就特別心酸,趕緊哄她。要教育她,也要等到她長大一點才行。想想漢人的母親們,為何在自己的女兒三五歲的時候,就給她折斷腳骨裹小腳呢?女兒的哭聲,難道不能打動母親的心嗎?而且是一代裹一代,一代一代的複製罪惡。甚至,因為貧窮就把自己的兒子送去當太監閹割?
我說為何自詡南華人而瞧不起北漢人,就因為元明清以來,皇宮在北京,河北山西山東河南等等淮河以北的地方都成風了,把最優秀的女孩送進皇宮當宮女,把最優秀的男孩送去閹割當太監,圖謀犧牲一個孩子將來為整個家族帶來富貴。到了饑荒的時候,易子而食,換著殺孩子吃。蒙古人規定,漢人的每個鄉要服從一位蒙古書記的領導,漢人的新娘要接受蒙古書記的初夜輔導。漢人呢就真傻,婚禮之前不許自己的兒女自由交配以保證處女,婚禮之時乖乖的送給書記政委做解釋工作。然後呢,生下第一個孩子,殺掉,據說這樣維持血統純淨。其實,一個鄉的一個勇士就足以殺掉駐鄉的蒙古書記了,但是誰都不願意去,結果是自己的老婆受辱之後,還要殺孩子發洩自己的恥辱。漢人寧可殺老婆殺孩子或者自殺,也不願意殺官,是否就像豬懼怕豬官?漢人的每個村都要供奉一尊土地爺,大概土地爺的原型就是蒙古書記。
我看見天安門城牆上的毛澤東像,就覺得是豬圈上掛著一個豬頭,那個毛紀念堂不就躺著一具死豬嗎,那個所謂天安門不就是一個豬圈嗎,有什麽好神聖的?所以,如果有人吹捧我為天安門父親,我覺得是對我最大的侮辱。如果有人自稱天安門之子,我覺得他還沒脫離乳豬的水準。紅樓夢里有個焦大,受了委屈就去哭太廟,所以漢人受了委屈就去圍訴中南海。太廟、中南海,不都是豬圈嗎?圍著豬圈請願而被豬頭獠牙挑了,怪誰呢?
養豬文化成為秦漢文化的最神秘之處,就是所謂的龍,其實龍的原型就是豬,因為豬總是在泥水中打滾的,人們相信神奇的豬吸水飛上天,在天上撒尿就是雨。廣東人把下雨叫做龍屙尿,豬頭被神化成了龍頭(河伯)。我看見廣東人歡天喜地舞龍頭,也覺得是個血淋淋的豬頭在空中獰笑。據說龍王爺撒尿過多就是洪澇之年,河淮江海之間遭災的人民要賣兒賣女,培養成為揚州的妓女龜奴;龍王爺發怒就是天旱,就要去龍王廟求雨,向龍王爺供奉豬頭三牲。龍王爺如果吃膩了乳豬還不肯下雨,那麼就要吃孩子,於是要選最白最嫩的童男童女給龍王吃。
爲什麽被吃的總是孩子呢?因為習慣了吃乳豬就要吃孩子?由於漢人吸取了西洋的科學技術,所以吃孩子也先進了,克拉瑪依吃掉三百個孩子,四川震殤吃掉幾萬個孩子,三鹿氰胺吃掉幾十萬個孩子。科技進步就是爲了吃孩子?漢奸導師魯迅先生說: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穩定和諧”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者还有?救救孩子……

耶稣教义[1]通灵感智的颂圣诗

Sunday, March 17th, 2013

耶稣教义[1]通灵感智的颂圣诗
作者:草虾
耶稣门徒马秀留下的福音书第六章记载:
耶稣教导我们说:
如此,那么,就是怎样你们应该念诵:
Mathew Book, Chapter 6
Jesu teach us:
This, then, is how you should pray:
Our Father in heaven,
hallowed be your name,
your kingdom come,
your will be done
on earth as it is in heaven.
Give us today our daily bread.
Forgive us our debts,
as we also have forgiven our debtors.
And lead us not into temptation,
but deliver us from the evil one.
Amen!
这是一段什么呢?如果读过初中英语,即可知道它的音律是一段诗,主韵是[N/M/N],中间有个转韵为[E].再看它的形式呢,是一个完整的陈述句,主语是[Our […]

