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13

杨佳案的元凶是吴志明的衙内吴钰骅

Monday, April 22nd, 2013

杨佳案的元凶是吴志明的衙内吴钰骅
作者:草虾
痛饮人头马,推食沙门鱼。醉读判决书,恍惚有端倪:上海官府悉心掩护的此案元凶是吴志明的衙内吴钰骅?上海第二中级法院,位于闸北的共和新路立交桥的东北角,与闸北政法委是县官现管的酒肉兄弟,本来就该避嫌,但他既然敢把非法密审说成合法公审,当然就鉴定他自己与闸北警方和闸北律贼谢有明一样,都符合关于避嫌的规定。上海二中2008刑初99判决书,终于披露了一些细节用于编造谎言,但同样是这些细节可以供我们解读判决书的背面。
1,判决书终于让吴钰骅露馅了!
先看三份证词:
证词23,芷江西路警官薛耀2008年7月21日陈述称:“2007年10月5日晚8时30分左右,有一个男子骑一辆自行车沿芷江西路由东向西到普善路时,我看见他骑得很慢,四处张望。因为当时芷江西路附近失窃自行车的情况比较多,我就将其拦下检查…他拨打了督察队电话,投诉我限制他的人身自由…当班的警长陈银桥…带了三四个民警过来…该男子表示不愿到派出所,经解释后才坐上警车到了芷江西路派出所…在我回到芷江西路派出所时,看见民警高铁军在对该男子做解释工作,该男子说高铁军向其吐唾沫,并冲到派出所门口,高铁军就去拦他,他抓住高铁军的手。后来我和陈银桥、高铁军将该男子架进里面的工作区域,让他坐在椅子上,并由陈银桥、高铁军继续做解释工作。我就上二楼…大概半个小时。我后来回到一楼,看见分局督察队吴钰骅仍在对该男子做解释工作…我肯定没有动手打过该男子。”
证词24,同所警官陈银桥同日说法与薛耀相同。
证词25,同所警官陈红彬(身份同上)2008年7月3日陈述称:“2007年10月5日晚…杨佳声称有民警在执勤过程中对其进行了殴打,拒绝离开派出所。后所内值班人员接到杨佳母亲的电话…事后杨佳通过信访、市公安局督察部门投诉我所民警。派出所…多次电话联系杨佳及其母亲,进行解释和疏导工作,但是杨佳及其母亲声称派出所在执勤过程中存在过错,要求派出所对杨佳进行赔偿。之后,派出所在2007年10月中旬派民警周英赴北京进行疏导工作,并提出支付给杨佳300元钱补偿他的长途电话费,但是杨佳拒绝接受,并提出要求赔偿一万元人民币的无理要求。后杨佳及其母亲还是通过信访途径继续投诉我所民警。在正常信访回复之后,2008年3月间,所里再次派民警顾海奇赴北京与杨佳及其母亲见面并进行疏导工作,但是杨佳及其母亲提出还要派出所出具没有打人的书面证明等无理要求。因为我所民警在处置过程中没有任何过错,就拒绝了杨佳及其母亲的无理要求。”
可见,此案的起因,是以吴钰骅为首的闸北警官的疑人偷斧,而非例行巡路–派出所户籍警面对居民区,哪能随意侵犯路人的人身自由与人格尊严呢?杨佳开始就以电话找督察,30岁的督察吴钰骅就在芷江西路派出所见到杨佳了。
吴钰骅去芷江西路派出所,是当晚蹲点例行督察工作呢,还是接到杨佳电话投诉之后才去见识见识杨佳呢?假如没有吴钰骅,那么只是芷江西路派出所的警官的侵权行为。但是,吴钰骅开头就出现了,代表闸北分局坐镇指挥,这是一群头顶国徽的警官,对一个公民的国家犯罪行为,以国家的名义、以国家的权力。
所以一开头,吴钰骅就是主犯。杨佳后来是针对吴钰骅投诉了半年多,最后呢,闯入政法大楼就喝问“督察室在哪儿?”,一直杀上21楼督察室,杀的最后一个就是吴钰骅。可见,这是杨佳与吴钰骅的一场对决,其他警官是因为挡路被杀。
2,吴钰骅是吴志明的衙内
我们知道,中国大陆每个城市的公安局的分工,派出所的户籍警管块块,交通警、治安警等等管条条,都是一线出警的力量。督察呢,则处于二线的监督纠察。按理,督察应该是各所各队的资深的老警察,出警经验丰富,深通法律,才能督察一线警官的行为。但是吴钰骅,还有李伟、林玮、陈伟这些新警察,为何能够高踞督察的清闲而又威风的职位呢?一个督察支队竟有“三萎”!
