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内坛与军机交往的全部密档”

(这个帖子本打算贴在智力难民营中,但刚才试验了一下,我的三个笔名“芦笛”、“韵谷”和“信天翁”仍处在被暗杀状态中,不得已只好贴在这里,敬请网友将本帖转到智力难民营去,务必让徐水良看到,多谢!)

适才在智力难民营中看到反间专家徐水良《就胡安宁自删帖,请教胡几个问题》(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09097),笑掉了大牙:亏您还以抓共特为残生己任,生命不息,抓特务不止,慨然以“民间FBI”或“民间MI5”自命!就您这点智力,也配?胡安宁说什么您就信什么?他说他是温家宝的特使,您也就信之不疑?天下咋会有这么傻的傻子呢?笑死我了。

这人的底细我早在智力难民营揭发过,您这就戴上老花镜去仔细攻读吧: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854401

胡安宁当然是中共特务,他在网上留下的证据已经足够了,否则他为何吓得赶在FBI抓捕前,没命逃回他的伟大社会主义祖国去?这还不光是他本人的自供以及我的揭发,还有他的部下Novell的反戈一击。

这Novell原是海纳百川俱乐部成员,因被弹劾被迫退出,从此恨狼协入骨。所以,胡安宁在与狼协闹翻后,Novell自 报奋勇当了《国风》的技术斑竹,协助电脑盲胡安宁,把那网站从狼协手上夺了过来,并负责编写了网页,为此领取了胡安宁给他的重酬。只是他后来从他的国安朋 友那儿得知了胡安宁的特殊使命,吓得把那钱捐献给希望工程了。这些都是他自己在共舞台上坦白的,早就被人转帖到智力难民营去了: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646012

不过,特务也分三六九等。如果胡安宁这种超级13点破屁股也能当温家宝的特使,那中共不用你们打,也就自动垮了。世上也只有你这种浑人,才会照单全收他那些吓唬人的屁话,唉!

这些烂事且不去说它。我早就跟胡安宁说过了,只要他此生不再提到我,则他当特务也好,当野鸡章京也好,当上输房学习行走也好,关我屁事。我只想说涉及到我本人以及《海纳百川》网站的事,你向余大郎提的那个问题,又一次彰显了你的低智商:

“但你说你握有论坛内坛与军机处(中共中央书记处?政治局?)(另,上书房,是否书记处?)交往的全部密档,包括‘民运特首’卢笛自供在内,此事是否属实?是否由摄政王军机处等向你提供?”

首 先,那是“芦笛”,不是“卢笛”,高龄文盲!其次,一个不入流的劣等文化特务,怎么可能握有什么“摄政王、军机处”提供的重大情报?他连我在哪国都不知 道,待到《明镜》披露了我的所在国,我自己也承认了之后,他还愚而好自用,认定我在美国,而我说出自己的所在国是放烟幕弹!这种无耻自吹自捧的下三滥贱骨 头,也只有你这脑膜钙化的浑人才会当回事!

胡安宁的原帖如下:

【作者:余大郎 你要怎么造谣,随便。警告伪民运恶质分子芦笛:我可有你们内坛与军机交往的全部密档 2006-11-5 11:47

包括你这个特首自供在内。

将来作呈堂用呀哇。

随便你这草鸡各答答飞到哪家篱笆上,倪的下场天下会看到。】

你知道什么是“内坛”么,高龄文盲?所有的网站都有这种不对外开放、只限本网站职工使用的内部论坛。世上也只有你这种高龄文盲兼科盲才会相信,有人会在这种随便哪个黑客都能轻易潜入的地方与“军机”秘密交往!

