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何离开此地?

其实早在走前的博客文章《转移阵地通知》里就说清楚了:

http://www.hjclub.info/blog/?p=15812

上面说得明明白白,我是被陈皮、captain nino以及一票友的恶臭熏跑的。只是light想让我回来,为此责备那三个烂人,陈皮矢口抵赖,反装成是体贴我的知音,令我哭笑不得,只好出来证明light说的一点都不错,很久很久以前,陈皮就是我最讨厌的愚而好自用、贱而好自专的蠢货,到最后完全引起了我的生理厌恶(倒不是他说的什么中医分科的鸟事,而是该烂仔居然把我太太扯进来,说我抨击基督邪教是不尊重她,这完全是low life才干得出来的下作烂事),以致我把他和那俩烂仔放进了黑名单。无奈我用的browser存下来的cookies不经久,时间一长就自动脱出了登陆态,必须再度登陆,而在此前一不小心就会看见恶心烂仔(们),于是最后干脆决定远走高飞,再不回来了。

我已经在那《转移阵地通知》里说过,这个论坛是老芦流血流汗卖命撑起来的,我没有义务永远为它卖命,谁也没有权利指责我离开,因为你们谁也不是我的雇主,我才是你们的大施主,无偿为你们奉献了那么多年的精神食粮,奉劝诸位先把这层关系拎清爽,学着有点感恩情怀好不好?谁要想说三道四,自己先来顶上半年试试。咱们也不敢用我当年日产万节的高标准严要求,只要每周一篇两千字以上的正经文字就够意思了。做不到这点,趁早给我乖乖闭上鸟嘴。

马悲鸣等小人出来扮阿Q,以为我会被他们骂回来,可笑到了极点——大爷又不是孩子,还会上这种当?这次若不是light为我蒙冤受屈,因为转述我离开的原因被陈皮(准确名字应该是青皮)反咬一口,污蔑他不怀好意企图累死老驴,而他才是体贴我的大善人,那我也不会出来分说明白。但我也想跟light说清楚,你的打算没用,即使陈皮、captain nino与一病友等三烂仔知惭而退,挥剑自宫,从此销声匿迹(which is entirely impossible for they are utterly shameless ),我也绝不会再到任何一家论坛上帖了。

六年前,我写了个帖子答“咱老百姓(真)”(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2721566),在其中说:

【鲁迅有段语录,大意如下:

庄子说:“在上为乌鸢食,在下为蝼蚁食”,他的意思是,死后的尸体大可随意处置。可是如果我死了,也只愿让自己的尸体喂兀鹰秃鹫,虎豹豺狼,决不愿喂癞皮狗,养活了狮虎雄鹰,是绝美的壮观,而养活了一群癞皮狗,只会乱钻乱叫,可有多讨厌?

这段话说出了我的心声,8年来,我流血流汗,辛勤笔耕,在网上奉献了大量严肃文章,换来的是民朋的诽谤陷害与党朋的侮辱玩弄,成了尔等混混的寄生对象,待到大爷到了耐受极限,一甩袖子走了,尔等失去寄生宿主,立即缺血断奶自毙,论坛立刻衰败。这结局我早在2007年年初的《将革命进行到底?》(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2626491&sid=a97f4821b6d1cab6472e0818242bb4fa )中预言过了:

“因此,我的考虑是‘毁党造党’,先把寄生家们饿死,把这儿变成只有玩家没有作家的论坛,让大众散去,让玩家们枯死,再重新把网站建设成一个保护精英不受废物们的恶意骚扰的地方,其办法就是你说的开精英小区,谁都可以进去上贴,但让写手们拥有删帖封名权,不管是否违反坛规,谁要去骚扰立即封杀,只让他们在罕见奇谈里叫嚣。但这意味着改写软件,使得玩家们被封名后仍然能在公共论坛里自由上贴,那公共论坛最后必然因为没有文章而变成阑尾。” 】

这种感觉早就有了,不管是哪家网站,基本上由两拨人组成:出大力流大汗从事网站建设的,以及专门破坏的low life们。这里头的苦乐实在不均,就像老郑在智力难民营跟什么“文章笑拳”说的,他苦心研究多年历史得出的结论,贴到网上后,混混们花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彻底否定,外带无数挖苦嘲笑。这种蠢事只有不知自重的傻子才会干,因此,不管哪家论坛实行的都是逆淘汰——洁身自好的严肃论者被乱钻乱叫的癞皮狗们恶心跑,而写手一走后,癞皮狗们失去寄生对象,自然也就如鸟兽散了。

所以,我其实早就想离开了,但几次走了又回来。为什么?却不下情面。最主要的一个因素,是金唢呐的盛情挽留,而且,我曾邀请河边来此奉献思考结晶,人家来了自己却跑掉,不是交友待客之道,

但现在这两个因素都不存在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老芦是施教者,不是受教者,上网是来单向施教的,不是来和谁讨论问题的,能和我作深度讨论的人还没出世呢。所以,我最合适去的地方是博客。无论是在哪家博客,我从来都只管上贴,不看不答跟帖,充分发挥我的单向教员特长,而又避免闻到青皮们的恶臭,不会产生用自己的血肉养活一群只知乱钻乱叫的癞皮狗的恶心感觉,那才是延年益寿之道。

所以,对不起朋友们,老芦是再不会回来了,就此别过,后会无期。

29 Responses to “我为何离开此地?”

  1. 芦笛 Says:

    标题:请low life 陈皮一定入内拜读,看清楚我就是让你的恶臭熏跑的,现在只有你和那俩烂仔顶上了,否则要承担搞垮论坛的罪责

  2. 黄芩 Says:

    标题:真诚谢过芦笛先生 谢谢!