答案只有一个:吴钰骅之流的督察,都是政法委的衙内。他们凭借父母的官位,年纪轻轻就能高人两等,即使一线警官也是他们的奴才。他们需要公民服从他们,服从他们的奴才。所以,吴钰骅开始就被杨佳的电话投诉激怒了,告诉其他警官,他要从闸北分局的21楼下来,见识见识这个从未见过的硬汉。年轻人哪会想到“忍气饶人祸自消”?
芷江西路警官陈红彬的证词作于7月3日,是因为杨佳7月1日杀警被俘之后讲出由头,闸北分局立刻找派出所核对。但是,陈红彬只是所内的旁观者,而当事警官薛耀、陈银桥的证词,要到7月21日才作出,为何相差18日?为何说法是“我肯定没有动手打过、我所民警没有任何过错”?为何另一位重要的当事警官高铁军没有证词?为何证词3吴钰骅2008年7月2日陈述只有被杀时的情况而没有2007年10月5日晚的情况?
杨佳所说的“屈辱”,就是他们所说的“解释教育工作”,而且认定了是在吴钰骅督察之下的屈辱,投诉之后所受屈辱不仅没有停止,反而变本加厉。冤有头债有主,杨佳后来的半年投诉就是冲着吴钰骅,可能要求吴钰骅撤职。芷江西路派出所两次派人去北京找杨佳,开价是赔偿300元,但是旅差费花了不止3000吧?每人次来回卧铺,在北京住宾馆两晚,请北京警官吃喝一桌,回程购买礼品…
外调经费一般是分局才有权限,派出所则无权。如此重视如此越权如此开销,可见其中端倪。
3,我在上海亲历的解释教育工作
一部水浒,开头是东京的高衙内把硬汉林冲逼上梁山。现在,上海的吴衙内又是如何逼迫杨佳开启了一个时代的呢?上海警官在路上抓人之后的解释教育工作,是怎样的呢?尽管上海警官信誓旦旦,但我可以作为旁证,讲讲我在上海打工时的亲历。那时我赁居于源深路,常在附近一个大排挡吃饭,与其安徽老板混熟了。某晚急事外出,安徽老板欣然以摩托车载我。刚到商城路,就有警官来拦住。安徽老板吓得扔下摩托就跑,我不知为何?一个警官抓住我,问明是坐摩托的,就说没我事了,赶我走。掉头之时,看见安徽老板被警官追上抓走了。
次日早晨,安徽老板来说,昨夜警官抓他进了梅园派出所,要他承认是非法载客要罚款。他不认,就被用细绳捆住两个大拇指吊起来,如果站不动了往下坠,两个大拇指关节就勒的钻心疼,到了早晨实在受不了,只好认了,让他老婆送去罚款6千元,若要收据就是1万。他要求我分担一半的罚款,我同意说等下月发饷。看他的大拇指,当时只有浅浅的一道痕,过了几天再看就泛出青紫肿胀,像小萝卜。用刑如此精巧!未几,公司派我出差北京,到京之后又多次让我延续总计半年。等我返回上海,那个地方已经拆迁了,安徽老板不知去向,让我负债至今。
后来我常去附近一家霓虹茶社,浦东老板告诉我有好几位警官罩着呢,只要经常约他们来搓麻将,输钱给他们,并请他们带走小姐。谈起那事,浦东老板说,为何小事要抓人抓一夜?有名堂的。警官每晚都要抓一批,治安警抓人之后就带到附近的派出所,修理人是他们晚间值班的唯一消遣。而且抓够一批之后,要挑好修理的修理,如果修理错了,事后找出当地有力量的朋友来讨说法,会很没面子的。所以要看准外地人,不能立刻找来当地朋友说清,修理之后就滚出上海无法报复。而且要找一个看起来骨头硬的,修理起来才能过瘾,修理给同一批被抓的人看,吓得他们赶紧找朋友来送罚款,而且都要写下认错的文字,以备日后找上门来或者上级收到投诉来查。所以抓进去,先要让你跌在纸上,然后再看你能榨出多少油来。
所以,杨佳受到屈辱,一是他骨头硬,警官要挑他修理;二是他在上海没有朋友送钱,警官自认晦气,白忙了一晚。否则,租车单拿出来,租车行的老板必定也是警官的朋友,警官随时能给他一个电话就问清了,何必折腾一夜呢?
