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再说几句

这捐款的事闹得我六神不安,一直惦念着后事如何,当真是“居则忽忽如有所失,出则茫茫不知其所往”。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赶快上来看看,幸亏老稀已经开始退回捐款了,可老狼又出来出馊主意,说什么捐款给芦笛出书,又逼得我不能不违反初衷再度上贴。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说明。

首先要交代一下由已故原野先生发起成立“原野基金会”帮助芦笛出文集的事。按出版界的规矩,出一本书,如果卖20美元一册,书商拿10美元(50%),作者拿2美元(10%),出版商拿剩下的钱。《芦笛文选》主要在网上发行,不通过书商,因此能拿全部利润。这事完全由老狼策划经营,印刷了2000册,定价似乎是每册20美元,大概卖出了几百册,基本上都是网友购买的,所获不到1万美元吧(必须说明,我只负责编书交稿题词,毫不涉及经营,以上情况是否准确不敢肯定,如有错误,请老狼更正。个人觉得,此事应该对网友有个明细交代才是)。

我早已声明,该书版税全部捐给海纳百川网站,因此我非但分文未得,反倒自己贴了一两百镑进去,花在买纸、签名、题词、邮寄以及给网友寄书上。老狼给了我三千美元的支票,让我拿去还原野夫人。蒙新海川某网友赐告原野夫人的邮址,我和她联系上了,得到了她的姓名住址,于是便把支票从英国用保价信寄过去,但Royal Post Office真他娘的扯淡,寄出一年后,对方仍未收到。为防万无一失,我只好请老狼把钱划入我的账户,我自己亲赴丹麦,用信用卡取出相当于3000美元的丹麦克朗来,面交原野太太。这其中的花费也就不必说了,求的是个良心平安,也算是现代版的“季札挂剑”吧(http://baike.baidu.com/view/131355.htm)。

所以,这档子事,从头到尾是慈善活动。《芦笛文选》其实没有什么市场价值,购买的都是本坛网友。有的一买就是几本,可能是为了救济老芦吧。因此,所谓售书,其实是义卖。当然并非所有的人都是义买。例如最大的买主是老邢,似乎买了一百本吧,但他是买下来准备作他筹建的“黄埔民校”教科书的。不过,老芦本人并未从这义卖中牟取非法暴利,反倒贴出去不少银子,换来的却是局外人的误会。例如light当初就以为我不封杀邢国鑫,乃是因为他是我的金主,买了许多《芦笛文选》。

如今老狼再度倡议资助我出书,无非是再在那老路上走一回,搞变相募捐,而老芦是绝对不会去占朋友便宜的。如果非搞不可,那我肯定又要将版税捐给海纳百川网站,自己分毫不取。如果网站遇到了经济危机,需要老芦如此效力,则也未尝不可,但现在好像并不是这种情况,所以我看还是免了老芦这番苦役吧,成不成?

我其实对出书毫无兴趣。明镜为我出书,完全是一位粉丝撺掇玉成使然,所得稿酬还不如给有偿杂志写文章(贩文经济学常识:出书不如投稿,投稿不如写专栏)。我之所以同意出书,动机很简单:总觉得不印成纸质读物就是野狐禅,起码进不了图书馆。所以,有心资助我的网友,不如去买几本芦笛已出版的书,送给当地的图书馆,最好是大学图书馆(当然不必“义买”许多本,因为销量并不与版税挂钩,基本上一本书也就只能一次性卖得千多美元,此后卖多卖少与我的腰包毫无相干)。

再说一遍:在骨子里,我是最标准的传统士大夫,讲究的是“不取于人谓之富,不辱于人谓之贵”的狷介节操,最忌讳的是利用友情去占朋友的便宜。余大郎那千古小人污蔑诽谤我的某位朋友是我的金主。我自己倒无球所谓——您能指望那种终身投怀送抱跪求童贯爷爷“遗产”的经典小人能理解君子为人处世之道么?那朋友却十分忿忿,打电话来跟我说,某年他出资和我与另一朋友去漫游全美,最后我把自己该出的钱全都还给他了。他准备写篇文章,用这事反驳余大郎的污蔑,特此征求我的同意。我大笑,答曰,中国人从来不会往好处想人,凡坏事都宁可信其有,你这么一折腾,等于为余大郎作广告,不知道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金主了,他只好悻悻而罢。如果不是这次又遇到此类尴尬事,我也不会提到此事。目的还是同一个:严重声明,老芦绝不会接受朋友的救济。此类提议虽然是好心,但只能给我带来困扰。

说到论坛,我刚给朋友发了封信,拷贝在此:

