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Truman与钟会

很久没到驴鸣镇来了,刚才进来看看,见到Truman与钟会的帖子,发现我虽然早就离开了此地,但有些旧事至今还被提起,而且还与如今的坛务管理联系在一起。犹豫了半天,最后决定还是答复一下。

首先要说明一下,我早就离开此地并且永远戒网了。如今的驴鸣镇管理与我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我和老稀只保持着纯粹私交的关系。虽然他老是想让我回来,几次提到这事,或是提起坛务,但我都厉声让他住嘴,甚至说到他若再纠缠此事,则我不得不与他切断通讯联系。但言者谆谆听者藐藐,至今他好像还贼心不死,所以看来咱们迟早得断交。

为什么如此决绝?我已经跟老稀一再讲明白了:我还想活下去,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劳动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等待老芦去视察,而我眼下的身体状况非常之糟,是否还能活五年都没把握,死冉冉其将至兮,恐名胜之未历,看来只能抱恨终天了。而这完全是上网坑的。

我本来基因优秀,活到90岁毫无问题。但不幸上了网,从此脱身不得,十几年来,为了维持这家网站,我每天一帖,每帖至少5千字,而且开头还是利用业余时间,这狂热的劳作,就算是超人也受不了。更何况我还天天在网上跟人打架,前十年无一日不陷在与爱国贼、民主贼的鏖战中,什么匪夷所思的侮辱、诬陷、诬蔑、诽谤都遭受过来了,天天心情激动、愤懑、委屈、恼怒,最后气出了心梗,折寿起码20年。

所以,我早就想离开这家网站了,其实并不是见不得谁谁,而是为了保命。当初我辞去版主职务,把《芦笛自治区》改成《驴鸣镇》,邀请胡平、河边等人来此,就是为了金蝉蜕壳。最后离开时,我也说明了这一点,特地指出我虽然见不得captain nino,陈皮与一票友,但这三个人不过是导火线,早在几年前我就想戒网了,完全是因为金唢呐声称要“与芦区共老”,盛情难却而留下来的。如今老金根本来不了,那我就再也无理由恋栈了。

再说一遍:我戒网与具体网人网事毫不相干,而是起码的自救措施。我现在身体非常之差,基本上下不了床,心律紊乱每天都要发作,随时可能再来一次心梗就闪电般死亡。

我已经跟稀副统帅反复交过底,求他高抬贵手,让我多活两年。然而他却总有个心结,声称他run down了这家网站,总是不肯开恩,千方百计要把我弄回来。哪怕在我点破他的心事,问他是不是为了要维护自己的名声,就不惜让我累死在这儿之后,他仍然贼心不死,实在是让人无话可说。看来对老稀,一切emotional blackmail都无效。 That tough guy is simply unmovable,alas.

以上就是我离开网络的原因,与Truman猜测的毫不相干。再说一遍,我现在与这家网站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与老稀完全是纯粹私交,而且是随时会中断的私交(我已经反复告诉他,若再提这家鸟网站,或是再来回倒腾帖子,那就是逼我与他中断联系)。不管哪个网人被封都与我毫不相干,没有什么“幕后秘闻”。

下面答Truman:

1)谢谢你对我的肯定。其实你言过其实了,我连万金油都不是。我在网上讲的都是中学教过的常识。我的全集别名就叫《重建常识丛书》。我反复说过,在网上不可能学到什么学问,我的野心就是给大家提供一个视角作参考,作为一种intellectual stimulus,刺激别人思考那些问题罢了。当然这只是我的主观目标,能否达到还是问题。

2)你记错了,我没有把伽利略发现的“运动的相对性”原则误当成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记得我说的是,其实哥白尼体系与托勒密体系的区别不是真伪区别,而是是否好使的问题,完全没有提及相对论。

我提到相对论之处,都是从哲学角度去谈的,一般是作为人类认识的有限性的例证举出,说适用于宏观常速的“规律”未必适用于其他情况,我因而认为宇宙没有什么“统一规律”,更没有一个自然界与人类社会通吃的“根本规律”。