4,杨佳向吴钰骅追讨说法
那么,杨佳这样的硬骨头,不仅没被吓倒,还坚持投诉吴钰骅,坚持要一个说法,必须是闸北公安局正式出具的文件,给吴钰骅的纪律处分,这就毁了吴钰骅的仕途。闸北警方花费那么大的精力和程序,要让杨佳撤诉,就是要为吴钰骅擦屁股。特别是这次开庭居然不让第一当事人兼受害者吴钰骅出庭,可见吴钰骅的背景有多深?吴钰骅30岁,吴志明56岁,谁是谁的衙内呢?
所以,7月3日至21日之间,闸北公安分局又在芷江西路派出所作了擦屁股的手术,最后宣称“我肯定没有动手打过、我所民警没有任何过错”,意思是:1.动手打人是高铁军而不是我;2.高铁军已经不是我所的了,打人是他的个人行为;3.即使高铁军是由吴钰骅指使的,吴钰骅也不是我所的而是局里的。
但是,杨佳从开头就认准了吴钰骅,杀上21楼就为了找到吴钰骅。现在可以猜想,谢有明劝他:想见到你的仇人吴钰骅,只有在开庭对证的时候;只有委托我做律师,才算手续齐备可以开庭,我帮你要求传唤吴钰骅到庭。杨佳只要见到吴钰骅,让他明白“给你一个说法”。但是,上庭不见吴钰骅的影子,所以“被告人杨佳以辩护人申请传唤薛耀、陈银桥、吴钰骅等证人出庭作证未获法庭准许,诉讼程序有失公正为由,拒绝回答法庭审理中的讯问和发问;对控辩双方宣读或出示的证据不发表意见,也没有为自己作辩护。”
吴志明的父亲吴德兴就是太上皇江泽民的弟弟江泽宽,那么,吴钰骅不就是皇孙吗?吴皇孙一时兴起,能从21楼乘电梯下到地面修理草民杨佳,手下的警官小兄弟可以帮他玩弄警棍、手铐、麻绳,头顶着国徽,以国家执法的名义。杨佳在那一晚,只能老老实实熬过那一晚。此后,依法维权投诉…,不仅无效,还招来上海警官和北京警官联合上门的恐吓羞辱。苦度半生养育他的娘亲,也要陪他遭受又一次上门羞辱,在她因为上访而被抓之后。寡母孤儿,就因为没有权势,连自己的家里也不得消停?也许教养了杨佳的母亲即使活到80岁,还要被抓去劳动教养?奥运的中国公民,就要被公仆教养?到底是公仆教养公民,还是公民教养公仆?