“网站注定是要衰败的,我看老稀就不必操心了。老哈发起募捐更是药不对症。网站遇到的不是经济困难——开个网站无非是交点服务费,那钱并不多,过去是用《芦笛文选》的版税支付,现在应该还没用完吧。即使用完了,亏空恐怕也不会太大。最大问题是没有写手,网站靠的就是写手,而克星就是一票友那种什么都写不出来却全日制侮辱骚扰正经写手的烂仔。此外,现在国内收紧,老金之类写手都不敢来了,而国外左右两极分化,人家不是去仇共论坛就是去媚共论坛发泄,看不上这种独立中立温和的地方。所以,我看老稀就不必花心思了,听其自然可也。”

大家都知道我是让三个人恶心跑的。这话说得太笼统。我对陈皮主要是智能上的鄙视——嫌他太蠢而又好自以为是,但这也不是什么太严重的事。Captain Nino则引起我的强烈恶心,主要是自己生为“劣等种族”,却去崇拜纳粹那“主子种族”,但这其实也不是太大问题,把他和陈皮拉黑了,也就眼不见心不烦了。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一票友。从他身上,我无限痛苦地发现自己成了伊索寓言上那个救活了毒蛇的农夫,怜悯恶人,故受恶报。他本来让飞虎队暗杀了,写信来向我求助,我看不下去,为他解了封,跟飞虎队闹成仇人。其结果却是丧失了一个重量级写手,救活了一个专门恶心跑正经写手、搅败搅散论坛的克星。他自己将搅屎棍舞得密不透风,人不敢近,他还施施然有得色,大吹自己是神功盖世的东方不败。老芦因为论坛日渐式微,苦心孤诣多方寻求朋友来此奉献,维持住论坛的景气。可好不容易求来一个却让他恶心跑一个,这样下去,论坛焉得不败?

就是这事让我灰心丧气到极点。从他身上,我发现,在中国(这儿也算是微观中国吧),行使所谓程序正义的结果必然是逆淘汰。飞虎队是真正对论坛有贡献而且可以持续作出贡献的正经写手,但他不讲程序正义,暗杀了一票友那论坛克星。我身体力行从西方学来的教条去主持公道,结果却是让无赖打手横行,正经写手远避(顺便澄清一下,飞虎队并未被撤销斑竹职务,是他自己赌气走了,再不来此奉献了。希望加人知之为知之,不知打听之,不要信口开河之。另外,既然你对“冒充芦笛朋友”如此忿忿,那我就修改如下:“加人并未冒充芦笛朋友,他从来与芦笛无相干。”行了吧?)。如此看来,我过去一直在兜售的西方价值观念与行事准则,连在海外华人圈中都行不通,岂还能指望国人在未来接受之?

另一个较小的感喟是,老芦虚活一个花甲多,居然毫无知人之明。这一票友是我认识很久的老网友,原来的观感并不算差(当然,即使原来印象很坏,我仍然会为他解封,因为我至今仍认为飞虎队处理不当),没想到这人居然什么道德底线都没有,什么无耻的谎话都能随口编出来。例如他先说我不是学物理的,所以不懂他的高深理论,于是我便自然认为他是学物理的,他却有那本事立即反过来指责我造谣,说我是人渣,竟然诬指他是学物理的!最近还在隔壁与被我从自治区驱逐出境的wm一唱一和,造谣说金唢呐是让我恶心跑的!干出这种烂事来,竟然不过是为了在辩论中争个上风!如果诱惑更大,这种人能干出什么好事来还用说么?可叹老芦自诩神目如电,却连这么一个简单典型烂仔都看不穿,一把年纪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唉!

当然,此类无耻小人滔滔者遍天下,若要认真,也就太不把自己当回事,太拿对方当回事了。最主要的问题还是那个:以他为代表的逆淘汰大潮势必要导致写手驻足不来,待到猢狲们把大树都爬倒了,论坛也就自然枯死了。

要逆转这趋势,我只能再作冯妇,重开芦笛自治区,自任斑竹,把烂仔们和弱智分子统统赶出去,让他们在罕见跳踉,无人搭理,自觉无趣也就自然销声匿迹了。其实我也不必重开自治区,博讯过去专门为我开了个《芦笛之声》,搬到那儿去不就完了?

但姑不说我再没有当年的精力与兴趣,即使有,迟早又要遇到小小衲那种“窒息性的拥抱”,莫名其妙地缠上来,始则谬托知己,继而痛心失望,接着口诛笔伐,最终撒泼打滚,破口恶骂,直缠得你三焦火出,真不知自己上网作了什么孽,该当受此报应。那种背时日子,难道我还没过够?