  3. 陈皮 Says:

    标题:奇怪,那说你应尊重夫人信仰的是多少年前(可能是2008-2009年)的事了?

    和这次2014年是怎么联系上的?

  4. 格丘山 Says:

    标题:"可笑到了极点——大爷又不是孩子,还会上这种当?"

    我对老芦的印象就是充满“气”
    是不是孩子气,不敢说,但是肯定不是老奸巨猾的老人气(:)

  5. 一票友 Says:

    标题:老芦好像痛骂过我党拿本国老百姓的生命要挟美国,这个论坛是谁的?网友都是谁的粉丝?是拿谁要挟谁?

  6. 一票友 Says:

    标题:老年人反射弧比较长,要多体谅,不要挖苦打击嘛。

  7. 一票友 Says:

    标题:这次不同以往,老芦要是回来,就必须得向老马道歉,所以老芦强调不看帖子就是这个道理。

    如果老芦回来,难免要过老马这一关,
    所以老芦最多是这样发个帖子就跑,
    所有的回帖都不会再回了。

  8. 加人 Says:

    标题:陈皮对老芦下跪认罪吧!

  9. light Says:

    标题:俺讲的只是你走的原因,你回来好,不回来也好,不妨碍俺去转载你的文章,多保重

  10. light Says:

    标题:你最近说的他要向夫人道歉,俺说过你的,真是健忘

  11. 若迷 Says:

    标题:真诚感谢老芦!不忍但又非常理解你的离去。

    这帮无能又无耻的赖皮!

    这真的是最后一次机会跟老芦的贴么?真怀念当年的《芦笛自治区》,能跟老芦对过话是咱的大幸。

    老芦您多多保重。

  12. 马悲鸣 Says:

    标题:哈哈,终于把芦笛骂回来了,芦笛再次证明自己的食言而肥。。大功告成,功成身退。走也。

  13. 马悲鸣 Says:

    标题:芦笛是极没德性之人,让他忍着不来潜水偷看帖子,万难!

  14. 加人 Says:

    标题: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芦笛这次错了

    独立评论是个非常热闹的论坛。 一个小雪球滚成大雪球。

    开始者动力全部都是芦笛一人。大家因为芦笛而聚集。现在芦笛离开

    了独立评论。果树长成了。现在后人吃果。

    今天,这论坛聚集了一批人。都是因芦笛而聚集。 就算芦笛走了。

    这论坛会继续下去。因为有了原始的资本。

    我强烈建议,这论坛改名 为芦笛之友论坛。

    芦笛不必经常上来写文章。 几个月来一次都可以。

    来时不必写长文章,就和网友们问候几句就行了。

    这样不必付出精力。 每次来,把几个对芦不友好的人 砍头就是了。

    我不相信芦敌会“饿死”。

    芦笛曾经是网上骂人第一毒舌, 担任芦笛自留地时候,

    是芦“剃头”。 把无数人送去砍头。 现在竟然举起白旗投降。

    笑话!

  15. 加人 Says:

    标题:谢谢老马

  16. 潜水多年 Says:

    标题:支持加人提议,改名为“芦笛之友”。自重的芦敌自动离开,不自重的驱逐出境。

    老芦尽管专心于博客文章,我等必篇篇转贴于此,供芦笛之友们分享。

    老芦只要能时不时回来看看,一两句的问候,芦笛之友们就足以让本坛继续兴旺如前。

  17. johnsum Says:

    标题:老芦,保重。我已经将您的万维博客地址保存好。希望能继续读到新作品,收费或免费的都好。

  18. 若迷 Says:

    标题:为了换得老芦还来,改名‘芦笛之友’后我愿意担当恶人,任恶煞法官搞专制,有判谁出局的权力,这样老稀就不用担心做恶人了。

    我不进入管理内网层面,具体操作还得劳驾老稀来做。同时老稀依然保持版主的权力。

  19. 陈皮 Says:

    标题:嗯,你一说我倒是有点印象了

    感觉你是本坛一大挑拨能手啊。

    老芦没有说赶走我,你先急吼吼的出面要赶人。老芦并没有在意的地方,被你挑选提醒他。

    这个角度看,老芦离开也好。

  20. light Says:

    标题:谢谢抬举,你说老芦离开也好,请讲老芦离开一个对你或对论坛的好处?