5,杨佳是千年一出的华夏英雄
硬汉杨佳不甘屈辱,为了反抗整个国家机器对一个公民的犯罪,为找吴皇孙报仇,一人一刀徒步杀上21层,终于让吴皇孙倒在自己的刀下。这是一条何等艰难何等壮烈的复仇之路?为吴皇孙挡路的六名老警察也被杀掉,怪谁?君不见,过五关斩六将的关羽,是为了去找刘皇叔报恩,他是汉朝将亡时的造反英雄,反抗操弄国家政权的董卓和曹操,死于暗算之后成为中华民族崇拜的武圣,成为帮会庙堂商家店铺的偶像。
杨佳广受同情,因为他28年来的孤苦无依,没有享受过任何的名牌学历、干部待遇、国企分红、大会拍照、媒体追捧、出洋开荤、美女垂青…,没有任何好事与他有缘,而他还在真情的爱着这个国家,还在要求这个国度能够“给我一个说法”,还在维护这个社会,小心走过斑马线,寄情山水还不忘除掉垃圾。现在为上海人民除掉几名作恶多端的匪警,何罪之有?
那些经过训练的老警察,竟然腐败到了手无缚鸡之力的程度,还敢喝问杨佳“你在干什么?”,浑然不知死之将至。其实这个和平时代,警官对草民所作的一切,都不是给我们看的,而是最终给职业军人看的。我再讲件旧闻,还记得05年,某个派出所的警察去处理邻里养狗纠纷,偏袒一方。却不料,另一方是军区空军少将的太太,叫来了20多名着装军人,当场打得小警察溢尿出屎,喊着救命就被拖入军营。后来他们所长去跪在军营门口,才把人求出来。那小警察被拖出来时,警衫褴褛,警裤一塌糊涂,磕头捣蒜哭喊认错给满街人看。
他们忘了,在共产党给人民学习的小说和电影里面,警察不过是些随时毙命的黑狗子而已。人们如果普遍认为警察普遍是好人的时候,就会认为杀好人的必定是坏人。但如果普遍认为警察普遍是坏人,那么杀坏人的杨佳当然就是好人,杀得越多越狠就是越大的好人大英雄。
华夏传统并不责难英雄杀人,不过瞬息之间。但若以权力机关的精心运作,想要摧毁一个英雄的意志与生命,却是为人千古不耻。正如哪咤闹海,最后被龙王胁迫父母,血尽而能化身莲花;孙悟空大闹天宫被捕说“你们仗着人多暗算,算不得英雄好汉!”
杨佳若被杀,将是此后两千年的华夏英雄、帮会偶像,将是一切反抗者的图腾。这个时代还需多久,杀害这位华夏英雄的推手,有谁还能藏身?吴钰骅、谢有明、王智刚、李玫瑾…,难道不会被铸成铁像跪在杨佳面前?尽管他们或她们还可以因为把杨佳推上断头台而邀功请赏。杀杨佳者,必遭人杀,信夫?
6,且看吴志明的首鼠两端
上海官府的非法密审,多份证词中提到杨佳的母亲,把母亲描述成杨佳的共犯–这是对一位苦难母亲的诋毁,但又不许她出庭作证,牢牢地绑架她于暗室之中。我想,杨佳的母亲只要能见到自己的儿子,哪怕作为共犯上庭她也愿意,甚至高喊:“就是我让我儿子杀掉你们这些狗东西!杀了我们母子俩,你们还亏了四个!”
堂堂皇皇的能够操办奥运的国家政权,竟然以如此精密的谋略,加害这全部财产只有一把杀猪刀的寡母孤儿,为什么?正如人权律师刘路先生所说这是“一个人的战争”,文坛领袖刘晓波先生谴责上海官府政法委书记吴志明的暴力统治、私吞真相、难辞其咎!
现在,我们敦促吴志明先生:
让杨佳的母亲上庭作证!
让你的衙内吴钰骅上庭作证!