毛澤東的回胡血統揭秘

Monday, March 11th, 2013

毛澤東的回胡血統揭秘【作者:茅山道】

毛澤東被某些面相學家注意的特點是他的“美女眼”,上眼皮的褶皺要比一般的雙眼皮寬,因而看起來頗有魅力。這種眼皮為何沒有遺傳給毛新宇呢?筆者觀察過的朋友,只有維吾爾人吾爾開希也是這種眼神。那么毛澤東與維吾爾人又有什么關系呢?維吾爾Vigur,被古代華人稱為“回胡”(這兩個字的讀音自古直到今天的南華方言都讀Weiwu),漢唐時改寫為“回羯、回紇、回鶻”,清朝時稱為“回回”“回部”“回疆”,與“蒙疆”“藏疆”合稱三疆。中華民國時代,因為“回”已在華北讀作Hui,所以大約在1929年另造了新詞“維吾爾”稱呼其民,這就割裂了“維吾爾”與“回回”的淵源。其實,“回胡”在古代華人的眼中相當于今天的“洋人”“鬼佬”,地位很是崇高,是華人中原得以輸入西方文明的唯一通道。
毛澤東多年以來被吹捧為漢人的偉大皇帝,其實不然,他是正宗的回胡血統。從他的始祖毛太華,直到他的父親毛順生,都是虔誠的回胡人,頑強地保持著回胡的信仰和生活習慣。因此,毛澤東才能獲得格魯吉亞的突厥人斯大林的青睞。他們的突厥回胡的共同基因,決定了他們以伊斯蘭聖戰的方式打造了共產國際,所謂同氣連理。我們略加分析,就可以揭開這個秘密了。
【朱明皇朝本是一個穆斯林政權】據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的《毛泽东之谜》等書所說:韶山毛氏原籍江西,始祖毛太华跟隨明太祖的开国大將沐英远征云南澜沧(今云南省澜沧拉祜自治县内),娶了当地少數民族女子,生下4个儿子毛清一、毛清二、毛清三、毛清四…明太祖洪武十三年(1380年),毛太华帶著長子和幼子移居湖南湘乡县。十年后,他的两个儿子又迁到邻近的湘潭县韶山冲,是為湘潭、湘乡、宁乡三县交界。毛氏宗族垦荒务农大约五百年,到毛泽东已传二十代。韶山毛氏家族曾先后四次修族谱。第一次修族谱是在清朝乾隆二年(1737年),二修于光绪七年(1881年),三修于宣统三年(1911年),四修于民国三十年(1941年)。从韶山毛氏家族第一次修族谱到四修族谱,其间经历204年。此记载可以说是准确可靠的。
所以,弄清毛太華的血統,首先要搞清朱明皇朝的開國大將沐英的血統問題。大明朝的開國將軍幾乎全是回胡人:中山王徐达,開平王常遇春,越国公胡大海,郢国公冯国用,宋国公冯胜,曹国公李文忠(朱元璋外甥),衛国公邓愈,淮安侯华云龙,济国公丁德兴,凉国公蓝玉,黔宁王沐英…,他們都被描述為“相貌奇偉、豹頭環眼、多美髯”之類的,可見不是尋常漢人。朱元璋登上皇位之後,回胡將軍除了戰死的,全部被殺死、逼死,只留下鎮守邊陲的養子沐英。
朱元璋開國封了二十八侯,但因丞相胡惟庸案,滅掉二十一侯,還有“大明蕭何”之稱的開國丞相韓国公李善長,宣佈“我朝罷相”–秦漢以來首次沒有國務院總理。其他不是回回的湯和等人則太平無事。朱元璋還巖禁胡语、胡姓、胡服、胡饰,不许本类自相嫁娶等。那麼,回胡與大明朝到底有什麽生死關聯呢?
【明教就是伊斯蘭教】相當於華邦的隋唐之交,穆漢墨翟創立了伊斯蘭教(大食法),并很快從海陸兩路傳入中原。因為伊斯蘭教以白色表示明智、光明,所以最初被譯為‘明教’,穆漢墨翟被稱為‘穆尊’‘明尊’(Muham讀快了就如‘明’),道家則認為穆漢墨翟是主張兼愛非攻的春秋聖人墨翟的轉世,所謂“知其白,守其墨”。明教得到唐朝的寬容,在華邦各地建立禮拜寺,叫做“光明寺”。江南鎮江的禮拜寺(西大寺),始建於唐太宗贞观二年(628)(穆漢墨翟創教于610年、逝世于632年)。
唐玄宗年間,安祿山利用東遷的回胡人組成強大軍隊,在北京自稱大燕國皇帝之后,唐朝邀請大食哈裡發派遣回胡騎兵幫助鎮壓。回胡人由此開始大規模進軍中原,參與中原政治,最厲害的就是回胡的沙陀部。直到唐末,被朱溫滅亡之後,沙陀人李嗣源等還建立了後唐、後漢、後晋;另一支沙陀人李承嗣南下,支持楊行密建立了南吳(南唐)。《西遊記》中的沙和尚,就是回胡沙陀人。
明教首先成為商人的宗教,這是因為:穆尊是商人出身,而儒教的階級觀念是“士農工商”,學而優則師、師而優則仕。唐朝的儒教被科舉制度扶持為官場宗教,專為皇帝權力註釋。因此,社會日常的商業領域就自然的讓給了明教。佛教傳入華邦之後,得到最強大的支持來自朝廷太監,因為佛教把太監看成捨身為人的完人,所以佛寺就成了太監們退休之後的歸宿,以及士大夫談禪休假的場所,繁榮無比,到了後周世宗柴榮不得不下诏滅佛的程度。宋朝建立之後,趙宋皇室傾向于扶持道教,甚至宋徽宗自稱道君皇帝。
明教是積極主張的世俗宗教,逐步成為市井商人之間的兄弟會。漢人一般崇拜祖宗牌位或偶像,難以接受理性崇拜的明教。明教忌食豬肉,但在漢地不適合牧羊,又不能屠宰耕牛,因此信奉穆尊的明教教徒只好吃素菜,被一般漢人訛稱為“食菜事魔”的“魔教”。北宋之末,明教教主方臘起義失敗,明教遭到官方禁止,被迫改稱白蓮宗,因其白帽如同白色蓮花。南宋绍兴三年(1133),茅子元改为师徒传授、宗门相属,在昆山淀山湖建白莲忏堂,制定《白莲晨朝忏仪》,自称导师,坐受众拜,又规定徒众以“普觉妙道”四字命名,以“普化在家清信之士”为号召,形成一大批有家室的职业教徒,称白莲道人。因为他们“在家出家”,不剃发,不穿僧衣,又被称为不剃染道人或有发僧。茅子元被捕,流放到江州(今江西九江)。到南宋后期,白蓮教仍被一些地方官府和佛教僧侣视为“事魔邪党”,成為反宋勢力。元朝滅宋之后,白莲教受到朝廷承认和奖掖,进入全盛时期,庐山东林寺和淀山湖白莲堂是当时白莲教的两个中心,又有跟隨元朝進入中原的回胡穆斯林融入了明教。