3)咱俩的确辩论过,我的态度很恶劣(因为身体不好,导致心态失常),口气很不耐烦,居高临下地讽刺打击,伤害了你,在此诚挚道歉。

4)你认为我以观点和价值观取人,不是这么回事,实际上我最讨厌“亲不亲,观点分”,《丑陋的大陆人》里专门就有篇《党同伐异论》抨击这种作法。

但我的文风很差,确实经常在文中骂人。这不是因为对方的观点惹恼了我,而是对方的态度令我生气。这有三种情形:

第一种就是那种诛心高手,专门在论敌的人品上作文章,千方百计要证明我是美帝特务、共特、或是道德败坏分子。遇上这种人我一定大打出手,成千上万的垃圾文字就是这么炼出来的,心梗也是这么得的。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小衲。此人最莫名其妙。他开头不顾一切地贴上来,开口“芦子”,闭口“天马”,谀辞之烈,于我平生所未暏。我一再请他保持距离,甚至专门制定坛规,严禁吹捧特首都无效。最后却不过因为我不认为中医能为现代医学研究提供什么有价值的课题,遑论有起死回生的功效,比较犀利地指出他的思辨中的破绽,他就翻脸成仇,论证我是个道德败坏的烂人,甚至去刨我的老底,研究我学的到底是什么专业。让我心如死灰,从此再不想在网上混下去了。

第二种是那种自以为真理在手而论敌一无所知的人,遇上这种人我就只会反唇相讥,恶毒挖苦,我讨厌唐好色、captain nino都是这个原因。

实际上,我讽刺挖苦你也是这个原因,因为我觉得你的口气有点像党报(实话实说,对不起了),例如你气势汹汹地质问:“韩寒可不可以质疑?应不应该质疑?”让我想起当年“秀才”们的口气。现在平心静气回首往事,应该说是我过敏了。你年青气盛,当然口气不会很温婉吧。

当然这过度反应也情有可原。你不知道我们那代人的成长经历,自然也就不知道我对党文化以及“真理权威”们的特征用语非常敏感,真是深恶痛绝。这也应该算是代沟吧。

第三种就是我觉得非常愚蠢还要愚而好自用者。这种人倒不多,我遇到的就两个,贝苏尼与陈皮。后者的网德不错,所以我长期容忍他,直到再也受不了为止。我也知道,蠢不是他们的错,但好歹得有点自知之明不是?蠢没关系,愚而好自用就令人无法耐受了。

5)关于飞虎队案,你没有弄明白前因后果。我对他是反击而非主动骂人。因为他是主力写手。即使光为论坛着想,我也不会轻易开罪。事情的起因其实与一票友被封没有太大关系,是他一度无法上贴,来信跟我说,我非常重视,查看他的名字果然在被封之列。我为他解了封,并向所有有权封名的人都问过,大家都否认,估计是电脑软件出了问题。我于是向他解释,没人封过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他怀疑是我捣鬼,怎么解释他都不相信。我这人受不了委屈,耐心耗尽后便破口痛骂之。

飞虎队的问题,主要是他心态不是很正常,喜欢阴暗猜疑。当然这也是必然的——生活在国内,这是生存的必需条件,何况他遭遇好像很不顺。不过即使如此,也不能莫名其妙乱咬人,发泄怨毒啊。总之,我觉得此事我没有什么对不起他之处。

下面答小钟:

小钟,你完全是无的放矢,请去看看《中国为什么没有大思想家》、《文盲孔丘与文盲鲁迅》等文字,我一再说明,老子与孔子,在他们那个时代,当然是伟人,我反对的是今天还要把那俩原始人顶在头上,以其语录为立论依据,甚至用他们来压杀现代人。在《我为苏东坡改文章》中,我特地避免使用一切后人的智力成果,只使用了《孙子》,以使得文章具有可比性。在《林则徐》中,我特地指出,不能用今日观点去裁判古人,所以,像他那些倒行逆施,在当时是情有可原的,无法指责,但后人不能再把那种愚昧举措顶在头上,甚至把“民族英雄”这种纯粹的西洋观念强加到他头上,他不过是个传统忠臣罢了,所作所为与民族主义没有一分钱的关系。

