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罗河船游散记(一)

一、穷游者们的“阿拉伯之春”

“茉莉花革命”爆发后,埃及一直动荡不安,旅游业一蹶不振。为避免破产,业者们只能不顾血本,降价经营。旅行社竞相抛出各种廉价节目。这对穷游者们来说倒是福音。

前段某旅行社推出了个相当吸引人的节目,该Package包括往返机票以及沿途接送,在黑疙瘩(Hurghada)海滨五星旅馆全包(all inclusive)居停8天,尼罗河船游7天(也是全包,包括饮料和全部excursions),除了小费外,两口子只需2千镑(相当于人民币2万元)。老芦于是当机立断走了一遭。

个人觉得,这买卖性价比相当高。文化程度决定了各人旅游兴趣的不同。有人喜欢看自然风景,有人偏爱人文风景,有人则什么都不喜欢看,只喜欢去海滨晒太阳兼胡吃闷睡。这package恰好结合了这三者,提供了尼罗河上的自然风光,古埃及人留下的文化景观,以及红海海滨上五星级旅馆的土豪享受,值得向同好推荐。

还要指出,上述价格是上限,有更便宜的package。例如有的在黑嘎达(Hurghada)的旅馆是四星级的,价格就相应低一些;有的只在黑嘎达居留2天,船游7天,那就更便宜了。即使买我挑中的那个Package,也有省钱之道。例如船游7天可以不包饮料,岸上出游(shore excursions)可以不参加或是挑着参加。我们船上有的英国佬什么出游都没参加,饮料也是现买,那样当然很省钱。不过,神庙都在岸上,若不出游,光是坐船,那还有何必要跑到埃及去?不懂ing。至于小费,除了给船上导游的不可避免外,其他的还得靠自觉。您若不给,估计也能混过去吧。不管怎样,如果挑选最便宜的节目,大概每人不到500镑(相当于人民币5000)就可以搞定了。

听船上导游说,现在尼罗河上的船游价格,仅相当于民主革命前的一半,旅馆也基本是半价,而且,这低谷状态估计还要维持相当长时间。所以,我劝穷鬼们切勿错过这“发民主国难财”的大好辰光,不发白不发,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让所有风景秀丽或是历史悠久的第三世界国家都开遍茉莉花、太阳花或其他各式各样的鸟花吧!我辈穷棒子们好趁机去廉价旅游。

别担心那暴风雨会溅到身上来,旅行社其实也不敢把游客弄到有危险的地方去。例如我们的行程中就没有包括开罗,因为旅行社觉得那地方不够安全。而且,当局非常注意保护外国人。我们在黑疙瘩的导游就一再跟我们说,要我们回去多宣传,到埃及旅游其实相当安全,这是因为旅游业是埃及的国民经济支柱,不管哪个政客上去,只要他还有脑袋,就不敢伤害外国旅游者,否则自断财路。据我观察,无论是黑疙瘩的海滨旅馆,还是游船在卢克索的停泊处,都是“土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禁区,都有荷枪实弹的警察(士兵?)把守。就连我们的游船上也有两名佩枪警察随行,负责保护旅客安全。只是他们平常藏在舱房里,不让旅客看到,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紧张,反而影响旅游业景气。各神庙倒没有什么警察保护,不过无论是恐怖主义者,还是民主革命志士,抑或是反革命分子,都不会跑到那些地方去。

最后要介绍的是,发达国家公民去埃及只需办落地签证,下飞机后在机场办理,只需美元15刀,非常方便。

二、埃及印象之一:烂尾楼

此行去了三个城市:黑疙瘩(Hurghada)、卢克索(Luxor)以及阿斯旺(Aswan),还有个尼罗河畔的俩小镇爱德府(Edfu)与伊斯纳(Esna)。来去匆匆,连跑马观花都说不上。不过作为游客,仍然有点浮光掠影的感触。最强烈的感觉就是:“遍地烂尾楼,所遇尽刁民。”