写于2008年9月13日
亚太人权基金会纽西兰工作会议之后

杨佳刀下的六四战犯

Friday, April 19th, 2013

杨佳刀下的六四战犯
作者:草虾
2008年7月1日,杨佳奇袭了上海闸北公安局,杀死了6名警官方福新、倪景荣、张义阶、张建平、徐维亚、李坷,杀伤了4名警官王凌云、李伟、吴钰骅、孔中卫。此事与1989有何关联呢?我的研究结果:被杀死的6名老警官和被杀伤的孔中卫,都是六四战犯。研究方法是对比他们的出生年份和从警年份,可从公开的网路资料,概括表格如下:
都是党员
姓名____出生__从警__警衔
张义阶__1952__1982__一级警督/上校
倪景荣__1961__1981__一级警督/上校
张建平__1961__1981__三级警督/少校
方福新__1958__1993__二级警督/中校
李珂____1959__1993__二级警督/中校
徐维亚__1960__1993__二级警督/中校
孔中卫__1959__不详__三级警监/大校 分局纪委监察室主任
现在我们开始做功课。先看方福新+李珂+徐维亚,三位都是1993年从警的二级警督,都是生于1959年前后,从警时都是34岁左右。我们党的警官的从警来源有三个:应届高中毕业生考入警校,转役军人,工厂保卫干部选拨。1993年已经不从工厂选拨了,34岁不可能是刚刚考入警校的,只可能是转役军人。
我们再来推测这三位二级警督,1993年是从什么部队转役的呢?我的设问是从参加过8964北京戒严的部队转下来的。推理如下:
1992年邓小平南巡以后,中国发生了一次军队调整和裁撤,例如“炮兵第10师 代号81312部队 1992年改隶陆军第16集团军”。调整的依据是部队及其官兵在1989年的表现和质量。部队好的继续保留为野战集团军,中等的转为武警,差的淘汰。军官好的,可能升官或者转役为肥差,不好的则回乡务农。所以,这三位二级警督应该是1989表现好的,才能转役到上海闸北公安局的肥缺,而且是特别重要的岗位。
上海闸北公安局为什么特别重要呢?因为这是江泽民的三儿子吴志明的老窝。1985年,江泽民得到抵制赵紫阳的党内顽固势力支持,爬上上海市长座位之后,立刻让他的三儿子吴志明(江泽民之弟与王冶萍之妹所生)入学入党入官;1989年率先在上海挥起屠刀镇压民主运动,作为代理总书记签发开枪命令、爬成了军主,惠及吴志明飞升为南京铁路公安处的处长(从科员到处长,4年);1993年江泽民粉碎了乔石策划的邓小平南巡“江落石出”计划,爬成了国主完成了登基程序,惠及吴志明飞升为上海铁路公安局长。上海是江泽民的大本营,上海北大门的闸北是上海铁路公安局与上海公安局的结合部。吴志明从上海铁路公安局长升为上海公安局长之间,就是在闸北公安局蹲点的。
所以我们就明白了,闸北公安局接纳的转役军官,等于从党的保镖转为江家保镖,政治路线必须是镇压8964的功臣,组织路线必须是江泽民吴志明的家臣。
我们知道著名的六四杀手赵勇明,1961生,1977从军,1989时为27军侦察参谋少校,可以推定方福新+李珂+徐维亚,都是生于1959年前后,1979年越南战争时应为新兵,1989年的军衔应为上尉,参与北京屠城有功的战犯,1993年同期转入上海闸北公安局巡警大队。
同理可推,张义阶__1952__1982,30岁从警,必定也是立功的转役军官。在哪里立功呢?那个时候,只可能是参与过1979屠杀越南人民的战犯,当时他27岁,相当于1989的赵勇明,转役从警之后又参与了1983大屠杀。张义阶与吴志明都生于1952年,张义阶当了吴志明的替死鬼。
倪景荣__1961__1981__一级警督/上校,张建平__1961__1981__三级警督/少校,这二位可以看出都是20岁考入两年制警校的。根据他们的简历,1983大屠杀都参与了,当时张建平是刚毕业的户籍警,欠下血债于开封路派出所,警衔高他两级的倪景荣的血债就更多了。
1989年,张义阶+倪景荣+张建平都是上海的警察,能不参与江泽民在上海对民主运动的镇压吗?