胡安宁说的“内坛”,是《海纳百川》的内坛。他因为当初捐款199美 元,被接纳为海纳百川俱乐部成员,得以进入该网站内坛。尽管他进入内坛前作出庄严承诺,绝不透露俱乐部内部隐私,但他从进入内坛那天起,就一直在系统地下 载内坛的帖子。待到与狼协和我闹翻后,便把内坛的帖子加以巧妙加工贴出来,以此作为威胁报复手段。他在上引那个威胁帖里说:“我可有你们内坛与军机交往的 全部密档”。我当即请他公布我们和军机交往的全部密档:

【作者: 韵谷 恭请余大郎把海纳百川内坛“和军机交往的全部密档”公布出来,否则就造谣诽谤欺骗天下人沉痛谢罪! 2006-11-06 23:49:50 [点击:83]

我迄今为止对你的所有指控都是基于铁的证据之上的,随时可以应你的要求贴出来供万众瞻仰,怎么样?你贴海纳百川内坛“跟军机交往的全部密档”,我把我提到的你的所有特务犯罪证据统统贴出来,你说这是不是很公平?】

原贴见: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644455

他还真的回应了这一挑战,贴出了《从芦笛主动公布《罕见》内坛的部分帖子,略回顾“对话”初衷》。在该文附录里,他果然亮出了“内坛与军机交往的全部密档”:

【 [附]上贴后,见到楼下芦笛挑战,自打耳光地要求我贴出内坛帖(他楼下却说我已“到处转贴”)。便又临时增添附上芦笛/狼协内坛讨论《国风》某场景(不知此坛彩色原版贴法,暂上拷贝以飨):

【国风论坛】公告(征求意见稿) — 余大郎 - (918 字) 2006-6-5 22:19:03 (13 reads) [2593233]

请大家发表意见啊!鞍子(人家可是点了你的名)、老右派是否愿意参加?其他人呢?总要落实到人头上去, — 芦笛 - (30 字) 2006-6-5 18:23:39 (12 reads) [2593200]

俺,俺,俺 — 南京老右 - (88 字) 2006-6-5 18:53:37 (14 reads) [2593211]

我觉得得组织好人选。老右来组织吧 — 狼协 - (14 字) 2006-6-6 4:24:09 (15 reads) [2593275]】

这是怎么回事?内坛相关网页的截图在此:

2006年5月底,BBC中文广播编辑想与本网站合作,要我们挑选4、5名作者去参加他们的“互动空间”电话访谈节目。6月4日,我把编辑的来信贴在内坛里,次日又上贴敦促同仁表态,我好去回话。万万料不到,余大郎竟然在拷贝转帖内坛帖子标题时做了手脚,把我贴出的《BBC编辑来信》及其跟帖略去,却把我在6月5号贴出的敦促大伙表态的帖子及跟帖,拷贝在他那6月6日贴出的《国风论坛公告征求意见稿》下面,硬说那是“芦笛/狼协内坛讨论《国风》”!您能相信世上有如此无耻的人么?不幸的是,就是有哦,alas.

我当即写了《高明到匪夷所思的骗子》(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645828),揭破了他下流至极的诈骗伎俩,吓得他赶快把那帖子的附录删去了,可惜罪证已经留在了我那个帖子中。

这就是余大郎(胡安宁的化名)手上捏着的海纳百川内坛 “与军机交往的全部密档” 。那么,芦笛的“特首自供”又如何?

2006年3月间,余大郎回国去了一次,回来后在内坛上了个帖《答狼协》。这儿就是内坛有关网页截图:

该贴的内容如下:

【答狼协 (21 reads) 时间: 11 4 2006 11:37作者:余大郎在 俱乐部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公车上书,基本成功.云游化缘,初见成效.
北京是银灰色的.
公车司机说,阴天晴天多是这样,连街头初春的嫩绿鹅黄也抹上了一层淡淡的茶褐色,透着一丝不明朗的愁意.
上书房其实已接受余之”九字真经”,看新老海船”拥/反共派”还在那里为台争,真不知今夕是何夕.