在讨论孙中山是否卖国贼的文章中(记不得标题了),我特地指出,我下这结论,是根据当时的价值观,根据其他革命党人如黄兴的表现而言的,并不是用现代价值标准作出的判决。在《评价古人与评价古神》(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2703334)中,我解释我评价古人只能使用当时的价值标准,而评价古神就可以超出时空限制。

实际上,我专门指出“以洋释中”是困扰当代史学界的一大难题,写了《从吴晗说道李泽厚——论“以洋释中”造成的文明迷失》,那是五篇文章组成的,作链接太麻烦,你自己去搜吧。

行了,就是这样,诸位玩好。我可是永远不来了,要保命去。请记住(尤其是老稀),谁想要我回来,谁就是谋杀我。我将来若死于心梗,他就是罪人。所以,若有可能,请诸位不要再提我,免得再度引我下场,多谢再生之恩!

42 Responses to “答Truman与钟会”

  1. 油渣面 Says:

    标题:看到老芦,连续两天的心情郁闷都一扫而空,就像春天来了。结果看到的是绝笔信,痛哭中!请问以后还会有作品发表吗?

  2. 葡萄皮 Says:

    标题:飞虎队是被我暗杀的

    就在老稀着手接收这家网站前夕,我被飞虎队封杀出驴鸣镇(当时我不知是谁暗杀我的。

    1. 老稀似乎也不知是谁动的手
    2. 在不知如何的情形下,偶然的我发现了从前老二在网站程序里留给我的”尚方宝剑”—–就是我也有权力去封杀网站里的任何人—–芦笛黑名单里的管理人(这个程序可能有点矛盾—–我被封杀出驴鸣镇,才有可能任管理人。没被封杀时就不是管理人就没有任何权力)。
    3. 为甚么老二或是狼协还是谁给了我这个权力呢?而且也相当合理,那是因为当时我的身分还是海川地的董事(我自己是那么想的,虽然我曾经宣布退出董事会,可并没有人正式理睬我不是?)
    4. 于是按照我的理想,把黑名单里的所有网民都放了,当然其中包括了一票友。
    5. 好心有好报,在一票友的精密论证下发现了飞虎队的黑面目,才知道我也是被他暗杀的,可能还不止1次。
    6. 我用飞虎队经常对别人暗下黑手的手法,还治他1下。瞧他那痛不欲生的样子,真让我大呼过瘾。

    老芦祝你平安,越来越健康,要是你活到90岁,说不定我们还是有机会件上一面的吧?(当然我也得活到80几岁才可能)

  3. 妖刀 Says:

    标题:大夥兒就別打擾老蘆了。讓老蘆安靜休養吧。一期一會,成為回憶好了

    總覺得各位糾結太過:恨不得天天對著藍天喊對著大海喊。。。

  4. 钟会 Says:

    标题:临别之前磕三个头。这次回来的目的达到了。

    还不知咱俩年纪虽父子辈,谁先死后死。不过保重身体,少抽烟,多吃饭,别再胃痛了。(我如今我就是被胃痛折磨如此)代我向芦婶问好,我也该回国内论坛矮子拔将军去了。

  5. 欧客 Says:

    标题:好了,真相大白,大家可以忘了这些烂事了,做点更有意义的事,好不!

  6. 钟会 Says:

    标题:如果老芦笛真的入土了,我也心死了。但他突然回来发这个帖子,我快心肌梗死了。

    你们慢慢和老芦友情道别,我实在受不了。再不敢打开此网,至少让我重回幼儿的粉嫩的胃消化一段时间。

    妈的,真受不了。

  7. light Says:

    标题:一句话,支持老芦!二句话,打倒老希!