  21. 陈皮 Says:

    标题:对他自己有好处

    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

    感觉老芦已经被包围在某种氛围中,他的论点和心理状态,和早些年已经有相当大的不同了。

  22. light Says:

    标题:对他自己有没有好处不用你来评断吧?人要为自己负责。你管不着别人那么多吧?对你对论坛有啥好处?

  23. lemon25 Says:

    标题:除了此三烂仔,还有彼四烂仔 –

    唐好色、葡萄皮、少正卯、布朗运动

  24. xilihutu Says:

    标题:也不知道你凭什么傻气将自己提升到老芦的高度

  25. 一票友 Says:

    标题:还有人自荐当太上皇的,看看有没有人自荐当太子吧。

  26. 广东农民 Says:

    标题:你这个弟兄也算是个极品。少说两句不行吗?

  27. 格丘山 Says:

    标题:可爱又可怜的芦笛

    我知道芦笛的名字很早,知道他是网上非常有名的写手, 很受人欢迎。但是我读他的著作并不多, 而且我读他作品的时候, 可能正是他风华最正茂的时候, 正与女网人贝苏尼开战,双方战火之激烈和骂人之苛酷, 令我望而生畏。使我产生过误解,我记得我曾经缓言劝解过他,不要将才能浪费在辱骂中。

    後来我又读了一些芦笛的东西, 知道我的劝解是不对的。 芦笛是个对世界和人生非常认真的人,认真到这种程度, 就与世故毫不相干了。 有些像屈原与渔夫对话中的屈原,但是不像屈原那样消极和迂腐。大凡认真到这个程度的人内心都是寂寞和痛苦的,与屈原不同的是芦笛将他的痛苦和寂寞都化作了气, 所以不断的将气爆发出来, 就变成了他绵绵不绝的作品, 充满感情和愤怒,所以骂是他的特色。 如果让他不骂, 芦笛也就没有了。 我曾经为芦笛下笔之快, 思惟之快和丰富而嗟呀不已, 现在认识他的内心中充满这么多的气,也就理解了。

    芦笛说“8年来,我流血流汗,辛勤笔耕,在网上奉献了大量严肃文章,换来的是民朋的诽谤陷害与党朋的侮辱玩弄,成了尔等混混的寄生对象”

    芦笛又说”老芦是施教者,不是受教者,上网是来单向施教的,不是来和谁讨论问题的,能和我作深度讨论的人还没出世呢?“

    读这两段话,对错且不论,但是有一点很清楚, 芦笛非常失望, 有古来圣贤皆寂寞的感觉, 无论被他骂的对手和成天众星捧月的粉丝都让他失望,所以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他内心不断产生和膨胀的气, 有段时候钻到古罗马和希腊中去聊以自慰和暗渡陈仓。

    但是时间长了还觉得内气未消, 他终于想出个好办法, 博客, 我何不开个博客, 我自己一个人讲, ”只管上贴,不看不答跟帖,充分发挥我的单向教员特长,而又避免闻到青皮们的恶臭,不会产生用自己的血肉养活一群只知乱钻乱叫的癞皮狗的恶心感觉,那才是延年益寿之道。“

    芦笛想得妙极了,就像个骆驼, 把头钻到沙堆里,屁股露出来给他们, 至于他们怎么看我的屁股,我反正不知道, 也不答理。 芦笛所以想出这么可怜的办法来, 并不可笑, 只是说话明他对这些人( 不只是 驴鸣镇这三个倒霉和替死鬼), 对这个现实, 对这个世界有多么失望, 有多么厌烦,只是说明他内心有多么苦闷。

    但是你们能相信芦笛能做到不看和不答理大家的声音吗?以芦笛这么认真的个性是很难做到的, 所以他头钻在沙堆里, 眼睛还在偷偷看谁在骂他(:)。 知道这一点最清楚的是马悲鸣,所以老马知道, 要芦笛回来最好的方法就是骂他和气他。 果然芦笛忍不住了,又回到 驴鸣镇来答辩, 虽然为了面子不得不说”马悲鸣等小人出来扮阿Q,以为我会被他们骂回来,可笑到了极点——大爷又不是孩子,还会上这种当?“ 这不已经上当了吗?马悲鸣要的就是你忍不住来回骂一下。(:)

    所以芦笛是非常可爱和非常可怜的,我个人非常尊重他。 我猜测他头钻在沙堆里, 眼睛不放心偷偷看, 也许会看到我这篇文章, 如果觉得说得不对, 要开骂, 我就投降, 一切以芦笛说的为准。 我不像芦笛那样打遍天下无敌手,而是看到骂就要逃的。

  28. johnsum Says:

    标题:http://blog.creaders.net/Reedflute

  29. 勇敢的心 Says:

    标题:芦先生,无论你是否看帖、答贴,我都会慢慢看完你所有的文章和新写的文章,您是我一生最大的施教者!祝您一切平安顺利!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