穷山恶水出刁民,埃及乃是道道地地的穷山恶水。其面积一百多万平方公里,人口九千多万,绝大部分人口居住在尼罗河谷以及尼罗河三角洲中。尼罗河从荒漠中流过,真正成了埃及人民的生命线与幸福线。两岸郁郁葱葱,人烟稠密,是唯一能居住的地方。一出河谷便是寸草不生的荒漠。因此,埃及的全部农业生产基地都集中在那里。据英文维基介绍,98%的人口居住在3%的领土上。全国人民挤在从南到北窄窄的“一衣带水”之上,人口呈线状而非面状分布,如同中国人全都挤到京广线上去一般,您就去想想这是什么样的图景吧。

[IMG]http://i.imgur.com/YlH4IRD.jpg[/IMG]
从黑嘎达到卢克索300多公里的公路两侧,沿途全是这种荒漠(似乎还不是撒哈拉那种粉状流沙,地貌颇特殊,茫茫沙原上有不到百米高的丘陵)

沙漠国家也可以很富,关键得看地下有无黑金。不幸的是,埃及虽然产油,但除自给外盈余不多,因此其国民收入的主要来源首先是旅游业,其次是苏伊士运河,第三则是劳务输出挣来的外汇。这是维基百科提供的材料,据我们在黑疙瘩的导游威利说,第一是苏伊士运河,第二是旅游业。

无论是哪种情形,我看都很丢人——旅游业靠的是早就绝种的古埃及人建造的金字塔与神庙,苏伊士运河是法国人设计挖掘的,产权原来属于苏伊士运河公司。英国人自始至终强烈反对修筑运河,理由是该工程大量使用奴隶劳动。但后来埃及统治者伊斯梅尔帕夏遇到财务危机,把所持股份全部卖给了英国,英国这才成了股东。所以,纳赛尔以挖掘运河死了许多埃及人为理由,把苏伊士运河收归国有,我看没有什么道理——至少英国人不能对那些死人负责不是?而美国人联合老毛子在安理会支持纳赛尔的痞子革命,通过决议迫使英法撤军,自己却至今把持巴拿马运河的产权,乃是不折不扣的双重标准。

历史是非不论,靠古迹和运河收入维持国民经济,似乎只能证明国民没出息。该国至今似乎仍是农业社会,在我去过的地方只见到一家工厂。

[IMG]http://i.imgur.com/ykAAt3v.jpg[/IMG]
尼罗河畔的工厂

在从黑疙瘩到卢克索的三百多公里的公路旅行中,我见到的来往车辆不会超过50辆。尼罗河流经11个国家,应该是重要的国际水道,然而那浩浩大河上除了我们的游船外,基本就没有什么船。七天之中,只见到一艘拉沙子的驳船。黄金水道寂寞如斯,不能不令人浩叹。

[IMG]http://i.imgur.com/hMryuiI.jpg[/IMG]
尼罗河上的运沙船

[IMG]http://i.imgur.com/cdjcYrT.jpg[/IMG]
大河上下,毫无货船,天低吴楚,眼空无物

[IMG]http://i.imgur.com/KugaFrw.jpg[/IMG]
桥下无船,桥上无车

那么,日用工业品从哪里来?中国。埃及的日用品乃至旅游纪念品市场,如今完全被中国占领了。我们的导游就多次跟我们说,不要去买那些小贩兜售的狮身人面像等纪念品,那些东西百分之九十以上是中国货。我买了双凉鞋,虽是新鞋,却十分合脚。太太乃评论曰:这地方这么热,凉鞋是畅销品,人家肯定对此有研究,所以穿着舒服。我说,没准是中国产的。太太说,不会吧?难道连这种简单商品都造不出来?我脱下来检查了一下,果然打着Made in China的商标。太太于是感慨道:连凉鞋都要进口,真没治了。