  8. 妖刀 Says:

    标题:別介。小鐘鋒芒畢露的文字對俺們孤陋寡聞的海外赤佬來說頗有可觀之處

    胃痛不試著吃點乳酸菌食品嗎。效果不錯的
    發酵乳ヨーグルト

  9. xilihutu Says:

    标题:老稀打理行装,准备去高加索

  10. light Says:

    标题:哈哈,回来写游记吧

  11. xilihutu Says:

    标题:我现在正在 copy/paste dung shopping 给猫的悔过书,老稀风雨飘渺ing…

  12. dch Says:

    标题:点个赞。

  13. 胡平 Says:

    标题:芦笛保重。下次到纽约来,盼光临寒舍。

  14. xilihutu Says:

    标题:老芦:“现在身体非常之差,基本上下不了床,心律紊乱每天都要发作”

  15. deepwater Says:

    标题:榜上没有我的名字…看来我也是个好人

  16. deepwater Says:

    标题:望楼主好好保养,珍重

  17. light Says:

    标题:$500块的妙用

  18. johnsum Says:

    标题:有芦选15卷,老芦可以放心戒网去也

  19. 非文人 Says:

    标题:老芦,怎么把身体搞得这么差!

    应仔细检查冠状动脉,如有狭窄,及时下支架,可防止出现心梗。如无冠状动脉狭窄,仅是心律失常,就不必担忧心梗问题。心律失常没有特别有效办法治疗,有些药反而有反效果,应靠自身调整为主,与身体内离子平衡有些关系。建议多做户外活动,减少心理压力,饮食上多注意。

  20. 若迷 Says:

    标题:烟对心血管影响不小,老芦戒烟吧,开始太难就每次只抽三四口,过渡到彻底戒掉。

  21. 陈皮 Says:

    标题:保重保重

    心梗,主要要防止再发。

    可以试下面方子,对心梗后遗症有不错的效果:

    花旗参1份,铁皮枫斗2份,田七2-3份

    可以加入冬虫夏草一份但价格较贵。

    打粉,要用那种超高速的专业制粉机,打出的粉和面粉相若。每服1-2克,日服2次。细水长流,可以改善以及帮助加速再建心脏病变部分的侧枝循环,中药这种功效是西药所没有的。

  22. johnsum Says:

    标题:陈大夫是合格的好人

  23. DaLuoHan Says:

    标题:老芦保重,唯此为大

  24. 陈皮 Says:

    标题:补充:

    若口干不明显,还可以加入红参半份。

    上面这个方子大致相当于“生脉饮”加入相当于丹参功效的田七构成的。

  25. xilihutu Says:

    标题:就花旗参茶

  26. xilihutu Says:

    标题:那“永不翻案”悔过书还真顶用,被 banned 两小时后老稀获得“保留党籍,以观后效”的查看处分

    小衲笨呀

  27. 镰刀 Says:

    标题:老芦您不会又是装病吧?乍听这消息我哭了一夜。

    后来冷静一想觉得有疑问,网上大家又见不到面,您老又总是神龙见头不见尾的,怎能证明您这不是又一次金蝉脱壳呢?再说从民族的角度来说您老也不能走啊?不是还身负为民族治史的重任吗?您老要是驾崩,这满朝的遗老遗少怎么办?现在都已经有人貌似心碎了。老芦,在下含泪跪求您再活40年,一定超过邓力群!

  28. 陈皮 Says:

    标题:不行的

  29. 加人 Says:

    标题:个人认为的疗法

    1) 就像老非说的 “应仔细检查冠状动脉,如有狭窄,及时下支架”
    前几天。医院来了一个女病人。在街头昏倒。检查发现 有狭窄的血管。
    进院后,在用支架撑开 下载之处。现在脸色红润。已经出院

    2)每天只低量的 阿司匹林。 长期吃降胆固醇药 Simvastatin
    那些进医院有心问题的病人。医生一律开 Simvastatin

    3) 千万不要喝汽水,茶,咖啡 里面有刺激心脏的东西

    4)身体不好的人,每天能吸收的液体有定量。 所以不要喝水。
    只喝牛奶和苹果汁

    5)不要吃 鸡, 鸭,猪, 牛, 肉 只吃鱼肉。
    如果懒得煮。 我自己 买一大堆沙丁鱼,三文鱼罐头。每天吃 一罐。
    我也到超市买 了冰藏的 鱼片,吃前,放在温水里解冻。
    然后放进微波炉煮熟,不用15分钟就行了
    (不要买大陆或亚洲出的鱼罐头)
    不要吃 速食面

    6)家里不要用玉米油, 用橄榄油。

    7) 我治疗好自己的胃病就是: 如果胃痛就喝一点橄榄油,作为润滑剂。
    减少胃对自己的伤害

    8)改去 以前 勤于思考,懒于吃喝的 圣人恶习。
    现在开始,应该集中精神研究吃喝问题
    You are what you eat.