所以我们可以推定这6条老警察:
1979年,张义阶、方福新、李珂、徐维亚四名军人在越南参与了军事屠杀;
1983年,张义阶、倪景荣、张建平三名警员在上海参与了刑事屠杀;
1989年,张义阶、倪景荣、张建平三名警员在上海参与了刑事镇压;
1989年,方福新、李珂、徐维亚三名军人在北京参与了军事屠杀;
这6名老警官,那位不是血债累累冤魂缠身?他们的上级孔中卫大校,债务就更高级了,应该是与赵勇明一个级别。正因为孔中卫是最新转役的,所以人们只记得他是转役军官,而忘记了研究死者当中竟然有4名转役军官。另外3名被杀伤的新警官,能够进入闸北公安局作威作福的,恐怕也是世袭的军警子弟?他们的父辈有没有血债?至于这10名警官的职务犯罪,早就是习以为常的生存方式了。
杨佳案的成因,首先是闸北公安局的治安警察特许经营的租车行的非法出租无牌车,其次是交通警察的熟视无睹而又经常非法拦路查车,其三是户籍警察又来盗用交通警察的权力拦路查车,其四是李玫瑾等等技术警察对杨佳的歪曲鉴定。所以杨佳居然杀遍了几大警种,一点也不奇怪。
所以有人说杨佳杀得他们6死4伤是滥杀无辜,这是只看到形而下的司法判断,而没有看到形而上的军事判断和政治判断,更没有看到道德判断和宿命判断。
当然,我希望我的推理都是错误的,我希望这些警官都是冤枉的,我希望杨佳不曾杀死这些警官。但是事实呢?
当年一个9岁的男孩,在广场问:“妈妈,大哥哥大姐姐为什么要绝食?他们不饿吗?”
当年一个9岁的男孩,死在妈妈的怀里,在中国人民大学门前。
20年来,能够手刃六四战犯的,唯有杨佳,一个当年9岁的男孩。
写于2009年5月30日
20周年六四纪念会,新西兰会后
==========
附资料: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截止6月30日,各地抓获"反革命暴徒"和"动乱分子"的人数:北京市1103名;辽宁338人;陕西244人;上海273名;黑龙江176名;山西218名;内蒙古98名;四川781名;湖南506人;湖北216名;江苏省113人;安徽38人。
江泽民,1985年后,任上海市市长,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书记。1987.11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
1989.05.30代理总书记,1989.06总书记,1989.11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
1990.03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
1992.10中共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
1993.03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
吴志明,1952年生,1968年9月至1975年3月北京市第六十六中学毕业后,到辽宁省复县插队务农
1975年3月至1985年任蚌埠铁路公安分处蚌埠站派出所民警,蚌埠东站派出所民警、干事
1985年至1987年在铁道部郑州公安干部管理学院刑事侦察系学习,毕业获大专文凭
1986年3月加入中共,
1987年至1990年任蚌埠铁路公安分局刑事侦察科干事、副科长
1990年至1991年12月任蚌埠铁路公安处处长助理
1991年12月至1995年任上海铁路公安局南京铁路公安处副处长、代处长、处长、党委副书记
1995年至1998年任上海铁路公安局局长、党委副书记
张义阶,中共党员,1952年3月1日出生,1982年9月参加公安工作,一级警督。历任闸北公安分局治安支队副队长,特警队副队长、特警大队副队长、教导员。从警以来,张义阶同志曾十余次荣获个人嘉奖和各类表彰。
