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弘达抛出铁证据:杨建利既然能如此出卖何德普,也很可能已经出卖台湾情报部门!

贾建英:我怎么能感受下去

今天,再一次看到了我丈夫何德普的判决书,心情又一次地难过起来,好长时间不看了,不想再回忆那些痛苦的事情。

在丈夫被抓走以后的几年里,只有每个月去监狱探视,才能见到被关押的丈夫,那短短的三十分钟会面,只想多听听丈夫的近况,不忍心打断他的关心和问候,还有他那急切地需要知道外面的情况,他的朋友和战友的情况……

今天,我又看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上面写道:“1999年初至2002年11月间,先后任非法组织‘中国民主党监察委员会’主任,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负责人。多次以该组织负责人等名义,在互联网多家网站发表或签署发布题为《中国民主党迎接新世纪宣言》,《就二月访华之行致布什总统的公开信》,《中共已经在结束专制振兴中华的历史关头中国民主党致中共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工潮,农运的实干家胡明君与王森》等多篇文章,煽动在中国结束一党专政,宣称‘建立分权制衡的民主宪政,妄图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

判决书上还写明了指控被告人的证人证言,书证,鉴定结论……。

再往后翻页,有一份民主党人高洪明先生的证词,有两页纸,后面的签名写道:“以上记录不属实——高洪明”。那两页纸上面的内容,显然是警察所编的,想用来诬陷我丈夫。

接着又有三份国家安全部的讯问笔录,是杨建利先生的,他写道:“知道,我知道的都会讲,这些问题我以前都回答过”,“中国民主党是在1998年8月份成立的”,“何德普是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的负责人”,“何德普向《议报》投稿……。”,“以上记录看过,与我所说相符。”上面各页都反复按了杨建利的指印。

在杨建利先生刑满出狱后,我见过他本人,当时有几个朋友请他吃饭,在聊天时,杨先生对我们说,他在狱中如何坚强,如何与狱警抗争……,听到他的经历,我很佩服他。把他作为一个英雄看待,也把他当作朋友。

但是,眼前的这三份证词是杨建利先生的吗?是我心中那个英雄所说的吗?是我敬佩的杨先生所作的吗?

我怀疑自己的眼睛,是否模糊看错了?再擦一擦眼睛,没错,证词上清楚地写着杨建利的亲笔签名,还有他在证词上按的手印(每页上都有),笔录最后写道“以上记录与我所说相符”十个字,真的是那个我“非常佩服”的人的证词。

笔录的时间是:2002-8-21, 14:30 至16:30
2002-9-3, 9:00 至 11:10
2003-8-18, 14:10 至 16:00

三次笔录,其中有两次的时间是在我丈夫被抓捕(2002-11-4)之前。后一次笔录是在我丈夫被开庭宣判(2003-11-6)之前。
而且,笔录中的很多内容出现在我丈夫的判决书中,这些证词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

现在,再看看何德普的判决书,杨建利先生的证人证词有九行之多,“何德普是中国民主党北京地区负责人,何德普以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负责人的名义在《议报》发表文章”,“写的是民运这方面的文章,何德普给网站投稿为了通过网络传播……”

法院的判决书最后以“被告人何德普撰写、发布大量文章、恶意诋毁污蔑、诽谤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宣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其行为危害了国家安全,已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以非法组织负责人的身份,长期利用互联网发表煽动性文章,罪行重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杨建利先生出狱后,没有对我提过一句关于警察问他何德普的事,也没有提到证词的事,只告诉我在狱中见到何德普是在去监狱看病的路上,他们不顾狱警的警告,相互说了几句话。

我不知道当时杨先生告诉我这些,他在想什么,是否想过他在为我丈夫做证词时的软弱和出卖,是否想过我们一家老小在这八年中经历过的痛苦和折磨。

我的丈夫是一个非常平和、有爱心的人,关心朋友超过关心自己,看到朋友们有困难、受苦,他心痛不已,宁可自己受穷,也要把钱送给那些需要的人,自己没钱了,也要把身上的棉衣脱下来给朋友穿。

看到战友们被捕判刑,他不顾被中共抓捕的危险,大声疾呼,在被抓捕后,面对着恶警们,他闭口不言,在经历八十五天的酷刑日子里,他没有说出一句出卖自己和战友的话。

联合国酷刑的调查员诺瓦克先生见过我丈夫后,对我说:“你的丈夫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人,你们的政府为了打垮他的意志,对他实施酷刑,是非常不人道的。”

但是,杨建利先生,你去了中国,被政府抓住了,你却向中共政府“检举”“交代”了我的丈夫何德普,你证实了何德普是民主党部的负责人,并且你以“议报”的主人身份证实何德普写的文章,你知道吗?你出卖了何德普,出卖了中国的民主运动。

至今何德普还在狱中,你却在自由之地高喊“民主”。

贾建英
2009年9月3日

附记:

贾建英是被中共判刑入狱的何德普的妻子,她今年孤苦伶仃地来到美国看望她们的儿子,她的儿子在美国读书。

何德普被判八年,每年的每个月,贾建英去监狱探望她的丈夫,每次只能有三十分钟的时间。

贾建英家的门口有个公安局设的岗亭,有两个便衣天天监视着她,在这样的状况下她度过了这些年的日日夜夜。

杨建利也被判过五年刑,前年(2007年)释放了,在中国过了一段日子才回美国。在中国,贾建英见到过他,听他谈话很佩服他。

今天,贾建英写下了这一篇回忆,并且要求发表出来,我们可以想象她是什么样的心情。

何德普在辩护词中一再声明他不是“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负责人”,但中共凭杨建利的证词给他定了罪名。

据调查了解和所获得的资料,被杨建利“检举”“交代”的人绝不止何德普一个。

──《观察》首发
Thursday, November 19, 2009
http://www.observechina.net/info/ArtShow.asp?ID=64287

One Response to “吴弘达抛出铁证据:杨建利既然能如此出卖何德普,也很可能已经出卖台湾情报部门!”

  1. wyy Says:

    标题:感觉何德普是一个对家庭极不负责任的人,这种人上台,能对大众或一方老百姓负责任?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