    代表芦党感谢芦伟人对论坛的多年贡献

    以行动维修保养身体!

  30. xilihutu Says:

    标题:参考文献:

    “党同伐异”论:
    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612164

    中国为什么没有大思想家?
    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495868

    文盲孔丘以及文盲鲁迅:
    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2605473

    我为苏东坡改文章:
    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2858285

    林则徐:
    http://goo.gl/dr61s6

  31. 看客101 Says:

    标题:,忌激动,戒烟应该可以恢复。到这个年纪了必须在心态上有一个转变。

    无论实际年龄多大,人都有一个不服老到承认自己已是老年人的转变过程。我的几个长辈都是这样。这几年身体大坏,也有这个感觉。调整过来以后又是几十年(少的也有十几二十年),从先生游历天下的体力看,经过一段时间恢复身体应该不错,要有耐心。上网可以像逛街一样就好,看看、简短回复没新东西就离开。生活有很多内容,体力好时各地走走,不想走了琢磨琢磨自己动手做点好吃的。放松了,嗨屁了身体自然就好了。

  32. 葡萄皮 Says:

    标题:《击鼓》——诗经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
    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
    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
    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
    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战鼓擂得镗镗作响,战士踊跃操练刀枪;国都、漕邑筑城墙,独我从军奔(bèn)南方。‖跟随将军孙子仲,平定他国陈与宋(陈国、宋国);久久不能把家回,忧心忡忡心儿碎。‖哪里停军把营扎?慌了神儿丢了马;哪里寻它哪里找?荒野林下卧芳草。‖”一同生死不分离,我们早已立誓言。别时握住你的手,白头到老此生休‖我声声叹息今离散,不能相见多悲叹;我声声叹息天涯远,不能信守誓言把家还(huán)……

    http://baike.baidu.com/subview/10023/10916610.htm

  33. xilihutu Says:

    标题:问题是他想要完成的那些书读不轻松,记得他说过:高华就是写红太阳写死的,那想到里面那么黑暗

  34. 布朗运动 Says:

    标题:糊涂,千万不要有什么“你run down 这个网站”的想法,对于这个网站,你可真是真正的“自干五“,已经仁至义尽了,实”

    话实说吧,没有老芦(还可以加上后面的老金),这个以杂谈为主的网站本身就会慢慢的fade away…..,那不是人力可以逆转的,你也要保重身体,嘿嘿,虽然不能跟老芦比,但是,大家好像都不是什么年轻人鸟…..

  35. 布朗运动 Says:

    标题:老芦,”折寿起码20年“,别的不说,起码这个网站却因此能够挺到快20年,俺想老网友们应该没有疑问…..

  36. 尤里卡卡 Says:

    标题:赞老稀的严谨理工习惯,省了俺去搜索了。谢谢

    芦笛也能忍不住来答疑说明,还是有释然的时日的吗。健健康康地乐呵吧!

  37. 看客101 Says:

    标题:先养好了再说嘛,凡事不可强求,其实没有什么事是“使命”。

    这帮败家子已经走进绝境,无论在其中的,还是海外旁观的起不了多大作用,即使在包子那个位置也是随波逐流而已。

  38. xilihutu Says:

    标题:没有中成药吗?要不我们买它几部机器加工制作

  39. 键盘 Says:

    标题:很多身体的不舒服,其实不过是食物问题。芦老何不把饮食日本化,少油,清淡,不出一周,感觉当大有不同

  40. NABC60 Says:

    标题:愿芦兄早日康复。若来费城美东一带,不再隐身,寒舍可为兄打尖。不胜荣幸。

  41. Truman Says:

    标题:希望你身体快点康复,多多保重。

  42. 广东农民 Says:

    标题:老芦大错特错。就不该回来。

    网上答复这些烂事,一点意义都没有。你不答复这些问题又怎样?答复了又怎样?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