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really low,贴一篇旧作排遣吧:聚也匆匆,散也匆匆

April 18th, 2014 by 芦笛

  小哥哥从工地回来了,病得很重。

  家里只有我,一个小学生。大人好几个月没回家了,都在通宵苦战。

  哥哥痛楚地呻吟着,在床上滚来滚去。我从食堂买来饭,摆在床前,怯生生地叫他。他好像听不见似的,照样大声地呻吟。饭摆凉了,他还是碰都不碰,只叫:“水!水!”喝完我递给他的凉开水,他茫然地看了我一眼,仿佛我是个陌生人,立刻又倒了下去。

  我吓坏了,赶快跑去找母亲。她马上去请假,却被领导骂了一顿:全民都在为1070万吨钢日夜奋战,她竟然想用这种琐屑私事来影响革命工作,怎么就不知道羞耻?

  于是哥哥便独自在床上呻吟,我蜷缩在床脚,胆怯地看着他烧得通红的脸蛋和紧闭的双目。偶尔,他睁开眼睛狂乱地四望,目光茫然地扫过我,眼球布满了血丝,让我害怕极了,等到怕得再也受不了,便再次跑去找母亲,她又再去找领导,领导又再骂她一顿。三天后,母亲一咬牙,走出了厂子,从此再没进过那道门──她前脚出去,人家后脚就把她开除了。

  小哥哥一进医院,立刻就给推进了手术室。他术后身体非常虚弱。母亲于是买了一只老母鶏来。不久,家里便成了养鶏场。老母鶏咯咯地叫着,黄毛茸茸的小鶏唧唧地答着。母子们都用爪子在地板上刨,以为那肮脏的木板下藏着食物。

  我看着老母鶏孵蛋,看着小鶏出壳,给它们取名字,为它们加食添水,把它们留在地板上的排泄物扫去──那可是个技术活:你先得从炉子里铲上几铲炉灰来,把它倒在排泄物上,然后再连灰扫去,于是地板上便只留下一团白白的痕迹。虽然我是个懒骨头,做这些事却非常勤勉。我爱上了我的宠物们,它们就像是我的孩子,连在梦里我都心心念念地惦着它们。那大概是我最早的做父亲的感情体验。

...

(more...)

转移阵地通知

April 18th, 2014 by 芦笛

我已经在万维开博,以后如果有新作,在这儿的博客也贴一份就是,但论坛再不会去了,在此上的帖子也不想让其同时在论坛里显示。那地方留给上尉(船长?机长?艇长)。陈皮、病友尽情表演吧。他们用恶臭熏跑主笔,堪称神功盖世。

那论坛本来就已经萧条,我一走更是死翘翘了。不过,老芦已经为这家网站卖命12年,对得起任何人了。这种事我已经几次经历过了——猢狲们爬倒大树,自然是一哄而散,谁有我那能耐或是那献身精神死撑下去,足足撑了12年?

...

(more...)

博客测试

April 16th, 2014 by 老杜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
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
还顾望旧乡,长路漫浩浩。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博客测试

April 16th, 2014 by 老杜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
愚者爱惜费,但为後世嗤。
仙人王子乔,难可与等期。

稀里素质+糊涂制度(一)

October 5th, 2013 by

稀里素质+糊涂制度(一)

xilihutu

自从闭门造车总设计师芦大V在海船英明指出:稀里制度+糊涂素质一定会导致死机,所以如是习大V去 run 白宫的话,南面的墨西哥就有可能会出现一个希特勒。

那么反过来若是奥大V来 run 中南海可以想象一定得心应手。而他们两人而今各自举步为艰处处受限,还不如让他们对调。

芦大V认为:稀里人 run 稀里制度,糊涂人 run 糊涂制度。

然而那并不符合人生而平等的理想,为什么稀里过好日子,糊涂就该混烂日子?

民主制度的设计其实是有 boundary 是内向的,而总统的权势总是向外扩张的。特别是美国总统,由于他没有具体的辖区施政(下面有独立的州),所以他在国内无所事事,从而去海外施展拳脚,闹得全世界各国领导人无法安心建设,要么如英日紧跟美帝国,要么对抗如病打灯,要么大折腾如朝鲜伊朗,小折腾如俄国,支那。

(打牌去啦,明天续或者不续)

...

(more...)