【明教在元朝的盛衰】一個很古怪的問題,為何是朱元璋領著一幫江北的回胡人越江攻下南京建立明朝呢?回胡人為何成為反元的主力呢?這就需要研究蒙古人征服天下的次序以及回胡人在蒙古帝國的地位跌落。蒙古人成吉思汗最早起家的隊伍之中,就有幾名親密的回胡戰友。蒙古人征服天下的次序是:1218年西征滅掉西遼,回胡成了最早的解放區,明教阿訇成了蒙古的隨軍政委;1228年灭西夏、1234年灭金;1252年征服吐蕃,1253年借道康巴灭大理,對南宋形成反時針的包圍圈;1271年改号“大元”定都燕京,1276年攻陷临安、1279年逼迫南宋最后一个小皇帝投海。1368年朱元璋建立明朝于南京,明军攻占大都;元顺帝北逃退居漠北,仍沿用大元国号,与明朝对峙,史称“北元”。靖康之變公元1126年,南宋滅亡公元1279年,其間150多年,是漢人與華人的分水嶺。
蒙古人原先沒有自己的文化,征服回胡斯坦及中亞之後,大量使用識文斷字的回胡人,讓他們掌握軍事以外的事務,因此回胡人在1253年之前壟斷了宗教、行政、經濟、商業、科技等等。朱元璋集團的老家皖北,1234年之後就成了蒙古人的渡江戰役之前的國防前線,就有了大批的回胡人定居,阿訇、軍人、商人等等,經營了40年。
1253年,蒙古大汗忽必烈皈依了吐蕃佛教,并從吐蕃控制的康巴經過,征服了四川、貴州、雲南等地,最後滅掉了南宋。這麼一來,蒙古帝國的書記政委統統變成了吐蕃喇嘛,得到皇帝及其各級官吏的供奉作為精神導師。他們經常舉辦盛大的佛事,獲取領導敬獻的金銀財寶等等。這一切,都需要為蒙古領導理財的回胡人幫助搜刮,以至回胡商人也最終破產淪入平民階層。回胡的明教淪為民間宗教。
【明教回胡是推翻蒙元的主力】到了元順帝統治的1350年前後,回胡人已經在中原的江北定居了一百多年,廣為傳播明教。江南的華人儒教知識份子,本來就是一群官府豢養的讀書做官的精神太監,南宋滅亡之後,除了文天祥作了殺頭秀、陸文夫作了跳海秀,其他的要么前去阿附蒙古人獲取功名利祿,要么淪為孔乙己那樣的廢物,他們懂得的子曰詩云無關漢人平民的日用衣食。再加上江南是最後被元朝征服的,江南人也是地位最為低下的賤民。因此,世俗宗教的伊斯蘭明教就日益成為漢人平民的宗教,掌握明教的回胡人就成為漢人中的精英。在淮江之間的老解放區,最先爆發了明教大起義,由於蒙元朝廷大規模徵發民工疏浚黃河。
回胡明教與吐蕃佛教的宗教矛盾,是元朝滅亡的重要原因之一。明教大起義當中,回胡人自然的脫穎而出,因為他們在日常的宗教活動當中形成的理性思維能力和商業物資的組織能力,都不是漢人腐儒可比的。回胡將軍徐達、常遇春等等,居然以南京為基地,西征滅掉了強大的陳友諒的楚軍,北伐驅逐蒙古人退回大漠老家。這在華人戰爭史上都是第一次。此前,一直是上江人滅掉下江人、北方人滅掉南方人。這些軍事奇跡,都是因為這些回胡將軍。
然而回胡人最大的毛病是只拜真主不拜皇帝,因此就成為朱元璋稱帝專政的障礙,必須一一剪除回胡出身的文臣武將。朱元璋稱之為拔掉棘刺,才能留一統江山給子孫。所以,也就不難理解,朱元璋為何大肆屠滅功臣,比漢高祖劉邦要殘酷好多倍。朱元璋堅決打壓回胡人,擠壓明教的生存空間,手段是:扶持道教的江西龍虎山的正一天師道;欽定朱家腐儒朱熹為聖人,重開科舉必須以朱熹的理學為官方教材。
如此一來,漢儒們讀書要拜朱聖人,當官要拜朱皇帝,不敢輕言“朱色”而要改說“紅色”,更不敢殺豬,毫無勇力。這麼一來,最後導致了蒙古王爺的小妾所生的燕王朱棣南下靖難時,南京朝廷沒有可用之將,只有方孝孺等等腐儒空喊“殺我十族又如何”。朱棣奪位之後,又以編纂《永樂大典》為名,再次閹割天下文章。通觀整個朱明皇朝史,簡直就是一部腐臭透頂的秦漢文化發酵史,整個華邦喪失了一切的活力。整個明朝,開過以後沒有偉大的文臣武將,只有偉大的太監。
【毛太華的血統揭秘】現在,我們再來研究毛澤東的始祖毛太華的問題:為何他叫毛太華而他的四個兒子取名為一二三四?為何他在雲南生了四個兒子又要帶著兩個兒子移居湖南?為何毛氏二百多年之間沒有中舉做官的儒生?為何毛氏第一次修譜是在毛太華之後的三百四十年之後?
揭開這些秘密,還是要說回朱元璋。由於蒙古人是帶領回胡人先滅大理后滅大宋的,因此雲南是蒙古人的老解放區。朱元璋佔領長江流域之後,先是派遣所有軍力北伐,搞定北方,最後再收拾四川貴州雲南的蒙古殘部梁王。西征的大將藍玉和副將沐英都是回胡,他們于洪武十四年(1381)九月帶去雲南的精兵猛將呢,例如毛太華,自然也該是回胡人。
華文當中,例如周太王、吳太伯、漢太宗、唐太宗、宋太祖、元太祖、明太祖、清太祖等等太字,都表示第一代的神聖意義,一般人取名哪敢用?這個毛太華,應該是在他死後340年之後,毛氏第一次修譜時把這位傳說的始祖定為從回胡人定居為華人的第一代,所以叫做“毛太華”。這個“毛”氏,很多回胡人取漢姓的時候,根據“穆漢墨翟”而取M聲的姓氏:馬、毛、茅、穆、沐、米、羋、莫、墨、麥…等等,其他還有哈、白、沙、羊(楊)、牛(劉)、談(斯坦)、回、胡、明等等。
毛太華的兒子為毛清一、毛清二、毛清三、毛清四,因為蒙古人規定漢人只許有姓、輩、數,便於統計人口,而不許有難以辨識的名,例如朱元璋本名朱重八。這個習俗一直延續到明初。毛太華如果真是漢人,名字本該叫做毛白一、毛沙二之類的,哪敢叫做“太華”?假託的江西毛氏,也是屬於與漢人“聯宗”的,必須找一個姓毛的漢人祠堂。