军机处鉴于邸报的门可罗雀及在东西交民巷成效的不彰,
完全采纳了我重提的蔡元培先生的”兼容并包”.
我意,只要在此前提下,就”什么都可以谈”.
上面高度有兴趣于罕见,高度评价近期安子的取向,高度关切芦弟.
(对最后一点,我作了”第二种忠诚”的诠释,被接受.)
但他们意见还是”重起炉灶”.
本人表示,”海纳北川”正是所须,”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
北京既是银灰色的,又承诺打开竹幕,生意就好做.
马克思说,以往的哲学只在于解释世界,而重要的是改造世界.
现在机缘已来,变成超越多维的前景也放在面前,所以想有机会和你面谈.
我觉得与你理念是一致的,无非是利益分配的问题:香客要求在人事上架构上有所表现.
阁下可在董事会内部先沟通一下,然后我俩再见面.
当然,买卖不成仁义在;如果最后只能”重起炉灶”,我也想得到大家的襄助(我考虑芦等招牌菜首发,可付一定稿费,版主技管也须有些津贴.其它困难或债务更可应声抹平).
(以下略去私人通信邮址、电话)】

我的三份回帖内容的截图:

过后我在内坛作了公开表态,驳回了他代中共收买网站的请求:

全文如下:
【标题: 就余大郎传递的信息的个人表态 (17 reads) 时间: 13 4 2006 11:53 作者:芦笛 在 俱乐部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就余大郎传递的信息的个人表态

芦笛

看过大郎的帖子后,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最后觉得兹事体大,不能不全面详尽地表明我个人的态度。

一、个人基本态度

本人痛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发誓终生与之为敌,上网写作就是要让大家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则后代子孙庶几不再为奸人所惑,再度陷国家与民族入不拔之灾,扫荡伪民运也是为此──早说过了,那些人乃是毛共余孽,比现代中共还反动,扫荡他们正是反共理论素养深湛的表现。

但我并不是余大狼或XXX想象的那样斤斤于旧仇。我痛恨共党意识形态,但并不怀有私人仇恨。这倒不是说如吴弘达那样向共党报私仇有什么不可以──我认为那完全是正当的,受害人当然有这神圣权利──而是我这人天生没有仇恨谁的功能,这么说我不符合事实而已。

相反,我一向提倡以大局为重,实现全民和解,民族和解,朝野和解。这么做乃是基于以下体认:

1、向共党报复、推翻共党根本不可行,只会让民众遭受巨大牺牲,而且即使成功了,也只会适得其反,重复现代史上一系列的错误,子子孙孙永远在“革命──社会倒退──再革命──社会再倒退──循环往复以至于无穷”的黑洞里打滚。

2、 因此,最现实最明智的态度,还是结束上述背时循环,中共的反对派应该组成类似西方影子内阁那样的组织,逐步由假入真,向共党施加建设性的压力,只反对共党 的某些具体施政主张,并提出自己具有可行性的切实的反建议来,而不是凡共必反。其长程目标是建立两党政治,通过和平竞争与共党轮流执政,放弃强行推翻共党 并斩尽杀绝的血腥梦想。

3、这种想法具有一定可行性,因为今日共党并非毛共,而是越来越像“解放”前的国民党。即使共党一时不能容纳两党体制,民运也仍然应该向此方向努力,接纳余大郎传达的“三反一缓和”的方针,把自己从西方政府豢养的职业nuisance改造为真正能为全民利益服务的政治组织,而中共提出的“缓和社会矛盾”确实符合全民利益,我实在看不出民运有什么道义上的理由拒绝,从功利上就更不用说了。

4、 但这只是我的政治主张,并不是本人的政治抱负,不是说我本人愿意干这种事。本人毫无政治抱负,无意从政,绝不为任何政治势力效劳,绝不隶属于任何政治势 力,哪怕饿死也绝不接受政客豢养,立志永远保持自己的独立知识分子的独立批判立场。这对我来说是做人的原则,不是余大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揣测的什么 “拿架子”、“发嗲”。