倪景荣,中共党员,1961年8月25日生,1981年11月参加公安工作,一级警督,历任闸北公安分局治安科民警、特警大队民警、巡警支队特警大队大队长,治安支队特警大队大队长,后勤保障处机关服务中心主任。从警以来,倪景荣同志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2次、个人嘉奖3次,多次荣获先进个人称号。
张建平,中共党员,1961年1月22日出生,1981年12月参加公安工作,三级警督。历任闸北公安分局开封路派出所民警,北站派出所社区、巡逻和执法办案岗位民警。从警以来,张建平同志共荣立个人嘉奖13次,1983年获严打整治斗争先进工作者称号,1985年被评为上海市公安派出所优秀民警称号以及市、区二级优秀共青团员称号。
方福新,中共党员,1958年3月30日出生,1993年12月起从事公安工作,二级警督。先后在闸北分局巡警大队、指挥处指挥中心、治安支队等岗位工作。从警以来,方福新同志3次荣获个人嘉奖,多次受到群众来电、来信表扬。
李珂,中共党员,1959年2月26日生,1993年8月参加公安工作,二级警督。曾任闸北公安分局巡警支队民警,1995年5月任闸北公安分局指挥处助理工程师,2005年11月任闸北公安分局科技科民警。李珂同志曾获分局嘉奖。
徐维亚,中共党员,1960年9月18日生,1993年从事公安工作,二级警督。历任闸北公安分局巡警大队民警、交警支队民警。徐维亚同志多次荣获市局交警系统“文明标兵”,先后2次荣获分局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分局“打现行、治顽症、抓防范”专项斗争先进个人称号。
孔中卫:49岁,分局纪委监察室主任,军官转役,在21楼腹部刺伤,很快出院(1959年生)
最后编辑时间: 2009-05-30 23:23:50

耶穌在西藏學佛記

Monday, April 15th, 2013

題記:西藏有一塊地方叫拉達克,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外,至今仍由松贊幹布的後裔統治著,位於吐蕃、維吾爾、印度、巴基斯坦之間。公元前後,那里屬於大夏人建立的貴霜帝國,是當時的佛教中心,有一位猶太人伊薩到那里學佛,從13歲到30歲。他就是釋迦摩尼預言的彌熱亞(彌勒佛)耶穌。
以下轉帖:
耶穌印度學佛? 有人深信有人疑
更新日期:2009/12/28 14:38
(中央社記者郭傳信新德里特稿)耶穌基督從13歲到30歲的事蹟未見聖經記載,西方教會也說不出所以然,但若干宗教歷史學家相信,在那段失落的歲月中,耶穌基督隨著駱駝商隊到印度學習佛經與吠陀經。
  11月中旬,到印度接受民間學術機構達亞瓦提.莫迪基金(Dayawati Modi Foundation)頒發藝術、文化暨教育最高榮譽獎的英國製片人瓦溫(Kent Walwin),接受媒體訪談時表示,他此行也在尋找耶穌基督在印度停留的痕跡。
  瓦溫早在2007年就宣佈要拍攝一部以耶穌基督年輕時代為背景的電影,片名就稱為「年輕的耶穌:失蹤的歲月」(Young Jesus: The Missing Years),探討這位彌賽亞救世主的早年事蹟。他說,他的電影敘述就從耶穌的13歲到14歲開始。
  溫瓦表示,記載耶穌基督生平事蹟的聖經「使徒福音」(Apostolic Gospels) 篇,對年輕的耶穌早期的行蹤僅記載著:「祂最後被見到的行蹤是在西亞,當時祂是13-14歲。」
  溫瓦指出,根據一些佚失經文的記載,耶穌30歲時又返回自己少年時代居住的(以色列)拿撒勒(Naza-reth)。但也有說法是,所謂的拿撒勒指的是現今印度南端一座也叫拿撒勒的小鎮,位於坦米爾那都省(Ta-mil Nadu)境內的土圖庫迪(Thoothukudi)境內。
