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特务傅申奇发誓:要“对内凝聚,对外作秀”,抓住民主党招牌做大“政庇生意”!

勘破三春景不长
—-我看民主党组党

茅山道

勘破三春景不长,铁衣顿改昔年装。
可怜王侯将门子,独卧古槐梦黄粱。

阅尽近一年来民主党组党的茶壶风波,老道突然想篡改曹大才子给他的红楼人物惜春写下的判词,敬赠王军涛博士及民主党新进群雄。

上海人傅申奇的如意小算盘

很多人都对王军涛和他纽约的那帮哥们(均非民主党员)突然在09年岁末发起重新组建“民主党”感到不解,因为既丧天时(六四之前后还可以聚拢人气),又乏地利(毕竟不是在国内组党),人和也谈不上(这个小圈子的人除了生拉进来的王有才没有任何人跟民主党有什么历史渊源),令人奇怪的是,他们凭什么非要组建“民主党”而不是其它什么党呢?

大家一定还记得六四之前中共出的那本丑化民运的烂书《海外民运大起底》,里面有一章提到当时刚刚组建的纽约民主论坛,其中有一段提到,民运山中无老虎,傅申奇等猴子试图通过组建这个论坛,大搞政治庇护,跟律师李进进、项小吉、高光俊等人分赃,当时大家都觉得可笑,认为是共产党故意抹黑民运,现在看来绝非空穴来风。

有人记得,民主论坛刚刚组建的时候,不得不在一家餐馆里开会,每人出20美元,边吃便餐边讨论军国大计、革命理想。有人哀叹,民运搞了20年,从当年风起云涌,如日中天,黄金白银滚滚而来,到现在风雨飘零,十几个人七八条枪,连个办公室都没有留下来。

民主论坛是个松散的团体,成员也只有20几个人,除了每月开一次会也干不成什么事。幸亏2009年是民运的大年,民主论坛不时也会参与甚至主导一些纪念活动,但是毕竟没有什么根基,产生不了多大影响。到了09年的中秋节,傅申奇就发誓,我们要对内凝聚,对外作秀,(公然宣称要作秀,雷人不雷人?)抓住民主党这块招牌,把事情做大!私下里傅申奇对朋友们说,谢万军、倪育贤、王军、刘东星、陈明、唐元隽、刘国凯都能把政庇生意做得那么好,黄金白银赚了那么多,他们不过是我的学生,我们怎么就做不成?我们要一统江湖,做大庇护!

王军涛的雄心及韬略

很多人对军涛掺合跟自己没有一点渊源的民主党感到不解,他的动力在哪里?大佬王希哲先生甚至猜测他跟中共党内某些势力取得了联系,准备内外配合在十八大上一显身手。其实可能是冤枉了王军涛,不要说因为他的浮躁和轻率行事,(王军涛刚出来的时候,连在青天白日下照像都不敢,而且把六四屠杀解读为“不同的改革派因为缺乏沟通而导致的悲剧性碰撞”,现在他已经跟他的北大同学袁红冰差不多一个调子的鼓吹暴力革命论了。)他早已被中共视为民运泡沫不屑一顾。就是民运同道又有谁拿他真正当大佬呢?即便是他的小兄弟王丹,如今不也跟他貌合神离,只顾自己一个人发财去了么?

如果说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出国前致力于制度改革,出国后致力于中国民主政治转型研究王军涛先生有志于未来中原逐鹿的话,不如说他更在意于眼前的民运江湖老大地位。在王军涛眼里,面前有两个大佬压着他喘不过起来。其一是号称“民运之父”的魏京生,老魏虽然不学无术,经常满嘴跑火车,但是他的形象和名声是历史造成的,未来中国一旦有变,肯定有他的一个位置。其二是民运新秀杨建利,此人学历、资历、声望、形象都与军涛相伯仲,如果不是更出色的话,特别是他在美国和台湾政界广泛的人脉关系和他的年龄优势,更非军涛所能及。军涛想未来问鼎中原,首先必须在民运有个显赫的位置,而目前军涛想在民运江湖坐头把交椅,岂非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所以,军涛想要有所作为,通过组建民主党这个平台,出任民主党主席,以便三分天下(江湖)有其一,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战略构想啊。如果说什么是军涛的动力,老道认为,恐怕动力就在这里。

王军涛的民运策略是无所不为

有人问,既然傅申奇、李进进们本质上是为了银子,王军涛则有更大的雄心,那么,他们怎么会搞在一起?对此,军涛曾有个解释,叫民运有所为,有所不为。其实说到底就是无所不为。他举例说,东欧、越南的异议人士圈子,连贩毒杀人的事都干,中国海外民运最多也就是搞点政庇赚点擦边球的银子,又有什么不可以的?所以,军涛从来不忌讳给搞政治庇护的民主党组织站台,最近这段时间,他不一直就在唐元隽的民主党美东党部讲课赚银子么?有人说,军涛成立起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之后,将招安所有现存的民主党组织,然后统一搞政治庇护赚钱。不归顺者,他们将向美国政府和法庭通报,宣布为非法。不过,谢万军、倪育贤、王军、刘东星、陈明、唐元隽、刘国凯等民主党组织能否听任他摆布,会不会再起一场“腥风血雨”、口水乱飞的江湖大战,那就只有拭目以待啦。