二、余传来的是好消息

所谓好消息乃是广义的,对全民而言都是好消息。尽管大郎屁颠屁颠地乐滋滋地吹什么“上书房”,但我仍不知道接见余的是哪个层次的官员,颇怀疑说的话到底是否管用,只觉得此人很愚蠢,竟然会接纳了余某那个祸国殃民“九字真言”,对此我早就批得体无完肤了。

虽 然我不相信我党真会去打台湾,但小胡真要实行“放台独”,则不但要引起国内少数民族地区的连锁反应,特别是军界强人的强烈反弹,使中国毫无必要地面临军人 政变危险,更使中国失去了一个挟制美国的利器。其实台湾现在归属未定,无论是对中还是对美,都已经成了一个互相挟制、逼迫对方让步的利器,连这点都看不出 来,当真蠢得可以,也只有余大狼那种终生谈政治还始终摸不着政治的边的同志想得出来。我看这多半是余大郎过于飘飘然发错了梦,不值得过多理会。

真 正值得注意的还是,如果余的“上书房”真有决策权,则他的同意“兼收并蓄”的表态意味着中共上层(?)政策有了重大进步性的转变,这值得所有的中国人为之 高兴。虽然作为天生的悲观主义者,我怀疑这不过是叶公好龙──真要向国内开放了本网站,老芦写的那些鞭辟入里、入木三分的专揭共党的丑事的文字诸如《道高 一尺,魔高一丈》、《革命经济学导论》让国人看了,那还了得?我真不相信我党敢有此魄力。

即 使如此,那也总比冥顽不灵、择恶固执好得多,我党这一难得的重大进步,值得鼓励,我辈应该补台而不是拆台。正因为它不可能来真格的,为避免把叶公吓回去, 我意还是逐渐来,一开头别把真龙放出来,实行一定程度的舆论自律,先让我党适应适应,让那弱不禁风、虚弱入骨的东亚病夫看到真放开舆论管制天也不会塌下来 再说。

因此,作为独立知识分子,我本人愿意推动共党这一有利于全民也最终有利于他们良性改造自身的重大进步。

但 我必须郑重声明,本人绝不从中捞取个人好处,无论是名是利都如此。余大郎诱我以什么“热门网站大牌主播”,这种名利于我如浮云。上面已经说了,我终生绝不 受人豢养,绝不隶属于任何政治势力,绝不放弃自己的经济独立、思想独立、人格独立的立场。如果余策划的网站开起来了,我可以到那儿选贴比较缓和的文字,但 那是为了启迪民智,或是为了全民利益向共党痛陈利害,绝不带有任何私人动机,只能无偿奉献。

三、网站怎么办?

这 事咱们当初开张时就预先想到了,后来因为民朋渗透导致网站内部分裂,这个问题显得特别突出,当时魏碑串连了个大财东,想靠财大气粗把网站买下来,这密谋被 我们提出成立董事会挫败。在酝酿董事会成立之时我因此特意提出了在董事会章程中加入了一条,这条章程说得清清楚楚,本网站是中立独立网站,绝不受任何政治 势力控制,这宗旨乃是不容更改的,哪怕绝大多数董事会成员同意修改也不行。

因此,余大郎提出的由当局实行财政补贴,对网站内部作人事调整的建议,我觉得违反了董事会章程,根本就不可能。

但我并不反对其他同仁去另起炉灶,按余的建议另开一家网站,这是个人选择自由,我无权把自己的信念强加到别人头上去。

另一个变通办法是效法新语丝,开一个“海纳百川国内版”,专门对国内读者开放。但要这么做,势必牺牲一定的言论自由,而这违反了网站“话题不限”的宗旨。

这 儿有个如何均衡的问题:光在海外坚持言论自由,国内读者丝毫听不到,似乎也没有太大实际意义。从策略上看,为了起到示范传播作用,牺牲一定言论自由也是应 该的。因此,开设实行一定舆论自律的国内版很有意义;但关键在于,这种牺牲必须是我们自愿作出的,不是屈从于经济考虑的被迫之举。这就意味着不能接受当局 的财政资助。本网站接受捐款的前提是来者不拒,但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不能因为捐款改变网站宗旨。如果开通国内版,要让当局允许持续存在,便不能不牺牲一 定言论自由,如果财务上没有瓜葛倒不违反网站宗旨,如果与中共有财务瓜葛,恐怕这话就不好说了。