毛太華跟隨沐英在雲南與蒙古梁王率領的回胡人作戰,得到一個戰利品,拉祜族的少女作為妻子。這個拉祜,原來叫做“拉胡”,是元初跟隨蒙古王子闊端從甘肅青海打到雲南的,改信了吐蕃佛教。留在甘肅青海的“拉胡”呢,現在叫做“撒拉”,與“東鄉”“保安”等族都屬於信奉伊斯蘭教的回胡。1932年以後,漢語中的“回胡”改為“維吾爾”,1949之後又把回胡自治區以外的回民製造為撒拉、保安、東鄉等族。所謂56個民族,就是這麼製造出來的。
【毛氏的祖先是高昌回胡哈氏】毛太華在雲南生下四個兒子之後,為何又要帶走兩個兒子遷去湖南呢?為何不去江西呢?那時雲南正需要屯墾勞力呀?大概是跟隨“翦氏營”又去湖南鎮壓不服明朝的武陵蠻(即今土家族)的。當時有回胡人哈勒•八士受封为荆襄都督,屯兵湖南。
清代编写的《回部世系源流》中记载:“ 翦氏本姓哈,其先出自西域回部,宋时为西域望族。元太祖之西征,回部附之,屡从征伐。有哈勒者,尝从太祖征西夏部落…其裔八十,佐明太祖征伐…赐之姓曰翦,更其名八十曰八士…洪武二十二年,卒于军,奉旨敕葬常德关外黄龙冈。是为翦氏南迁湖广之始。八士有子曰拜著,原任荆襄都督府总兵,自幼随父征讨,习于攻战。八士卒,拜著袭其官。洪武十八年夏四月,奉旨讨五开、曹滴诸洞蛮…其后亦卒于军。奉旨仍葬常德东关外黄龙冈。朝廷以八士父子,…朝廷以八士父子,平蛮有功;又念其同死边疆,乃命子孙世袭常德卫正指挥使。仍率‘翦旗营’营兵,屯田常德桃源,戍守武陵…八士之副将,亦多随从…或力田为农,或服贾为商,皆聚族而居。尊奉回教。虽亦渐习汉人文书,然至今不与汉人通婚姻。至其勇敢好斗,则犹有先人之遗风焉。”
这个哈勒,湖南回胡人歷史學家翦伯赞考證:高昌回胡的將軍哈勒,1209年(成吉思汗四年,南宋宁宗嘉定二年)跟隨回胡王亦都护,杀死西辽派驻高昌的监国,去觐见铁木真,受封为都督、折冲将军,率领成吉思汗统帅下的伊斯兰军队转战南北,哈勒的后代一直在元朝为官。可是在元末的时候,哈勒•八士先后结识了回胡将领徐达、常遇春、胡大海、蓝玉、沐英…,加入了反元兴明的行列,直至受封为荆襄都督,屯兵湘中,是朝廷派驻的最高军事长官,也成為湖南回胡人的始祖。高昌回鹘的创立者仆固俊,其祖先是唐朝名將仆固懷恩,屬于敕勒九部之仆固。
《明史.毛忠傳》:毛忠,字允诚,初名哈喇,西陲人。曾祖哈喇歹在明洪武初归附,起行伍为千户,战死;其祖父拜都从征哈密,亦战死;其父宝以骁勇充任总旗,至永昌百户。毛忠善骑射,常从明成祖北征,明宣德中出征边外,官至指挥同知。明正统十年(公元1445年)以守边有功得到皇上赐姓毛…
對比《明史.毛忠傳》與《回部世系源流》,可知哈勒氏拜著,就是哈喇氏拜都,就是翦氏與毛氏的共同祖先,毛澤東的祖先毛太華,就是哈喇氏改為“穆尊”的毛氏。明初,以皖北回胡為主的朱元璋的吳軍打敗了兩湖的陳友諒楚軍,并大肆屠殺楚湘之民,導致兩湖真空可供退役的回胡軍人去填充,遂有湖南的奇怪的回胡部落。
【明清兩代對回胡的殘酷鎮壓】還有更重要的政治原因:1380年,右丞相胡惟庸被殺以謀逆罪,牽連致死者三萬餘人;1390年,左丞相韓國公李善長被殺、滅族70多人;1392年,沐英病卒于云南;1393年,曾經西征雲南的主將蓝玉被殺以謀逆罪,夷三族,坐党论死者一万五千人。這些大肆屠殺回胡功臣的行動,必然致使追隨藍玉沐英起家的毛太華遠離是非之地,所以才有明太祖洪武十三年(1380年),毛太华帶著長子和幼子移居湖南湘乡县。十年后,他的两个儿子又迁到邻近的三縣交界人跡罕至的韶山冲。這兩次奇怪的遷徙,都是爲了躲避株連屠殺。所以毛氏在當時地廣人稀的湖南山地定居之後,一直隱姓埋名力田為農,維持著回胡的習慣,既不按照漢人的習俗修訂家譜,也不誦讀儒教經典參加科舉。
明朝成祖時,派遣下西洋領隊的太監鄭和,就是從雲南俘獲的回胡,可見明朝對回胡一方面嚴厲打擊殘酷鎮壓,一方面又需要使用他們的經商科技方面的長處。成祖以後的明廷採取閉關鎖國的政策,導致關內回胡與境外回胡的隔絕,但是反而迫使明教轉入民間,成為強大的反抗力量,並且在明末的李自成張獻忠暴亂之中,都有大批的能征慣戰的“老回回營”。
清兵入關以後,深知明教和回胡的厲害,爲了防止明教成為反清複明的旗幟,強令改稱明教為“清真教”,改稱“光明寺”為“清真寺”,并通過文字獄和刪改書籍,抹去明教的痕跡,或者把推翻元朝的明教歪解為“拜火教”。反清複明的民間則稱為回教。不願意受官府控制的教團則轉入地下,不願自稱清真教,仍然自稱白蓮教。吳三桂反清稱帝以後,兩湖再次成為屠宰場。乾隆嘉慶年間,湖北爆發白蓮教起義,教首齊林遇害後其妻王聰兒殉難于茅山。
直到太平天國之前的道光年間,陶澍為首的湖南人開始在政界崛起。為何只有湘軍淮軍才能剿滅強悍無比的太平天國呢?難道是因為湘軍淮軍具有回胡血統?太平天國之後,大清朝從云南到陝甘,爆發了回回大起義,催促了滿清的滅亡。1876年,湘軍首領左宗棠鎮壓陝甘回回之後,又進入回疆鎮壓,并改回疆為新疆。從左宗棠、王震鎮壓回胡的殘酷嚴厲,可以看出他們完全不同於乾隆鎮壓回胡和卓部的剿撫兼用。
同治光緒年間,白蓮教餘部又冒出來,變形為一貫道,傳道者為王觉一、刘清虚、路中一。除了明教、白蓮教、一貫道,還有名稱為先天道、祆(示天)教。