高手评薄书记的公开信

September 25th, 2013 by 狼协

1) 粗略看了一哈,似乎没有看出多少明显的漏洞。这跟坊间流传的那些关于大大的假冒伪劣的谣言不太一样,那些一眼就看得出编造的低劣。这封信虽然很难找到太多的旁证,但至少可以跟薄熙来庭审作对照。这封信发表的时间远在庭审之前,所以不太可能是根据庭审透露出来的东西编造的。

有一点例外:如果这个东西确实是薄熙来写的并且想尽办法偷带出去,那么他在庭审的时候就应该对其内容作一些映射暗示,以让世人明白那是他的真迹。不过庭审微博肯定也会将“无关”内容忽略,不予发表。

2) 还有一些信息虽然暂无旁证,但是应该不难找到证明(在信息公开的情况下)。比如熙来同志是否在“黑打”问题上跟立军同志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开来同志杀人的过程是不是像熙来同志描述的那样?“北京来人”是何许人?这些东西虽然现在一时无法证明,但以后难说,像林彪同志的出逃事件,现在不也零零碎碎的拼凑出一点残图出来了吗?所以必须判熙来同志无期。不然他放出来后,像紫阳同志、法宪同志等厮那样,弄出点“回忆录”之类的,不太好办。这篇东西要有用,似乎也不在当下。所以蒙骗一时的意义不大。

3) 以下是假定此信是薄熙来写的看法。薄熙来将重庆“黑打”责任推给立军同志,似乎说不过去。立军同志当然要负狠大责任,但是如果没有熙来同志的有力支持,那是不可能滴。“黑打”也符合熙来同志的政治理想,那就是“剥夺剥夺者”,但那“剥夺者”只能是不靠权势的“民间黑”,不包括他、立军、开来、徐鸣这些“自己人”。剥夺剥夺者,有什么道理可讲的?讲道理,还能将他们的亿万财产夺过来,贡献党的事业、建设社会主义祖国吗?

...

(more...)

xili 证断 hutu 案 (六)

August 3rd, 2013 by

最后一节让我们来回顾这个发生在司法独立的美国的几起具有中国特色的事件:

    1. 三湖警察局长迫于政治压力先被疗养式休假后被开除
    2. 州检察官的 IT 主管在法庭作证后(他发现马丁手机里有吸大麻与手枪的照片)被开除
    3. O8 总统赤裸裸地干涉司法
    4. msbnc 赤裸裸地修改 911 电话录音,abc 与 cnn 也有不同程度的修改与误导

如若迷不分黑白地指出那样:木匠本身就有暴力倾向。那么马丁有是不是如他妈妈所言:马丁是一个 average student? 是一个天使呢?

凭直觉一个 average 学生不会被学校休学三次。马丁被枪杀后,他的学校一直保持沉默:
http://stateimpact.npr.org/florida/2012/03/21/how-a-miami-high-school-reacted-to-trayvon-martins-public-death/

学校没有为其举行烛光悼唁,也没有为其募捐。学校之前的解释是马丁父母要求其保留没成年的马丁的个人隐私,然而在 O8 认马丁为干儿子后的巨大的政治压力下,学校立即就忘记了那个没成年马丁的个人隐私而组织了一场追思活动:


真实的马丁也不是他妈妈的天使,在他的电话的 text 记录中他有3次被他妈妈赶出家门,因为他妈妈发现他在玩枪。

反过来木匠:

案件发生后,居然有许多人给他的 paypal 帐号捐钱,结果成为他的另外一项罪名被关了起来。

那木匠也有意无意在学雷锋,刚出班房就在高速路边救了一家翻车的4口(也有人在打假),奇怪是是就连车祸受害人也处于一种莫名其妙的害怕中:

The Gerstles were expected to hold a press conference today at the office of Zimmerman’s attorney Mark O’Mara, but cancelled a few hours before it was supposed to take place…

“The family called because they wanted to address the media. I knew that if we did it in an organized way, it would help them get back to a normal life.. But they called today and said they were more worried about blow back from saying anything that would be favorable to George, and decided they did not want to do any media,” O’Mara said.

The lawyer said that when he spoke to the Gerstles “their voices were trembling” and that they feared saying anything positive about Zimmerman “would be toxic.”…

Zimmerman “should be [armed] given the threats against him,” O’Mara said. He added, “If I were him I would leave” the country.

来源:
http://hotair.com/archives/2013/07/24/family-rescued-by-george-zimmerman-from-car-accident-cancels-press-conference-in-fear-of-blowback/

昨天在德州开车超速他被警察拦下(他车里还有枪),居然没有被开罚单,而是口头警告就让那杀人凶手飘然而去。

为什么警察从来都给我罚单?
哦,有一个在华盛顿州,被警察超速拦下后。老稀给警察解释说从那圣海伦火山口下来:

由于天快黑,心理害怕结果就开快啦。那老警察结果也是只给了老稀一个口头警告,放了我这个暴力分子一马。

可能那老警察以为老稀是个好人。

(完)

...