  但據地方人士表示,至今仍是印度主要產鹽區的拿撒勒名稱,是由百多年前的西方傳教士命名,當地至今仍留存若干教堂,居民也以基督教徒為多數。
  至目前,有關耶穌停留印度求經的傳聞,幾乎全都是依據印度西北部一座古老佛教寺廟保存的的經典記載。這座藏傳佛教寺廟希米斯(Himis) 寺,位於印度境內與西藏交界的拉達克(Ladekh)地區,處於喜馬拉雅山上海拔4000公尺高的山谷中,是當地最宏偉的佛寺。
  希米斯寺僧人都對經典記載耶穌在印度求經一事深信不疑。一位資深喇嘛表示,經典記載著耶穌慕名佛法和教義,曾經造訪拉達克和鄰近的克什米爾(Kashmir)。
  早在1894,前蘇聯醫師兼旅行作家諾托維茨(Ni-colas Notovitch) 曾出版一本「耶穌基督佚史」(The Unknown Life of Christ),書中敘述他在拉達克因墜馬斷腿而在希米斯寺療養時,寺中僧人曾出示兩大黃色藏文經卷,卷名「聖者伊薩生平」(The Life ofSaint Issa),內中記載耶穌少年時行腳西藏與印度的事蹟。
  伊薩意指「上帝的兒子」,即是耶穌。據諾托維茨在書中引述當時由喇嘛口譯的經典內容表示,伊薩在13歲時,因逃避父母為他娶媳,趁夜離開耶路撤冷,參加東行的駱駝商隊,前往印度尋求佛法。
  書中又說,伊薩14歲時抵達了今日巴基斯坦東南部的印度河河谷地帶,並與當地居民相處融洽,學習印度波羅門教梵文和吠陀經。在隨後的幾年裡,伊薩又遍訪印度境內各處佛教聖城,學習佛法。
  據諾托維茨引述經典記載,伊薩不滿婆羅門教的種姓階級制度與腐化,因此離開婆羅門教而趨向反對階級制度的佛教。直到29歲時,伊薩才返回現今的以色列,並開始向人們弘揚和平博愛之道。
  1921年,印裔英國宗教學者暨預言家阿希達南達(Swami Abhedananda) 也率領一批學者,專程前往喜馬拉雅山希米斯寺,探查耶穌基督印度學佛傳說。他後來出版「克什米爾與西藏」(In Kashmir And Tibet)一書表示,「查訪所得與諾托維茨所言完全相符」。
  德國學者克斯登(Holger Kersten)也在「耶穌在印度」(Jesus Lived in India)一書中提到耶穌在印度的早期生活,內容與諾托維茨與阿希達南達的說法幾乎一致。
  但西方教會人士卻對耶穌印度學佛之說極力排斥。「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曾抨擊為「荒謬」,否認耶穌與印度西藏佛教有關。許多基督教神學專家也不肯接受耶穌曾赴印藏研究佛教的事實,認為有損基督的地位。
  印度天主教會也批評說,英國製片人瓦溫有意到印度拍攝耶穌學佛的電影,是出於商業利益,而非尋求真相。
  耶穌年輕時失蹤的年代,至今一直是宗教與歷史學者爭論不休的話題,議論相持不下,莫衷一是。但可確定的是,在耶穌時代,也正是佛教興盛的時代,當時佛教已經西傳波斯與中東,包括埃及、敘利亞、巴勒斯坦。
  支持耶穌印度學佛之說的學者指出,如果說慕名佛學的耶穌在13歲時反對父母安排的盲婚而逃走,隨著中東駱駝商旅隊伍來到印度追尋真理,不是全無可能的事,尤其是印度拉達克希米斯寺的伊薩經卷,即是一項「物證」。
  台灣50年代知名作家馮馮,也支持耶穌到印度學佛一說,並且出版「神秘失蹤的18年」一書,引述多方的資料和考據,揭示耶穌在失蹤的大約18年當中,是在印度與西藏研究佛教。
  馮馮在書中也指出,聖經所以不見相關的記載,可能是後來的教廷編輯認為,此說不足以代表耶穌的教行,而且有破壞或觸犯基督的神聖形象,加以有外教的色彩,因此刪除了所有關於耶穌基督在印度西藏學佛的事蹟。981228
以上內容來自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1228/5/1xs2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