所以,想来想去,我还是只适合去开博客。这就是我真实的思想过程,还希望网友们体察。说到底,我之所以离去,并不是出于什么具体原因,完全是因为自己不适合在论坛上与网人无距离地厮混,无论是友是敌,我都想保持detached,而开博就是唯一可以采取这种作法的去处。

18 Responses to “不得不再说几句”

  1. 非文人 Says:

    标题: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

  2. light Says:

    标题:老芦讲的很实在。俺的部分俺道歉

  3. johnsum Says:

    标题:芦笛的博客好!

    [url]blog.creaders.net/Reedflute/[/url]

  4. xilihutu Says:

    标题:不好!

  5. 越南人 Says:

    标题:就说一句

    以芦老的网上资历名声,这些芝麻细节完全可以无视。

  6. 害人虫 Says:

    标题:只要internet不消失,我们都会时刻紧跟敬爱的弗拉基米尔.伊里奇.ReedFlute统帅勇往直前!

  7. captain nino Says:

    标题:芦笛封我的原因真是荒谬不经

    纳粹是社会主义者, 典型的左派, 与自由市场与自由意志主义格格不入, 竟然会把我当成纳粹分子, 真是可笑至极. 芦笛以为只要是反对他这种马克思左派力博儒, 就等于纳粹? 芦笛你还口口声声说支持优生学呢, 人家完全可以由此把你打成纳粹, 你会怎么想? 你有自知之明不?

    我看你还是承认吧. 你把我列入黑名单, 不就是你自我承认自己是社会主义者, 被我指出后恼羞成怒感觉无法容忍所以把我黑了?

  8. 加人 Says:

    标题:必须指出一个事实就是:版主老希非常喜欢你。

  9. captain nino Says:

    标题:话说把飞虎队气走的确是很可惜, 但问题还是芦笛当初不能就事论事, 非要加以羞辱所以飞虎队才气走

    现在倒知道后悔了, 当初这么性情用事, 和飞虎队吵那就算了, 非要骂人, 贬损人家, 骂他是无比龌蹉的 "小男人", 说他内心无比阴暗, 结果呢? 你对他封掉票友的这件事说说就算了, 说得再大, 也是小事, 也是论坛事务, 但你非要在人格层面上侮辱飞虎队, 所以他才气跑.

    换句话说, 当初你要不是对飞虎队进行人格侮辱, 只就事论事, 他根本不会走. 莫非人格侮辱就是你口口声声的 "程序正义"? 难道就是你所谓的 "一直兜售的西方价值观念与行事准则", 请问你有自知之明不?

    你要真要飞虎队这些写手回来, 那就放下架子, 联系他, 私下给他一个真诚的道歉, 不是为了你那个版务的争端道歉, 而是为了你对他的人身攻击道歉.

  10. sinoquebecois Says:

    标题:说得在理!老芦有时的话实在太黑,这里绝大多数人没有加人的肚量

  11. xilihutu Says:

    标题:几点说明

    1)你目前并没有被封
    2)以前你又被封名,那是老稀下手。后来老芦来信为你解封
    3)若是黑名单,那是私人的事物,任何人不需要任何理由可以将另外一人加入他自己的黑名单,被黑的人没有权利去 whining,更不要去想像要他人承认你那狗屁推断。

  12. xilihutu Says:

    标题:还有一点:老稀非常不喜欢芦卫兵的 whining

  13. 加人 Says:

    标题:谢谢 sinoquebecois 对我的正面评价

  14. sinoquebecois Says:

    标题:Sure. I was simply telling a fact …

  15. 狼协 Says:

    标题:说明

    以前我在这里贴出过售书的有关明细。印象中扣除印书成本,归还原野的钱,和网站的费用,大体平衡。在那以后基本上没有什么销售,大概每年一两本的样子。在美国各地书店寄售的,因为本人不在美国,最后都不知所终。后来负责寄书的网友开始批量的送,我知道了后赶快跟他说还是得留一点,以免有人买我们又没有了。但实际上后来卖的就是零星几本。所以自己印书的主要好处就是可以有大量的书可以送人(我们至少有1500本以上剩余吧,因为印少和印多的成本相差不大),但靠这赚钱就还不够烦的,不少人还得实际上贴一点。

  16. 马悲鸣 Says:

    标题:不得不再说几句,不得不再再说几句,不得不再再再说几句…。说什么了?没看。

  17. 布朗运动 Says:

    标题:“任何人不需要任何理由可以将另外一人加入他自己的黑名单”—-本来就是,就像不能规定你一定必须喜欢某个人一样…

  18. 沙弥 Says:

    标题:幸与同恶,吁一口气

    与芦老同感。一票友先生能力超群,善于打泥潭战,令人不得不远避。
    还以为是自己定力不够,修养不足,原来也是芦老的苦手啊,哈哈。
    不见一票友三字在论坛,顿觉这里可亲许多。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