那天去黑嘎达市内游览,在街上几次被商店店主缠住。得知我是中国人后,他们纷纷说:“中国,好!我们这儿的商品都是中国产的!”有位小贩更有意思,指着自己的手表说:“Made in China!”拿出手机来说:“Made in China!”掀开衬衣的领子说:“Made in China!”成功地证明了他从头到脚都是中国货,完了拉着我的T恤说:“这肯定也是made in China!”我说,不,这是在美国买的,当然也可能是made in China,说完大笑。

不过,中国企业家似乎尚未大规模挺进埃及。导游告诉我,如今去埃及的中国人颇多。我问:是商人么?答曰,不,主要是游客,现在中国很富了,来玩的人都很有钱。我赶紧问:他们表现如何?答曰,第一流。我说:“I am pleased.”他大概误以为我认为他是在讨好我(这个表达很含混。其实我的意思是:“I am glad to hear that.”),正色道:我说的是事实,他们确实是第一流的游客。可惜我忘记追问这“第一流”究竟指的是什么,是举止文明,还是出手大方,小费给的多。

虽然自己早不是中国公民了,但在这种场合,心里不禁还是有种自豪感。我想,在埃及人眼中,如今的中国大约就像80年代中国人的眼中的日本吧。这么说其实还不准确,眼下的埃及哪有中国80年代那么先进!恐怕也就是中国40年代的水平吧。

靠旅游业支撑的国民经济必然是畸形经济,岌岌乎危哉。黑嘎达(Hurghada)就最有代表性。该城据说是埃及第三大城市,而且是国际城市,外侨颇多,但既无文化景观,又无自然景观,更无历史,20世纪前据说只是个小渔村,是个在上世纪才建起来的城市,其年龄不到100岁。建造目的就是让西方游客去红海之滨胡吃闷睡。因此,它除了面积不大的商业区外,基本由沿着红海之滨建成的各种各样高级旅馆、度假别墅、潜水点组成,延伸长达30公里。

那儿的最大问题是既无天然水源,又不下雨,生活用水全靠两条输水管供应,从200多公里外的迦南(不知道如何拼写,是从导游那儿听来的)以及更远的开罗将尼罗河水引来。无论是市中心的街心花园、行道树、草地等等,还是旅馆区花园内的一草一木,都全靠自来水浇灌,旅客用水就更不用说了。我们住的那家旅馆前面有个很大的地下车间,机器日夜轰鸣,看上去有点像007电影中的情景,在别处绝对见不到。据说那是废水循环再生装置,将旅客用过的废水净化后再度使用,倒有点像宇宙飞船。不难想见那儿的生活成本有多高昂,而该城根本没有任何产业,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旅游业,真可谓命若悬丝。

然而若只是生活在旅馆里,您就根本不会感受到那潜在的生存危机,不会察觉那城市乃是空中楼阁。我们所在的旅馆内不但有喷泉,有游泳池,有海滨浴场,更有亭台水榭之盛,用太太的话来说是“白天像宫殿,夜里像仙境”,整个是从《一千零一夜》上搬下来的。

[IMG]http://i.imgur.com/EgvpuZH.jpg[/IMG]

[IMG]http://i.imgur.com/2zTH7W8.jpg[/IMG]

可只要出了旅馆区,便是茫茫大漠,目之所及,见不到任何植物,更见不到人烟,只有垃圾。开头我觉得很奇怪:没有居民点,哪来的垃圾?后来才发现,快到一个城市前,最先看到的就是包围该城的垃圾圈。这才悟出,埃及大概没有垃圾处理设施,城外沙漠就是天然的垃圾倾倒场,就连咱们居住的旅馆的垃圾,可能也是拉到旅馆区外的沙漠中去倾倒的。这些垃圾被风刮到远地,于是哪怕在荒无人烟的地方也能看到垃圾。如此看来,沙漠国家的居民倒有个好处——不必投资兴建垃圾处理场,反正沙漠本身就是wasteland,爱怎么倒都没问题。