【毛澤東殺掉知情人】回顧有關毛澤東及其父親毛順生的描述,他們有很多奇怪習性。例如,他的父親毛順生從不拜菩薩,是個勤於算計的農民兼生意人;毛澤東不同於漢人,特別覺得紅燒豬肉好吃可以補腦子;毛澤東返鄉祭祖時也不使用香燭…,這一切都是因為他的回胡基因的作用。格魯吉亞的突厥人斯大林特別的看中他,也是因為他們共同的突厥基因,他們用伊斯蘭聖戰的方式打造了不可一世的共產國際。對比蔣介石與毛澤東對付功臣的手法差別,可以看出蔣介石是正宗的華人的做法,得勝之後留給對手一條活路,絕不趕盡殺絕。
因為要把毛澤東塑造為漢人五百年一出的民族英雄,所以不能揭穿毛澤東的回胡血統的秘密。共產黨一直搖擺在穆斯林思維與漢民族主義之間。例如,共產黨起家之初,就有劉清楊、郭隆真、馬駿等等大批的回胡才俊。赤軍初起時,告訴農民說朱德總司令是朱元璋的子孫。建國之後,劉少奇又被說成是漢高祖劉邦的子孫。還有很多歷史學家參與。這一切,都造成了毛澤東的血統危機。文革之中,受迫害的歷史學家,為何只有研究明史的呢?
吳晗,清华大学历史系主任,所寫《胡惟庸党案考》、《明成祖生母考》,都堪称经典之作。他因為考證明朝的回胡清官海瑞并寫了《海瑞罷官》,成了文革的第一個靶子。1968年3月被捕入狱,1969年10月11日被迫害致死。其妻袁震也于1969年3月18日被迫害致死;养女吴小彦于1976年9月23日在狱中自杀身亡。
翦伯赞,北京大学历史系主任, 1960年代後期即被批判,1968年12月18日夜,夫妻双双吃下大量安眠药自杀身亡。死时口袋内有两张纸条,一张说实在没有什么可交待的;一张三呼毛主席万岁。