因此,看来比较合适的方案还是,要么有兴趣的同仁用自己的名义,开一个与海纳百川无关的国内网站,本人可以上那儿去无偿上贴;要么开通海纳百川国内版,但不接受国内特别是当局的资助,更不能接受当局的人事调整,否则就要违反论坛宗旨和董事会章程。

以上所说只是我的个人意见。因为余大郎语焉不详,所以很可能有误解之处。建议大郎还是痛痛快快地说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要让大家打哑谜,否则我写了半天全是无的放矢,岂不是浪费他人的时间和精力?

作者:芦笛 在 俱乐部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话说得如此明白,他仍然要坚持收买我们:

【标题: 制曰:可. (13 reads) 时间: 13 4 2006 13:23

我提了一条:中立客观,兼容并包,红蓝同治.
对方曰可,补充两条:当局可以专供独家消息,并在国内开绿灯.

关于经费.由小而大,不拘一格,不拘一色.如有难,红先补上(我相信多维亦此模式,但不明为何犹嫌不足而要再起炉灶–因从论坛到综合大型动态新闻文化网是一大飞跃,再到平面报刊及外文版,是更大几何飞跃,经费几为天文数).

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目前我采”半明半暗态”,目的是最终求社会监督,也为求国际安全.
论坛叫何名好?对方十分赞赏”海纳百川”,望集思广益,要适合最终”第三跳”.

此事,是明日之星,今日政治局委员,17大预期进常委会者在主导.
其余无可奉告.

又及:向老右问好.
希望董事会/小二等考虑对内坛人员清次场,坚壁清野.
讨论一结束,有关贴全删.】

我的回答已见截图。

因为代中共收买海纳百川网站的请求被拒,余大郎只好自己去办了一家《国风》网站。他事先拟了个网站公告贴到内坛征求意见,无任何人回应。而且,该网站还没开张,他就和狼协闹翻了,原定去那儿捧场的写手一个都没登场,让胡安宁在他的特务上司面前大失面子。

为了虚报战功,他不惜盗用芦笛的网名,在那儿大量贴出我的旧作,试图欺骗上司,造成“芦笛已被收买”的假象,逼着我为了自证清白和他大闹,《国风》网站最终便成了笑话,连他的技术斑竹Novell都忍不住取笑道:

【第一笔给芦笛,狼协的津贴发不出去,大藏省扣住了第二笔不拨下来,苦了其它嘉宾无法领到赏,心灰意冷不肯写贴捧场,以至论坛门可罗雀,论坛长久如此,焉能不衰?

再这样僵持下去,技术人员也将拂袖而去,剩下大郎孤家寡人,如芦笛所说:守着”一个黑程序,一个死网站,一堆IP,还有一麻袋发不出去的大清的银元”。】

这 就是反间专家徐水良索要的“海纳百川内坛与军机交往的全部密档”以及我这“特首的自供”。你不妨去问问胡安宁真相是否如此。虽然这人无耻到什么都能编,但 我料定真要对质,他是编不出来的,因为他手上根本就没任何货,只能瞎咋呼,靠这去糊弄你那类脑袋不怎么灵光、革命警惕性又无比高昂的浑人。

One Response to ““《海纳百川》内坛与军机交往的全部密档””

  1. 芦笛 Says:

    JB软件!!!!!!!!!!!!!!!!!!!!!!!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