不难想见,这种畸形经济必然弱不禁风,最忌讳的就是动乱。一乱,衣食父母们就裹足不来了,而这正是埃及经济一蹶不振的原因。据导游威利介绍,2006年前后,黑嘎达也曾有过短暂的房产泡沫,各国的人一窝蜂跑到那儿去买房子,全城大兴土木。待到金融危机一来,房价暴跌,房产商就开始破产了。民主革命爆发后,旅游业一蹶不振,国民收入立时剧跌。而且,业主们怕战乱爆发,纷纷卖掉房产迁出国外,房价更跌,造成恶性循环,于是半城建筑都成了烂尾楼。

说实在的,我从未在别处见过如此之多的烂尾楼。从黑嘎达市中心到我们居住的旅馆,沿途一栋接一栋,全是烂尾楼,或是只有框架,或是盖了一部分,或是基本完成但未装修,连绵不绝,长达十几公里,那景象真是触目惊心。

[IMG]http://i.imgur.com/mPB03u6.jpg[/IMG]

[IMG]http://i.imgur.com/gHQd4uD.jpg[/IMG]

[IMG]http://i.imgur.com/3aUPGlm.jpg[/IMG]

[IMG]http://i.imgur.com/Ufnwlym.jpg[/IMG]

[IMG]http://i.imgur.com/pO0D7KB.jpg[/IMG]

[IMG]http://i.imgur.com/jczmzf1.jpg[/IMG]

[IMG]http://i.imgur.com/jtMP4lY.jpg[/IMG]

[IMG]http://i.imgur.com/6Ktiy25.jpg[/IMG]

[IMG]http://i.imgur.com/cRXbM9N.jpg[/IMG]

[IMG]http://i.imgur.com/ixxyqnG.jpg[/IMG]

奇怪的是,这些烂尾楼有的竟然有人居住,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解决饮水问题的:

[IMG]http://i.imgur.com/ylVl38q.jpg[/IMG]

[IMG]http://i.imgur.com/07ZsfuC.jpg[/IMG]
这家还晾着衣服,总不能用海水洗吧?

即使是早已完工并在营运中的旅馆又如何?与我们相邻的全是五星旅馆,一栋比一栋漂亮。我们呆的旅馆人气尚可,估计入住率在五六成左右,收入还能支持夜夜笙歌,晚间弄点埃及风情舞、肚皮舞、阿拉伯硬气功表演等娱乐住客。隔壁那家就萧条得多,晚上基本没有娱乐活动。另外两家有一家旅客充其量不到50人,另一家更惨,基本是鬼旅馆,晚上庭园里毫无灯光,就连大楼外廊上的灯都不亮,唯一见到的人就是两个保安。

市中心也有烂尾楼,不过似乎不如旅馆区多:

[IMG]http://i.imgur.com/zGjJsv4.jpg[/IMG]

这惨状绝不限于黑嘎达。卢克索、阿斯旺等市也举目尽是烂尾楼。不过,并非所有未完工的建筑都是烂尾楼。据导游说,埃及人喜欢聚族而居。第一代人开始盖楼,盖起第一层来给自己住,第二代接着盖第二层,第三代盖第三层。随着子孙繁衍,建筑便层层拔高。但我后来注意到,有的建筑面积太大,根本不像是一家一户的住宅。因此有时实在难以判断到底是烂尾楼还是家族楼。

[IMG]http://i.imgur.com/GaRhKHE.jpg[/IMG]
尼罗河畔家族楼,右边那栋红砖房底层业已盖好住人,二楼尚待下一代建造。

[IMG]http://i.imgur.com/X1fLBZ4.jpg[/IMG]
尼罗河畔难以判断的建筑:论规模像民宅,因此可能是家族楼,但有几栋连底层都没装修住人,却已盖起了高层,因而又像烂尾。

不管是烂尾楼还是家族楼,去过的几个城市都有大量建筑的顶部如同像方凳朝天,四脚直立,或是钢筋耸立,如同刺猬。其天空线(鬼话所谓skyline)难看得要命。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