郑和宝船是个反动的历史倒车

Monday, March 11th, 2013

郑和宝船迷网友批驳飞虎队先生“为了演绎郑和宝船存假,开列了一个明朝的文献作为证据:【鄭和寶船 四十四丈,廣十八丈者六二長】,,,在反宝船网文自己开列的诸多证据中有这样一句话:【明朝大臣給皇帝的奏摺上,洋人 "其舟長五十丈,橫廣六、七丈"】。”
====
虾批:
1,船型:传说的郑和宝船,长宽比小于5:2,大概造成椭圆形吧,像个橄榄球,什么样子呢?如果没有见过橄榄球,可见江南农村的洗澡盆,如果没见过洗澡盆,可见当代的城市中的抽水马桶,就那个形状,像个王八大盖,不仅跑不起来,而且更容易翻船。什么道理呢?一般人以为团团胖胖的形状不容易翻掉,可是航海的造船的就会知道,船在海上遇着波浪不会翻掉,是因为船的纵向与波浪方向垂直,船体像个两头翘的元宝,前后上下颠簸就如翘翘板。当然巨浪是不行的,去海边踏浪就知道了,浪高如果高于船头高度的话,就完蛋了。航海的安全,第一个求快,第二个求稳,否则你先求稳的话,那么波浪方向改变的时候,你的船都来不及转身掉头,就完蛋了。再笨的航海家造船商,也不会弄一个5:2的船型。
2,年代:虽然两则资料都说是明朝,但是跨度呢?明初的郑和与明末的洋人相隔二百多年,那正是西洋的航海造船技术大跃进的时候。洋人的那个船型长宽为7:1,大概就是著名的海盗飞船吧?
3,地理:看看地图就知道,马来西亚靠近支陸,远离中东,为何没有成为儒教国家而成了穆斯林?因为伊斯兰教奉行向外扩张,而支陆儒教崇尚内敛。
举凡支陆历史,历来是骑马的北方人征服行船的南方人,故以南方人为主的航海者不受掌控政权的北方人的信任,那么就不可能有以国家力量发展的航海事业。郑和那个时代是个特例,原因后述。他能航海的前提基础是从唐宋到元末,有了阿拉巴穆斯林的泛洋东来的经验。广州、泉州、杭州、扬州都有穆斯林的历史遗迹,特别是扬州的普哈丁堂,镇江的西城清真寺,都是唐朝的遗迹,然而穆斯林又国家有哪些唐宋时代的汉人遗迹呢?再往古呢,南朝梁武帝时,印度的达摩法师就泛舟東來,登陸于今廣州西關華林寺,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地也都曾成为佛教国家。所以,古代的航海,首先是古印度佛教徒绕过印支半岛跑到支陆传教,然后阿拉巴和波斯人延展了这段路线而已。傳教是一種歷史動力。讲个典故,我们可以去看看苏州的周庄,那里有元末的沈万三的故居。元朝,蒙古骑兵虽然占据了支陆,但难以控制江湖港汊,江南的商人们就在太湖腹地建立了走私基地,就是周庄。沈万三曾经在朱元璋定都南京时,独力出资建造了半个南京城,后诐朱元璋找茬灭门。
讲这个典故是啥意思呢?可以揭示郑和宝船的历史背景。支陆历史的宋元两代,都是汉人詖马背民族欺压的耻辱,却不知也正是这两代,由于支陆朝廷的官府势力的孱弱,民间经济特别是民间航海得以成长,民间商人和航海家跟随东来的阿拉巴人学会了航海贸易,开辟了南海丝绸之路。但是到了朱元璋一统支陆之後,这个痞子出身的农民及其继承人,特别嫉恨崇尚自由的民间富商。朱棣派郑和航海,历来诐解读为寻找失踪的朱允炆、或者扩张海上霸权,其实都不是!真实目的,是为了垄断国际贸易。朝廷不计成本的徵發人力和材料、造大船、跑远洋,那么民间航商就无法雇技工、购木料、造大船、跑生意。
鄭和与淮西集團的血統來源,都是中亞回胡。他們進入中原的歷史過程考證,參見《茅山道:毛澤東的回胡血統揭秘》。号称以农为本的明朝、既然有庞大的郑和船队,为何没有就近输送福建农民去台湾垦殖呢?郑和宝船之航海,一方面垄断了国际贸易,挤垮了民间航商,另一方面也使得极需比较风险成本的海商事业变得不计成本,就如腐败的国营企业,造船的为了贪大吃回扣而造成巨无霸的豆腐渣,回程只顾逞兵扬威而不想尽力采购进口货物,那么这种国营航海也就难以为继,遂有朱高炽登基后的罢航、禁海–航海事业诐国营了造成国库空虚,让民营又会造成民间势力强大、不受官府控制,就如一个82岁的老翁无法勃起了,干脆禁止年轻人交配。
然而,毕竟几百年的航海历史已经造就了一个乐于风险的航海族,在明廷罢航禁海之後,民间又掀起了的航海热潮,並且武力反抗明廷的剿捕,此即明廷儒官们視為大患的所谓“倭寇”。中古四大海港之一的泉州,再度成为热港,因其处于支陆最难诐政府控制的东南一隅,就如当代的温州成为私营经济中心。泉州倭寇的血脉,延续到明末的郑成功,到当代的赖昌星。
掩卷而叹,不计成本的郑和宝船,葬送了一个大国的海洋命运!爱国是好事,但哪能盲目的爱、爱那传说中的马桶般的宝船呢?當然,同胞們還有一層意思是為了民族尊嚴,就如魯迅說的祖上曾經闊過的,但也不必非要綁个回胡太監做祖宗吧?