(more...)

xili 证断 hutu 案 (五)

July 30th, 2013 by

天下最最最聪明的若迷终于只用了一点点吃饭的空隙分秒就整理出来若10点。

(估计)第一:这两天 msnbc 正在聘请专家教授逐条理解然后发挥,将在日后的晚间新闻中作为爆炸性新闻播出,到时间若迷先生将会是特邀嘉宾和所有摄影镜头的焦点,老稀也会去 msnbc 目睹若迷风采。

(估计)第二:若迷先生可能将会被任命为 O8 政府指控木匠的最高检察官,那狡猾的木匠逃过三伏,逃不过若迷。感谢上帝,等若迷将木匠绳之以法后,黑人将不再上街打砸抢,而是上街学雷锋,修补被他们砸坏的门窗,赔赏被他们点火烧毁的汽车,医治被他们打伤的无辜人民。

话说在法庭上,直接支持木匠口供的是上一节 John Good (他手机里有911录音,help 呼叫,以及最后的枪声)的证词:
由于木匠被压在马丁身下(已经被多方证实),Good 首先看见的是骑在木匠身上的马丁(他后来才知道那是马丁),也听见了木匠的呼叫。要是马丁呼叫,声音应该向前传播,这也间接地证明了那是木匠在呼叫。

而间接(还是直接? 老稀糊涂已经搞不清啦)还有权威枪击案法医专家的证词:

http://www.nytimes.com/2013/07/10/us/teenager-was-over-zimmerman-as-he-was-shot-expert-says.html?pagewanted ...

(more...)

[原创]xili 证断 hutu 案(三)

July 27th, 2013 by

本来今天去打桥牌不打算写,比赛胜利回来后看见若迷领袖般夸夸其谈什么:
“只要稍微留心点,看几个Youtube上的视频,不需要太高的分析能力也能看出那活着的杀手是何等的撒谎成性,将那活口的话前后对照,再与发生上事实对照,在几个重要环节上,他那些谎撒的都太露陷了。死者无法开口,各位就听那活口吧。”

完全一副露出你的舌苔,里面是空空荡荡。

老稀迟钝,翻来覆去去看,特别高深地分析,还将那活口的话前后对照,再与发生上事实(有事实吗?)对照在重要与非重要环节上还是没有看出那杀手是如何的撒谎成性?

既然若迷如此精明,那帮法官,检察官,律师,陪审团都没看出来?岂不是他们脑袋都被枪子打啦?

他们完全可能挨了枪子,才如此痴呆。但是你每天迷恋的“谎言制造公司” msnbc 也没看出来吗?那么你还推荐给我看,那我不成了稀里更糊涂吗?

既然“谎言制造家” msnbc 也没看出来,那么还有伟大光荣正确的哈佛法律专家大美利坚合众国总统,死者的干爹有色人种(包括黄人稀里糊涂)的指路明灯战无不胜无往不前的胡赛因奥巴马总统,难道他也没有看出来吗?

万一没有看出啦,你也该去指点指点吧?

其实这次从误杀到谋杀再到种族歧视的官司,在死者干爹的推波助澜下有排山倒海的势力完全可能像徐志摩一样挥一挥手就可能将那本来就不是白人的木匠定罪,判个终身监禁。

...

(more...)

理查二前话

July 7th, 2013 by

在查理二世前300年也就是我大明将蒙古蛮子赶回大草原的那一年理查2出身于法国波多尔。

与中国小皇帝一样,理查自小就有当帝王的能力。1377年刚满10水的理查2就即位做了英格兰的王。那年明朝的苦命皇帝建文帝出生于南京。

小理查上台不久就爆发了英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农奴(serfs)起义,理查2被困于伦敦塔,农奴军要求彻底解放,废除农奴制(abolition of serfdom)。人小胆大的理查设局诱骗农奴军领袖在河边谈判。

第一天,理查王乘船隔河答应了农奴军的要求,但是农奴军继续在伦敦城里烧杀抢掠,并杀害了大法官和财政部长。

第二天,理查王骑马去东伦敦肉市再次与起义军领袖谈判。谈判中举杯拔剑斩杀了起义军头领,并成功地欺骗了其他农奴们哄骗答应他们的要求,迷惑他们说:我是你们的船长,快来跟我出海打鱼“(I am your captain, follow me!)。将他们带离了谈判现场,然后调动骑兵将农奴军包围镇压。

那一年理查王14岁,3百多年后的康熙帝学理查王也赶在14岁设局谋杀了鳌拜。

600多年后,85岁的中国王邓小平学习了理查王的技巧,一边谈判,一边调动坦克包围镇压学生。

胜利后的理查王有骗得美人心娶了神圣罗马帝国国王的女儿 Anne (不知道是不是红桃皮蛋)。不幸的是 Anne 28岁就去世,自从理查王就开始走下坡路,最后像刘少奇王一样被废黜然后活活饿死。

却说那红桃皮蛋(?)Anne 出生于现今的捷克布拉格地区,嫁来英格兰时她带来一个随从名叫糊斯(Jan Huz):

...

(more...)