徐文立的地位是不可轻视

在王军涛和“纽约朋友们”民主党新领袖眼里,徐文立先生的形象大概像孔融眼里的三国袁术差不多,“冢中枯骨,何足介意”!但是, “冢中枯骨袁公路,唾手居然得冀州。”徐文立偏偏就弄了个民主党联总主席,甚至还受到过美国总统的接见。组建民主党,徐文立就成了饶不过去的坎儿。

于是王军涛和纽约的朋友们只能跟徐文立谈判。老徐招招手,谈判?可以,到罗得岛来。说起来老徐这招确实老辣,谈成了,我的大佬地位不可动摇,你们算是朝拜;谈不成,你们就是逼宫!王军涛们对于现代政治学肚子里可能有点存货,对于中国传统政治权谋,可就是一窍不通了。最终被老徐耍笑一通,赚了个霸道、逼宫的恶名,被王希哲指着鼻子臭骂,遗笑江湖,可怜可叹啊。

复旦出身的文学理论家李劫先生看不过眼,撰雄文一篇大骂老徐不学无术、狗屁不通、尸位素餐还玩厚黑术,委实是个反复无常、不讲诚信、首鼠两端的无赖小人,其实李劫先生骂得虽然近乎事实,但是火发的却毫无道理。想俺老徐拼得身家性命,数度坐牢,混得民主党大佬这顶“皇冠”,好歹每年也有8万美刀可以养老,你们乳臭未干、动动心计耍耍嘴皮子就想骗得老徐拱手相让,岂不是癞皮狗吃月亮?脑子进水?

眼看美梦成空,一向温文尔雅的王军涛博士再也按耐不住了,用极尽温柔、骂人不吐脏字的王氏文风,撰美文一篇,虽然依旧弯弯绕(刘晓东语), 但是比破口大骂你徐文立是个反复无常、背信弃义的小人更具有杀伤力。

什么“即使你选择辜负信任,但应该找一个更好的方式。这个方式伤人太重,特别是伤害那些曾经信任你和尊重你的人。”这等于说老徐,你不但是个背信弃义的小人,而且是个愚蠢的小人。

什么“你肯定知道,在民主党人中间,对你的争议很大。” “罗得岛之行不成功,在我预料之中。我是平静地接受这个结果。”这等于说,你老徐是个什么玩意我早就知道,你想玩什么花招,能玩出什么东东,也在老王预料之中,等于连老徐得胜的心理愉悦都要夺走。

什么“纽约没有什么针对联总或你本人的阴谋;问题出在你的态度有反复。”这等于说老徐啊,君子可欺之以方,我们本想把你当君子,谋你那个位置的,谁知道你不识抬举!

这不,没有了你老徐,王军涛同志照样登基,博讯上发布公告,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成立!而且明天就要开一大!

勘破三春景不长

没有搞定徐文立,王军涛的宏图大业真得还能够实现么?老道有句话放在这里,即使搞定了老徐,也实现不了。

民主党组党近一年,有一股力量至今沉默无语,金口不开,但是他们对民主党整合的前景绝非无足轻重。他们就是垄断了政治庇护业务的王军、刘东星、陈明、谢万军、倪育贤、刘国凯、方能达、唐元隽等地方势力派。更让人大掉眼镜的是,一向紧跟在王军涛屁股后面的唐元隽也退出了组党,带着他那七八十条枪紧跟大佬徐文立。

而且,老道听说这些势力派经过了多年的运作积累了诸多资源,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背后有魏京生、杨建利、徐文立这些大佬撑着,王军甚至和法轮功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岂是上海人傅申奇一句整合招安就能摆平的?一旦傅申奇们的大政庇业务侵犯了他们的领地,恐怕他们的“民主党”还没有“整合”,这帮合法注册被美国政府承认了多年的民主党各组织就要先取缔他们了。到时候美国法庭上演真假美猴王大战,鹿死谁手上帝都难预卜,真正开心偷着大笑的恐怕将是中共海外情知机构。

有一种舆论一直在说,王军涛这次搞民主党组党,背后有中共的影子,这种话听上去有些荒诞,但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最终导致海外民运新一轮内战,到头来落花流水春去也,把民主党搞成一地鸡毛,倒是非常符合老共的战略思维的呀。

让我们等着瞧好戏吧。

茅山道
2009年11月29日写于王记民主党成立前夜

附件:

一、以下是民主党各现有组织领导人名单

徐文立: 中国民主党海外联合总部主席
谢万军: 中国民主党总部主席
倪育贤: 中国民主党中央委员会主席
刘东星: 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主席
王 军: 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主席
唐元隽: 中国民主党美东党部主席

二、以下是从来都没有参加都不是民主党员、目前积极参加与组建民主党的 “纽约朋友”名单(以纽约“民主论坛”人员为主)

王军涛: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筹委会联络组负责人
成员:
李进进、刘念春、陈立群、熊焱、王有才、王天成、王军涛、莫逢杰、杨建利 王书君、王传忠、Peter王、李建伟、Jane 刘、孙延、华实、吕京花、宋书元、沈源、武春来、沙瑞国、金岩、易改、高光俊、赵鑫、傅申平、傅申奇、魏泉宝。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