茅山道: 纪念拖拉机进京20周年–艰难的执法1989

Sunday, March 3rd, 2013

作者: 茅山道 纪念拖拉机进京20周年:艰难的执法1989 2009-01-05 07:36:32 [点击:385]
艰难的执法1989
作者:茅山道
[题记:这是一个逃兵的回头一瞥,这是一个比较文化学者的长篇回忆录的第一部的提纲,也许这篇回忆录是永远无法完成的。]
大概是20年前的今天,一位物理学家和一位历史学家发起呼吁释放一位道士。然后的那个寒假,我在中央匪民大学毕业之前准备考研,就听到海军大院传来的消息:老头子们要切掉小赵!多年以后我才觉悟过来,因为小赵内定要被剥粽子,所以他的棕叶们就要兴风作浪。
当时我的耳朵一竖,随即就耷拉下去了。回顾86年,我窃据了学生会宣传部的职位和资源,组织《新思社》宣传自由化,在官方阵地呼吁“必须革命”,因而受到了校方警告:你再折腾就不许毕业!我的父母都是在大学毕业前一年失去了读书资格,他们的大学梦寄托于我这个三代单传的家族唯一的大学生。86之后,我就渐渐淡出了动乱界,醉心于余英时先生的红楼考据,同时研读方立天先生的佛教哲学。
有一句佛法:你若干掉一名处女,就等于欠下一条人命;所以不要轻易对处女执法,除非你决定终生为之赎罪。我朦胧觉得这句佛法是对的,但是道理何在呢?我希望能考取招收理科生的商业史专业的拈阄生,从而转向我最终梦想的比较文化学的方向。
那个寒假里,来自满洲吉林的女生A也在准备考研,我就醉心于陪她读书,陪她吃白天的饭和晚读后的冰冻酸奶,渐渐的研究方向转向如何实现第三陪?但是她好像不愿分神。总之,整个留校的寒假,我都在默默的为女生A作好两陪,希望她考得比我好,因而荒废了自己的考,但没有实施第三陪,这点我可以向天安门起誓 。
开学后的毕业实习,我游说一伙同学男女去江南的茅山,申请经费的名义是去考察“高山出好茶”,而且那是我的老家可以找到经商的表兄的赞助。那时穷啊,这等好事让同学们跟随我浩浩荡荡下江南。
茅山既是道教第一福地也是佛教第一律院,其开山祖师是汉武帝时代的茅盈、茅固、茅衷三兄弟,堪称中国修炼文化的发源地,襟山带江的森林公园美不胜收。途中,我不惜一切陪游陪吃,终于把早已瞄上的女生B诱入我家伏击圈。记得在那个春意盎然的夜晚,她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我想清程序鼓足勇气,正在试图果断措施奉天执法之际,突然听到有粗重的呼吸声在房门外……心惊胆战出门一看,老爹很严肃地告诫:你不能耍流氓,不能干对人家不负责任的事情,你们很快就是毕业分配了各奔东西!
我怎么有这么个爹?当然,我妈也是多年来严禁我对谁动手动脚。所以今天我灰常地认同杨佳,因为我也曾经象他老人家一样守身如玉。鲁迅说:匪国男人本来大抵都是可以成为圣贤的,就是因为女人这股祸水——哎!果不其然,我没有成为89之春的发起者,就是因为陪伴女生A考研、陪伴女生B下江南,两股祸水呵!
从江南回到北京,胡乱写着毕业论文。没几天,胡粽子就升天了,我们作为动乱界的老前辈,当然要上墙刷帖子,串联散步,把革命传统示范给下一代。最壮观的就是4.27大散步,我们班在北京所有游行队伍的最前列,跟38军的军车对峙于天安门广场。说起来我们跟这批士兵还是老战友呢!
86年暑假,我们的军训就在38军的保定基地。那时38军的兵哥们对我们可好了,因为有了我们,他们都升官了,士兵是我们的班长,班长成了我们的排长,连长成了我们的营长。记得卧射的时候,我们男生忍不住用刺刀在小腹下面挖个坑。等到女生去卧射,都惊奇的发现每个体位的坑,就问:干什么的? 我们答曰:种萝卜的!军训结束分手时候,喝得酩酊大醉,兵们跟我们抱头痛哭,相约再见。
想不到,花开时节又逢君,践约在广场。军车上的兵们,被我们认出来热切地呼喊着:张班长!李排长!… 记得军训的时候,兵哥哥喜欢帮女生整理胸部的武装带,如今女生的泪眼仰望着兵哥哥,我们搂着女生的腰。 车上的兵,车下的学生,相互问好,一边拉手一边抹泪。后来他们的首长与我们达成协议:不进广场,沿着长安街往东散步。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我们这份学兵之缘成就了4.27——人类历史上最为浩大、最为齐整、最为长途的一次都市散步,从海淀走到建国门,再分批原路返回。
回到学校,我又把女生B勾引到知春里的小公园里,试图执法。 可惜,那夜,海淀区人民政府提供的灯光太亮,亮得让人不敢作案。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还是收手作罢。
然后,5.4大散步,5.17大散步,都已经分不出队形了,真叫人山人海。纵观几次大散步,印象最深的其实还是最早的4.21晚,三个方向的队伍走在西直门桥上,络绎不绝向法大云集,俨然红军三大主力会师。 517之后,就是满街24小时的散步,出乎意料还有队伍打着[农民队]的标语。 没日没夜,漫天的彤云之上,飘荡着国际歌的雄壮旋律,但分辨不出是在唱哪一句。那个仲夏,心潮澎湃那个澎湃啊,那是华夏历史上唯有的几天好日子。
那时候,上街的名人太多了。有一位老人家是在躺椅上被抬出来的,旁边有人举着旗子,写着他老人家的字号,好像是巴金?干枯的爪子颤颤巍巍地挥向人群。李泽厚、于浩成、苏晓康…,那些著名的思想泰斗出现之时,冲他们挥手欢呼的人已经不太多了,因为比他更有名的名人早已让观众的手挥累了;像严家其、包遵信、苏绍智等人就更不在话下了。
还记得4.22上午,人民大会堂门前,学自联的头头脑脑紧急聚齐,他们手拉手围成一圈,尽量大圈,然后蹲下,开会。 我在边上看着,立刻觉得这帮小孩难以成事,太缺乏匪气,什么芝麻绿豆都要商量?这种临机决阵的时刻,应该是平常形成的老大说了算的,哪能屎到屁眼门了还开会? 平常谁拿钱出来买酒请大家喝,就是说话算数的主儿。不好意思,我在这个民主的时代,还在鼓吹水浒那一套。 从那时起,我就心里打了退堂鼓,再加上我是毕业生了,不好多折腾。后来才知道,那伙人的老大叫做刘刚,方荔枝的徒弟。
大概是匪民大学选举自治会的那天,声望最高的那位候选人老弟,也是好汉一条,在我后面加入学生会办公室的。他老弟曾经大中午的在学校学生会办公室值班,顺便带去一条靓女,热火朝天就在大桌子上执法,结果被俘获了。匪大那地方,是不允许执法的,那些政工老师都是延安时期过来的,看见我们吃香口胶都要严厉训斥说是资产阶级的东西。我们这些本科的未经人道,虽然朦朦胧胧的渴望,但不致于公然动乱。可是各省来的那些干部专修科的大男大女第三梯队的学员,都是食髓知味操作娴熟的,不至于给自己贴封条吧?学校保卫队的队员都是政工干部的乡下亲戚小伙子,警惕性特别强,就有一对子因为执法被发觉被拿下,结果开除了。那天,我鼓励同室的哥们都去参加自治会选举大会,看看是否应该揭发那位候选人?
因为本校的广播站掌握在我们手中,不能服务于一个曾经执法被俘的人,是不是?本校的物资处长原来是我们的班主任、也是文化名人王小波的同班哥们,只有我们才能跟他借到广播设备,理由是勤工俭学倒腾旧自行车需要做广告。
同室哥们都去选举大会了,我又把女生B押进来。有过两次的未遂,进门就痛痛快快先剥成粽子,一边粘贴,一边仔细回忆潘绥铭教授的讲义…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起刀枪鸣!有疯狂的敲门声。不至于是选举现场的哥们这么快就回来叫我去吧?被迫临阵收兵,开门一看,天!居然是我的表兄,他被老爹委派,千里迢迢从江南赶来绑架我回家。离开学校之前,同班的哥们回来了,说算了还是让那曾经被俘的小弟弟当主席吧,我班的阿洪担任秘书长。
表兄绑架我到了德胜门附近的一家宾馆住了一晚。就在那晚电视里的匪帮大会,赵粽子已经被剥掉了,朋鸟宣布不许抽烟。他说:如果再不迅速采取手段扭转当前的局面,无数革命先烈换来滴安全局面,将会受到粘重滴猥亵。记得85年匪大开学的时候,朋鸟和王老棺材来祝贺,我坐在第一排,正对这个鸟人。那时他想学蒋中正,想要兼任匪大的校长,匪大的匪们很是捧他。 王老棺材是在南泥湾种鸦片发家的,但是熬鸦片的窑造的比当代的四川小学还要三鹿,窑顶塌下来就为鸦片服务的张思德叔叔砸进了鸦片锅。那晚的王老棺材杀气腾腾,朋鸟的大牙咬得咯吱咯吱,阴毛一样的眉毛倒竖着,喷着高铁军一般的口臭。
表兄说:看看,我来得及时吧?赶紧跟我回茅山! 在他托宾馆的人买火车票的间隙,我又逃回学校,与狐朋狗党去了青龙桥堵军车。 结果又被表兄抓回宾馆,他练过拳击的,抓我像抓小鸡。 在宾馆,我遇到一位绝色非凡的女生C,她是实习生服务员。 这个女生C,非常同情集体散步清嗓子的我们,在轮班的间隙,也去广场看帖子。我的衬衫上用丙烯写着[但梦想一枝潇洒、黄昏斜照水],她以为是帖子就要看。我跟她瞎掰了一通连我自己也不通的自由民主宪政共和之类的废话,她频频点头作仰慕状。事实上我至今想不起来我跟她都讲了什么,总之相见恨晚。
我被表兄绑上了南下的火车后,可以做的便是去茅山的几间学校串联!我的中学同学们留在当地读书的都是活跃人物,我就跟他们讲讲北京的大好形势。聊着聊着,我们就讲起了执法的问题。还是在我们的中学的法律常识课,任课老师姓谢,被我们称作“谢大法”,因为当他讲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最高大法,总是咬牙切齿的强调“大法”,这个“大法”与我们茅山土话的大发横财的“大发”是同样的入声字,读的时候总是口沫四溅。我们窃窃私语的时候,他老人家总是狠凿爆栗,他说这就叫做执法,就地正法。此后听到“大法”“正法”,我的脑后总是要复习起来被凿爆栗的感觉。特别是“就地正法”“政法委”,都让我想起华夏的第一位执法者,秦嬴政,专政文化的创始者。秦嬴政,政法,正法,执法…一连串的爆栗。我们这些中学同学们就商讨,今年会不会遇到1983年那样的大执法呢?
热心的女生D,是我们中学的也是当地大学的校花,中学的哥们都从她身边落荒而逃了。我就设想让老爹把她弄进他老人家那个处。老爹也挺中意,作为未来儿媳妇,向上级要了进人指标。我在家跟女生D琴棋书画蘑菇好久,看看电视里的新闻,觉得北京好像渐趋尾声,似乎可以回去了?
6月2日下午上车,背着一顶礼物准备给女生C,很大的立体画,椭圆形的玻璃球里面是一对斗嘴的白凤凰。
6月3日中午到了北京,我先到广场找到了我们匪大的耐饥饿队伍,跟哥们打个招呼。他们有在帐篷里拱猪,有在巴士上睡觉,比我还不知道饥饿?为了不打扰他们,我往北走过纪念碑,走到天安门下。民主芙蓉像在那里巍然耸立,很多人仰望着巨大的石膏的芙蓉姐姐,演说阿欢唱阿,还有四大名人,包括大磕巴、龙的传猴…由于他们的演讲是同步进行的,我一句也听不清楚。听说还搞了个爱国维宪会议,也不知道在哪里。天安门上的毛尸像好像换了?我在离京之前,毛尸像是遮着的,因为吃了臭鸡蛋。
我想应该把背着的礼物先送掉,然后再回广场,于是就去了德胜门。 到了德胜门的那家宾馆,女生C说你把礼物留下了,我只有微笑给你带走。我刚准备离开,她又款款地指着她的床铺说你刚下火车好累了吧,就在这歇会儿吧?我就钻入香香的蚊帐,等待她也进来是否让我执法?她居然去上班了!这是我第一次睡在香香的女生宿舍,当然要恶狠狠的留下一点物质,作为梦幻执法的成果。
临晚,离开德胜门,告别了没有执法的女生C–她的美用今天的潮语说简直是温五到位比我入–,想想还是回学校洗个澡吧?
回到学校,洗完澡,凉快凉快,跟我们广播站的同学开始神吹大好形势…未几,爆豆子了,正南面,好像是木樨地的方向,爆豆子噼里啪啦,暮色中的半边天红了,with 一些隆隆的炮声。匪大门口,不知道怎么就有一辆黑色的军牌小轿车翻了,街上不时的有人跑来,身上流着血。
还有个母亲抱着孩子在哭,说是孩子被打死了,看上去大概是个小学生,胸口似乎中了弹。 这时候,我才醒了,真是杀人了!而且是乱杀!我班一个同学跑回来,嘴唇被打豁了。 那夜,匪大的匪们谁都不敢往外走,光见门前的人流从南往北流。 老师在门口傻傻的望着,看见本班的就拖住叫不要出去。
黑夜里我们侧耳倾听,那一系列的声音跟我好多年以后在蓬莱国的烟花节之夜听到的很相似,很难形容这些声音,总之就是劈劈啪啪的…最后模模糊糊趴在窗台上睡着了。天亮之后,一阵欢呼,大概将近8点钟了,从前方撤回来的队伍扛着垂哀的校旗被迎进校门,一个个都哭傻了。 匪大的学生都比较狡猾,一般不打冲锋的。但是老师说, 广场上第一个遭到执法的就是我们匪大的拈阄生程大哥。
我跟两个哥们,跨上自行车出了西门,沿着西三环向南到了公主坟,军博… 天哪,我们就像进了地狱。马路上的水泥分道墩,被轧得碎碎粉粉,中间的钢筋栏杆像蚯蚓一样满地勾曲。军用卡车一长溜几十辆或是上百辆都烧焦了,轮胎的橡胶都化成了白灰,里面的钢丝密密扎扎。 还有坦克燃烧着,间或能听到有里面的子弹爆炸的声音。
昨天还是红旗招展人山人海,今早就是白茫茫大地真干净。骑车往前,进了复兴门医院,停车棚的地上躺满了人,大概是待救的伤员吧?挨个看过去,全都凉了,都躺在薄薄的一层石灰上。停车棚入口的小桌上,有登记表,写着从尸体身上扒出的证件的内容,来自不同的学校。匪大附中的蒋小弟,当时也在那里凉了。
“复兴医院主楼正在施工,要进入急诊室必须经过一个二、三十米长和一米多宽的夹道,伤员的血将这条通道的泥土全部浸湿,泥泞不堪。急诊室里横七竖八全是伤者和死者…6月3日晚复兴医院共接受死者56人。”
那一幕永远难忘,就象一大盘淋了西红柿酱的凉拌黄瓜条,满地的瓜条,年轻的瓜条,凉透的瓜条,洞穿的瓜条,血浆凝固的瓜条,… 这辈子还有下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凉拌瓜条吗?
骑车再往前走,哥们三个议论:为什么真的这么大开杀戒?
沿途几次居然看见军人的瓜条,有吊在过街天桥上的,有吊在巴士上的。 我这才知道,原来瓜条被烧烤之后,是会膨胀起来的,圆鼓鼓的,瓜皮一旦剖开,内瓤就会挂出来。天啊,圣父难道不爱中国人,让中国人烧烤的这么难看? [后来我钻研兵法才悟出,这样的围城,只有一两支特别受到信任的冲锋队才有权开杀,格杀勿论,杀完就撤;其他的不许开枪的队伍都为这支冲锋队背黑锅,成为市民报复的靶子。市民暴动坚持了7天!这是华夏历史上的第二次的国人暴动。]
再往前,就是六部口了。路人指着路边的一滩血,说是坦克在这里碾死了人,故意碾的,碾成了煎饼馃子。
在那里能够看见天安门,路却被两辆坦克挡住了。上面的兵,手持刺刀,头带钢盔,看不清楚脸。 我怎么就突然的血气翻涌,腿脚哆嗦着,慢慢地走出人群,走到了可以看清坦克兵的脸的位置。
我冲着坦克,举起手臂,高呼:中国人民解放军官兵们,你们是人民的子弟兵,为什么要屠杀人民…
为什么…
我只记得浑身哆嗦,头脑嗡的一下,便失去了知觉,或者那一直是气血翻涌的感觉?还是因为我有六丁六甲护体?恍恍惚惚之间,是一位北京大妈冲过来,把我拉回人群。大妈哭着说:孩子别犯傻,日子长着呢…
同行的两位哥们,一位就近回家,另一位和我骑车跟着大妈离开六部口,撤向西北。 大妈边骑车边哭着说,她的爱人和弟弟昨夜都被打死了,她的街坊也打死了一个军人。 大概骑到灯市口,大妈扭过头,泪满的脸在风中一扭,冷冷的说:孩子,好好活着!扭入一条胡同。
我俩骑车去了法大。哀乐阵阵的法大门口,陈列着几具瓜条,正在举行追悼会。 几辆军车驶来,噼噼啪啪一阵枪声,众人都逃入门内。我趴在树根底下,抬头一望满地狼烟,突然泪流出来。催泪弹?此后留下了终身的后遗症,每当熬夜或者欠睡眠就要突然的眼睛刺痛流泪。
回到匪大,也是整夜的军车呼啸,同学们纷纷逃回老家。有一位新闻系的哥们,好像跟我们一起踢过足球,离京之前途径广场,忍不住职业习惯,想爬上大树摄取军用拖拉机的雄姿,立即得到一粒飞砂,坠地,成为我校烈士的第七名。
那一年的大执法,是由一位上海老头进了北京代理签字算数的。那一年的一位9岁的北京小学生,跟着妈妈目睹了那一切,20年后跑到上海去找那上海老头的孙子,也给出了一次大执法。
噤声!
那一年的上半年里,我是第三次回江南,躲避了半个月后第三次回北京,领取毕业证书。当然领取之前要洗心革面,表明自己忘记了一切。女生A考取了拈阄生,留京了。女生B决定应该去嫁给一位军人。女生D赶到北京陪我,而我的心思用于筹划如何把女生C引向茅山?
最后一次,全班的嚎啕大醉,我嚎啕着问班主任老师:我不想对别人执法,又不想被别人执法,我该怎么办?老师木然:你要么积极争取成为主动的执法者,要么被动接受成为被执法者,第三条道路有么?可能有,但我也不知道在哪里。
终于,我捧着金光灿灿的毕业证书可以交给父母了,尽管我免不了从毕业分配的市政府被踢下去好几级踢到一间小工厂,尽管我免不了得到工厂保卫科和中学同学们的多次报告说局里的又来了解你在干什么,尽管我免不了流离江南,流向岭南,流落太平洋之南,一切都为了免于遭到执法。
因为那一年里的春夏之间,我从北京回到江南共有四次,共有四名处女在我的枪口下免于遭到执法。
凡是执法,都是要流血的吗?
女生ABCD,还会出现在后续的叙述中吗?
[定稿于2009.01.05]
六四屠城照片
http://junjing.net/forum/125937,5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